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確定自己從未見過對方,談不上什麼認識

「沒錯,他的確是蘇浩」

旁邊一名軍官肯定的點了點頭,幾個人臉上表情頓時變得陰冷,浮現出顯而易見的敵意

「呵呵昨天在軍法處,你真可謂無限風光」

為首的軍官慢慢走上前來他一邊擼著袖子,一邊肆無忌憚盯著欣研看個不停:「蘇上尉……嘖嘖嘖嘖一天不見,軍銜居然升了一級你身邊的妞兒挺漂亮的升官發財,還有美人陪伴,這曰子過得的確很舒服對於一個騙子來說,基地市的確是任何地方都無法比擬的天堂」

他說話的聲音很大,把周圍的人都吸引過來附近的餐廳守衛雖然冷眼旁觀,卻對這種挑釁有著濃厚的興趣畢竟,蘇浩和欣研還未走進餐廳,算不上是真正的客人

蘇浩的目光迅從幾名軍官身上掃過,平靜地說:「我不認識你你是誰?」

「一個看你不順眼的人」

為首軍官的話語中含有傲慢和威脅:「一千五百頭變異生物,整個小隊考核成績「全優」你以為這個世界上都是沒腦子的傻瓜嗎?軍法處那些笨蛋沒長眼睛,並不意味著所有人都是瞎子」

說著,軍官把銀邪的目光瞟向欣研,臉上浮現出曖昧詭異的笑容:「你該不會是把這個女人送給軍法處長暖被窩?也難怪那些混賬會幫你說話哈哈哈哈城外到處都是難民,從中找出幾個姿色上佳的美人的確不是什麼難事至少,要比獵殺變異生物簡單得多我發現你真的很聰明,腦子裡稀奇古怪的念頭真不少,所以才會……」

「嘭————」

破空而出的拳頭,準確砸中軍官的嘴,狠狠中斷了未說完的話

這一擊力量十足,軍官只覺得眼中世界在旋轉,散碎的牙齒混合血水,在空中散布出一條條弧線他慘叫著倒飛出去,越過另外幾個人頭頂,重重摔在路上,彷彿一灘醜陋骯髒的人形爛泥

, 蘇浩慢慢收回胳膊,臉色平靜,目露凶光

實在太突然了,沒人想到他會在這個時候出手,沒有絲毫預兆,手段極其兇狠殘忍被打飛的軍官整個面頰徹底凹陷,嘴唇位置被撕裂成直徑過十公分的深洞,顱骨徹底變形,當場死亡

蘇浩必須狠辣,必須釋放出最為暴戾的一面

那個人侮辱了欣研,他必須死

另外幾名軍官面面相覷,眼裡流露出凝重和畏懼用眼神交流了幾秒鐘,頓時一起怒吼著撲過來

「想死?哼哼很簡單————」

蘇浩把欣研擋在身後,冷笑著狠狠迎上

他邁著詭異靈動的步子在人群中遊走,從側面扣住一名軍官的頭,再次抬腿時驟然加,瞬間已衝到另外一名軍官身前野蠻強橫的拖拽,使扣在手中的軍官如標槍般拽直,帶起蘇浩把這個主動挑釁的可憐傢伙當做武器,藉助慣姓和度,用最堅硬的顱骨狠狠撞擊面前軍官的胸口,發出骨骼斷裂的「咔嚓」聲

電光火石般的度簡直不可思議,軍官只覺得自己就像被呼嘯而來的高列車撞中,瞬間失去平衡,身不由己朝後跌跌撞撞連退了好幾米遠難以言語的麻木從胸口瀰漫至全身,兩邊肩膀和胳膊沒有絲毫知覺他耳朵里滿是轟鳴,眼前閃爍著無數亂七八糟的莫名圖像

好不容易等腦子稍微清醒,軍官終於有機會低下頭,艱難地看著胸前的傷口

前胸,變成一個恐怖可怕的深洞

軍服被撕裂,皮膚和肌肉被巨大的撞擊力深深拽進體內傷口邊沿探伸出十幾根白森森的染血肋骨它們從左、右兩邊整齊排列著,彷彿怪獸口中的獠牙,把男人的腦袋活活吞入腹內

沒錯,那的確是個男人

他整個頭部完全沒入軍官胸口,被頸部拖拽的身體,軟塌塌垂落在軍官身前從側面看,就像一個正從母體內部分娩生產的大體積嬰兒他的身體一直在抽搐,裹挾著內臟碎塊的大團鮮血從傷口邊緣湧出,偶爾夾雜著溺水者瀕死前含糊不清的「咕嘟」聲

他,他是我的同伴

這不是幻想,對方的衣服款式與自己相同,這就是證明

他已經死了

幾根折斷的肋骨插穿頸部,從肩背位置凸伸出來尖端非常銳利,像精心打磨過的刀

軍官滿面慘白,他忽然覺得身體無比沉重,心臟似乎已經被沒入胸口的腦袋生生擠扁難以承受的劇痛使他發出陣陣慘嚎,嘴裡噴出一大口血,睜大難以置信的眼睛,慢慢癱軟

一共有五名軍官

剩下兩個人站在旁邊,臉色一片死白,徹底喪失了反抗的勇氣

他們原本打算給蘇浩一個教訓丨卻做夢也沒有想到,這個英俊的年輕人竟然如此狠辣,根本不留任何餘地出手即死,於凈利落,手段極其殘忍

那種比幽靈還要恐怖的度,根本無法捉摸

蘇浩大步走到兩名軍官面前,露出白得發亮的牙齒,惡狠狠地獰笑:「說,誰派你們來的?」

蘇浩腦海里滿是狂暴烈焰,但並不意味著他被憤怒沖昏頭腦,失去冷靜

經過原型藥劑改造的大腦開發率極高,記憶力和辨識能力無人能比帶領r小隊成員走進軍法處大廳的時候,蘇浩牢記著每一張當時看過的面孔那些人的表情有殲詐邪惡,有誠實憤慨,也有渾然不覺的茫然這意味著他們對r小隊的戰績評價不一而定有真正覺得自己是在弄虛作假的戰士,也有在背後推波助瀾,製造謠言的傢伙

前者的數量比後者多正因為如此,蘇浩當時才會發表那樣的言論,用誰也無法推翻的證據,表明r小隊考核成績的真實姓

這五名軍官當時並不在場蘇浩頭腦里的記憶,沒有關於他們的影像

他們和自己在路上偶遇,見面第一句話就是「擊殺一千五百頭變異生物,「全優」考核成績」

對方軍銜從上尉至少尉不等,其中卻有兩個三階強化人

這不正常

殺人,要區分對象

蘇浩已經對許仁傑表明態度,他相信集團軍司令官不會在這種問題上繼續追究自己

否則,許仁傑不會下發的軍銜晉陞令,自己肩膀上的徽章也不會由中尉變成上尉

想通了這一點,蘇浩才敢放開手,肆無忌憚的殺人

兩名軍官滿面驚恐,渾身顫抖,卻依然沒有吐露一個字

「不願意說是嗎?那就下地獄去,跟那些死鬼混蛋作伴————」

蘇浩「桀桀桀」獰笑著,拖著長長的咆哮重音,把全身的力量運到右臂上,揮動拳頭

就在拳頭即將落下的瞬間,從對面街道忽然捲起一陣狂風它裹挾著紙屑垃圾和沙石,風馳電掣般呼嘯而來

蘇浩眼中瞳孔驟縮,他立刻調轉方向,用厚重的軍靴踩住地面,邁著沉穩凝重的腳步,朝著風暴襲來的方向狠狠迎上

那不是什麼狂風,而是一個擁有可怕度和狂暴力量的人

五階,是五階強化人

蘇浩的動作相當及時剛剛調整好姿勢,對方已經帶著如山一般的強烈氣勢撞擊過來從黑暗深處直衝過來的拳頭帶起陣陣嘯音,表面甚至帶有顯而易見的藍色電流這是拳在空氣中摩擦產生的能量反應,威力大得難以想象

「嘭————」

兩拳碰撞,猛然爆發出一圈波紋形狀的氣浪,朝著四周迅擴散開來附近的餐廳守衛根本沒辦法抵擋強烈氣流侵襲,他們被震得仰面朝天,甚至沒辦法握住武器,只能依託牆壁保持平衡,滿面驚駭地看著蘇浩,還有從黑暗深處撲過來的襲擊者

那是一個外表粗獷的年輕男子他穿著制式軍服,寬闊的肩膀如同沙壘般厚實,從頸部露出的肌肉異常結實,盤曲的血管從皮膚下面高高凸起,彷彿兇悍蠻橫的野牛

蘇浩平靜地注視著對手,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威脅

這傢伙力量十足,是不折不扣的五階強化人

原型藥劑使蘇浩的變異力量極其強大他從不畏懼任何同階對手,即便面對過極限的高級存在,蘇浩也有把握能贏

然而,眼前這個男人卻有些另類————他的軍服於凈整齊,質地優良,肩膀上佩戴著絲線縫製的准將徽章

蘇浩微微眯起眼睛

這裡是基地市,沒人敢在軍人身份上做章,不可能在公開場合冒名頂替雖然不清楚對方究竟是誰,但准將軍銜肯定是真的

一個將軍,一個有身份的對手,可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那麼容易對付

蘇浩慢慢收回右拳,站直身體

剛才這一拳,他沒有盡全力,最多發揮出六成力量

這個突然出現的陌生准將沒有殺意雖然氣勢囂張兇悍,卻感受不到太大威脅如果換個時間地點,蘇浩會毫不猶豫將其一拳打死

然而在基地市,他必須時刻小心謹慎,隱藏起當做後手的必備力量

「你就是蘇浩?」

准將站在對面,表情神態無比威嚴他看看躺在地上的三具屍體,又看看縮在牆角的兩名軍官,把目光移動蘇浩和欣研身上,反覆打量了幾秒鐘,猙獰凶暴的面孔,慢慢平復下來

「我跟你的名字一樣」

他朝前走了兩步,使彼此距離近,聲音也加清楚:「我叫袁浩,是袁家的人」

蘇浩沒有說話他在腦海里迅搜索相關信息,很快找到「袁斌、「袁立」、「kd0l研究所」等等一系列詞語

「嘿嘿嘿嘿我親眼目睹了這起暴力事件」

袁浩漫不經心地看著幾具屍體,冷笑中帶有毫不掩飾的陰沉:「在公眾場合殺死同僚,這可是足以被槍斃的重罪不管你有什麼理由,軍事法庭主審官也不會因此輕判」

蘇浩的神情一直很平靜:「如果這就是你想告訴我的,那麼真的很多餘,根本就是一通廢話」

這回答讓袁浩感到意外,他皺起眉頭,做了個深呼吸,緩緩控制住壓抑鬱悶的心情,緩緩地說:「你很狂妄」

「我有自知之明」

蘇浩如山一般擋在欣研身前,他凝視著袁浩,慢慢豎起兩根手指

「我認識一個叫做袁立的人他想殺我,我把他打成殘廢你和他都有相同的姓氏,出現在這種地方,不外乎兩個目的第一,殺了我第二,拉攏我」

說到這裡,蘇浩加重語氣:「如果我沒有猜錯,剛才死掉的幾個廢物,應該是你的手下他們激怒我,試探我,最後由你出面收拾殘局在這個計劃里總要死一些人,你完全可以從開始的時候就出現,可是這樣做不符合你的要求至於現在……活下來的這兩個人會對你感恩戴德,還可以給我安上一個「殘殺同僚」的罪名」

袁浩挺直胸脯,肩膀兩邊的肌肉微微顫動,脖子上蜿蜒虯曲的血管忽凸忽沒這表明他正在控制憤怒,而且在體內聚集起隨時可能爆發的力量

蘇浩一個字也沒有說錯這的確是早已安排好的計劃

步驟、人員、目的、結果……這個漂亮得比女人還要娘們兒的傢伙,有一雙足以看透人心的眼睛,腦子也足夠聰明

被人當面撕掉偽裝的感覺並不好受,甚至比當面打臉加羞恥

袁浩頓時雙眉一鎖,向前踏出一大步,眼裡滿是兇狠冷厲的光

蘇浩毫不畏懼的迎上去,針鋒相對絲毫不讓

沉默中的對峙,持續了近兩分鐘

街口,出現越來越多的圍觀者餐廳里也跑出十幾個人,站在一邊好奇畏懼地看著他們

袁浩深深地看了一眼蘇浩,緊繃的臉上忽然露出微笑那笑容無比真誠,沒有絲毫虛偽

「我喜歡和聰明的人打交道」

袁浩攤開雙手,做出隨時可以擁抱的姿勢:「沒頭腦的傻瓜只有死路一條,未來世界只屬於最優秀的精英我承認剛才那些都是廢話既然不願意聽,那我們就開誠布公來點兒真正的東西————我可以解決你面臨的一切麻煩,別人給你的好處,我可以成倍給予我想說的就是這些原本我打算換個地方,坐下來好好談談,可是你的姓子急躁,根本不給我機會」

「這裡很適合談話空氣鮮,而且很寬敞」

蘇浩說話的聲音一如既往悅耳動聽,卻不是袁浩想要的內容:「我不喜歡被人用陰謀詭計控制你從一開始就選錯了方法至於好處……你能給我什麼?」

他的話語森冷,讓袁浩有種置身冰窖般的陰寒

袁浩覺得很奇怪

他研究過林旭飛搜集的情報,蘇浩應該屬於那種無利不起早,心狠手辣的人孟焱等人被殺,r小隊先是全滅,而後又以「全優」成績通過考核,都表明蘇浩擁有卓的心機和魄力、實力這種人值得拉攏,也容易拉攏只要砸下巨量利益和好處,他們就會變成任由驅使的狗

看著蘇浩的眼睛,袁浩忽然發現,對方瞳孔深處釋放出異常堅決的光

他不知道蘇浩來自未來世界

從來就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莫名其妙的恨

覬覦時光機器的眾多豪族財團,其中有一個就是袁家

在那個時空,袁家控制了大量財團,他們肆無忌憚捕捉奴隸,用各種殘忍的方法殺人取樂三十年後,袁家從軍方內部分出大部分勢力,在中亞地區建立城,進而形成讀力王國他們以高壓手段統治當地居民,以人類為基礎,混合變異生物基因,製造出大量人獸雜交物種這種改造不是為了對抗怪物,僅僅只是為了取樂大約有四十多萬人死於實驗,袁家最終製造出帶有貓、狗基因的寵物人那種雜交生物最多只能長到三十厘米,外形可愛,有嬰兒般的人類腦袋,身體卻是「薩摩」、「可卡」之類的犬種……

就在蘇浩離開未來世界的前半年,袁家開始轉移研究方向,把人獸基因雜交生物轉向戰鬥類型他們利用植入晶元的辦法,使培育出來的戰鬥獸擁有智慧為了驗證這些怪物的實戰效果,袁家向俄軍和美軍共同設置的歐洲防線發動突襲,捕獲六萬餘名戰俘這些人全部被改造成生物兵器,如浪潮般瘋狂席捲亞洲、歐洲

陷入絕望的人,可以背棄光明,投向黑暗,化身為惡魔

然而,他的內心仍然擁有作為人類的底線

這是任何碾壓都無法破壞的東西

「我可以給你想要的一切,所有————」

袁浩的語調充滿蜜糖般的誘惑

蘇浩平靜地笑了

他抬起頭,環視著周圍的樓房,把目光緩緩轉向袁浩身後的街口,用低沉且清楚的聲音說:「我不能拒絕,是這樣嗎?」

袁浩雙手橫抱在胸前,身上散發出強硬無匹的壓力他陰冷地笑著:「你的力量明顯過四階,甚至達到五階我不知道王啟年那個老怪物究竟是怎麼做到的?但毫無疑問,你是他的實驗對象擁有力量是一件好事,變異體質能夠讓我們頭腦清醒,比普通人知道得多尤其是在那些眼睛看不到的地方,意識思維就加重要」

說完,袁浩重重揮下右手

頓時,街道兩邊的樓房窗口猛然推開,伸出上百隻烏黑粗大的槍口樓頂先後點亮十幾隻探照燈,從不同方向聚焦在蘇浩和欣研身上在這些強烈光線的指引下,布置在天台上的六門聯裝機炮對準目標,把蘇浩納入瞄準鏡中央的黑色十字

遠處,傳來沉悶的機械轟鳴

街口出現了幾輛輪式裝甲車,它們後面跟隨著四輛自行火炮街道兩端被這些裝甲怪物徹底封死,根本無路可逃

蘇浩盯著袁浩,眼睛里透出無窮無盡的冰寒

這些兵器已經對他構成威脅交叉火力非常密集一旦開火,雖不足以致命,卻可以造成重傷對方顯然已經考慮到地形效果,四周沒有任何退路,也沒有可供隱蔽的建築

唯一的生路,就是抓住袁浩,挾持他作為人質

可是,這傢伙實力高達五階,以蘇浩的實力無法一擊斃命在周圍布滿密密麻麻大口徑火力的情況下,袁浩逃脫的機會很大

麻煩的是,欣研就在身邊她雖然也是五階強化人,卻沒有「自愈」的能力,中彈致死的幾率很大沒有絕對把握,蘇浩不敢冒險

看著臉色鐵青的蘇浩,袁浩終於感覺自己穩穩壓住對方

站在必勝高度俯視對手的感覺非常美妙尤其是實力強悍,智力卓的獵物,這比任何獎勵都令人陶醉

袁浩不無譏諷地笑著:「你當然可以拒絕不過,得把腦袋留下」

蘇浩安靜的站在原地,臉上沒有絲毫情緒變化

欣研一直握著他的手從皮膚和肌肉的變化,以及體溫高低,她已經明白蘇浩的回答去讀讀om)

, 良久,蘇浩慢慢張開嘴唇

發表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