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不斷催動神兵圖,但是四周的空間壁壘卻是太過可怕。神兵圖儘管在他們的意念下瘋狂顫動,但是卻怎麼也掙脫不出來,生生被禁錮在了那方漩渦中。

「震天誅邪!」

姜小凡淡漠開口。

道眸神眼睜開,歸元聖術出,將神兵圖牢牢的牽制在一方虛空上。

「轟!」

同一時間,九支神器級震天箭凝聚神光箭圖,准聖箭矢則是崩碎一切,直接洞穿出一條虛空隧道,與神光箭圖左右合擊,浩浩蕩蕩的淹沒向天族的兩尊君王。

「崩碎!」

「毀滅!」

兩人大吼。

他們同時展出的羅天級大神通,阻止神光箭陣和准聖箭矢的靠近。

然而,效果卻是不太理想。

「哧!」

「哧!」

神光箭圖,准聖箭矢,兩者都是足以威脅到羅天五重天強者的存在。

它們被姜小凡灌注了必殺的意志,如同誕生了兵魂一般,崩碎了兩人掃出的羅天級神通后,趨勢不減,再次朝著前方洞穿而去,一左一右的鎖定了兩尊君王。

「神兵圖,回來!」

其中一人大吼。

前方,神兵圖震動,綻放出了滔天神光。

然而儘管如此,神兵圖卻依舊無法脫離歸元聖術,被牽制在了其中。

「該死!」

兩人臉色陰沉,無比鐵青,

他們以神兵圖交織自己的神器,數倍提升神器威能,將其組成一件神器中的王者。但是現在,他們組合而成的王者神器卻是被直接牽制住了!

這讓他們有一種偷雞不成蝕把米的感覺。

「嗡!」

另一邊,空間扭曲,准聖箭矢和神光箭圖一起飛了過來。

兩人施展大神通,連連閃避,但是卻根本擋不下來。

「嗡!」

突然,前方,姜小凡眉心間射出了一縷金芒,凝聚成了另一道身影。

元神道體!

「唰!」

元神道體跨步而上,接過本尊遞過來的准聖弓,持著它,如同長劍般劈向前方,掃出滿天的箭氣。這等箭氣雖然沒有真正的震天箭強大,但是卻也一樣可怕。

「歸元!」

另一邊,姜小凡本尊立身虛空上,道眸震動,全力扭曲神兵圖。

三靈紀 ,他看中的是那方神兵圖。這張神兵圖能夠將數宗法寶的氣息交織在一起,形成一個整體,頗有些難得,絕對是一宗重寶。

「小輩!你敢打神兵圖的注意!」

兩人第一時間感覺到了他的意圖。

「哼!」

姜小凡冷笑。

准聖箭矢和神光箭圖一起殺來,干擾兩人的感知,讓他們沒有時間去催動神兵圖。這一刻,他眼中的銀芒更加璀璨,歸元聖術運轉,瞬間將神兵圖吞沒。

「哧!」

如同一個氣泡在蒼穹上消逝,神光圖瞬間消失。

這一刻,神兵圖被他拖到了體內的星空大世界中,六顆微小的星辰壓下,直接將它鎮壓了下來,連同其中的三件神器也一起被鎮壓。

剎那間,天族兩尊君王變色。

這一刻,他們失去了與神兵圖的聯繫,連自己的神器也感應不到了。

「該你們了!」

姜小凡淡漠偏頭。

道眸綻放銀輝,他立身原地,前方的虛空頓時扭曲起來。

這是最為接近空間神則的道,兩尊羅天君王被纏上,頓時感覺到四方的虛空為之扭曲起來。他們為羅天強者,但是這一刻竟然難以掙脫。

「你?!」

兩人臉色大變。

他們心中惶恐,因為感覺到了一股絕強的力量,這股力量似乎要將他們拉扯進一片毀滅性的空間中。同一時間,遠處,准聖箭矢和神光箭陣一起沖了過來。

「給我破開!」

兩人同時大吼。

他們同時爆發出了滔天神芒,一舉掙脫巨大的漩渦。

然而也就是這一刻,一道金色身影壓來,准聖級震天弓猛的砸下,一把將他們重新掃到了虛空漩渦中。幾乎在同一時間,准聖箭矢和神光箭陣到了。

「轟!」

神芒沖雲霄,准聖箭矢和神光箭陣一起壓了下來。


「不!住手!快住手!」

兩人惶恐,瞪大了雙眼。

「早說了,你們都要死,天庭四周的土地要徹底被天族之血染紅!」

姜小凡冷道。

歸元聖術封禁四周,准聖箭矢和神光箭圖一起壓下。

「轟!」

這等威勢恐怖絕倫,撼動高天,震動大地,引得所有人都望了過來。

十支箭矢交織虛空上,准聖之威浩蕩。而在同一時間,姜小凡揮動降世明王拳,元神道體揮動准聖震天弓,毀滅性的殺光直接淹沒了高天。

「噗!」

「噗!」

兩道血霧在蒼穹炸開,帶著兩道不甘的怒吼,崩碎萬里大地。

天族的最後兩尊君王,就此隕落。 「累了?」成浩問道。

雪精靈艱難的看了成浩一眼,有氣無力的閉上了雙眼。心中暗暗發誓,以後絕對不摻和人類的一切神秘行動,真不是精靈乾的事……

雪精靈漸漸進入夢鄉,不知過了多久,鼻尖飄來一股香甜的味道,雪精靈猛然睜開雙眼。

她剛要坐起來,發現身上不知何時蓋著一個小被子,這小被子手絹大小,雪精靈摸了摸,軟軟的,裡面好像有什麼東西。

那是棉花,這小被子也是成浩親手縫的,當初被樊洛洛逼著學了那麼久的繡花,別說是成浩,就是李浩天那樣粗枝大葉的人也是繡的一手好刺繡。

縫縫補補這種小事更是不在話下,只是成浩或許忘了,雪精靈本就是冰雪元素構成的精靈體,本身根本不懼嚴寒。

但是即便如此,雪精靈還是很喜歡這軟軟的東西。

雪精靈下了地,一路順著香味小跑過去,來到了廚房,楚漣卿正在廚房忙著準備午飯。

雪精靈一躍便來到了灶台上,趁著楚漣卿不注意就偷吃了一個什麼東西,心中竊喜。

然而下一刻,雪精靈整個精靈就傻在原地,雪白的臉蛋通紅,鮮紅的汁水從小小的口中流出來,這就是楚漣卿回過頭看到的一幕。

醫品王妃:王爺慢點寵 哈哈,那是辣椒,快吐出來!」楚漣卿說道。

雪精靈聽話的將辣椒吐出來,隨後長著紅腫的小嘴不知如何是好。

「吃點雪糕去去辣味吧!」楚漣卿從冰箱里拿出一個小盒子的雪糕遞給雪精靈,即便是小盒子,也幾乎和雪精靈一邊高。

楚漣卿幫雪精靈打開蓋子,隨後遞給她一個木頭棒,勺子對於這種形態的雪精靈來說太大了。

雪精靈不知道如何用,就直接一口咬在雪糕上,整張臉幾乎陷在雪糕里。

甜甜的味道漸漸代替了辣椒的味道,雪精靈滿足的舒了一口氣,隨後看向忙碌的楚漣卿。

看著楚漣卿將之前自己咬過的紅色東西扔進鍋里,雪精靈臉色更白了,暗暗記住了那個菜,決定一會兒不吃那道菜。

雪糕吃了一半,楚漣卿就遞給雪精靈剩下的一些配料。

例如什麼黃瓜、小柿子、胡蘿蔔或者肉乾。

雪精靈吃的十分開心,分毫不嫌棄這是用剩下的自己不吃就會被扔掉的東西。

精靈體與人體不同,精靈體吃下去的東西都會化為天地元素被精靈體快速吸收,所以精靈體的肚子是個無底洞,算起來,怕是比樊洛洛這個大胃王還要大胃王。

忙了一會兒,午飯準備好了,是炸醬麵和一些湯。

雪精靈就有些不知如何是好了,因為楚漣卿扔進去辣椒的只有一道菜,那就是炸醬麵的精髓所在,醬!

「你怎麼不吃?」成浩好奇的問道。

「可能是剛才吃多了吧!」楚漣卿說道。

剛才雪精靈在廚房可沒少吃東西,所以楚漣卿以為是雪精靈吃不下了。

成浩也就沒管,自己吃了起來。


噓!重生鮮妻嬌養中 ,心中很奇怪,這些人難道都是怪物么?

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恐懼終於鬥不過好奇心,她吃了第一口炸醬麵,隨後……又一扇新世界的大門打開了!

原來那東西和這些食材混在一起就不會那麼恐怖了!

吃過午飯之後,眾人離開了房車繼續出發。

雪精靈坐在成浩的肩頭晃著兩個雪白的小腿,手中正抱著一個大桃子吃的香甜。

這邊常年都是雪白一身,根本沒有什麼吃的東西,所以她所吃的所有東西都是聞所未聞,見所未見。

好在成浩的衣服都是神器,桃子的汁水哪怕落下來一擦也就掉了,不像趙寧他們為了惡搞成浩,故意把神器弄的髒兮兮的洗起來都要費一些周折。

「沒有個地圖,也不知還能不能找到那座小城。」成浩說道。

他們為了雪雕大賽跑進深山之中。如今再次出來已經不知道方向了,之前那對夫妻給眾人指的路也不知道是哪裡。

「隨緣走吧!」楚漣卿說道。

眾人出了深山就花費了一下午的時間,隨後便是一片平原,十分廣闊,一片雪白,甚至雪地都沒有人踩過的痕迹。

「不會是進入無人區了吧?」眾人看著廣闊的雪原有些無語。

天也漸漸黑了,眾人只能在這雪原中過夜。

房車再次出現,眾人鑽進房車之中,樊洛洛給房車設置了一個無重力的陣法,讓房車自己跑在雪原之上。

成浩鑽進房間開始敲敲打打,眾人雖疑惑,但是也沒有多問。

晚飯的時候,成浩終於帶著雪精靈從房間里出來了。

「這一晚上你都在忙什麼?」白雪皓問道。

「給雪精靈做床和柜子。」成浩說道。

「啥?給雪精靈做床和柜子?我要去看看!」說著,不等成浩說話便直接鑽進了成浩的房間。

每個人的房間大小都是一樣的,成浩的房間有一部分圈出來專門給雪精靈住。

圈出來的地方以白色調為主,和成浩的整個房間裝修風格嚴重不符。


什麼沙發、床、柜子、茶几……反正只要是知道房間該有的東西,那圈出來的地方都有,只不過是縮小版的而已。

「沒想法啊大師兄,你這也挺心靈手巧的啊!」白雪皓不由得感嘆。

「還行吧!」成浩淡淡的說道。

「大師兄,你不會是把這小傢伙當自己孩子在養吧?怎麼樣?初為人父的滋味?」趙寧賤兮兮的問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