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來到藏寶洞,看到菲利普正往那條黑色的船隻游去,他知道小浪兒的手下不會放過他,火槍手在後面不斷地放槍,在海水中打出個個水花,從他旁邊飛快地鑽過,菲利普潛入海水中,遊了很久,終於摸到了黑色的船掉下來的纜繩,爬了上去,他一爬上去,這條船就震動起來,好像被激活了一般,這條黒船就在眾人的目光中消失了,剛消失時,還有一個惡狠狠的聲音傳來,我一定會討回這一切的!

現在寶藏旁只剩下瓦薩里,侯爺吩咐過,這個瓦薩里可以是盟友,就沒有怎麼對付他,瓦薩里裂開他有顆大金牙的嘴巴,呵呵地跟他們笑著,指了指寶藏,再指了指自己和鐵栓他們,意思是這批寶藏現在歸我們這兩組人馬了。

鐵栓將手一擺,指指上面,意思是我們出不去了,瓦薩里激動地跑出去,到了山洞口,看到那鐵鏈全部斷了,下不去了,傷心的哇哇大哭,這也太慘了,守著一堆巨大的財富卻不能享用,這比殺了他還難受。在山洞口對著對岸哭了半天,又不敢跳下去,沒辦法,只有回到藏寶處,另尋出路,他留意到,剛才那條黒船不就消失不見了嗎?那邊是不是出口?

瓦薩里又跑到剛才的藏寶之地,看到堆積如山的財寶,又開始哭起來,哭得非常傷心,鐵栓將手按在他背上,拍了幾下,算是安慰他,鐵栓想,只要盟主在,就會有希望,他們對盟主充滿信心。

他們現在把那些死亡的他國屍體搬倒一邊,將武器彈藥收集起來,這次可收集了不少的燧發槍,估計又可以組裝二百多人的火器手了,到時湘西水軍也人手一桿,那該有多美氣。

鐵栓,龍飛,張二狗幾個頭目察看了一下寶藏,這堆寶藏至少有三百多噸,價值上億銀兩,估計咱們這些人都可以發筆橫財,只是不知道能不能回得去,現在他們在這裡已經呆了三天了,不知外面的情況如何,大家四處查看有沒有另外的出口。

有些膽大的水手游到剛才黒船消失的地方,搞不明白那首船就憑空消失了,難道是艘鬼船,還是不要亂來,如果侯爺來了肯定會有辦法的。

這些人走到山洞口,看到了剛才發射三隻響箭的情景,他們大聲呼喊起來,非常興奮地看到侯爺還活著,並且將海蟒除掉了。

小浪兒也聽到了他們的呼喊聲,將手中的火把搖晃了幾下,表示自己知道了,會想辦法將他們救出來,使他們放寬了心,心中的焦躁消失了。

小浪兒尋思,要把寶藏搬出來,有幾個辦法,第一個就是採集一些樹藤,將它們擰成繩索,然後扔過去,不過三百米長的繩索需要多少時間才能擰成,那得又有多大的力氣將它們扔到洞里去,這個也不是問題,先把細繩綁在飛刀上,然後扔過去,再繫上一根粗一點的繩子,接著再把藤蔓做成的繩子拉過去。這樣做太費時間了,沒有十天半月的搞不成。第二個辦法就是將船開到山洞的下面,讓那裡面的水手將財物用繩子吊到船上,不過船在這種急流下是停不穩的,風險係數也是很大。

看樣子,只有自己再去藏寶洞一趟,他好像看到過裡面有一艘黒船,那艘黒船又是怎麼進來的?想到這裡,小浪兒覺得可能存在別的出口。

這時大明寶船船隊開過來了,在海島下面的懸崖下,舞著火把示意,小浪兒打著旗語,叫他們先拋錨,等天明再做計較,懸崖峭壁上的鐵栓他們也看到了,不斷揮舞火把,非常興奮。

半夜,月華如水,在大明寶船的附近,一些人魚在海上游來游去,一些美麗的人魚在歌唱,吸引了水手趴在船舷上觀看,都著了魔,那人魚跳起來,就把水手拽入水中,小浪兒大叫不好,趕緊跳下好島,向大明寶船游去,他覺得有點奇怪,那海水會自動地避開它,沒有半點阻力,就像是在陸地上行走,那些人魚見他飛快了遊了過來,馬上很多的人魚將小浪兒包圍,一個個用尾巴拍打著海水,海水被卷得幾丈高,一排排浪向小浪兒砸擊過來,可是沒有半點用,一到他身邊就會自動散開,形成一個空隙。

那些人魚見沒有用,一個個的露出尖利的牙齒向他撲咬過來,小浪兒拔出龍隱黑刀,運起內勁,用一塊石頭一撞,發出清脆的金石之音,那些音波帶有內勁,將那群人魚被震得七葷八素,小浪兒敲擊了數十下,那些人魚都浮在水面上暈了過去,小浪兒命令水鬼隊長王肯率領水鬼,將這些人魚一個個活捉。

王肯帶著水鬼下了水,他們游泳的速度飛快,每個人抓獲一名人魚,有些人魚剛要醒過來,小浪兒又敲擊了一下,將他們震暈。敢得罪小爺,有你們好看的,將你們一個個煉成人魚油!

上百條人魚被綁在甲板上,有男有女,男性人魚非常的英俊,而女性人魚則非常妖艷,身上沒有穿一點東西,這些人魚一上甲板,他們的尾巴就變成了雙腿的模樣,他們的身材修長高挑,比大陸上的人類要長得秀美一些,為了不讓他們乾死,不斷地往他們身上潑海水。

小浪兒不明白這些人魚要攻擊自己,自己沒有主動招惹他們,怎麼三番五次來襲擊自己的船隊。這時人魚高聲嘶吼了一聲,聲音真高,比海豚的音頻要要高,他們在海底就是用高頻音波交流的,遠處的海浪突然捲起千重浪,這時游來了一條巨大的魚尾的年老人魚,旁邊還有一個俊秀的美人魚跟隨著。

她倆飛快地一擺尾巴,就游到了大明寶船附近,尾巴一擺,就掀起千重浪,足以把所有的船掀翻,那年級大的人魚開口道,「陸上人類,我們並不想與你們開戰,只要你將我們的人放了,我就既往不咎,否則你們也討不了好處,今後就別想安心地在海上航行了!」

「你放心,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傷害一條人魚,倒是你們,傷害了我的手下,你要拿出點誠意來,我才會放了他們,否則我們一拍兩散。」說著用眼神暗示旁邊的手下,叫他做出傷害人魚的動作,一個美人魚發出凄厲的求教的聲音。

那尾巴巨大的人魚趕緊說道,「且慢!一切好商量,不知閣下需要些什麼,我們海底多得是財寶!」小浪兒讓手下停住,「那好,我們談談條件,前面的藏寶洞里有很多的寶物,那是我們辛辛苦苦找到的,但是現在鐵鏈斷了,沒有進去的路,我希望你能想出辦法。」 人魚首領考慮了一下,「這個嘛,我是可以幫忙的,下面有水道通向海底,我可以派遣我的子民幫助你,這些東西對我們來講一點用處都沒有,真不知道你們陸上的人類為它爭得死去活來。」那人魚將手一招,後面有顯現出上千條人魚,那些人魚鑽進深海里,從下面的水道鑽了進去,然後用寶箱裝著財寶遊了出來,大明寶船上的水手接住,在錢萬石的指揮下,將財寶放進了第三層的物資室,分別儲放在四個角落,一面船隻朝一個方向傾斜。

隨著載重的加大,大明寶船吃水又深了一尺,小浪兒還派人上島將海蟒的皮割下來,儲放在物資室,只是有一股濃烈的腥味,希望天晴的時候曬一曬,消除一下異味。

那一千尾人魚搬了幾個來回,終於將藏寶搬完了。小浪兒說,「非常感謝你們的幫助,為表示誠意,我可以先放五十個人魚。」讓人將五十尾人魚放開,那五十個人魚一旦脫離了束縛,就接連跳到海水裡,發出高頻的歡呼聲。

「我們已經幫你做了這些,為何還要綁住我們的族類!」那人魚首領說道。

「我們要達成公平的交易,首先是你們襲擊了我的手下,然後又襲擊了我,還將我們的一些水手拉下水淹死,這筆帳就這麼簡單了結?」小浪兒說。

只是越前龍馬 「那你還想要怎麼樣?」人魚首領惱怒道。

「我希望以後你們人魚不能再傷害我的手下,這是一,還有,將藏寶洞的水手救出來,這是二,你們交出一瓶人魚油來,這是三,如果答應這些條件,我就將他們全部釋放,一個也不傷害!」小浪兒看著人魚首領說道。

「我還以為是多大困難的條件呢,好!我都答應你,說話算數!」人魚首領叫人魚游到山洞的下面,鐵栓他們正好奇地看著這一幕呢,沒想到咱侯爺就是那麼有辦法,將事情一晚上就搞定了。

這群水手和劍客機關師共四十來人,一個個從幾百米高的懸崖跳了下來,落到海水裡,被人魚救起,送到了大明寶船上,有些水手不敢跳,被鐵栓一腳踢下去,發出悠長的凄厲的喊叫聲,誰他奶奶的踢我呀!那瓦薩里也跳了下去。

接著,那人魚首領叫人魚下深海去那人魚油,這可是寶貝東西,據說一旦點燃,就永不熄滅,最適合古墓探寶之類的道具了。在傳說中,有些盜墓賊發現一些王侯的墓穴中有一盞長明燈,就是颳風下雨也不會熄滅,它的燈油就是深海人魚油。

一會功夫那人魚就將一瓶人魚油送了上來,小浪兒好奇地看著,這油是無色的,微微還有點香味。

「那好,我就謝了,現在,我將你們的族類全部釋放,我希望以後我們互不侵犯,你也看到了,我們可是沒有傷害你們一個人!今後也希望你們也能做到!否則換了一個人就不一樣了!」小浪兒看著這群海水中的人魚講道。

「看來你是講誠信的,我交了你這個朋友,以後有機會可以來我們海底人世界,我想你也得到了那顆避水珠,應該可以自由來海底了!」人魚首領說道。「不過我奉勸你,看在朋友的面子上,你得到了這筆寶藏,但是也得遵守海神的諾言,否則將會被海神的詛咒困擾,你的前途堪憂!」

「多謝提醒,我只是想知道,如何得到這些水晶頭骨的藏身之處?」小浪兒問道。

「這個我還真可以幫你一個忙!這是我們族中一個前輩冒著生命危險得來的東西。」人魚首領說著甩出一件物事丟給小浪兒,小浪兒一把接住,那東西好像是人魚皮做成的地圖。

「謝謝,我一直想知道你們人魚的來歷,不知是否方便講。」小浪兒也很好奇為何這些人魚生活在海水中。人魚首領說道,「我們也只是海底一個小小的族群,還有很多更高於我們的人魚族,現在我們已不習慣用語言來交流,如果你不怕痛的話,我可以將信息傳遞給你!」

將小浪兒點了點頭,人魚首領的雙眼中間發出一道光,鑽進了小浪兒的腦海中,小浪兒一陣頭痛欲裂,腦海中出現一幕幕圖像,都是關於人魚族的來歷的。

「你能夠接受我們的信息,看來我們還是有緣分的,說不定我們還會相見,請多保重,這座我們人魚在迷霧之島上的最後一個印記也消失了,這難道是天意嗎?」人魚首領說著一擺巨大的尾巴,鑽進了海水裡,一下子不見了蹤影,其他的人魚也紛紛跟隨而去,聲波中有著一種無限的惆悵和失落,他們的海神鵰塑倒塌了,難道這是他們的宿命!

這些人魚一離開,這座迷霧之島開始震動,大量的山石滾落,不好,這座島將要沉沒,上面還有三個女人和兩個男人呢。那島上廣場上的幾個人嚇得驚慌失措,大地在開裂,小浪兒呼喚她們快點跳下來。

三個女人趕緊向海邊奔跑,那陸醫生和蘇伊士也互相攙扶著跑了過來,小浪兒命令王肯他們接應,那三個女人跳了下來,小浪兒一手一個接住,背上還背了一個,飛快地在海面上奔跑,那水鬼們架著陸醫生和蘇伊士也是拚命地往寶船游,一旦迷霧之島沉沒,那形成的漩渦就會將他們帶入水底,在他們後面,迷霧之島的懸崖在不斷地崩塌,一塊又一塊巨石落到了海水中,砸出滔天巨浪,差點把他們幾個淹沒,寶船上的水手也在喊叫,讓他們快點,施琅也做好了開船的準備,小浪兒踩著船身一躍,跳了上去,把三個女人放在甲板上,他們大口地喘著粗氣,後面那幾個水鬼也在拚命的游過來,船上的水手用撈鉤拽住他們,然後開始向大海駛去,一聲霹靂之音,轟隆!迷霧之島消失在人們的視線之外,在原有的地方,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周圍所有的物體都被吸了進去,包括六方勢力的六隻艦船,在漩渦中旋轉,最後消失了。

大明寶船上的人們看著這一切,一個個心驚膽戰,感受這大自然的威力,看著那個巨大的漩渦,只要慢一步,就會被捲入海底深處,大明寶船迎著曙光向好望角的樵葉花港口駛去。 小浪兒坐在船長室的躺椅上,在頭腦中整理人魚首領傳遞給他的信息,人魚首領通過圖像的形式將他們的信息傳遞給小浪兒,因為人魚首領感覺到這個人就是海神挑選的,是宿命的安排,需要他去完成任務。

那一幕幕的過往,從遙遠幾萬年開始,延續至今,歷經滄海桑田,星移斗轉,人魚族以前也生活在一個很大的陸地上,上天好像特別眷顧他們,讓他們生活在一個什麼也不缺的地方,有吃不完的食物和美酒,遍地都是金子,他們長得高大健壯,非常自信,隨著時間的推移,創造了光輝燦爛的文明,他們擁有超強的能力和英俊美貌的模樣,可能是因為他們太優秀了,遭到天神的嫉恨,將他們的大陸沉入水底,從此開始了海底下的生活,他們的適應能力很強,將雙腿變成了魚尾,適合在水中遊行。

自從在深海生活后,他們改變了以前的生活習慣,那種奢靡,貪圖享樂的生活方式埋葬了他們的才華,使他們受到了教訓,物質財富不過是過眼雲煙,彌補不了內心的空虛,重要的是心靈的安寧和對智慧的追求,成為一個智慧的人是他們的目標,而不是用金錢來衡量,財富的積累,不外乎就是將地球上所有能變成錢的東西拿來買賣,這裡面充斥著貪婪,無盡的慾望,這些貪慾最終將人魚族送入海底。

他們現在只取自己所需的,不需要太多的東西,以大海為家,以魚類為伴,自由地翱翔在大海之中,只有陸上的人類侵犯他們的領地時,他們才會做出一些懲戒,通過美妙的歌聲將人拖入水底,溫柔地殺死你。

在廣闊的大海中,人魚族是個很大的族類,他們生活在深海之中,有自己的城市,他們沒有農業,沒有牧業,也沒有工業,他們靠吃海苔和海帶為生,不破壞大海的環境,達到一種與周圍環境融為一體的境界。

這是他們祖先的經驗教訓告訴他們的,不要貪婪,不要太多的慾望,信奉海神,海神讓他們有了藏身之處,有了繼續存活下去的空間。

兩萬年前,那是末日,也是重生之日,烏雲籠罩在大陸的上空,大地裂開,山嶽崩垂,江河斷流,日月無光,城市坍塌,人們奔走呼告,惶惶不可終日,末日降臨,在這一日,人若是反省自己的罪過,悔悟過往,還可得救,可是有很多的人冥頑不靈,繼續作惡。

他們自持偉力,可以與天神相比,創造了卓越的文明,建造了高大地建築,雕刻了偉大的雕像,生活無比富足,人們安逸享樂,縱情酒色,縱情歌舞,沒有信仰,沒有道德廉恥,崇尚金錢美色。

無信仰者必受天譴,上帝之錘已經降臨,將大地一敲,火紅的岩漿迸發,大地下陷,海水向上蔓延,海浪洶湧,如千軍萬馬,沖毀一切,毀滅一切,也掩蓋了一切,人群在哀嚎哭泣,倉皇逃命,這個時候,不管是平民百姓還是帝王將相,大家都是平等的,在大自然的災害面前,都是那麼脆弱,不堪一擊,以前自以為的強大能力,在這種威力面前,就是一隻渺小的螞蟻,被熔漿和海水吞噬,海面上漂浮著一些人類的殘留物。

這片大地沉入深深的海底,只有一些高大的建築還保存好,那是他們最偉大的建築,金字塔,可以匯聚天地間的能量,將自己送往另一個世界,而現在,靜靜地躺在海洋深處。

這次大災難讓他們了解到,自己是多麼的渺小和無知,他們創造的輝煌在一日間就化為虛無,那些劫後餘生的人們進入了海底,好在他們的適應能力強,將雙腿化為魚尾,通過皮膚來呼吸海水中的氧氣。

從此,他們秉持著恬淡自然的生活,不再以技巧為能事,驅除了心中的貪婪和狡猾,變得誠信,他們在大海中自由自在、無欲無求地生活到至今。

有時他們也會聚集在海底的金字塔中,去緬懷昨日的榮光和自己民族的歷史,不忘記過往,吸取經驗教訓,當然並不是所有的人魚族都會遵守現在的規則,他們其中的一些也漸漸變了,想掌控一切,他們創造出一些非常高超的技術,還想回到大陸來,佔有所有的陸地,在地球上稱霸,達到他們的野心,他們中的一隻藏在深深的海底,甚至可以是地球的內部,他們躲開了歷次的劫難,現在覺得可以出來了,統治整個地球了。

他們的以前生活的大陸叫大西洲,迷霧之島是大西洲最後的殘留島嶼,上面還殘存著大西洲當時的一些物種,當小浪兒將寶藏搬完后,迷霧之島崩塌沉入深深的海底,這好像是宿命的安排,連最後一個遺存都沒有留下,他們的精神信仰,海神鵰塑也被海蟒撞擊的粉碎,使人魚族又感到了末日的降臨,他們生活在附近的海域,有這條他們以為的海神的保護,使陸上的人類不能靠近,不能發覺他們的秘密,現在迷霧之島消失,連帶他們的精神信仰也失去了,這怎麼不讓他們惶惑,一起從海底出來,圍攻小浪兒的船隊。

所幸小浪兒發現他們的弱點,將他們擒拿,達成了協議,否則以後在海上隨時都有風險,那人魚首領一個擺尾,足可以掀起滔天巨浪,將他們的船掀翻,還好小浪兒講誠信,也從未傷害過一條人魚,才換來人魚族的好感,還將海神的詛咒告訴於他,讓他收集失落的十三個水晶頭骨,這水晶頭骨是大西洲一個大祭司所創造的,利用它可以預知未來,掌控世界和時空,也只有他們的技術才可以打造如此完美的頭骨,只要將十三個頭骨收集起來,按照一定的方式擺放,就會呈現出一副圖像,就是要拿到寶藏的人去完成這個無比艱巨的任務,沒有強大的實力是無法完成的,他涉及到這個世界的秘密和人類的命運。

也就是說人類災難已經開始,只有當十三個頭骨聚集在一起的時候,才會得到解救的辦法,這時需要一個可以解救劫難的強者,這就是海神所需要的,如果小浪兒完不成這個任務,那他和他身邊的人將受到詛咒,在無比痛苦之中死去。 這時小浪兒的頭腦中又出現了大西洲的影像,那一個個的畫面就是一段段的生活圖景,一段段的歷史。

一個個強大的帝國,分分合合,在大西洲幾萬年的歷史中,他們一直在戰鬥,在創造,他們的文明令人震撼,在兩萬年前就達到了很先進的程度,當其他大陸還是處在原始蒙昧之中時,他們已經擁有高度發達的文明,城市建設有高大的建築,規劃合理,有先進的排水系統,多數是用石頭砌成的,堅固牢靠,有精美的石雕,美輪美奐,他們在藝術上達到了一個巔峰,他們的雕像一般是帶有翅膀的,都是他們的英雄人物或是國家元首。

大西洲的人數曾經達到了十多億,一共有十幾個國家,有十幾個都城,都城高大,防衛嚴密,來往的商旅絡繹不絕,看到街上來來往往的人群,具有不同的職業,以武士、煉金師和藝術雕刻師為尊,然後是工匠,商人,農民之類,整個都城非常繁華,人們的穿著華麗,甚至在夜色中會閃現五顏六色的光彩,他們衣食富足,崇尚武力和奢靡的享受,每天晚上都有角斗表演和歌舞晚會。

他們擁有極強的武力,多數人掌握了飛行的技巧,有些人還能瞬移,這是他們掌握的異能,難度很大,可以從一個地方迅疾達到另一個地方,所以這個大陸的交通工具是很少的,因為人人都能飛行,雖然速度不一樣,好歹能夠飛行。

隨著修鍊的深入,他們飛行的速度越快,飛得越高,飛得越遠,天賦卓越者能踏破虛空,達到瞬移的極限速度。

這還只是一方面的異能,他們的格鬥技藝尤其高超,對武道的追求是他們一生的目標,他們追求是達到最高的武技,能夠破碎虛空飛升,達到另一個空間。

小浪兒看到這裡都驚呆了,除了隱世的一些高手外,自己在大明算是頂尖的高手,可跟大西洲的一些普通人比起來,自己還是不如,比如普通人都能飛行,小浪兒做不到,這裡的普通人搭建的建築都是自己創造的,採集這裡獨特的石材,按照自己喜歡的樣式進行建設,那採集的石塊達到十來噸,在他們的手中就像是搬磚頭一樣,把它們契合在一起,非常穩固,還在上面雕琢了一些浮雕和花紋,使得石頭建築擁有一種空靈通透的藝術效果。

他們擁有最強大的煉金師,這些煉金師創造出來的技藝讓人讚歎,他們打造了鋒利的兵器和精緻堅固的戰甲,那一柄柄奇特的武器在自己的眼前閃現,刀槍劍戟之類,閃耀著銳利的鋒芒,它們都是用合金煉造,不會生鏽,堅固耐用。

一個強大的武士御空而行,一掌下去,一個城池就會被擊成粉末,一劍削去,一座城池消失。小浪兒徹底被驚呆了,自己跟他們比簡直就是小兒科,估計一兩個照面就會被打趴下,看著看著驚出一身汗來。

有個場景專門講述了絕頂高手是如何煉成的,首先必須具備極強的天賦和身體素質,從在原始森林中與野獸搏鬥,到加入行伍,一刀一槍憑真本事練出來的,還有一些機緣巧合,進入一些高手的墳墓中得到一些練功秘籍,從而練就高強本領,當然也有一些天賦異稟,無門無派,依靠自己的悟性和天賦練就神奇功力,成為大西洲的絕世強者,每個國家都擁有一名絕世強者,他們決定戰局的勝敗,當兩個國家對抗的時候,這些絕世強者採用斬首行動。

畫面轉到了一次大戰役中,雙方都披堅執銳,精甲十萬,他們在高空互相殺戮,血流成河,絕世強者一擊,就是數千人被殺,血雨從天上落下,將大地眼紅,最後是兩個強者的對抗,使出最強的手段,令天地變色,日月無光,城池毀壞,乃至最後同歸於盡。

大西洲的一些絕頂高手曾經跨越大洋,去了其他的一些洲開創了一些文明,一共是十大文明,比如奧爾梅克文明之類,但是現在這些文明都不知為何消失了,也許是這些高手飛升后或者飛身失敗而死去,導致這些文明被摧毀,這些文明的一大特徵就是擁有奇特的石雕藝術和金字塔建築,這當然是受大西洲文化的影響。

現在這些地方已經成為一片斷壁殘骸,似乎在述說昔日的榮光和悲慘的過往,一切皆以成空。 那一天是這片大陸的末日,巨大的火山從地底噴發,冒出的濃煙遮天蔽日,火石從天上落下,地上熔岩滾滾而來,所到之處,掩蓋村莊和城鎮,一些在睡夢中來不及飛行的人們立即被熔漿吞沒,很快化為虛無。

多數的人飛身再空中,又被滾滾濃煙嗆死,栽落下來,哀嚎著被鮮紅的熔岩吞沒,只剩下一綹青煙,這時候,對所有人是平等的,不管你是權勢熏天著,富貴還是平窮,權貴還是奴隸,智者還是愚笨皆被一下抹殺,正所謂,天地不仁以萬物為草狗。

海水從地底湧上來,冰冷與熾熱相碰撞,發出爆炸的聲音,海水漫過了低洼的地區,滿眼望去,汪洋一片,昔日的繁榮很快被掩蓋。

有一個村落的人們住在高原地區,他們看到滾滾而來的浪濤,嚇得往高山去跑,去高山之上的一座神廟祈禱,希望海神能夠給予庇佑。

成千上萬的大西洲子民紛紛向海神廟跑去,海神廟是最高的建築,矗立在大西洲的最高峰海神山,海拔有九千多米,好在海神山暫時沒有受到熔漿和海水的掩蓋,但是也到達了五千多米的地方,很多山峰都被淹沒了,他們的精神聖殿金字塔也沉入了海底。

而且他們發現,這大地還在往下沉沒,剩餘下來的人絕望了,大西洲人口十幾億,但是現在只剩下幾百萬人口,擁擠在海神山脈,十個王國全部覆滅,只有一些實力強大的王族跑了出來,還有五六個非常強大的高手,這種毀天滅地的情況也把他們徹底震住了,人類在大自然的暴怒面前,最強大的人類也是不堪一擊,有十來個強者在飛奔瞬移的時候瞬間被烈火焚滅。

怒濤滾滾,天昏地暗,天空被火山噴發出來的塵埃所遮蓋,白天就是黑夜,一些人吸入了塵埃在不斷地咳嗽,最後窒息而亡。

看到怒濤洶湧,一些強大的頭領都面面相覷,沒有對付的辦法,只好一步步撤退,往最高處跑去,由於還剩下幾百萬人口,而海神山站得滿滿的,一些想往上沖的人被上面的人攔住,這時就爆發了戰爭。

在死亡面前,下面的人群紛紛拿著武器衝上去,如果不沖的話,就會被海水淹沒。殺戮一起,血雨紛飛,一具具屍體倒下,海水不斷湧上,剩餘的空間越來越小。

進過激烈的衝突,剩餘下來的只有十來萬人口了,再打下去可能真的就同歸於盡了,因為剩下的這些人武功極高,可以說是大西洲的精英強者,最後達成停戰協議。

他們跪拜在海神廟,祈求海神的護佑,海神山九千多米,海神雕像高達一百多米,如果海神山也被淹沒了,那就徹底完蛋了,但是海神怎麼會被淹沒呢?

十幾萬人將海神山擠得滿滿的,將海神山能吃的東西都吃了,再這樣下去,餓都會被餓死了。

他們在海神廟前的廣場上祈禱了三天三夜,他們的誠意和對求生的渴望感動了海神,海神賦予他們一項異能,可以在海中長久地游泳。

海神山最後坍陷了下去,只剩下一座山峰和海神雕像,一條兩丈長的蟒蛇纏繞著海神雕像的手臂,最終吐出煙霧,大西洲的遺民哭喊著,上蒼有眼,海神顯靈,紛紛跪倒,哭拜著。

然後一個個跳下海水,向大海深處游去,當然也有一些不願意離去的人,大概有上千人,他們就生活在這個最後的孤島上,由於島上沒有吃的,他們就互相殘殺,以人肉為食,最後只剩下了一百多人,這批人沒有離開的人,成為被海神詛咒的人,因為他們違背了海神的旨意,互相殺戮,已經失去了人性,變成了可惡的食人族,他們的模樣也變得極其醜陋,皮膚變得蒼白,眼睛發著綠光,在迷霧之中出沒,只要有上島的人,就會有去無回,被它們殺掉吞食。

後來的歲月中,無人敢上迷霧之島,覺得這是一個被詛咒之地,上面充滿食人的怪物。

這些怪物來去如風,形同鬼魅,被稱為山魅,可以迷惑襲殺上島的漁民,或者是來島上探險的人,使這裡成為一塊禁地。數千年來無人敢上此島,在最近的幾百年,出現了一位黑鬍子海盜頭子,他殺人如麻,搶掠了無數的商船,把財寶藏在此島的山洞之中。

但是為何這個海盜能在迷霧之島存活下來,就不得而知了,也許是受到海神的護佑,達成某種協議,他們的頭子叫辛巴德,長著很長的黑鬍子,是一名臭名昭著的海盜頭子,到處攻擊商船,敢於攻擊西方的軍艦,而且屢屢得逞,使西方各國將辛巴德列為頭號公敵,選派最強大的艦隊圍攻辛巴德,奈何辛巴德的船隻極快,經常神出鬼沒地攻擊他們的艦隊,使他們屢次無功而返。

然後就有傳聞了,說辛巴德擁有一艘被詛咒的黑色鬼船,能從圍攻的夾縫中逃離,而且他船上的水手一個個都是骷髏水手,具有不死之身,攻擊力特彆強大,能一個個在海上飛行,跳到圍攻者的戰艦上,四齣殺戮,那些來圍捕的士兵紛紛被砍倒在甲板上。

而且黑色鬼船不怕鉛彈炮火的襲擊,再說那個時候的炮火也並不強悍,所以辛巴德能夠縱橫海上幾十年,只是不知道後來就消失了,有人傳說是受到海怪的攻擊,有的說是手下叛亂,還有的說是被吸入海洋的漩渦之中,各種傳聞都有。

小浪兒倒是知道一點情況,在兩百多年前,三寶太監的無敵艦隊航行在非洲的西海岸,在海上搭救了一名水手,在海上漂流了數天,他就是辛巴德的手下,他感激三寶太監搭救了他,就告訴了三寶太監一些隱秘,說辛巴德將搶來的寶藏都藏在迷霧之島的山洞中。

三寶太監問他為什麼落水,他卻支支吾吾不肯說,後來這個落水者就得病去世了,小浪兒猜測,很有可能是辛巴德的手下叛亂,導致了船隊的崩潰,但也只是推測。

三寶太監將落水者的描述畫成一副地圖,派了一隻艦隊去搜尋,因為他本來的職責就是巡視海域,到處行商,所以他就派了人去尋找寶藏。

可惜的是,這隻艦隊有去無回,這可是大明的精銳啊,由此三寶太監推知島上的機關重重,還有一些不知名的怪物,後來就留下了一些人在非洲,讓他們繼續尋找。 那些在劫難中逃生的人紛紛跳入海水中,他們驚喜地發現,自己可以游得很快,加上這些人的身體素質很好,練習過一些練氣的功法,慢慢適應了在海水中生存。

一開始只能在海水中呆一個小時,慢慢地就能通過身體呼吸,可以待在水中幾天幾夜,再後來,就完全不用出水呼吸了,只是有時覺得有點孤單,就爬到礁石上,看看天上的月亮,唱著一些懷戀故土的歌謠。

不過,在大海中也是充滿危險的,他們要面對生存的挑戰,畢竟他們初次下海,對於海洋的生物來說,他們是入侵者,所以一開始他們收到了攻擊,在海水中經常收到鯊魚和章魚的攻擊,死傷慘重,在鯊魚和海怪的圍捕下,在海水中撕裂他們的身體,咬成碎片,大西洲殘存下來的人口不足一萬,在海中苟延殘喘。

他們又不能違背海神的旨意,沒有逃到其他的島上去,只好繼續往海底深處潛游,那裡還有一些殘餘的建築,有些建築保存的完好,比如金字塔,他們就鑽入金字塔中,躲避海洋生物的攻擊。

這些沉沒在深海之中的建築,就成為最後的避護所,他們大多數的時間躲避在金字塔中,金字塔裡面的空間很大,可以容納上萬人,裡面有些空間沒有被海水浸泡,還有一些空氣,當他們捕到魚類,多得吃不完時,他們就會把剩餘的部分放到裡面儲存起來,這些食物過很久都不會腐壞。

這些海底人也就是人魚,為了生存下去,他們經過長期的與環境的鬥爭,掌握了在海水中的生存技能,利用骨叉和飛矛在海底狩獵,提高捕捉大型海洋生物的能力,有時捕到一條鯨魚就夠他們吃很久了。

那麼剩下的時間他們就用來學習,在金字塔的內部他們設立了幾個場所,練武場,學習場,醫療場,生活場所,養育場之類,在金字塔內部形成了一個海地人社會。

為了在海底生活下來,他們不得不面對嚴峻的生活境況,海中的溫度很低,這需要耗費很多的能量去抵禦寒冷,他們一天得吃六餐,所以一開始花費大量的時間去獵捕魚類,好在海底有很多貝類龍蝦之類,當把這些容易找到的食物吃完后,只好不斷拓展生存空間,去更遠的地方覓食,這樣危險的幾率就增加了不少,導致他們經常受到巨型魚類的攻擊,死了不少人。

他們的人數從近一萬人變成了兩千多人,看到越來越少的族群,他們的首領著急了,再這樣下去就徹底完了,他們面臨重大的危機,要生存下去,必須要有充足的食物,雖然海底的食物很多,但是與危機共存,食物的周圍經常有鯊魚海怪潛伏。

經過頭目們的討論,最後在金字塔底部建立了一個水產場,專門養殖貝類海參龍蝦之類,將拾取到的一些小貝類放到裡面養殖,採集水草養殖,慢慢地他們的食物就有了保障。

為了對付鯊魚之類的巨型生物,他們設立了一些陷阱,當鯊魚觸犯機關時,漁網就會將鯊魚纏住,然後人魚拿起用鯨魚肋骨做成的矛扎進鯊魚的身體,將鯊魚殺死。

解決了食物的問題之後,他們就要考慮種族的延續,這時候只剩下了一百多女性,而男性還剩下八百多人,由此形成了一個女性為主的海底社會,只要這些女人魚同意,她們就可以和他們發生關係,為了種族的延續,很多道德倫理的事情就不再顧慮了。

經過上百年的發展,人數壯大到萬多人,經過休養生息,又經歷了一千年,人數達到十萬,經過一萬年,人數達到了近百萬,後來因為生存的考慮,人魚族分為三個族群,分佈到其他的區域去住。

在此同時,他們注意教育,將歷代的生存技能總結起來,傳授給後代,還有他們不再注重武技的傳授,原因是,他們以為遭到天譴是人類的天賦太強,武藝太高所致,是一切不穩定的根源,爭強好勝,一言不合就流血百步,不是他們願意看到的,大多數的人接受了這個觀點,從此除了生存的技能他們不再學習武技,他們要求人魚族講誠信,互相幫助,和平共處,這樣才是永久之道,崇尚人魚周圍環境的和諧相處,甭想著人定勝天,人只有順天道而行才會長久,很多人就是因為貪鄙之心,無所節制地索求,才導致環境的破壞,最後落到沉入海底的下場。他們追求一種平淡自然的生活,內心平安喜樂。

在金字塔最核心的位置雕刻了一尊海神雕像,感謝海神搭救了他們,這裡成為他們精神信仰的場所,還飼養了一條海蟒,成為他們的庇佑神,就像是海神的化身,這條蟒蛇是從海神山找到了海蟒蛋孵出來的,它一天天地變大,從幾尺長長到了幾丈長,海蟒的生命很長,當一代代的魚人族去世后,它一直還存在,生活了上萬年,最後身子都進不去金字塔了,就盤踞在迷霧之島,成為附近海域的霸主,在島上每天吐出迷霧,而且迷霧有一定的毒性,那些留在迷霧之島的大西洲近千遺民,受到毒物的長久侵蝕,變得人不像人,最後都變成了怪物,就像小浪兒在島上遇到了山魅和魍魎之類。

這些海底人從此生活的在金字塔內,當人口越來越多時,他們又向其他的海域拓展,他們在龍三角和百慕大三角發現了可以居住的地方,這些地方的海面極其險惡,在這些地方的海面下,他們又發現了幾座巨大的金字塔,從此遷居在這裡面,當海面上有船隻經過時,他們就發動漩渦,將過往的船隻吸下來,從此上面很少有船隻會經過,使他們的行蹤變得更加隱秘。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海底人都是沒有野心的,有一個部族則一心想統治整個海洋,他們在一個私密的地方偷偷修鍊武技,最後出來到處殘殺同胞,讓他們歸順,這個部族的倒行逆施導致全體人魚族的攻擊,在一個人魚族領袖的帶領下,將這些險惡的人魚部落屠戮殆盡,可是讓一些特彆強大的跑掉了,他們佔據了一個深海隱秘處,繼續修鍊,甚至想找到十三個水晶頭骨,控制時空,來統治整個海域,滿足他們的狼子野心。

這些人魚族經過近兩萬年的適應和發展,他們在海中的速度極快,快得連鯊魚都追不上,尾巴一擺,就可以掀起滔天巨浪。 人魚族的信仰就是海神,那個屹立在大西洲最高峰的海神雕像,就是人魚族的心中的聖地,他們每過十年就會去朝拜。

至於海神是怎麼來的,有不同的傳說,最早的傳說就是,海神是天地初創時,有了海就有了海神,他就有無窮的法力,擁有在地球上最大的區域,只要你想他虔誠祈禱,他就會答應你的祈求,解救遭難之人的苦痛。

還有人說海神是一位美麗的女子,她看到海上的風險很大,海底有妖怪作惡時,她就立馬出海將妖怪除掉,搭救了無數的海上居民,從此她被封為海神,供世人代代祭祀,以求平安。

另一個傳說是,海神是一條神龍,他飛天入地,神通廣大,遨遊於天際,穿越各層空間,據說大西洲的絕頂高手突破后都進入了他的空間,成為他的劍奴。

流傳最廣的說法就是,很久很久以前,當大西洲還是很原始的時候,凶獸肆虐,海怪生風作浪,大西洲的人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這時候人的力量較弱,生存的空間非常狹小,過著食不果腹的生活,還時時受到野獸的威脅,人口的數量很少,在整個廣袤的大西洲也就是十來萬人口,這些人口分散在不同的區域,有的幾百年都碰不到一起,萬里無人煙。

在大西洲的最高山峰,誕生了一個嬰兒波塞冬,不知道他的父母是誰,有人說他是神的兒子,一出生霞光萬道,香雲密集,住在最高的山峰,山峰下面有個小小的部族,被部落的一對夫婦收養,愛之如珍寶。

小男孩長到五歲,就顯示出特異的能力,不知道從哪裡得到了一個三角飛叉,天天去莽莽叢林中狩獵,只要被他發現的獵物,基本上逃不脫他的手掌心。

一天,在叢林中,與一隻巨大的遠古荒獸相遇了,這遠古荒獸是傳說中的饕餮,極其兇惡,當饕餮看著這個小男孩的時候,微笑著看著他,這是送到嘴邊的一個小點心,瞧那粉嫩的胳膊,饕餮的涎水流出五尺長。

一步一步地向波塞冬靠近,但是他發現這個小傢伙竟然沒有害怕,讓它有點奇怪,它在尋思,也許是這個小男孩比較懵懂吧。

饕餮毫不猶豫張開巨嘴撲了過來,就在一瞬間,饕餮覺得自己犯了一個錯誤,只見那個小男孩一動不動,甚至有點詭異地看著他,饕餮的眼睛變得越來越大,眼中出現一個拿著三角飛叉的影子,狠狠地向它的脖子插來。噗,三角飛叉扎進了饕餮的脖子,饕餮的防禦力可以說是整個大西洲最強者之一,可是現在他受傷了,被一個孩子刺傷了,這非常傷它的自尊,好歹也是這個大陸的一霸。它把脖子一扭,還好沒有刺中咽喉。

饕餮憤怒了,一轉身又向小男孩撲來,這時小男孩露出了微笑,站立在前面,左手拿著飛叉,就那樣輕鬆的站在那裡,迎接饕餮的到來。饕餮在他的眼中變得越來越大,這時他揮出右拳,向饕餮的頭擊去。

只聽得一聲巨響,接著傳來饕餮的嚎叫聲,饕餮被一拳擊飛,飛出老遠,掠過一大片森林,最後落在遠處的崖壁上,被深深地打了進去,饕餮費了老大的勁,才從深坑裡爬出來,一瘸一拐地跑了,從此再也不敢出現,估計躲在那個角落養傷去了。

那些部落的人看著小男孩,驚喜地將他舉起,拋得很高,有了這個小男孩,他們再也不會餓肚子了,全部落的人都以他為榮。

波塞冬長大以後,更加力大無窮,長得雄壯魁梧,一頭金色捲髮,一拳下去,就可以毀壞一座山峰,當時大西洲非常險惡,到處都有凶獸橫行,人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他到處行走,消滅山脈中的野獸,扶助受苦的人群,驅除海中的怪獸,尤其是海中的怪物興風作浪,在大西洲沿海肆虐,百姓無法度日。

波塞冬來到海邊,看到一些怪物正在猖狂地迫害沿海的居民,燒殺搶掠,搶走沿海居民的一點可憐的財物,波塞冬沖了過去,那些怪物看到一個人類敢獨自前來,紛紛向前挑釁,圍攻波塞冬,有的伸出長長的舌頭來卷他,有的舞動著大鰲來夾擊他,波塞冬只是揮出一拳,這些海怪就被一拳擊飛,這一拳就將他們鎮住了,他們只好去搬救兵。

就是海底的一條劣龍,法力高強,已經修鍊了三千年,經常興風作浪,收羅了一大堆打手,危害大西洲的百姓,它喜食人肉,而且性情****,來到一個部落,就要求部落酋長給他美麗的姑娘,否則滅掉全族。

各個部落迫於他的淫威,只好將部落中美麗的女子送給他,這條劣龍永不知足,他的需求大得很,那些被他搶過去的女人被他糟蹋至死,畢竟他是妖獸,功力法力強大,普通凡人女子哪裡是他的對手。

當劣龍從海底飛出時,它掀起了滔天巨浪,巨浪向波塞冬壓過來,波塞冬只是將手中的飛叉一舉,千丈巨浪就退了下去,一叉子飛過去,就將劣龍扎在山崖上一動不動,劣龍被他強大的實力所震撼,他哀求波塞冬,不要傷害他,願意成為波塞冬的一名手下,就這樣,這條劣龍化作一條蟒蛇纏繞在波塞冬的手臂上,跟著他四齣平定天下。

當大西洲安寧以後,波塞冬破碎虛空,去了另一個世界,大西洲的人們為了感激他的大功和仁德,將他敬奉為海神,使他成為大西洲最至高無上的神,日日祭祀。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