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這個太子總被大臣們說成平庸,憑什麼蕭奕辰一個王爺反而佔盡了好名聲?

「是嗎?」

皇上面色微沉,輕輕瞥了太子一眼,顯然對他打斷自己的話不太高興。

只是,再怎麼不滿也是自己的兒子,當着黎素和蕭奕辰的面,他自然不會下太子的面子。

太子還是太心急了些,腦子也不太好。

事實上,皇帝方才也根本沒打算答應二人解除婚約的事情。

「依朕看,此事還是容后再議吧,你二人郎才女貌,簡直是天作之合,朕也不好隨意拆散。」

說完,皇帝便站起身,看向蕭奕辰道:「奕辰啊,與黎姑娘說說話吧,朕還有事要處理,便不多留了。」

見狀,太子自然也起身跟隨,肚子兩人獃著一群宮女太監,很快便走遠了。

黎素嘆了口氣,有些氣惱的捏着手裏的桂花糕,暗罵皇帝不要臉。

那方子對她來說不算得什麼,可放到這裏,價值可不是能夠簡單用銀子衡量的。

自己把東西給出去了,他居然連這樣的要求都不答應,未免太過小氣了。

「抱歉,我原以為這樣能取消婚約的。」

黎素看了蕭奕辰一眼,卻發現他的臉色並沒有太大變化。

這傢伙該不是面癱了吧?

明明會做表情,此時他難道不該很失望嗎?

「無妨,這件事情責任不在你。」

蕭奕辰不知該怎麼形容自己的心情,從剛剛黎素主動提出解除婚約的時候,他便覺得心情複雜的很。

原來那日黎素的表態,全部都是出自真心。 炎家藏書閣

炎曦月看着坐在門邊角落的老頭

「師父…明日我就要去宗門了…」

耷拉着眼皮的無名聞言眼皮一動

「哪個宗門?」

「青雲宗…」

無名的眉毛一動

半晌

「…好」

炎曦月伸出手

「上次給你的儲物袋?」

片刻

炎曦月又往裏面放了許多靈識果

再次遞給了無名

「此次過來我是同你道別的。」

「念力策盡量少使用,以免惹上麻煩…」

炎曦月聽此眸光一閃

這些她又怎會不知?

這老頭實力莫測,卻甘願屈居在小小炎家藏書閣

還擁有這般神秘的精神功法

想來定是為了躲避什麼人

炎曦月面色如常

也沒有想要揭穿他

只是輕輕點頭

「這靈識果應當夠你吃許久了……」

無名微微點頭

「你安心去宗門,我已經沒有大礙了…」

這靈識果的效用可不容小覷

「你家人我會替你守着的。」

炎曦月點點頭

其餘的也無事再說

「保重身體…」

轉身欲走時

「上次與你一起來的那個二皇子……」

炎曦月的腳步一頓

「有些不一般…」

炎曦月微微詫異

她沒想到當時自顧不暇的無名,居然還有時間觀察軒轅阡陌

接着朝無名點點頭

「我知道…」

說罷抬步走了出去

依舊坐在門邊角落的無名卻是在這時疑惑的喃喃出口

「總讓我有種熟悉的感覺…」

到底是在哪裏見過呢?

離開的炎曦月自是沒有聽到這句話

……

福伯那裏她又放了些銀兩

現在家族錢庫內

她從各處贏得的銀兩應該也夠用支持家族許久

二叔和三叔也會想法子掙錢入賬

這些也不用她操心

其他留在家中的弟子也多少都經過她的訓練

此次她也留下了不少的洗髓靈液和丹藥

交給了炎老爺子

想必就算不去宗門

他們的實力也會慢慢上漲

……

將事情交代完

炎曦月便回了屋子裏

衣物什麼的她的空間里多的是

還有二嬸和三嬸送給她的

只是穿着自己身上這個片塵不染的衣服

大概她應該是不會頻繁的換外衣才是

至於食物

冷月也準備了一些乾糧

送到了自己的房間內

從出發到宗門幾日的時間應該便足以

所以乾糧也不需要帶太多

不過這也無所謂

只要自己想

空間內可以放下一輩子都吃不盡的食物

基本的東西都準備好

其餘的也就沒什麼需要拿的了。

思考了片刻

她起身朝外走去

萬寶閣

裏面依舊不缺顧客

炎曦月抬步走了進去

也不拖沓

直接找到了晏離

「這裏可有符篆類的傳音符?」

晏離微微頷首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