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雙眸發光,天帝瞳運轉,兩束湛藍色的眸光徑直的落入到了他的丹田處。在他的丹田中,沉浮著一口普通的瓦罐,正是天寶九龍琉璃罐!

在瓦罐的旁邊,還要一道雪白如銀的劍氣,如魚一般在遊走,天帝瞳光落在上面的剎那,劍氣微微震動,居然將他的神念給震開了。

這是什麼?

洪錚收回了目光,神念轟入到了葉鴻煊的腦海中,語氣充滿了魅惑:「交出那道劍氣與天寶九龍琉璃罐。」

他動用了靈智規則,轟擊著他的腦海。

葉鴻煊雙眸瞬間變的獃滯了起來,丹田發光,天寶九龍琉璃罐與那道劍氣飛了出來,被孟玄收入到了神域晶體中。

「放肆!」九頭閃電雕斷喝了一聲,神目中綻放出了兩道冷電,化為兩束可怕的雷龍,噼啪作響,轟在了洪錚的身上。

洪錚冷笑一聲,拍出了大羅釋迦手,一隻巨大的手掌從天而降,全面覆蓋了九頭閃電雕。

九頭閃電雕唳嘯一聲,四周衍化出一片雷海,一道道閃電倒飛衝天,迎擊大羅釋迦手。但大手印實在太可怕了,壓蓋而下,一下子將九頭閃電雕拍入到了地面中。

光芒散去后,九頭閃電雕發出了怒吼聲,已經失去了洪錚的蹤跡。他退回到了金光的海洋中,只剩下一個輪廓。

葉鴻煊這才恢復了過來,咆哮聲無比的凄厲:「我的天寶九龍琉璃罐,我的天地意志劍氣!」

五行大世界靈域坐仙嶺的岳香旋等人獃獃的看著九頭閃電雕,這可是五行大世界的十大巔峰祖血。他也是非常的強大,比帝子都絲毫不差,但在那具金色的骷髏面前,卻被一掌打的如此狼狽。

九頭閃電雕隨後看向那被金光籠罩的輪廓,心神震動了起來。那種金光,只有大帝才能夠承受,此人怎麼能夠承受住的?

「難道他是大帝的屍骨重新誕生出意識嗎?」九頭閃電雕心神震動。

忽然,他感應到了什麼,眼中露出了驚色,道:「下界丹田大世界中,出現了四尊祖血大妖!」

五行大世界中,幾道神念交織在一起。在一處仙山之巔,一個年輕男子盤坐在一具巨大的天寶九龍琉璃罐中。

那罐體,比洪錚得到的那個要大上幾百倍!

「帝子大人,可以凝練極顛神眸了!」一個老僕恭敬的走上前來,他居然是一尊神王!

帝子睜開了眸子,道:「我父剛剛神念過來了,下方出現了幾尊祖血大妖,血脈強度非常的可怕,你安排人去探查一下。」

「好的,但是您鑄造極顛神眸要緊。」

「是的,原本十幾年前就能夠鑄造成功的,但不知道被誰搶奪了先機。後來極顛神眸又崩碎了,現在終於又搜尋到了天寶九龍琉璃光,還是一尊三代罐體,可能性非常大。」帝子說道。

失落殿中,一尊頂尖神王之子睜開了眸子,他手中還有半顆極顛神眸,正是當初洪錚鑄造成功的那枚。

「我感覺到有不少人都在準備衝擊極顛神眸,今日一定要破釜沉舟,鑄造成功。一旦被人佔了先機,就麻煩了。我宣布,今日失落殿正式出世,顯露天地間,讓人見到我們可怕的一面!」神王之子說道。

「是,金盞大人!」一個老僕說道,而後整座的失落殿自蒼穹中浮現。蔓延三千里,懸浮在虛空中,垂落下來一縷縷蒼茫霧氣。

神王之子金盞懸浮在巨大的宮殿之下,在其下方,一座高有萬丈的祭壇發光。甚至有帝器威壓浮現。

「失落殿今日出世,我族金須神王之子金盞全力衝擊極顛神眸!」一道冷漠而蒼老的聲音響徹在整個東荒中。一下子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去。 第七百六十一章先機出現

只見金盞錦服華裳,非常的高貴,面容冷峻。在他的手中,還持有半顆金光閃爍的豎瞳,釋放出了濃濃的帝威。

就如同一輪太陽似的,散發出了萬丈金光,照耀的東荒一片通透。

「那是洪錚的極顛神眸!」蘇慕婉認了出來,當初就是因為這極顛神眸,洪錚才被天域與英擊聯手擊殺。

南國,帝無殤幼子猛然有感,感應到了天地劇變,道:「今日天地規則變動,有一縷先機出現,這個時候鑄造極顛神眸乃是最好的,千萬不能讓別人成功了!」

北域,一處神山之巔,大茶壺與七彩天雞遙遙的看著那個方向。北域修仙法,種族眾多。一輪太陽橫空,那是一隻完全萎縮的極顛神眸,不知道以前屬於哪個大人物。

「極顛神眸先機出現,北域尉遲大帝之子尉遲荒,今日鑄造極顛神眸,群魔避退,閑雜人等退後十萬里!」

北域尉遲大帝,又稱帝尉遲,他的子嗣自然非常的可怕,感應到一縷先機在天地間出現。上一次先機出現的時候,還是在十幾年前,不過被洪錚摘取。

今日先機再次出現,乃是鑄造極顛神眸的最佳時機。

西土中,一尊二十歲左右的僧人出現了,站在靈山之巔。他天靈蓋上有九顆金點,如同星辰烙印在其上。八代佛帝舍利子分裂后,得到法則最多的傳承者——源奇!他手持一枚舍利子,拋入到了虛空中,準備接引那縷先機。

一旦先機出現,他將以全力融入到自己的眉心中,鑄造出攻殺力第一的瞳術。

北域尉遲荒,在北域太皇山,竭力衝擊極顛神眸。南國帝無殤之子,袁洪天在南國無殤嶺中準備。東荒失落殿,金斬亦是在時刻準備。

洪錚盤坐在金光中,取出了天寶九龍琉璃罐。忽然,他感覺到了天地間似乎多出了某種東西。

眉心開始刺痛起來,那曾經消逝的極顛神眸,在微微的跳動。

「怎麼回事,天地間多了什麼?」他亦是感應到了這縷先機,但並不確定在什麼方位。就像是突然的出現,飄入到了整個乾坤中。

帝器金人出現了,他渾身千瘡百孔一片,都是被曾經的金光擊穿的。但是現在,已經在自我修復了。他湛藍色的瞳孔發出了光束,看向了蒼穹中。但什麼都沒有發現。忽然,他感應到了天地間多出了幾縷可怕的氣息,都是神子帝子級別的人物。

那些氣息,與極顛神眸非常的相似。

「奪取視界看看。」洪錚說道。

帝器金人眸光洞穿無盡的虛空,徑直的落入到了西土中。他看到了一個光頭青年,身穿金色袈裟,手持一枚舍利子,瞳孔望著天空。

而後,湛藍色的眸光徑直奪取了源奇的視界,源奇面色大變,只感覺視線一片的黑暗。

在洪錚的視線中,他看到了蒼穹中出現了一縷霧氣,只有一尺多長,拇指粗細,在無盡的虛空中在遊走。

那就是鑄造極顛神眸的先機!

天帝瞳極力運轉,再向東荒探了過去,落入到了金斬的身上。金斬亦是面色一變,什麼都看不見。

這一刻,眾人皆是看到了奇異的一幕。

兩束不知道有多長的光束橫掃天地間,又落入到了北域中,看到了尉遲荒,再沿著脊背大骨向上,看到了帝子徐亦雙。

徐亦雙猛然的站起,神念沿著通天骨路向下,看到了洪錚的輪廓,面色凝重起來:「哪位人物,敢奪取徐某的視界?」

洪錚收回了眸光,眼中出現了冷笑之色:「都在爭奪鑄造極顛神眸的先機嗎?」

而後,他打開了天寶九龍琉璃罐,盤坐了進去。

天寶九龍琉璃罐據說是太古已經消逝的種族鑄造出了,每代只有一口天寶九龍琉璃罐。散落在天地間,非常的難尋。洪錚當初尋到了一口,正是藉助那天寶九龍琉璃罐才鑄造出了極顛神眸。

天寶九龍琉璃罐中,還盛放了靈液,充滿了生機,神力浩蕩。雖然只有小小的一罐,但給洪錚的感覺就像是汪洋一般的浩瀚。

乳白色的靈液侵吞了洪錚的身軀,他本體,幾大分身在貪婪的汲取著當中的神力,在修復著身軀上的傷勢。尤其是他的本尊,金色的骨骼上布滿了紋路,而後有經脈,血肉在蠕動。

片刻之後,他身軀飽滿了起來,顱骨上長出了黑髮,一直披散到肩膀之上。又過了一會兒,他身上的血肉完全的再生,肌膚白皙。眼眸就如同星空,明亮而充滿靈氣,又是非常的凌厲。

唇紅齒白,面容俊秀,臉頰的線條非常的剛毅。

通天之王的氣息從他的身上升起,他本尊的修為,已經完全的進入到了通天之王的境界!

帝器金人,真龍身,人皇身,神候身,皆是在修復自身,不一會兒,琉璃罐中的靈液便被汲取一空,只剩下了無數的符文與密密麻麻的紋路。

洪錚幾身合一,摘取那些神秘的紋路如體。當初極顛神眸連接著他體內的無數紋路,極顛神眸被毀去后,那些紋路也都是崩碎了碎片,遊離在了他的體內,難以聚成一片整體。

但隨著他汲取天寶九龍琉璃罐中的神秘紋路,那些碎片開始重組,漸漸的聯合在了一起,重新組成帝器紋路,有淡淡的極顛神威在擴散。

他眉心酸痛無比,浮現出了一個指洞,空洞一片,邊沿處開始流出了金色的鮮血,但隨後邊沿處又是發出了金光。

體內無數的大道銘文在被點亮,全身通透一片,那些紋路非常的複雜與玄奧,密密麻麻的一片。

隨著他不斷的摘取紋路如體,空洞的眼眶中,漸漸崩裂,無數的血肉在其上滋生。極顛神眸正在孕育,要不了多久,就會出現!

那縷霧氣一般的先機正在向洪錚的方向飄來。

五行大世界,仙山上的帝子猛然看向通天骨路所在的方向,又看向那縷先機,面色冷漠的可怕。

「怎麼了?」老僕問道。 第七百六十二章爭神眸

「有人在與我搶奪先機!」帝子聲音冷漠,「你去通天骨路上一觀,如果可以,滅掉他。」

北域太皇山,尉遲荒也看到了那縷先機正在不斷的向洪錚所在的方向飄去,眼中出現了狠戾之色。

幾乎在同一時間,南國帝無殤幼子徐亦歡,西土八代佛帝最精純的傳承者源奇,失落殿金斬皆是有感。

「我手中有充滿無盡活力的半顆極顛神眸,我看你們拿什麼與我爭!」失落殿金斬英俊的面龐上顯露出了一絲的猙獰,猛然將半顆極顛神眸融入到了自己的眉心中。

頓時,他眉心發光,半顆極顛神眸與他身軀高度契合,體內的諸多銘文都是被點亮了。那些銘文打開了他全身的孔竅,一縷縷稀薄的霧氣從他的身上沖了出來,那都是極顛神威!

雖然非常的稀薄,但是卻真真切切的存在。

曾經有人推演過,若是得到了所有的天寶九龍琉璃罐,將體內的經脈全部鑄造成大道銘文,那麼非常有可能將自己的身軀都是打造成帝器。

金斬氣息如同汪洋,澎湃浩蕩,全身的波動可怕到了極致。尤其是那半枚極顛神眸,折射出了令天地都要忌憚的神光。他額骨前的虛空,一下子崩亂了,差點被分解。

他猛然起身,站在祭台上,雙手衍化失落術。這乃是失落在時光長河上的古術,據說就是來自於鑄造出天寶九龍琉璃罐的種族!

半束可怕的金色眸光沖霄而起,漣漪擴散三千丈,將虛空崩裂,乾坤震顫。他斷喝一聲:「先機,過來!」

果然,那縷原本就要飄向洪錚的先機停住了身軀,就要向金斬飛去。

北域尉遲荒冷哼一聲,他手中有一枚完整的極顛神眸,乃是十幾萬年前的一位大人物鑄造而成的。但已經完全的萎縮,神力都是枯竭。

但是對他依舊有用。他雙手抱住那有成人頭顱大小的極顛神眸,雙手噴薄出了符文,而後融入到了自己的眉心中。黑漆漆的一片,極顛神眸上湧現出了諸多銘文,與他體內的經脈續接在一起。

頓時,那枚極顛神眸跳動了起來,有血絲在其中瀰漫,到最後變的赤紅一片。血光衝天,接引那縷先機。

先機再次一頓,又開始向北域飄了過去。

五行大世界的徐亦雙面色冷漠,催動了那如山嶺一般的天寶九龍琉璃罐,體內的諸多銘文都是在復甦,先機又停住了,向五行大世界飄去。

西土源奇盤坐在虛空中,手捏各種法印,手中一枚舍利子發光,爆發出了普度光,接引先機,在進行強烈的召喚。

一時間,四大陸都是沸騰了起來,先機飄來飄去,不斷的在虛空中遊走,誰都無法搶奪一分。

洪錚面色冷漠,沒有再去接引先機,現在這情況,都是不相上下,沒有誰能進一步接引。

天下之大,生靈億億萬,能有條件鑄造極顛神眸的,就那麼幾人。

整個丹田大世界都是沸騰了起來,極顛神眸今日這一次不知道花落誰家?十幾年前,洪錚鑄造出極顛神眸,化身古魔,與英擊等人大戰的一幕,眾人都是記得非常清楚。

尤其是洪錚在南國中最後爆發出了一道極顛神威,沖入到了南國的深處。如果不是大帝寶座現身,恐怕會早就無盡的殺劫。

所以眾人對這一次的極顛神眸,早就志在必得。尤其是參悟了極顛神眸,便非常的有可能將身軀鑄造成帝器,一舉一動都能夠爆發出神威,那是非常可怕的。

洪錚抬頭,眼中出現了譏諷之色。

要論拼鑄造極顛神眸的經驗,誰比他有經驗?十幾年前,他在渾渾噩噩,懵懂無知中,就能摘取先機,鑄造出極顛神眸。更不要說他現在已經超越了通天之王的境界。

而後,他閉上眸子,心神全力陷入到了熔煉大道銘文的境界中。眉心那輪豎起的空洞中血絲不斷的抽動著,交織在一起。

西土禁區,那不化骨曾經被洪錚轟入過了靈智規則,當初洪錚原本得到南國魔族問天經中的進化卷,用來復甦不化骨。

但此刻不化骨產生了異變,不斷的有舍利子落入到了它的身上,讓它身軀不斷的拉升,重生出了血肉,上面長出了紅色的毛髮。體型漸漸的變的龐大起來,到最後,居然化為了一尊一丈多長的異獸!

那是一尊頭顱如獅子,身軀如豹,渾身血色毛髮抖動的大妖!

祖血大妖,上古紅犼!

百萬年的不化骨最終進化,便是能化為紅犼。在典籍中有記載,紅犼能與龍斗,非常的強大。

它站了起來,眼眶中出現了靈動之色,看向壁障的方向。在它的感應中,那裡有熟悉的感覺,非常的親切。

東荒另外一個方向,虛空炸開了,一道消瘦的身軀出現了。他唇紅齒白,非常的英俊,但氣質很是邪異。

他出現的剎那,雙眸就爆發出了十幾萬丈長的眸光,橫掃整片東荒。

陸吾,祖血大成了!

陸吾也就是吞魔獸,最開始是李輕依發現的,後來汲取洪錚血液而生。而後洪錚將他帶入到了斗戰神王的古殿中,得到了陸吾祖先的傳承。

「英擊,天域,受死吧。」陸吾喃喃自語,忽然頓住了,因為他感應到了還有幾尊祖血大妖出世了。

龍馬地,一尊八卦龍馬現身,身軀銀白,撐開一對雙翅,血脈神力可怕到了極致。

八卦龍馬,王隆錦終於跨入到了祖血大妖的境界。

無盡海中,一支海妖軍團正在不斷的游弋。忽然,一尊如同星辰一般大小的巨蟹浮上了水面上。它通體如金,巨大的鉗子咔咔作響。一對眸子凸出在眼眶外,就像是金珠子一般。

曾經在出雲古國中的蟹神王!

這種海妖原先沒有靈智,渾渾噩噩的一片,被洪錚以靈智規則改動,產生了神智。十幾年來,在無盡海中潛修,尋到了一處海妖宮闕,被困許久,終於進化成了祖血大妖。

他是海妖軍團中唯一一個跨入到祖血的大妖,這非常的罕見。

「蟹神王,你到底得到了什麼造化啊,居然跨入到了祖血大妖的境界。」超級電鰻王羨慕的問道。

蟹神王瞳孔中有驚恐之色:「我吞了一具屍身,那是一具屍身,很有可能是……仙屍!」

「過程非常的痛苦,我差點就死了。」蟹神王心有餘悸,看向無盡海深處的海妖宮。他眼中有迷茫之色,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仙嗎?

如果有,為何一直沒有見過?

如果沒有,那具閃爍著五顏六色光芒的屍體,怎麼解釋? 第七百六十三章祖血大妖

「不管了,我們回東荒,繼續尋找少主。」蟹神王說道,大批的海妖軍團跟在他的身後。蟹神王還沒有完全的渡過壁障,在無盡海中乘風破浪,踏著萬丈高的大浪,向東荒趕去。

祖血大妖,那是打破了禁忌血脈的恐怖生靈。

在以往的黑暗時代,只有真龍,鳳凰,麒麟,才能踏入到這個禁忌領域。現在黃金大世的一角已經完全的被掀開,各種禁忌生靈層出不窮,無數的勢力開始回歸了。

原本失落在時光長河上的人物,也都開始浮現。

洪錚閉著雙眸,全身沐浴在域外金光中。這裡的金光已經完全對他產生不了傷害了,相反還在錘鍊著他的身軀。

眉心中的光芒越來越亮,甚至在熔煉微弱的金光進入其內。到時候極顛神威配合域外金光打出來,能將這種攻殺力第一的瞳術給推向一種前所未有的巔峰。

內部生靈除了大帝,無人能承受域外金光,絕對能給人造成一擊必殺的局面!

幾人爭奪著先機,其中最有希望成功就是失落殿金須神王之子金斬。金斬雖然修為最弱,血脈強度也不強大,但是他眉心中的那半刻極顛神眸,充滿了活力!

誕生到現在,也不過十幾年。而且內部的銘文非常的完整,與身軀契合度非常高。他身軀一縱,躍於九重天上,衍化失落法,接引先機入體。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