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還是很感激,當初楊元慶能把年輕貌美的妹妹,許配給他的。

由於楊家的實力,以及楊元慶的做事風格,馬卓群對這個大舅哥,一直都有些敬畏。

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情,更是覺得有些沒臉見楊元慶。

楊元慶這個時候登門,該不會是問罪來了吧?

他慌忙迎了出去。

「我哥來了!」

「正好,我跟他回楊家!」

「馬卓群,我要跟你離婚!」聽說娘家人來了,楊小惠得意的大叫起來。

楊元慶面色沉穩,透著一股不怒自威的霸氣。

馬家眾人見了,無不惶恐的低頭問好。

「哥,你要為我做主啊!」

「馬卓群他們聯合起來欺負我!」楊小惠跑了過來。

出乎意料的,楊元慶並沒有追問。

而是面色凝重的道:「小妹,注意形象。你是卓群的妻子,也是馬家的主母。」

「大喊大叫,像個什麼樣子。」

「卓群,我這次來,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馬卓群楞了一下,急忙道:「咱們去書房!」 突如其來的殺意。

寧子墨只感覺到脖子傳來了一股冰涼的感覺,條件反射地抬起手來,握住了黎學民的手臂,猛地一甩出去。

嘭!

黎學民的身軀摔在了地上,寧子墨後退了兩步,用手一摸喉嚨,赫然出現了一道細微的血痕。

「黎大哥,你……」

寧子墨難以置信,如果不是江映桃讓他小心,寧子墨留了一個心眼,剛才猝不及防之下,恐怕還真的會被一刀破喉了。

黎學民掙扎著站了起來,眼神已經變得血紅,面容流露出獰笑,「真的太可惜了,竟然讓你躲開。寧子墨,你這條小命還挺大啊。」

這一刻黎學民給寧子墨的感覺,是前所未有的陌生感。

可眼前這個,分明是黎學民。

以前的黎學民,都是偽裝的嗎?

「你知道我為什麼會覺得不對勁嗎?」江映桃說道,「他竟然不認識我。」

從江映桃進入倉庫,黎學民對她連一個稱呼也沒有。

江映桃雖然想不通具體的原因,可是,還是暗中地提醒了寧子墨。

「可是,他明明是黎學民。」江映桃盯著黎學民。

「這不正是你們想知道的答案嗎?」黎學民咧嘴地笑了起來,目光森冷,「我這件屍蠱的半成品,你看如何?」

話語一落,寧子墨的臉色驟然大變,身軀強烈地一震,旋即怒火噴涌,「你是巫神門主!」

寧子墨緊握著拳頭。

屍蠱!

那是對死去的屍體所施展的蠱。

黎學民如今被屍蠱所控制,那豈不是意味著,黎學民,已經遇害。

江映桃的臉色也蒼白了幾分,緩緩地舉起了手中的槍,指著黎學民。

黎學民朝著江映桃一笑,「就算你知道我不是黎學民,可我敢打賭,你也不忍心朝著我開槍,不是嗎?」

江映桃握槍的手一顫。

「難怪你明明不是黎學民,卻認得我。」寧子墨冷冷地說道,「寧君河,你所做的一切,對得住寧家的列祖列宗嗎!」

話語一落,黎學民眼神明顯一震,盯著寧子墨,「你竟然知道我的身份。」

寧君河並不知道自己當晚和寧君笑的會面,被羅雲道尊畫下了。

黎學民嘴裡發出了一聲怪叫,「既然這樣,那麼……更加不能留你了。」

倉庫四周圍響起了窸窸窣窣的聲音。

江映桃抬頭一掃,臉色瞬間煞白起來。

四面八方,包括倉庫之上,都有一條條的毒蛇冒了出來。

整個倉庫瞬息間就瀰漫出一股冰冷的寒氣。

「我倒要看看,你們兩個人一支槍,能不能破我蛇陣。」『黎學民』笑了起來,眼神帶著幾分看戲的意思。

江映桃感覺全身都在起雞皮疙瘩。

換作是任何人,面對著這樣的蛇陣,都難免驚慌失色。

「你靠近我身,毒蛇近不了身。」寧子墨果斷地大喝,同時一個箭步沖向了黎學民。

黎學民已經被屍蠱控制,眼前的這個黎學民,就是寧君河的分身,想要衝出倉庫,首先要擊倒眼前的『黎學民』。

寧子墨絲毫不猶豫,揮拳轟向了黎學民。

轟轟轟!

黎學民雖然直接被打摔飛出去,可下一秒,又站了起來,絲毫不顧嘴角溢出來的鮮血,笑著走向了寧子墨,「被屍蠱控制住的一個好處就是,不再會有疼痛感,除非雙腿的骨頭支架不住,站不起來,不然的話,不會停下自己的攻擊腳步。」

寧子墨的神色陰沉,握著拳頭,「你不得好死!」

一側,傳來了江映桃的尖叫聲音,已經有毒蛇朝著江映桃飛撲了過去。

江映桃手中拿著飛刀,飛刀飛出,刺穿了幾條毒蛇的腦袋,可是,對於滿倉庫的毒蛇而言,只不過是杯水車薪。

眼看著毒蛇飛來,江映桃也來不及沖向寧子墨,眸子流露出絕望……

然而,就在毒蛇距離她不到兩米的時候,一條條毒蛇彷彿被無形的屏障擋住,紛紛跌落至地面。

以江映桃為圓心,四周圍的毒蛇,都撞上了無形的牆後退了。

江映桃驚魂未定,難以置信,不敢相信眼前看見的一幕……

寧子墨見狀,也鬆了一口氣,「看來,楚叔也給你護身符了。」

江映桃的瞳孔睜大了幾分。

楚塵給的護身符?

江映桃確實將楚塵給的護身符帶在身上,可她怎麼也沒想到,楚塵的護身符,竟然能有驅趕毒蛇的作用。

江映桃驚喜無比。

她本還以為楚塵給的護身符只不過是給她一個祈福,她也就隨手戴上了。

感謝楚塵。

江映桃心中默念一聲,沒有猶豫,也直接沖向了黎學民。

江映桃確實不忍對黎學民開槍,眼前這一位,畢竟也是九組的偵查員,此刻遭到屍蠱控制而已。

黎學民自身的實力本不強大,很快,沒有了還手之力,寧子墨直接找來了繩子,將他五花大綁,動彈不得。

江映桃抬起頭,看了一眼滿屋的毒蛇,「寧子墨,我們要怎麼出去?楚塵給的護身符,有沒有時間限定?」

江映桃擔心護身符突然間失效,滿屋子毒蛇撲來的畫面,她想都不敢想。

「奇怪,外面怎麼沒有了動靜。」寧子墨疑惑,剛才黎學民動手之前,他們明明聽見了外面的腳步聲音一直在逼近。

兩人相視了一眼。

「我先出去。」寧子墨果斷地開口,抓住了綁住的黎學民,寧子墨親眼看過楚塵解蠱,他想將黎學民帶出去,讓楚塵解蠱,就算已經遇害,也要讓他的屍體入土為安,寧子墨看了一眼黎學民,他感到奇怪的是,黎學民竟然沒有了任何動靜,寧君河似乎不再控制黎學民一般。

「你帶著人不方便,我走前面吧。」江映桃大步走出去。

「桃姐,你好。」倉庫外,一道意想不到的身影出現在江映桃的面前。

楚塵的面容噙著淡淡的笑意,頎長的身軀筆直挺立,他的四周圍,一道道身影倒地不起,槍支也跌落了一地。

楚塵到了!

江映桃的眸子更加欣喜,「你來得太及時了。」

江映桃不敢相信,兩個小時之前還跟她通話的楚塵,竟然宛如神兵一般從天而降。 「哇!好精壯的小夥子,好喜歡好喜歡!」盯著眼前這位陌生人那黝黑強壯的肉體,伯爵第一個把持不住,小手立馬鼓起掌,露出的小尖牙也在陽光下熠熠發光。

蕭強當即吃醋,不滿地拱了拱伯爵,提醒道:「伯爵注意下形象控制好感情,別把人家給嚇跑了!!」

「老大,虧你還跟伯爵混了這麼久,伯爵哪看上了人家啊?分明她就是看中了人家血氣方剛的肉體。不過看這傢伙的體型——旺財我都比他威猛!」旺財說著抖了抖自己胸前那兩坨脂肪含量百分之百的胸肌,嘚瑟道。的確,這名陌生的男人身體非常健壯,但個子矮小好像傳說中的矮人一般。

青青噗嗤一笑:「你的意思是,以後讓伯爵加餐優先考慮你是不?」

一聽到這,本來還在跟眼前這個男人比身高、比肌肉的旺財,臉色刷地一下變得慘白,piu地一聲躲到了青青背後。顯然,伯爵的陰影在它心中有著十分廣大的面積。

不過伯爵也只是搖了搖頭,表示不僅對它沒興趣,對眼前這個新認識的小傢伙也沒大興趣:「太矮了,儲藏量估計都不夠我一個下午茶。」

男人奇怪地眨了眨眼,並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說什麼。蕭強開口了:「好了好了,別說那些有的沒的了,現在定價吧。」話倒是乾脆,心可沒底。他心虛地掏了掏癟得跟旺財腦容量似的荷包。

「價格好說,剛好,我也要去一趟阿斯嘉德,順路搭載下你們。恩價格……五百金幣一個人怎麼樣?嘿嘿嘿……」男人傻笑道。不過這笑容,瞬間讓蕭強回想起來了當年,青龍小鎮老狐狸鎮長那,好似剛剛偷吃了一隻小母雞的黃鼠狼般可怕姦猾的笑容!

「五百塊錢?!你坑誰呢?!」輕紗舞風叫道,「500金幣都可以去夢幻第一娛樂大島,夢之帝王歡樂島一個來回了好嗎?!」

「妹子,話不能這麼說。咱們坐官方大船去阿斯嘉德船票也要五千塊錢,我這五百塊錢足足給了你們1折的價錢,已經很給面子了好嗎?」漢子臉上立馬堆起了笑容,「而且去夢幻島的船票價格也很貴,摺合一下還是我們便宜,嘿嘿……」

輕紗舞風發現自己砍價一開始就出師不利,立馬轉向蕭強:「蕭強,你倒是說句話啊!五百塊錢,哪有這麼……」

「話說,剛剛你說的哪個島叫啥名字?」蕭強突然問道。

「夢之帝王歡樂島啊,怎麼了?」輕紗舞風莫名問。

「口意……這名好俗。」伯爵吐槽。

「那去那裡要多少錢?」蕭強繼續問道。

「那裡比較近,在南邊,去的話每個人一百金幣。」漢子扣著手說。

「嘿嘿……」聽到這,蕭強的臉上慢慢浮現出了奇怪的笑容,「這島,早就在酒吧有所耳聞。咱們先在這排個購票隊伍,再去那裡的賭場來那麼幾次,賺一個盆滿缽滿回來。實在不行…小舞你再去天體海灘開個冷飲店……然後讓青青伯爵兩人,嘿嘿,冰淇淋西施…賺個盆滿缽滿回來剛好就輪到我們買票了,嘻嘻嘻嘻!」

「報告!老大有不良企圖!」旺財嗅到了一絲奇怪的味道,立馬報告青青。還在無限yy自己之後大好前途的蕭強,沒由來地被青青的粉拳招呼在地,不能再起。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