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根海棠的花語是相思,這他是知道的。

實際上百靈宗掌門所說的這些,他基本上也都猜到了。

「不知道貴派開宗祖師,後來去了哪裡?」葉青羽本想問是否已經逝世,但話到嘴邊,不知道為什麼,最終還是這樣問了出來,似乎是在潛意識之中,他隱約在期待這位祖師還活著。

程掌門倒也沒有隱瞞,道:「祖師當年建立了百靈宗,坐鎮三百年,威震清姜界,那段日子,也是我百靈宗最為輝煌的時代,雖然祖師並未有爭霸之心,但一身玄功,震驚四方,無人敢抗,且又有不世之丹藥之術,成為了各方追捧的仙子,當年清姜界之中,不知道有多少的英才俊傑,欽慕祖師,都希望可以博得祖師的青睞,卻都不被祖師放在眼中,祖師一生清冷,外人從未見過她的笑顏……」說到這裡,程掌門無比遺憾愧疚地道:「可惜後來,祖師突然有事外出,走再也沒有回來過,而我們這些後輩,未能繼承昔年祖師神通之萬一,以至百靈宗日漸衰敗,被天欲魔宗這樣的邪門外派欺壓。」

葉青羽聞言,道:「也就是說,貴派祖師半途離開,之後再無蹤跡?」

「正是這樣。」程掌門道:「當年祖師接到一封信之後,只是讓大弟子代掌宗門,然後就匆匆離開,一去不復返,之後杳杳無蹤跡,如今已經是無數代過去,我們還未等來祖師的訊息,但每一個百靈宗弟子都堅信,以祖師的絕代風華和修為,她必定是還未逝去,終有一日,她會再回來,振興百靈宗。」

葉青羽點點頭,沒有再說話。

一去不復返嗎?

這其中的含義,可就真的有些耐人琢磨了。

葉青羽不相信,這個世界上,竟然會有這麼巧的事情,兩個長相一模一樣的人,同樣都摯愛著仙根海棠,這其中一定是有什麼聯繫,可到底是什麼樣的聯繫呢?兩個人,一個在天荒界,一個在清姜界,相差實在是有點兒太遠,且天荒界域門大開,也不過是這幾年的時間而已。

略微想想,他就覺得有些頭疼。

他想要再多了解一些這位百靈宗的傳奇祖師,可惜據程掌門所說,除了眼前這一尊雕像之外,掌門人在時留下來的事迹和物件極少,即便是在百靈宗之中,也沒有太多的記載,讓葉青羽感覺到有些失望。

不過,他始終堅信,這兩個人,必定是有一些聯繫的。

不,應該說是三個人——母親,百靈宗祖師和地下月色仙宮之中的那神秘古屍仙子,這三者之間,肯定是有某種特別的聯繫,只是一時之間,他也無法理出來一個頭緒。

葉青羽原本想要將自己在地下月色仙宮之中遇到的一切都說出來,但想了想,似乎沒有什麼意義,反而會讓百靈宗諸人產生一種不好的聯想,誤以為祖師已經逝去,或者又要請求去地下月色仙宮之中一看,反而徒增一些麻煩,等到日後弄清楚了這其中的關鍵秘密再說也不遲。

在白玉雕像面前恭恭敬敬地行禮之後,葉青羽兩個人,離開了這秘密花園。

出來之後,葉青羽又問了程掌門一些事情,這才暫時告辭離開。

剛出了宗門大殿,胡不歸就急沖沖地來找葉青羽。

在這強盜頭子的帶領之下,葉青羽見到了昔日流光城向南樓中的故人衡與歌。

當日胡不歸大鬧流光城的刑場,在鍘刀之下將衡與歌救了下來,之後因為太一門的勢力追殺的緊,且前不死神皇宗山門被太一軍團圍困,除了一些只有不死神皇宗核心人物知道的隱蔽路線之外,進入山門的各大方向路線都已經被阻斷,胡不歸也不好將衡與歌帶到自己的強盜窩裡去,思前想後,將她帶到了百靈宗,交由沈夢華等人照顧。

……

百靈宗一處木舍之中。

「衡姑娘。」葉青羽看到衡與歌,也不知道該說什麼。

他發現衡與歌的狀態很不好——

她一身元功竟是已經廢掉了,體內再無絲毫的元氣修為,與普通人一般無二,且面部有一道黑色疤痕,將她原本溫婉清秀的容貌破壞殆盡,更為可惜的是,她一雙眸子竟然消失了眼白和瞳孔,變成了通體灰色一片,顯然是已經瞎了,顯然是被太一軍團俘虜之後,遭受到了慘無人道的酷刑折磨。

昔年那位溫婉如畫中仙子一般美麗無雙的女子,竟然落得如此下,讓葉青羽嘆息悲憫之餘,對太一軍團的暴行也憤怒到了極點。

「原來是葉兄弟。」衡與歌一聽葉青羽的聲音,就分辨了出來,聲音微微有點兒激動。

「是我來遲了,我對不起流光城裡面的兄弟們。」葉青羽心中無比愧疚,他在天荒界修鍊時,數次心血來潮,冥冥之中感應到了一些不詳,可惜那時,他並未意識到是清姜界種有異變,否則,他若是早到流光城,必定可以扭轉局面。

胡不歸知道葉青羽的心思,嘆息著拍了拍葉青羽的肩膀,道:「這不怪你,我身在清姜界中,聽到消息趕去時,已經遲了,何況你人在域外。」

這時,衡與歌卻是突然站起來,朝著葉青羽的方向,突然跪了下來。

「衡姑娘,你這是……快起來。」葉青羽吃了一驚,不明所以,連忙過去想要扶起他。

「葉兄弟,你先聽我說。」衡與歌面色似是有些激動,掙扎了一下,道:「我想要問問葉兄弟,之前我曾在清姜界之中,聽到的關於葉兄弟你的那些傳說,是不是真的?」

「衡姑娘指的是?」葉青羽一時未反應過來。

「聽聞葉兄弟你,曾經站殺過聖者,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衡與歌臉上的表情,有一些期待,有一些忐忑,還有難以掩飾的緊張。

葉青一愣,不知道她問這個幹什麼,但還是點點頭,道:「是真的。」

「那若是再遇到聖者境的強者,葉兄弟可還有把握?」衡與歌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葉青羽隱約有些明白了,道:「衡姑娘是否有事需要我去做?你快快請起來說話吧,有事但說無妨,大聖境之下,我皆可斬之,就算是遇到大聖境修為的強者,亦可一戰。」

衡與歌一聽,灰白一片的眼眸里,熱淚終於是滾滾而下,也不起來,跪地重重地磕頭,哀求道:「葉兄弟,我原本也沒有資格開口讓你去冒險,但請你念在亡夫的份上,救一救我們的孩子,這個孩子,是蕭然哥在這個世界上最後的血脈了,求你救一救他吧。」

浮生相思老 「什麼?你和泠蕭然大哥的孩子?」葉青羽聞言,大吃一驚,道:「你們已經有了孩子?他……現在在哪裡?」

一邊的胡不歸聞言,也是面色震驚:「這……怎麼回事?衡嫂子,孩子的事情,你為什麼從來都沒有和我說過?難道……孩子還淪陷在流光城中不成?」

————

感謝aj0011、書友34565681兩位大大的連續打賞,謝謝。《御天神帝》今日更新說明 當初葉青羽離開清姜界的時候,泠蕭然和衡與歌只是一對新婚時間不長的小夫妻,並未孕育有子嗣,後來偶爾有書信來往,但都沒有提及到這件事情,所以葉青羽並不知道,這兩位故人,竟然已經有了孩子。

而且看樣子,竟是連胡不歸都不知道。

「孩子只有半歲大,出生之時,適逢清姜界驟然大亂,夫君和我,雖然很欣喜,但卻也沒有心思大張旗鼓地慶賀,只是請了正良兄弟、刀疤兄弟等人,在向南樓吃了一次酒,因為南少皇主和胡大哥,都是忙碌人,且一時聯繫不上,也就並未通知,後來流光城陷落,我本是要追隨夫君死戰,可為了孩子,只能忍辱偷生,坐鎮流光城的人,是太一真人的親傳大弟子苗無恨,這個人心狠手辣,極為陰險,孩子被他扣在手中,將我毀掉了修為元功之後,送上刑場,本來是想要作為誘餌,引出一些不死神皇宗的弟子,卻被胡大哥趕來,將我救出……」衡與歌在葉青羽的攙扶下起來,將前因後果,都說了一遍。

葉青羽有些明白了。

胡不歸的手中,有那一片帝氣瓦片,可以隨時逃走,所以苗無恨的計謀算是落空了,換做其他任何人,前來營救的話,被已經喪失修為的衡與歌拖累著,只怕是當時都走不了。

「嫂子,你當時為什麼不說?你早說出來,我大不了拼著一死,也要將泠兄的血脈救出來啊。」胡不歸也是深感內疚。

衡與歌臉上,浮現出一絲凄然笑意,道:「當時胡大哥你,已經是身陷重圍,我知道那苗無恨,卑劣至極,還有很多後手,且太一真人也留下了數位聖級強者在城中,我雖然想要救我那孩兒出來,但卻也不能為此而讓胡大哥你陷入險地,若是那樣做了,日後九泉之下,夫君知曉,也絕對不會原諒我……」

這一番話說出來,葉青羽和胡不歸兩個人,慨然長嘆,再也說不出任何話來。

兩人對於這個命運悲慘的奇女子,在這一瞬間真的敬佩到了極點,時時刻刻都想著別人的安危,像是泠蕭然和衡與歌這一對夫妻,在當初流光城陷落於魔蛛族之手時,為了救人願意拚死一戰,如今自己唯一的後人血脈落入敵人的手中,血海深仇,換做是任何一個人,肯定是千方百計絞盡腦汁也要殺死仇人才甘心,但衡與歌雖然記掛孩子,但卻怕連累胡不歸,所以咬緊牙關不說,到了百靈宗之後,依舊是獨自承受著無盡的煎熬,只怕是日日夜夜都難以合眼,時時刻刻都回想到孩子,可依舊沒有售出這件事情,因為她知道,只要說出來,像是胡不歸、南鐵衣這樣的人,必定是回不惜一切代價去救人,反而是害了他們。

這,才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勇士。

不知道為什麼,葉青羽看著衡與歌,就想起了自己的父母。

當年,在妖獸攻城的時候,為了救護鹿鳴郡城的人族袍澤,他們也是毅然決然地奔赴戰場。

「衡姑娘,你放心,就算是血洗流光城,一日之內,我必定帶回你與泠大哥的孩子,」葉青羽一字一句地承諾,然後又問道:「不知道這個孩子,是男是女?有什麼特徵?」

衡與歌神色激動了起來,道:「是個女孩,夫君為他起名叫做泠語西……葉兄弟,我……我能和你一起去嗎?」

「當然可以。」葉青羽點頭,以他如今的修為,就算是帶著衡與歌,亦可以橫掃流光城,他有這樣的自信,而且帶著衡與歌也好,免得到時候弄錯,畢竟葉青羽自己沒有見過這個孩子,亦可讓衡與歌安心一些。

「我也去。」胡不歸急了:「順便弄死那個什麼苗無恨,為九泉之下的兄弟們復仇。」

葉青羽想了想,道:「胡大哥,你還是暫時留在百花谷,如今百靈宗元氣大傷,力量薄弱,幾乎沒有再戰之力,萬一敵人再來突襲,後果不堪設想,你和南大哥留在這裡,我與衡姑娘做多一日時間,必回。」

胡不歸有點兒不放心,道:「那我這個寶貝,你且拿去,萬一……」

葉青羽哈哈大笑,道:「你有寶貝,我也有,放心吧……讓那呆狗在百花谷老實一點,不要亂跑,我們很快就回來。」

話音落下。

一道銀光閃爍。

葉青羽和衡與歌的身影,消失在了原地。

「哎?這麼快?」胡不歸悻悻,道:「我怎麼可能管得住那條呆狗啊,簡直就是個混世魔王……」

……

……

「什麼?全軍覆沒?這是怎麼回事?」

火光搖曳的大廳之中,一個身形修長的鷹鉤鼻中年人,臉上帶著些許驚訝,微眯著的雙眸里,彷彿是有兩團橙色火焰在燃燒一樣歸一,渾身繚繞著一種很詭異的氤氳之氣,讓他整個人都似是在光線之中扭曲著,有一種令人顫慄的氣息,猶如掌控人心的魔王一樣。

如果衡與歌在場的話,一定可以認出來,這個鷹鉤鼻的可怕中年人,正是太一真人的親傳弟子苗無恨。

苗無恨看著下方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幾個身影,臉上浮現一絲寒意,整個大殿的溫度,瞬間下降。

他緩緩地坐下去,微微地頓了頓,如金屬一般的手指,以一種詭異節奏,輕輕地敲打著座椅的扶手,低沉的輕響聲如疾風驟雨一般,半晌,又開口問道:「區區一個百靈宗,不過數千人,實力最高者,也就仙階境不過五階,就算是有一些底蘊,怎麼可能讓你天欲魔宗全軍覆沒,連宗主都戰死?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語氣雖然平緩,但大殿中的所有人,沒有一個敢長出氣。

「回回……回稟大人,本來一切都緊張順利,眼看著就要攻下百花谷,但最後關頭,異變突生,有一不世強者趕來馳援,三拳轟殺我宗三大長老,第四第五拳,直接斬了我宗宗主,更有白色異獸戰寵,化身如饕餮,吞食天地,那人的實力,實在是太恐怖,我們根本沒有還手之力啊……」跪在地上的那人影,戰戰兢兢地解釋道。

他是逃迴流光城的天欲魔宗的餘孽之一。

突然出現的不世高手?

白色異獸戰寵?

聽到這樣的話,大殿里的所有人,都面現異色。

清姜界之中,什麼時候,出現了一尊這樣的高手?

聽起來,有些不可思議,天欲魔宗之主的實力,很多人都是知道的,又有那塊詭譎血玉,絕對算得上是狠茬子,在整個清姜界之中,就算是排不進前五,也絕對可以排進前世,居然被人兩拳轟殺,這怎麼可能?不會是這個天欲魔宗的弟子故意誇大對手的實力,來減輕自己的罪過吧?

苗無恨端坐在高大的城主寶座上。

他突然一抬手,繚繞在身體周圍那詭異氤氳流光化作巨蟒一般,瞬間就將那天欲魔宗弟子凌空攝了過去,單手扣在那弟子的頭上,秘法催動,直接讀取這弟子腦海之中的記憶。

「啊啊,大人,饒命……不……」那弟子驚恐萬狀,拚命地掙扎哀求,卻無濟於事,漸漸口吐白沫,四肢癱軟了下來,最終昏死過去。

砰!

苗無恨將這弟子,隨手丟到了腳下。

而他的臉上,表情竟是變得略微凝重了起來。

竟然還真的有這樣的高手?

他從這天欲魔宗弟子的腦海之中,看到了百靈宗之戰最後時刻的畫面。

這樣一個強者,的確是有些可怕,但卻偏偏與太一門為敵,那他就是自找死路,如今的太一門,已經不是昔年的太一門了,這個強者放在以往,或許可以以一己之力鎮壓整個清姜界,但如今嘛,呵呵……

苗無恨臉上,漏出了一絲興奮的笑容。

「那個叫做衡與歌的不死神皇宗女賊首的女兒,好像還在我們的手中吧?」他開口,看著下方站立兩排的下屬們問道。

「還在我們的手中,按照大人您的吩咐,已經請了奶媽照料,再有一個月就可以斷奶,送入太一山中去培養,這個孩子,根骨很不錯,日後必定可以成為我宗門中最為鋒利的一把刀。」一個下屬回應道。

「呵呵,不用送去太一山了,將她給我帶出來,挑斷了手筋腳筋,讓她慢慢流血,掛到城門口的刑柱上去,然後把消息給我放出去……」苗無恨的面容,宛如魔鬼一般陰鷙可怕,嘴角的笑意,殘忍到讓人窒息。

「這……是,屬下立刻去辦。」下屬不敢多問,連忙回應道。

苗無恨輕輕地揮揮手,道:「好了,你們都退下去準備吧,布下【誅天殺陣】,我要親自去城門上等人。」

「遵命。」

所有人都退出去。

「嘿嘿,胡不歸這個匪首,竟然藏在百靈宗,衡與歌這個賤人,必定也在那裡,如果我猜的不錯,那個神秘強者,必定是胡不歸認識的人,嘿嘿,消息放出去,我看你來不來救人,嘿嘿,真是有趣啊,能殺這樣一個強者,將其吞噬,我的實力,必定可以再突飛猛進,啊哈哈哈,這可真的是意外之喜啊。」

安靜的大殿里,苗無恨低沉的陰笑聲回蕩著。

他一抬手,手掌之中,竟是有一張血盆大口猛然之間幻化出來,將昏死在地面上的那天欲魔宗弟子直接吞噬,然後在苗無恨如同飽餐美食一般舔舐.著嘴唇一樣的舒適表情之中,手中又重新變成了人族的模樣。

「實力太低,連開胃菜都算不上,哈哈,真的是好期待啊,這個神秘高手,你快來吧,快來吧,我都等不及了啊,一定會很美味很美味,哈哈哈哈……」

他眼中的火光,之列燃燒了起來。

———

媳婦帶著老爺子進入景區了,刀子在車裡碼出來一章,還不錯,趕緊先更新了。 葉青羽如今入聖,洞悉天地法則,雖說不能徹底催動運轉法則之力,但是卻能夠在小範圍之內利用法則之妙,比如縮地成寸,葉青羽在天龍古界的時候,即可一步百里,到了如今,他對於聖境的力量領悟更加清晰,一步之間,即可近千里。

百靈宗距離流光城,大約數十萬里的距離,也就是數百步的時間而已。

只不過衡與歌元力被廢,且雙目失明,並不知外界景象變化,站在葉青羽的身邊,對於周圍的變化,毫無所覺,還以為自己依舊是在百靈宗的武舍之中。

片刻之後。

流光城已經近在眼前。

「到流光城了。」葉青羽輕聲道。

衡與歌聞言,吃了一驚:「什麼?我們已經……這麼快,這……真的到了?」

「恩,已經到了。」葉青羽想了想,道:「如果我們就這麼直接闖進去,打草驚蛇,可能會對小語西不利,所以先潛入進入,等找到了語西,將他救出之後,我再大開殺戒,斬殺太一門的賊寇,為泠蕭然兄弟他們報仇,不過,在此之前,我要先治好你的眼睛,衡姑娘,你且放鬆,注意引導元力……」

葉青羽說著,一隻手搭在了衡與歌的肩部。

「多謝葉兄弟好意,我心領了,可是我的元力,已經被廢,百靈宗以醫術丹術見長,也不能治好我的眼睛,不要浪費你的元氣,我……」衡與歌本能地想要說什麼,就在這時,只覺得一股奇異的熱流,順著葉青羽的手掌,瞬息之間就進入了自己體內,轉眼之間散入到了四肢百骸之中。

下一瞬間,奇迹出現。

她震驚地發現,身體內許多隱痛暗傷之處,竟是猶如洪水沖刷淤泥一樣,瞬息之間就被清除,而且那困擾了自己許久的黑暗異力,也在頃刻間就被這股熱流焚燒殆盡,衡與歌只覺得體內那些被毀掉阻塞的元氣通道,重新通暢了起來,而原本已經被徹底破壞的丹田世界,竟是在這股熱力的滋潤之下,重新產生了活力,且這活力,轉瞬就猶如雨後的野草一樣,瘋狂地滋長起來,她甚至隱約聽到了體內元力如潮澎湃的聲音,這種感覺,曾經身為武道強者的衡與歌很熟悉,但這幾個月的時間裡,卻再也未曾感受到過了。

自己的實力,要恢復了?

她簡直不敢相信。

也就是在同一瞬間,突然眼前一道微微亮光傳來。

衡與歌下意識地眨了眨眼睛,那光亮竟是越來越清晰,原本模糊的影響,逐漸變得清楚起來,然後她無比震驚地發現,自己竟然又能看到東西了,原本已經被一片黑暗籠罩的世界,此時再度在她的面前,緩緩地展現了光明。

「這……」衡與歌難以置信。

就這麼簡單?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