“任務是有,不過不是現在,先殺了獅王再說。”

在李易的帶領下,他們一行五百餘人,向着獅王而去。

不一會,他們就來到一個巨大的山谷內,無畏等人很是差異,上一刻還是城鎮,如今竟然是山谷,不過一想是副本,也就不驚訝了。


還沒走進山谷,就聽到巨大的吼聲傳出。

那聲音震耳欲聾,一聽聲音,就知道那怪物體形不小,不然是無法發出這麼大的聲音。

李易沒有遲疑,直接走了進去,而後面的人見到李易都進去,也是跟了進去。

“我擦,不是要殺這東西吧。”無畏等人看着眼前的巨大獅子,問向李易。

“切,不過是隻小貓。驚訝什麼,無畏上去,砍了他。”李易打手一揮,讓無畏攻擊。

“擦,打死我也不去,這是去送死。”無畏指着不遠處的獅王,狠狠的搖着頭,說什麼也不上去。

“不就是小貓一隻,至於嗎?”

“什麼小貓,和那烏龜都差不多大,這要怎麼打。”

獅王。(傳奇)

血量100000000

攻擊力10000

防禦10000

暴怒。吸收百萬傷害,爆發出一陣火焰攻擊,對附近的目標造成巨大的傷害。


“趕緊的,月兒還在等着呢!你想讓月兒失望?”見到無畏不想上去,李易使出了殺手鐗。

“月兒?爲了月兒拼了,我上了。”無畏趕忙施加了鐵甲技能,衝了上去。

-1200

-1200

-1200

只見獅王的頭上飄出三個傷害,看的無畏一下子呆住了,沒想到30級的他纔打出這麼點的傷害。

就在無畏呆住的時候,獅王發現了眼前的小螞蟻,竟然攻擊他,直接一爪子拍了出去,將無畏拍出數米遠。

-200

“哈哈,原來真是小貓一隻,這傷害真是弱爆了。”無畏大笑的爬了起來,看着自己的血量才下降200,又是衝了上去,拼命的攻擊起來。

而進過無畏這麼一鬧,大家也是不再害怕了,雖然無畏等級很高,而且裝備也是不錯,獅王打出200的傷害,打在他們的身上撐死也就2000。

見到大家沒了恐懼,李易大聲的說道“你們真是丟人,不過是小貓一隻,你們就怕成這樣,要知道這裏是遊戲的世界,一切皆有可能,不要怕,等無畏的仇恨拉穩了,一起攻擊,爭取最短的時間內滅殺了它。”

“是。”五百人的勇氣一下子升騰起來。

本來他們見到獅王的時候,都是很害怕,信心一下子沒了。不過這麼一鬧,再加上李易的話語,在看到獅王的攻擊,信心一下子有了。

獅王不過是體形大點,物理防禦高點,血量多點,要是物理系的肯定會頭疼,可是他們是法系的啊,打這類防禦高血厚的可是他們的最愛。

而且獅王的這幾次攻擊,他們發現獅王的攻擊速度很慢,移動速度也和烏龜一般。

“攻擊。”見到無畏打出的傷害差不多了,李易下令了。

這一刻無數的法術扔了出去,全是單體法術。

-15000

-16777

-26633

。。。

無數的一萬以上的傷害飄出,就這一輪攻擊,獅王的血量下降了至少千萬。 雪峰林立,雲霧繚繞,雖然看上去宛若仙境一般,但實際上卻是冰天雪地,清冷孤寂。.最快更新訪問:shuhaha。

聽得賀嘉爾這話,幾女望向這群雪怪的眼神均是多了些憐憫的神色。

雪峰雖然苦寒,但是也不是沒有遮風擋雪的去處,而且這群雪怪又如此強健有力,若是真能儘力一搏的話,就算是雪峰里的猛獸再殘暴,也未必不能爭得一處好的去處!

但只可惜的是,這些雪怪們雖然身強力壯,但是膽子卻是要比老鼠還小,根本不敢去跟雪峰里的那些野獸爭搶地盤,偌大一個族群,空有著強悍的能力,卻是要在這苦寒之地苟延殘喘,這事情若是傳出去,恐怕任是誰都不可能想到,這些雪怪的生活居然如此悲慘。

「是在這裡沒錯,但仔細說的話,也算不上是在這裡。」雪怪頭領聽到這話,憨聲憨氣的一笑,向著四下掃視了一圈,然後招了招手,對他身後那些雪怪道:「你們去附近看看,看有沒有什麼野獸躲在這邊,若是被它們發現我們住的地方,那就有苦頭吃了!」

話音落下,跟在他身後的那群雪怪,頓時健步如飛的向著周遭逡巡而去。看著這些雪怪小心謹慎的模樣,幾女真是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覺。這麼一群強大的雪怪,偏偏如此膽怯,甚至連它們居住的地方都沒有保護的膽量,反倒是想著怎麼去躲避那些野獸。


不過讓幾女有些好奇的是,這地方看起來冰天雪地連綿成片,根本看不出來還有什麼可以容納雪怪族群的地方,卻是不知道這些雪怪族群聚居的地方,究竟是怎麼樣。

不過想到這些雪怪的膽怯模樣,她們對雪怪居住之地也沒有寄予太大的希望。按著這些傢伙的性格,他們居住的地方,恐怕十有**就是什麼黑魆魆的山洞。

如同做賊一般,各處逡巡了一番,見沒有什麼野獸在周圍后,這雪怪頭領憨傻一笑,然後向著身後的雪怪們招了招手,示意現在可以進入他們生活的地方了。

看到雪怪頭領這動作,跟在他身後的那些雪怪們頓時露出狂喜之色,爭先恐後的向著諸人身前數十步之處的一個斷壁趕去。看到他們這表情,幾女心中又是忍不住暗暗嘆息,這些雪怪看起來還不止是膽小那麼簡單,而是對外界有著一種發自肺腑的恐懼。

他們的這種模樣,倒是和外界的一些宅男宅女極為相似,只願意生活在自己的小世界裡面,對外界的一切都抱著一種恐懼的心理,如果沒有必要,絕對不會離開生活的地方一步。

果然是一處山洞!就在幾女嘆氣之時,那些雪怪們已是三下五除二的在那處斷崖上掏出來一個洞口,先前之所以幾女沒發現那地方的異常,便是因為這些雪怪們在離開之前,用積雪將洞口覆蓋,然後平整了周圍的痕迹,看上去就像是和周圍儼然一體一般。

膽小也有膽小的好處,這些雪怪們做起事情來,倒是真夠小心的。看著這些雪怪一人持著一大塊雪團,翹首以盼想要進入洞穴,彷彿在身後藏著無數豺狼虎豹的膽怯模樣,賀嘉爾她們也不知道是該讚揚這些雪怪的小心謹慎,還是該腹誹他們的膽小畏怯。

「外面太危險了,咱們先進洞穴!」雪怪頭領見狀,憨笑著對賀嘉爾幾女道。這話若是從一個骨瘦如柴,手足無力的弱雞嘴裡說出,倒也沒什麼,但是從這身高接近三米,而且全身上下更是密布著爆炸性肌肉的雪怪頭領口中說出,卻是有著一股子天大的諷刺意味。

望著那黑魆魆的山洞,幾女心裡邊不禁犯起了嘀咕。雖說自從她們開始出來尋找林白,就對身邊的外物不怎麼在意,但是積年養尊處優帶來的潔癖,卻還是根深蒂固的生長在她們心中,如今看那山洞黑魆魆的模樣,不難猜測裡面的逼仄狹小。

一想到要跟這些雪怪擠在一處,幾女心裡難免有些膈應,一時間竟有些進退兩難。

「放心吧,山洞裡面的情況一定不會讓你們失望的!」看到幾女猶豫的神情,雪怪頭領似乎也看出了她們的心思,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略帶尷尬,又帶著些驕傲道。

難不成這黑魆魆的山洞還能變出個花來?聽到雪怪頭領這話,幾女不禁一愣,心裡邊對山洞裡面的模樣,不禁有些隱隱好奇起來,而且她們也清楚,如今這雪峰之間兇險頗多,誰也不知道是否還有和柳棲霞一樣,想要追尋她們的宵小存在,進入山洞也是最好的選擇。

而且這些雪怪形狀雖然壯碩,雖然身上長了許多毛髮,但是也沒有什麼難聞的氣味,就算山洞逼仄一些,應該也不至於太難受,假若真是無法忍耐,大不了再出來便是。

想到此處,幾女便也無不應允,跟在雪怪頭領的身後,向著那山洞便趕了過去。

見幾女終於允諾下來,周圍的那些雪怪也是欣喜無比,等到幾女進入山洞后,便也爭先恐後的向著山洞內鑽去,而且等到所有人都進去之後,更是又拿積雪將山洞口死死封住。

那動作看起來熟稔到了極點,看到這一幕,幾女不禁又是腹誹不已。

不出幾女的所料,這山洞裡面果然是逼仄無比,不過讓人頗為驚訝的是,這山洞似乎還隱隱連接著某處,在山洞之中竟然有一絲清新的山風吹拂,而且山洞內的溫度更是頗為溫暖。

「再往裡面走,就到了我們居住的雪簾洞天了!」見幾女面上露出詫異之色,那雪怪頭領臉上的自豪之色愈發深重,大手一招,帶著幾女便大踏步向前走去。

雪簾洞天?!聽到雪怪頭領的話,幾女臉上頓時露出驚詫之色。經歷了那一場大變之後,她們對於某些字眼可謂是耳熟能詳,而洞天這倆字,毫無疑問就是那些字眼中的一個!

她們有些不敢相信,這兩個字會是從這些看上去五大三粗,實際上卻是膽小如鼠的雪怪口中說出的!而且洞天意味著什麼,她們也是清楚無比,想到此節,她們心中的好奇感也越來越強烈,不禁開始想知道究竟在這山洞裡面是有著怎樣的蹊蹺!

這山洞從外面看,雖然逼仄的厲害,但越往裡走,就越是寬闊,甚至幾女并行都不覺得擁擠,而且越往裡走,空氣中的溫度就變得越來越暖和,甚至叫幾女有些如沐春風的感覺。

向前又行走了十餘步后,走過一個拐彎,幾女猛然覺得眼前的光線猛然一亮!

而向著那光線傳來的方向望了眼后,幾女臉色更是驟然大變,驚懼之餘,更有一絲欣喜。她們終於明白,為什麼那些雪怪們會對這山洞如此趨之如騖,翹首以盼進入其中。

任憑是她們哪一個都沒想到,這在外面看起來逼仄黑暗無比的山洞,裡面竟然真如那雪怪頭領所說的一般,竟然是別有洞天,而且說成是人間福地都毫不為過!

彷彿是整個山腹都被掏空了一般,在山洞盡頭之處,竟然足足有七八畝大小的平地,而且在那平地間,竟然長滿了綠樹紅花,若是突然來到此處,恐怕諸人還要以為前來的地方不是冰天雪地的極寒之地,而是到了草長鶯飛的蘇杭天堂。


而且在這空地的中間方位,甚至還有一個正在向外散發著氤氳霧氣的溫泉。這山洞內之所以能夠如此暖和,之所以會有這些綠樹紅花生長,恐怕就是因為這一處連接了地下火脈的泉眼所致,正是因為有了這溫度,才會催生出來這一切。

不但如此,進入那空地之後,所有人更是感覺到,此處的空氣似乎和外界也有極大的不同,在那些接觸到肌膚的空氣中,似乎藏著什麼氣息般,不斷向著體內滲入。

而且在這氣息進入體內之後,所有人都覺得身體的疲憊一掃而空。在這空氣中,身體就像是變成了一個巨大的肺臟一般,正在貪婪的吞吐呼吸著這極度純凈的氣息。

這是最為純粹的天地靈氣,每一絲靈氣之中都不存任何雜質!在這氣息的滲入之下,幾女只覺得自己全身上下的每一個細胞都在歡呼雀躍,尤其是寧歡顏、廖漫雲和司馬懿蘭她們三個,更是感覺在這天地靈氣的滲入下,身體在自然而然的進行周天循環。

只是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幾女便覺得她們這一年來跋山涉水導致的疲憊,已經一掃而空,而且整個人更是變得精神奕奕,似乎狀態還要遠超一年前。

即便是小黑貓,此時都是微眯著眼睛,愜意的哼哼不停,那叫一個享受。

這山洞到底是什麼地方?望著那不可置信的一幕幕,感受著那充沛到了遠超想象的天地靈氣,幾女心中不約而同的冒出了同一個疑惑!

不管是她們中的哪一個,都不相信此處會是這些膽小如鼠的雪怪們僥倖發現的,以他們的性格,根本不可能會冒險去探尋洞穴,尋找到此地;而且先前那雪怪頭領說出的『雪簾洞天』四字,更是說明了此地絕對有著一段,叫人匪夷所思的故事!

最為重要的是,從見到這些雪怪們開始,她們就一直在疑惑,這些生長在雪峰間,看起來如同猿猴般的生物,怎麼能口吐人言?!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究竟隱藏著什麼?! 立也很快把這個信息告訴洛夢櫻,洛夢櫻她不知道希望奪標成功還是失敗好。這一切都在她的掌控的之下。

他們現在如日中天,她已經沒有退路了,希望他們很快點了,這邊能拖多久,她真的不知道,那裡已經知道了這些事情,很快就會有行動了。

洛夢櫻感覺這樣的自己和那些人有什麼不一樣呢,他們都沒有叫錯,自己就是一個惡魔少主嗎。

「立,雪姐暫時離開了,公司那邊你看著,讓宙加強安保」洛夢櫻真是能放下就好了,對付那些人如果她出盡全力,他們真的能抗多久。

墨昊靳今天提早回來了,剛剛聽到了洛夢櫻的話,她安排雪姐離開,是因為目的達到了嗎,你究竟是怎麼樣的人,讓他這位閱人無數的都看不透。

「集團的下一步,你這邊有什麼安排嗎」立知道集團的事情她不過問,但是她還是最大的老闆,他還是問一下她的意見。


「你們處理就好了,不用過問我,恭喜你們的成功,這樣還是不夠,你要繼續努力,不過你們這段時間不要有什麼動靜,現在太多人盯著了。」洛夢櫻明白那些被他們阻礙的人,是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他們建起來的勢力不是為了和這些人打鬧的。

洛夢櫻掛了聽話,轉頭來看到站在自己身後的墨昊靳,她沒有發覺他什麼時候在自己身邊了。

現在他不是在上班嗎,怎麼回來這麼早:「靳,你怎麼回來了。」

墨昊靳不來不相信的,認為其中有什麼誤會,他剛剛聽到她談的電話就知道是真的,她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在自己身邊。

「怎麼呀,我回來了,你不開心」墨昊靳就想看看她的心是怎麼樣的。

「沒有,只是沒有想到你會這麼早回來,今天雪姐沒有在家,你餓了吧,要不我們出去出飯吧」洛夢櫻看著時間,也差不多可以出晚飯了。

「雪姐不在家,去哪裡了,她不是那天守在你身邊的嗎」墨昊靳從雪晴就來開始,每天都都把事情處理得好好的。今天不在是因為偷了東西,怕東窗事發先走了嗎。

「她去處理一些私事了」洛夢櫻是不會告訴他。

「私事?還是偷了東西跑了」墨昊靳拉起她的手質問道。

洛夢櫻不明白墨昊靳說什麼,家裡沒有遺失什麼東西呀,雪姐也不是這樣的人呀說:「你分開我,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呀,雪姐不會偷東西的。」

「不是她偷的就是你偷的嗎」你就這麼相信別人嗎。

「你懷疑我偷了東西,我偷了什麼呀」洛夢櫻還是第一次比自己的親人這樣懷疑。

「你敢說你和洛安集團沒有關係嗎,如果不是你為什麼今天的投標我墨氏集團會和洛安集團的底價一樣。」墨昊靳也很難相信只是巧合,如果沒有洛夢櫻在中間他可能真的相信巧合,不過這次的事情真的是巧合。

洛夢櫻沒有想到他會問自己和洛安集團的關係,她是洛安集團背後的出資人,洛安集團是她的要求下建立的。

「你是懷疑我出賣你公司的機密嗎」一直以來洛夢櫻知道一個大集團,他們的資料保密一定要嚴,她是有機會能觸碰到,她當然教養可不是通過三流的手段得到這些東西,她要贏就贏的光明磊落。

面對墨昊靳的質疑,她感覺心很痛,她認為他不管什麼事都會站在自己的身邊,就算自己什麼也不說。

一切都是自己自以為是了,她也不想去解析了,他都不信我,解析何用。

洛夢櫻掙脫他的手說:「原來我在你心裡,是這樣一個人,可笑。」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