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說自己被真神鎖定,但看著小魔仙淚水盈盈的眼睛,他怎麼也說不出口……

他不想在離開之前,看到小魔仙傷心欲死的樣子。

而且他知道如果說出來,小魔仙明知他必死,絕不會放他走,而是會跟他同生共死。

最終,林銘說道:「我有些事情要去做,必須離開……」

聽了林銘的話,小魔仙的反應是快步走過來,直接撲在了林銘的懷裡,緊緊的抱住了林銘,彷彿一鬆手就會失去一般。

「帶我一起走。」

小魔仙已經打定主意,絕不放手,因為她心中也湧起了一股強烈的不安預感,似乎這次分別,就無法再看到林銘了。

輕輕擁著懷中輕輕顫抖的嬌軀,感受著小魔仙此時脆弱的心靈,林銘心中不知道是何種滋味,終究,他還是用力推開了小魔仙,語氣中帶著一絲決然和冷漠,「不要胡鬧了,你跟著我,不但幫不了我,而且還會拖累我,那我必死無疑!」

林銘的話語,還有他的語氣,都冷漠無情,小魔仙呆了。

其他年輕俊傑也不知所措,他們可以肯定,林銘身上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林銘不肯說。

「你這麼走,主事的天尊不會同意。」

君碧月皺了皺眉,他雖然不知道林銘到底是怎麼回事,但是他隱隱的感覺,林銘離開,似乎是為了人族,為了這一艘船所有人的性命。

「這個時候,沒有人怕死,到底發生了什麼?」龍牙也開口說道,他更直接,直接抽出了劍。



「我會跟主事的天尊說明白,離開,我還有生機,留下,我必死無疑。」

林銘說話間,轉身就走,離開靈艦,需要告知主控室的天尊,打開艙門。

而這時候,小魔仙卻再次抓住了林銘。

「林哥……」小魔仙似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她抓著林銘的手,聲音近乎在乞求。

「你還記得當年妖帝壽宴,造化聖子以厚禮提親,而你力壓造化聖子,將我娶走么?」

「壽宴上的你,強大、霸氣、不可阻擋,多少宇宙雄主,都為你折服。那一天,也是我一生最幸福的時刻……」

「我捨棄了我的種族,捨棄了我的爺爺,追隨你去蠻荒宇宙,現在的我,什麼都沒有了,但我從沒後悔過,因為我還有你……可是……你想讓我連你都失去么?」

小魔仙的話,彷彿一把尖刀,刺入了林銘的心。

林銘身體顫抖,痛的無法呼吸,他轉頭看著小魔仙,看著這個以淚洗面的女孩。

最終,他擁住了她。

附在小魔仙的耳邊,林銘輕聲道:「照顧好我們的孩子,他(她)是我……生命的延續……」

說話這句話,林銘不再停留,他大步離開,留下小魔仙神色凄然,嬌軀顫抖。

她無助的癱倒在了牆邊,眼睜睜的看著林銘的背影,消失在迴廊的盡頭……

……

「新紀元」靈艦的艙門打開了。

一個單薄的人影,默默的離開了靈艦,向著星空的深處飛去。

林銘沒有隱瞞主控室的天尊,如實說明。

雖然所有人都願意陪同林銘浴血一戰,但是無謂的犧牲沒有任何意義,何況「新紀元」靈艦上的人,是人族的希望……

林銘就這麼離開了。

無線廣袤的宇宙中,林銘的身影顯得愈發孤獨……

「生命,真是渺小……」

林銘看著這個浩瀚的宇宙,它可以輕易的存在數百億年,上千億年。

相對宇宙而言,生命只是短短的一瞬。

哪怕歷史上的那些絕世雄主,現在也都銷聲匿跡,化作塵埃……

若干年後,自己也會是一粒塵埃么?

(4000字)

……(未完待續)

… 茫茫星空,林銘從體內世界中取出了混元天宮。

這是混元天尊留給他的天尊靈寶,曾經幾度救過他的性命,而在這個時刻,林銘孤獨一人引開聖族真神,陪伴他的,就只有這座混元天宮了。

林銘只有聖主巔峰的修為,卻被真神追殺,等於被判定了死刑。

但是林銘並沒有完全放棄,其實他心中,已經想好了逃亡的方法,雖然成功的希望,渺茫到讓人心寒-。

林銘並沒有第一時間施展自己的計劃,而是驅動著混元天宮,開始空間大挪移。

他想要盡量離「新紀元」靈艦遠一點,免得連累他們。

那一船人的生命,對林銘而言至關重要,那裡不但有人族的希望,也有自己朋友、妻子、孩子……

他絕不容許,「新紀元」靈艦出現任何差池。

他不斷的向星空深處飛去,而就在這時候,他突然心中一震,臉色大變,就在剛才的一瞬間,他腦海中竟然響起了一道聲音!

那是一個女子的聲音,聲音淡漠而冰冷……

「你似乎,離開了你的同伴?」

神秘女子緩聲說道,林銘心神一震,他咬緊牙關,沒有回答,他知道,這個聲音的主人,就是追殺他的真神。

對方竟然是一個女人!

林銘心裡有些慌了,他現在的位置,距離「新紀元」靈艦。最多就是幾十億里,如果這個女煞星殺了自己,再去追「新紀元」靈艦。完全能追的上。

那後果,不堪設想!

「你似乎在擔心?」女子的聲音,有一些好奇,「是在擔心你同伴的性命么?我很詫異……你自己的性命都難保,卻還有心思擔心別人,你會主動離開那艘靈艦,似乎也是想以犧牲自己性命為代價。保全同伴么?」

「我很難理解你的思維,但是。我依舊欽佩你做出選擇時的勇氣。為了表示我的尊重,我告訴你我的名字——我叫飄羽。」

飄羽……

飄羽神王嗎?

林銘沒有聽說過這名字,這個宇宙的真神屈指可數,但是很少有人。能把所有真神數出來,很多真神處於半歸隱狀態,強大且神秘。

「你可以放心,我對殺其他人沒有興趣,我這次出手,是受人所託,我也只打算殺你一人而已,殺了你,我自然會離開。」

女子的聲音。就在林銘耳邊迴響。

林銘心中一動,「受人所託?」

「不錯……我欠一份人情,只是沒想到。讓我還這份人情的方式,竟然只是追殺一個聖主,讓我覺得不可思議……」

「原來是這樣……」林銘輕舒一口氣,並非每一個聖族真神,都想要置人族於死地。

這樣至少「新紀元」靈艦,保存下來了。

不過造化聖皇竟然請出兩個真神。一個率領大軍攻打神域,另一個專門殺自己。對他重視到這種程度,讓林銘無語。

聖主巔峰被真神追殺,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林銘的速度慢了下來,最後竟是完全停下了。

林銘從混元天宮中飛出來,收起了混元天宮,又從須彌戒之中,取出了一塊令牌。

這塊令牌極為古老,表面紋刻著奇異繁雜的紋路。

「修羅令?」

神秘女子,似乎已經跟林銘很近了,已經可以觀察林銘的一舉一動,而且,她也認識當年修羅路主人留下的令牌。

林銘的打算,便是逃入修羅路。

而後……進入枉死谷!

現在最終試煉還有很長時間才能開啟,林銘要想避開神秘女子,只有唯一的退路——枉死谷!

枉死谷是一處絕地,頂尖天尊進入也要被困在裡面。


但是真神會不會被困呢?

林銘不知道,枉死谷是修羅路主人留下的,畢竟已經時隔百億年,力場削弱,能不能困住真神還是兩說。

最明顯的例子,修羅法旨是修羅路主人留下的,但也殺不死造化聖皇。

而且……就算枉死谷能困住這女性真神,她說不定也因為不知道枉死谷的情況,直接跟隨自己殺入谷中,那麼不管她以後能不能出來,對林銘而言都沒有意義了,因為林銘會被飄羽神王在谷中殺死。

退一萬步說,即便飄羽不追進來,林銘進入枉死谷之後,也成了瓮中之鱉。

外界一年,谷內十年。

如果枉死谷被飄羽封鎖,林銘在裡面要呆到什麼時候?

一昧閉死關,是不可能修到可以抗衡真神的境界,等到造化聖皇傷一好,他也跟著殺入修羅路,依舊被困在枉死谷中的林銘,還有活路么?

這種種念頭,閃過林銘的腦海。

而且甚至可能,林銘在進入枉死谷之前,就被飄羽追上了。

想到此處,林銘心中苦澀,這是多麼渺茫的一條逃生之路啊……

就在這時候,林銘的精神之海再度響起了飄羽神王的聲音,「拿出來修羅路來,你打算進入修羅路么?那隻會讓你死得更快。」

修羅路原本就不是什麼禁地,只要有通道,或者有修羅令,那麼誰都可以進入其中。

而能打通嘆息神牆的真神,想進入修羅路那就更容易了。

林銘逃入修羅路,飄羽神王隨後就可以追進去。

修羅路雖然也是一個大世界,但是地域比神域小得多,飄羽神王和林銘一起傳進去,他們之間的距離有極大的可能會被縮短。

林銘不能確定傳送地點,到了修羅路,還不知道距離枉死谷有多遠呢,他還要確定自己的位置,然後再明確枉死谷的方向。

可是飄羽神王就不同了,有真神標記在,她可以直接殺過來。

等林銘把什麼都弄清楚了,說不定飄羽神王就已經追到了。

這麼算下來,林銘的逃生可能,恐怕萬分之一都沒有……

然而,不管多麼渺茫,林銘只能這樣選擇,否則他更是必死無疑。

將修羅令握在手中,林銘開始向修羅令中注入能量……

然而有些奇怪的是,原本按照林銘的經驗,只要一炷香的時間,就可以啟動修羅路。

可是現在,已經一刻鐘了,注入這麼多能量,修羅令還是沒有什麼反應。

林銘皺緊眉頭,能量的注入愈發狂猛,但修羅令只是泛著淡淡的微光,完全沒有開啟空間通道的意思。

「這是怎麼了?」

林銘心中發慌,難道修羅令出了問題,又或者有使用次數的限制?

蒼天連這麼一點點渺茫的機會,都不給他么?

「傳送,給我傳送啊!」

林銘傾盡體內的所有能量,就像是當時驅動修羅古神炮一般,毫無保留的將自己的精氣神注入到修羅令之中。

他咬緊牙關,全身都沐浴在熾目的神光之中,就在心中絕望的時候,突然間,修羅令震動起來,在林銘的身後,空間「咔咔咔」的裂開了。

就像是有一雙大手,在不斷的將空間撕裂,空間碎片崩散,露出了一條深邃漆黑的空間通道!

這空間通道,不知通向何方,裡面吹出可怕的時空風暴,林銘毫不懷疑,即便一顆星辰被這風暴捲入其中,也會被吹成碎片。

在這一剎那,林銘心中有了一絲疑惑,自己用修羅令開啟修羅路通道,難道中途發生了某種異變?

不過現在不是猶豫的時候,不管傳送發生了什麼危險,都不會比落在那女人手中更糟糕。

林銘飛向空間通道,然而在他剛剛靠近空間通道的瞬間,其中突然傳來如同黑洞一般無比可怕的吸力,將林銘直接吸了進去。

一時間,天旋地轉,林銘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要被撕裂了,劇痛襲遍全身,這種痛楚,幾乎讓他暈厥!

他咬緊牙關,以強大的意志力保持著清醒,他知道,自己一旦暈過去的話,那什麼都完了。(未完待續)

… 空間中,可怕的風暴在持續,林銘感覺自己的肉身彷彿無數尖刀切割,疼痛鑽心。

到了這個時候,林銘已經可以肯定,他用修羅令傳送到修羅路的時候,出現了問題!

也許因為力量凝聚過度,也許因為跟三塊緣之帝玉集齊有莫名的聯繫,總之,他這次傳送通過的空間通道,與以往經歷的完全不同。

掠愛成癮:傅少的小嬌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