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到底還是沒有碰,只是靜靜的看著顧安楠。

這樣的女人他真的能夠擁有嗎?總覺得自己這樣的人配不上她。

不管是白小雨粟夢是怎麼算計他的,他和她們發生關係是事實,其他男人肯定不會有這樣的想法。

唐茗不同,他一直想要和一個女人白頭偕老,過去他以為是白小雨,直到遇上了蘇錦溪他才知道自己根本不愛白小雨。

這些年他孑然一身,身邊再無女人,他也不打算再找,只是遇到了顧安楠,他那顆死寂許久的心才悄然萌動。

可他就像是捕鳥的獵人,看著顧安楠進入圈套,他卻不想拉下機關,只想要小心翼翼的守著她,看她自由玩耍。

顧安楠的呼吸聲平穩,唐茗一動不動,生怕自己一動就會驚擾到她。

天亮。

顧安楠從唐茗懷裡蘇醒,她像是一隻睡熟的貓咪慵懶的睜開了雙眼,當她的視線看到唐茗,整個人瞬間就炸了起來。

「你,怎麼是你!」

唐茗笑了笑,「為什麼不能是我?」

「虧得我還以為我把司厲霆給睡了,居然是睡得你這麼個玩意兒?」

唐茗:「……」他是什麼玩意兒,怎麼從顧安楠嘴裡說出來就這麼難聽呢!

不過她要睡男人就真的只是睡覺這麼簡單嗎,一時之間他竟然不知道該怎麼吐槽顧安楠好。

「我們交換房間里。」

「該死的司厲霆,我被他給耍了。」顧安楠氣到變形,她把所有的憤怒都發泄在了唐茗身上,拿著枕頭瘋狂朝著唐茗身上砸來。

「你這個流氓居然敢占老娘便宜,我打死你,打死你這個混蛋!」 唐茗簡直欲哭無淚,「什麼叫我占你便宜?從頭到尾都是你對我上下其手,我連大氣都不敢出,生怕碰到了你,你倒好,現在竟然反咬一口。」

面對唐茗的控訴顧安楠沒有一點悔過之心,不但沒有,甚至還更加暴怒,「反咬你又怎麼了?你咬我啊。」

「我這還沒有對你怎麼樣你就這麼生氣,要真的咬你,你不飛起來吃了我才怪。」

「哼,知道就好,所以要讓老娘負責那是不可能的。」

說著顧安楠從兜里掏出了五角錢塞到唐茗手中,唐茗一頭霧水,「你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我買棒棒糖剩下的,就當是昨晚你的酬勞。」顧安楠說得一臉淡定。

唐茗:「……」

所以這一晚大氣不敢出,被顧安楠壓得身體麻了也不敢動,這一晚上就值五角錢的,這樣的事情也就只有顧安楠才能幹得出來。

「怎麼,嫌多?不用找了。」

唐茗:「……」

這女人就是一個妖精。

顧安楠將那硬幣塞到唐茗手裡洒脫的離開,一時之間唐茗竟然無言以對。

等到一離開,顧安楠才撫著自己的小胸口,還好還好,還好她聰明逃過一劫,不然這個男人就要賴著她了。

顧安楠蹦蹦跳跳離開,心裡卻是想著昨晚那一覺睡得很踏實,唐茗的手感還真是不錯。

沒有睡到司厲霆,這讓顧安楠覺得十分不爽,這樣她的報仇計劃就不能實施了。

賊心不死的顧安楠又開始了第二輪的計劃,在晚宴上準備對司厲霆窮追不捨。

一看到他身邊有個女人,顧安楠心裡就不太爽快,這混蛋玩意兒怎麼能背著顧錦在外面沾花惹草,不行,自己不能讓他這麼開心。

於是顧安楠跳到了司厲霆身邊,「哈,被我抓住了吧。」

「不關你的事。」

「怎麼不關我的事,這個女人是誰?」

「說了和你無關。」

「哼,你這個大豬蹄子……」

司厲霆甩開了她,顧安楠一看到大廳出現了唐茗,嚇得快步離開,免得這個人又纏著她。

唐茗追著顧安楠到了花園之中,顧安楠沒好氣道:「大哥,我不過就是睡了你一晚,你不是要我負責吧?」

「如果我就要你負責呢?」唐茗打趣道。

顧安楠拿出自己的手包,從裡面抓出了一個水晶硬幣,比昨晚的五毛錢要值錢很多。

「得,睡你一晚,這是報酬,你我兩清。」

「那可不行,你抱著我睡了一夜,我胳膊到現在都很麻。」

「你究竟要我怎麼做?」

「別動。」

「你幹什麼?」顧安楠眨巴著大眼睛。

唐茗微微一笑,「不幹什麼。」

說完他趁著顧安楠毫無防備在她臉上親了一下,顧安楠跳開。

「你你你……居然敢親我。」顧安楠摸著自己的臉不可置信的看著唐茗。

「現在我們就兩清了。」之前唐茗只覺得她有點可愛,沒想到顧安楠被他親了的反應比想象中更可愛。

顧安楠冷哼一聲,有些心虛道:「兩清了就好,那你不許再,再纏著我。」

說罷顧安楠飛一般逃走,心臟撲通撲通跳得很快,一點規律都沒有。

那該死的瞎子有女朋友還敢占她的便宜,下一次他要再敢這樣,自己就撕爛他的嘴!

剛剛這麼想著,顧安楠眼前一黑,身體被麻袋給罩住,「誰敢偷襲我?」

等到麻袋解開,她對上一人的雙眼,是淺淺的藍色,和外國人的藍眼睛不同。

那張臉卻是長得和她一模一樣,是顧錦,顧安楠在暗中窺視著的胞姐。

哪怕已經了解顧錦的一切,當她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時候,仍舊還是有些震驚,兩人就像是照鏡子一樣看著對方。

「你叫顧安楠?」顧錦看著她。

顧安楠對上她感慨的眼神,想到之前對她做的那些事情有些心虛,將腦袋往旁邊一轉,一臉傲嬌的回答:「你問我我就要告訴你嗎?」

「你不說我也知道,安楠,很好聽的名字。」顧錦溫溫柔柔的回答。

顧安楠用餘光掃了一眼,正好看到她的眼神,心裡想著,哇,她好溫柔呢。

當意識到自己竟然有這樣的想法,顧安楠又冷哼一聲,她溫柔關自己什麼事?

「誰說我叫顧安楠,我明明叫大鎚。」顧安楠死鴨子嘴硬。

顧錦噗嗤一笑,顧安楠看得眼睛都不眨,她真的很漂亮呢,連笑起來都這麼好看。

「好吧顧大鎚,說說你為什麼要殺我?」

她雖然是在質問你,但臉上笑眯眯得很好看,一點嚴肅都沒有。

為什麼,還不是因為媽媽和哥哥都只喜歡你不喜歡我,再說我又沒想殺你。

當然這樣的真心話顧安楠是不會說的,「誰,誰殺你了,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殺你了?」

見顧錦伸手朝著她而來,難道她是要殺人滅口來報復自己?

顧安楠有些緊張,「你,你幹什麼?我跟你說,你要是敢動我,我……」

「你要如何?」顧錦笑著給她解開了繩子。

顧安楠見她只是給自己鬆開繩子,她鬆了口氣,自己想太多了。

每次顧錦一對她微笑,她心裡就忍不住的想要和顧錦親近。

「別這樣對我笑,很煩,你放我就不怕我逃了?」

顧安楠對顧錦有著本能的親近感,但理智告訴她應該討厭這個女人才是,本能做不到讓顧安楠有些煩躁。

「怕什麼,你腳還被綁著的,安楠,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叫都叫了,難不成還能將你塞回去?」

顧錦坐到她身邊問著她這些年都近況,顧安楠得意的一笑:「我偏不告訴你。」

她以為自己能對顧錦造成麻煩,哪知道那個女人神秘一笑:「既然安楠不肯說實話,那就別怪姐姐了。」

「你想要幹什麼?」

「將她打包好送去茗哥哥的房間,既然我問不出,那就讓茗哥哥來問吧。」

顧安楠欲哭無淚,怎麼這一對夫妻都是這樣的想法,之前是司厲霆,現在顧錦又來這一招。

「送過去吧,就說是我送到的,讓茗哥哥不要客氣。」

氣得顧安楠咬牙切齒,「顧錦,老子不是墨西哥雞肉卷。」

「嗯,老北京雞肉卷茗哥哥也會喜歡的,」

「顧錦,老子跟你沒完!」顧安楠咆哮,該死的,她最不想見到的就是那個男人。 顧柒的身體向來很好,她埋怨著說她暈倒,穆南樞有些擔心。

「好端端的怎麼會暈倒,怎麼了?有沒有去醫院?」

「去了,什麼都沒有檢查出來,大概是最近玩得太累了。」

穆南樞無奈,也就只有這個小丫頭說她玩得太累不會被自己打死。

「少熬夜少喝酒,你就是仗著年輕。」

穆南樞覺得是顧柒之前不合理的生活方式導致。

「知道啦,過些日子我忙完就過來看你。」

「好。」

又聊了幾句穆南樞才掛了電話,顧柒在拉斯維加斯越來越順利,賭場順利拿下了各個手續。

顧柒就跟只皮猴兒似的,在賭場呆不慣,又回了歐洲。

得知悠悠和經年兩人被帶去繼承財產,阿才和阿旺在另外一處和穆南樞進行某種試驗,就算是她來了歐洲,穆南樞也沒辦法來見她。

偌大的薔薇古堡就只剩下了顧柒一人,她閑著沒事,就讓人在古堡修了一些中式風格個的房間。

既然穆南樞短時間沒辦法回國,她就給他一個驚喜,等他回來了,一定會喜歡這裡的房間。

呆了幾天,顧柒實在是呆得無聊了,身邊就只有一個顧浣。

「啊,好無聊啊。」顧柒坐在城堡的房頂上,雙手托著臉頰。

「小姐,你倒是下來好不好,摔下來了怎麼辦?」

「小浣熊,你上來陪我說說話。」

顧浣小心翼翼的爬了上去坐在顧柒身邊坐下,「小姐,你才來幾天就這麼無聊。」

「我過來以為天天都可以見到我帥帥的小樞樞,誰知道還是見不到,哼,我還不如不來,阿旺偶爾還來看看你。」

顧柒似乎很不開心的樣子,顧浣知道她是在想穆南樞了。

「小姐,先生是在做什麼重要的研究,哪像阿旺就是一個跑腿的。」

「至少你能見到他,我連穆南樞的毛都見不到。」顧柒嘆了口氣,「我家先生那一頭又長又濃密的毛髮啊。」

聽到她這種形容詞,顧浣也是哭笑不得。

「小姐,只要忙過了這一陣先生就能來見你了。」

「可我好無聊,你看我一根頭繩都編好了。」

顧柒手中有一條很精緻的紅色絲線編織的頭繩,給穆南樞系長發正好。

「小姐無聊的話就出門轉轉,我陪你去遊河好不好?」

「好吧。」

顧柒呆在古堡都快長霉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現在也不喜歡穿著男裝去酒吧撩妹子。

每天都是女裝乖巧,偏偏穆南樞不來欣賞。

塞納河上,顧柒看著兩岸閃過的風景,顧浣小心翼翼問道:「小姐,你現在心情好點了嗎?」

「沒有,因為陪我的人不是他。」

「小姐你這是在嫌棄我了?」

「對,你現在才看出來也太笨了。」

「小姐,你要再這樣說話我就不理你了。」

「逗你玩的,瞧你認真的樣子就像是天橋下貼膜的。」顧柒揉亂了顧浣的頭髮。

顧浣捂著自己的頭,「小姐,別揉了,髮型都亂了。」

兩人在船上鬧開,顧柒停下了手,「小浣熊,你說我們能不能去找經年悠悠串串門?」

「那可不行,小姐你會被打死的,我聽阿旺說那位公爵大人可凶了,一個月就只讓阿才和經年見一面而已。」

「不錯了,人家一個月還能見上一次,我家這個呢?我到了巴黎都見不到他,哼,再見不到我就爬牆去,看他急不急。」

「小姐,你又胡說八道,你又不是不知道穆先生是真的很忙,我聽阿旺說他已經在盡量加快步伐,就是為了早點出來見見小姐你。」

「你說他究竟在忙什麼呢?我看那些一天接八個通告的明星也沒有他這麼忙。」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