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就只是修練,修練,再修練。

當百多個盛夏過去,洪嘯已經成為了五宮境。

沒有什麼生死之間的經歷感悟,就這樣一步一步的成為了五宮境。有些人不屑,認為他只是走了大運。但又有哪一個單靠走大運便成為五宮境?

然後洪嘯因為打遍整個慧洪無敵手,便成為洪家新任家主。

所以比起其他的那七位,他的聲名更加不顯。只是徐焰與金千機卻又覺得合理不過。慧洪這樣一個無城牆無紋陣保護的地方,卻又屹立於南方西邊鎮守百年以來從未被攻破過。

若沒有一點把握,哪能辦到?

只是他們沒有想過這個所謂的把握,竟然會是一名五宮境的紋者。

除非北方那三位出手,否則有誰能攻破慧洪?

…………

洪嘯木無表情,打量著下方兩名青年。

他沒有與雲府的人打過交道,以往也並不是每個雲府的行者都會像徐焰他們,特地來到慧洪作客。現在看到二人不亢不卑,哪怕在看到自己后,面上仍然一如以往的冷靜,不禁對二人都看高一眼。

「慧洪每年都會舉辦【銀泉祭】。」

洪嘯突然開口:「分開祭典的級別,一宮境、二宮境各為一階。每階勝出的人,可以到我洪家禁地【九天銀泉】泡浸身體。哪怕你們二人出自雲府,這【九天銀泉】對你二人應該也有好處。」

「兩位特地來作客,我便給予兩個參賽資格,也算是與我慧洪的年輕天才交流交流。」

金千機微微一笑:「謝過洪家主。」

洪嘯微微點頭:「好好把握機會。」

…………

雲府的三人婉拒了住在洪府的邀請,而是再次回到那座小院子。

「沒想到那位府主如此友善。」藍明心眨巴著眼睛,她見過不少強者,甚至與危老關係很好。只是沒想到在如此充滿惡意、好武成風的慧洪城裡,那位掌握整座城最大權力的男人竟然待他們那麼溫和。

徐焰反了反白眼:「明心別太單純,銀泉祭肯定是一場盛宴。在如此盛宴里,眾目睽睽下擊敗我們,那才是他們的意思吧。」

金千機失笑:「你別在說明心單純,你自己才老是把人都想壞了。嗯……雖然你說的也有道理,但不論如何,【九天銀泉】對於現在的我們來說還是相當有效。」

【九天銀泉】,在山海經也是有所記載。

因為乃上古紋獸的血肉所化,其內精純的力量對肉體有著極大的幫助,哪怕到了三宮境,仍然有著效益。直至到了四宮境后,肉身已經打破了【界限】,才失去助力。

這種寶地,在南方早已被各大勢力、世家割據,哪怕如皇族藍家,也擁有那天下獨一無二的【黃幽湖】,用以覺醒天地奇體。

而這樣的寶地,可不像是【赤壁】般能夠隨意進入,大多都要付出某些條件,又或者達到某個目標才獲得該地主人的許可。而在慧洪,獲得的許可便是洪家的首肯。

因為洪家便是慧洪里負責鎮守【九天銀泉】的世家。

而【銀泉祭】,便是慧洪每年的規矩。

只有最出色的,才能進入【九天銀泉】,接受銀泉的洗禮。

這座銀泉嚴格而言已非一般定義中的泉水,乃是當年那頭恐怖紋獸的血肉化成的精華凝聚所在。這股力量可是無根之水,終有一天會消散。

慧洪的人不會讓其任意揮霍,隨便讓人進去消耗那上古遺留下來的力量。

銀泉祭嗎?

坐在月色下,二人躺在兩張竹椅上,微微搖晃著。

金千機與徐焰相視一眼,均看出彼此眼中的戰意。

就在這時,藍明心的聲音傳來:「吃飯嘍!」

「馬上來!」

…………

遠方夜空,是夜天晴氣朗,舉目可見星空。

秋涼的天空配上如此夜空,當真讓人精神氣爽。

一名黑髮青年仰起頭來看著星空,也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在他身後,一名中年男子恭敬的站在身後,只是面上卻儘是一副在想說些什麼的樣子。

黑髮青年明明看上去只有二宮境的修為,但身後那名男子卻是深不可測,紋力波動如淵如岳。更古怪的是他看著黑髮青年的目光卻又帶著那發現內心的恭敬。

「想說什麼就想。」黑髮青年轉過身來,那雙黑眸中有一抹月色轉瞬即逝,回復平常。

此青年正是蕭虎。 第五百四十五章──林中血人

而身後的,自然便是凌飛。

凌飛猶豫片刻,還是開口道:「聖子,屬下還是覺得太冒險了。幽冥乃大凶之獸,神識強大無比。雖然有著【死掌紋】的約束,但還是有反噬的可能。所以屍紋道從來都是等屍體徹底死亡后才去控制那道靈魂為屍魂。」

蕭虎聞言則是搖了搖頭。

他看向凌飛,很認真的道:「你知道屍紋道的由來嗎?」

凌飛一愣,卻是沒有開口。

蕭虎罕有的幽默道:「看書可是很重要的。」

他轉過身來,負手而立。看向無盡的夜色,彷佛在他眼中回到那曾經閃爍而過的雷雨夜,及那抱著屍身仰天長嘯的身影。

「以雷為證,以愛為憑。哪怕上窮碧落黃泉,你我永不分離。」

「黃泉道宗,創宗卷第一句。」

蕭虎緩緩道:「那時的屍紋道,而是名為【黃泉道】。當年創出黃泉道的本意,是令死者與自身融合,永不分離。之後那位強者利用屍魂變得極強,人們便以此拜入他的門下。但是,又豈那麼簡單的找到心甘情願死去並被操控的傀儡?」

「久而久之,修練【黃泉道】的人主動殺掉強大的修者,然後強行利用法門,調動死去的靈魂。」

「這,才是屍紋道的由來。」

凌飛聽得目瞪口呆,但他不知為何覺得聖子並沒有欺騙他。

「那麼說,我們豈不……」蕭虎聞言很平靜的點頭接過句子:「是的,你們都修錯了。沒看到那【妝龍】能以二宮境卻能夠碾壓黑子?因為妝龍那個屍魂,同樣是一個心甘情願跟著他、死後也甘願被操控的靈魂。」

「死去的靈魂,雖然被操控,但已經失去自主意識而帶來的靈動。但甘願成為屍魂的,卻是尚未死去之前,靈魂主動放棄肉身而與宿主融為一體,心靈相通。」

「如此的屍魂,又豈能與屍紋道相提並論?」

就在這時,他還是停下了腳步。

而凌飛同樣感受到了什麼,皺起了眉頭:「很濃重的血腥味。」

蕭虎看向前方,目光彷佛穿過了樹林。

「有趣。」

…………

這是一片東邊的叢林里。

天下之東,最聞名的大概便是東海了。只是除了那一望無際的東海外,便要數那個紋獸橫行的天下──禁忌森林。

若是從空中鳥瞰下去,無邊無際藍海與濃密的綠色海洋互相輝映,別有一番意境。但此刻那綠海中的某處,卻是充斥著血腥味兒。

只見一名青年右手扶著樹身,左手仍然緊握著長棍,警剔的望著周圍。而在他身周,儘是一頭頭紋獸的屍體。這些紋獸級別都沒有太高,只有一階及二階。但數量卻是很多,至少二十多頭紋獸的屍體橫在這裡,血腥味兒彷佛欲衝天而起,四散於禁忌森林。

在禁忌森林這個紋獸橫行的天下,血腥味是很危險的玩意。

大多數紋獸嗜血,對血腥味兒相當敏感。而像眼下如血獄般的場景,直接就會令那些紋獸瘋狂般湧來。

但這青年卻彷佛恍若不覺,只見他一把撕開那已經破爛的上身布袍,露出一身精壯橫練的肌肉,但身上卻早已布滿血跡,像是個血人。

此人正是當日與徐焰在極道寺大廟前一戰後,毅然孤身離開了南皇城的玄天。

若是有同境中人看到眼前一幕,恐怕會震驚無比。

只是二宮境卻能夠以一己之力擊殺二十多頭實力相當的紋獸!?

哪怕放在同境中也是佼佼者!

事實上在極道寺中,最強的從來都不是玄休,而是玄天。

只是玄天更多的時間都是閉關修行,而玄休因為紋師修神的緣故,在世間的歷練也是相當重要,所以並沒有隻是悶頭修行。

只是強如玄天,此刻已經有了油盡燈枯的感覺。

他已經戰了足足七個小時,從夕陽西下戰至現在夜幕籠罩。

不論他那銅皮境界大成,還是那【八荒六合神功】有多霸道強大,此刻已經頭袋發昏,全身無力。但他還是死死的堅持住。

他走到這裡,為的便是變強。

生死之間的歷練、站於刀尖上跳舞,無疑是最能刺激成長、變強的快捷方式。這七個小時他的提升並非一星半點,其戰鬥技巧越發簡潔強大。只是其實他內心也知道,來這裡久戰不逃,與送死沒有差別。

但他還是把手撐在樹身,想看看自己能夠堅持到哪個地步。

「吼!!」

又是一道狂暴至極的怒吼聲。

三道恐怖的氣息,如一個尖銳的箭尖,直指玄天身處的位置。

那是三頭二階巔峰的【魔角羊】。

魔角羊,只會於夜間出沒。其一身精華盡在那一雙泛著黑金色的羊角,其羊角賦予的力量甚至能越階挑戰,突破比自己更高階紋獸的防禦。而更可怕的是,魔角羊是群居性的紋獸。

此刻在那三頭魔角羊身後的,更有十多頭一階的魔角羊。

如此陣容,哪怕三宮境的紋者也不敢正面撼其鋒芒,哪怕是十紋境的紋師也只得且戰且退,退慢半步恐怕也會被泯滅在其羊蹄之下。

玄天站穩了身上,眼眸里卻是泛過瘋狂之色。

這種生死之間的氣息,他曾經感受過。

那是在自己曾經引為聖地的大廟之前,那個青年轟出一掌時首次感受到。然後他什麼都沒有做,因為他在那生死危機之前,根本沒能做出任何反應。

這次,他不會再只懂呆站等死了。

身上殘餘的紋力,看著就覺得可憐。那三頭二階巔峰的魔角羊眼眸漠然,如看著一塊將死的肉。魔角羊可是肉食性紋獸。

「啊啊啊啊!」玄天仰天長嘯,手中長棍泛起金色的光暈!

八荒六合神功!

總裁的替身前妻 在他身後,彷佛有著一道模糊的身形。

那虛影拿著金剛桿,對著身前魔角羊落下,似是審判。

天道寵兒開黑店 三頭魔角羊感覺到危機,下意識的進行規避。

只是當中一頭卻是閃躲不及。

一抹金光當頭落下!

紋技──降魔審判!

轟!!

如同雷霆滅世!

那頭魔角羊最引以為傲的一雙羊角盡數碎裂,悲呼一聲便是倒地不起,一命嗚呼。

四周的魔角羊都響起悲傷、不安,及憤怒的鳴叫聲。

而這時的玄天已經倒地不起,等待著他死前最後的一刻。 第五百四十七章──猛男

轟!!

程蓋整個人像炮彈一樣向側邊飛向,撞碎了幾塊大石沒入林間,也不知道生死。而那一個個跟著程蓋而來的更是懵了,看向徐焰的目光如看怪物!

此時他們哪裡還敢再逗留?一個個狼狽的轉身就逃。

徐焰也沒有追的打算,轉身與金千機便走進屋內。這時藍明心剛好捧著一鍋大粥,笑著道:「可以吃嘍!」

…………

程蓋一戰敗北,並沒有出乎別人意料之內。

畢竟那可是出自雲府的門生啊!

雲府,早已是天下間所有修者內心的傳說、聖地。千年歷史卷藏記載及渲染下,已將雲府升華到一個層次。對凡人來說,大概哪怕現在徐焰一拳打爆四宮境別人也只會覺得合理不過。

而對於在慧洪內的二宮境天才們,他們都一個個面色凝重。

程蓋雖然粗魯狂妄,但實力著實不弱。那一手練得熟稔的參天拳當中有無堅不摧之威,同境中也無人敢與他正面交鋒。但七先生並不單單擊敗他,而是連紋力都還沒有催發,單用肉體便正面擋住了那看似恐怖的一拳,然後第二拳便把人家抽飛打個生死不明。

兩擊!

能擊敗是一回事,但只用兩拳便擊敗,又是另一回事。

若換了別的地方,恐怕這是都不會再去招惹他。

但這裡是慧洪。

好武成風,好勇鬥狠的慧洪。

徐焰如此強勢,反而激起了他們的斗心!

同一天,太陽快要下山之際,便又有了一名挑戰者到來。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