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腳步移動,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走到了她面前,離她非常近。

「這五年季維揚一直陪着你?」他面對的是她的側臉。這句話是他看到她和季維揚在一起形如大學時一樣,他去查了她這五年在國外的經歷之後一直想問的。

原來他也會嫉妒,有一個男人整整五年一直陪在她身邊,而那個男人不是他。

謝微韻只把季維揚當哥們兒,她並沒有覺得這五年他們待在一起有什麼不妥。

「對呀,你忘了他是學拉丁舞的,我出國深造,他也出國深造,國外我們也在一個學校里,經常會碰見。」她滿不在意,說到季維揚的時候她比對他熟悉。

宮慕晗沉默良久,醺醉之後,他的領帶歪了,整個人散發着萎靡的性感。

就在這時,謝微韻的手機響了,剛好是季維揚給她打電話。

她從包里掏出手機那一刻,他就掃到了來電人的姓名。

謝微韻毫不避諱接聽,季維揚打電話是通知她明天晚上的演出幾點開始,還有讓她去他家裏拿一樣明天要用的東西。

她滿聲應該,說她馬上就過去。

然而沒聽到季維揚說什麼的宮慕晗的理解就是她接到了季維揚的電話,馬上迫不及待的想要從他身邊離開。

憤怒,嫉妒還有不甘等等湧上頭,他突然猛的將她拽入了懷中,狠狠的吻上她的唇。鄭妙才想不到,原本以為這個月的任務指標肯定是有點麻煩了。

誰知道卻是來了這麼一位師弟!

及時雨啊!

不過,這位師弟到底是何許人也?

居然身家如此豐厚!?

一次性就拿出了二十件法器要進行兌換!?

真的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心底一

《我的細胞好像要造反》第127章這張師弟到底何許人也? 黑巫一派,分支眾多,其中之一巫神門,主攻蠱術與毒物。

絕大多數巫神門子弟擅長養毒物,只有真正巫神門核心才能夠掌握蠱術。

一隻蠱的誕生過程,便是將自身所養的毒物放進一個器物裡面,讓它們相互撕咬殘殺,最終存活下來的,實力最強,化身為蠱。

蠱術也屬於奇門之術的一種,楚塵對於蠱術自然也有一定的了解。

從楊小瑾身上發生的這種情況,楊小瑾體內的蠱,極有可能是一種具有麻醉毒性,令人產生幻象的蠱,她的家世,自身的一些經歷,全都只是她自己幻象出來的假象罷了。

這樣的蠱,當今天下,巫神門獨有。

「巫神門,所供奉的巫神,便是虛幻之神。」楚塵沉思著,「這幻神蠱,巫神門中能夠養出來的絕對只有極少數。」

「楚塵,你在想什麼?」宋顏的聲音打斷了楚塵的沉思,好奇地問道,「你找姓楊的富豪?」

楚塵沒有跟宋顏直說關於楊小瑾的事情,畢竟這牽扯到了宋顏觸碰不到的領域。

「不知道為什麼總感覺有個姓楊的人欠我錢。」楚塵道。

宋顏,「……」

中午,楚塵離開宋家,甩開了背後跟蹤的人後,來到了星羅小店。

「莫老。」楚塵有些意外,莫閑正坐在輪椅上看書。

莫閑抬頭,含笑說道,「早上剛剛辦理了出院手續出來了,在醫院呆著始終太悶,而且,有喬長老,在哪都是一樣。」

喬滄生也從裡面走出來,「楚師叔。」

喬滄生對楚塵是由衷的敬佩,他的金針渡命術,楚塵只是稍微指點,便突飛猛進。

「莫老的腿怎麼樣。」楚塵問了一聲。

「已經漸漸有了知覺,距離下地不遠了。」莫閑笑著,他原以為這輩子只能依靠輪椅度過,沒想到,自己這副老骨頭,竟然還能拯救一下。

聊了幾句后,楚塵抬頭看一眼小店,「怎麼不見無憂?」

「在後院練功呢。」莫閑說道,「從西樵山回來后,無憂更加勤奮練功了。」

「那我就不過去打擾她了。」楚塵道,「我今天過來是準備買些材料。」

莫閑一笑,「說買就客氣了啊。」語氣一頓,莫閑的眼睛突然發光,「你要畫符?」

楚塵點頭,「我要破蠱,而且,這次需要的材料不少。」

聞言,莫閑和喬滄生兩人同時一驚。

尤其是莫閑,他見過楚塵破黃江鴻身上的蠱,可以說不費吹灰之力,七日時間,以壇為符,用酒破蠱。現在聽楚塵的語氣,這一次要破的蠱,恐怕不簡單。

「禪城竟然還有黑巫一派在作惡。」喬滄生怒色說道,「楚師叔,你什麼時候破蠱,我隨你一同前往。」

莫閑忍不住問了一聲,「你要破的,是什麼蠱?」

在莫閑看來,能夠讓楚塵這般嚴肅對待的,絕對不是普通的蠱。

「巫神門的鎮門之寶,幻神蠱。」楚塵沒有隱瞞。

莫閑二人再度面容變色。

幻神蠱的大名,他們自然都聽說過。

「幻神蠱,在巫神門只有歷代門主和具備門主繼承人資格的人才能夠有機會接觸到幻神蠱。」喬滄生的神色凝重,看著楚塵,「楚師叔,如果這次要面對的是巫神門主的話,恐怕,我們要從長計議。」

楚塵也頗為意外,他雖然知道幻神蠱在巫神門非常珍貴稀罕,但也沒想到,竟然只有歷代門主或者門主繼承人才擁有。

楚塵也明白喬滄生的意思,如果真的是面對巫神門主的話,他的實力恐怕不夠。

巫神門主的實力,絕對是先天級別以上。

而楚塵距離先天,還差一步。

那也是因為楚塵缺失了五年的修行時間。

「說實話,我也還不知道要面對的敵人是什麼人。」楚塵開口,將昨天遇到楊小瑾的事情以及昨晚夜探楊家收穫的線索說了出來,最終看著喬滄生,「我想拜託喬長老一件事。」

「楚師叔你說。」

楚塵沉聲說道,「在我籌備破解幻神蠱的過程中,還請喬長老抽空監察一下楊家,我擔心他們會因為我昨天的闖入而有所變動。」楚塵將這件事主動說出來,也是希望喬滄生可以幫忙。

喬滄生點頭,「沒問題,我會盯緊他們。」

「楚塵,你有把握破幻神蠱嗎?」莫閑忍不住問了一聲。

「沒有試過,但是,並非不可破。」楚塵的目光流露出自信,只有他的九個師傅知道,楚塵在奇門之術上展現出來的天賦,何等妖孽。

莫閑下意識地屏住了呼吸。

可破幻神蠱!

這是莫閑第一次聽到這樣的話。

巫神門的鎮門之蠱,楚塵也能破嗎?

莫閑心中隱隱間升起了一陣期待。

楚塵在準備材料的時候,接到了寧子州的電話。

「楚叔,明天我去接你,你幾點方便?」寧子州問。

楚塵一愣,脫口而出,「接我去哪?」

電話那頭,寧子州一陣汗顏,哭笑不得,「明天周五。」

「周五怎麼了?」楚塵下意識回應一句后,也想起來了,「對哦,沒問題,你隨時來。」

掛斷電話后,寧子州面容變幻了幾下,抬起頭,神色苦澀,「這件事,楚叔似乎沒怎麼放在心上啊,看來,我們也不能抱太大的指望了。」

一旁,中年人嘀咕了下,「我本來就不抱希望。」

寧子州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不管怎麼樣,明天晚上,又能見到大哥了。」

星羅小店。

因為楊小瑾的事情,楚塵確實一下子忘了還有一件重要的事,他答應了寧子州要到地下拳館永夜一戰。

明天周五,就是他要挑戰寧子墨的日子。

楚塵突然間發現,他似乎一下子忙起來了。

挑選好了材料之後,楚塵準備直接在星羅小店開壇畫符。

「楚塵。」莫無憂也走出來了。

「小無憂你來的正好,來,幫忙開壇祭天。」楚塵說道。

莫無憂的眼睛一亮,「又要畫小五雷符嗎?」

小五雷符的威力,莫無憂印象深刻。

「對。」楚塵點頭,要破幻神蠱,也需要用到小五雷符,以雷破虛。 其實在場的視頻up,也並不只有子喵一個,在麥稈剿滅實錄爆火后,很多up都通過花錢、做任務或者賣屁股的方式搞到了基礎的錄像設備,現在《初生之土》論壇和遊戲區也經常有各種各樣的視頻。

就如雨後春筍,只是質量都一般化。

觀眾想看什麼?無疑兩點:好看的以及好玩的。

好看的就不說了,蛋老師教學視頻連期霸榜,講解精細到讓一些高玩都汗顏。

而好玩的,有什麼能比得上鬼蜜瓜母剿滅實錄有趣?素材爆炸,剪輯水平強悍,子喵兄以及合作人硬生生把畫質的缺點給蓋過去了,這視頻在破站上點擊量超過800W,而且還在以恐怖的速度上漲。

沒錯,子喵兄身邊的這個青年,就是和他一起做視頻的剪輯者,兩人大學同學,關係極好,甚至子喵就是被後者帶進鴿子圈的。

「等會我們去哪裡拍?」青年問道。

子喵搖搖頭,環視周圍的建築,無奈道:「不好說,除了大工廠外,這片區域還有兩個寫字樓樣的建築,一左一右…很奇怪。」

「奇怪什麼?」

「三木子,你就沒發現無論是寫字樓還是附近,整個地區居然沒有發現任何一隻怪物,僅僅左邊那棟留了些戰鬥的痕迹,但這點痕迹對總體來說,簡直可以忽略不計。」

青年嘶了一聲,頓時也感到蹊蹺:「確實,這環境不太正常,怪物是全被殺掉了嗎?」

「不,工廠里好像不是這樣,而且我聽說….」

兩人交流起來。

….

「什麼,自己封鎖的?」淡笑懷疑自己耳朵出問題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