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依舊是盤腿相坐,僅抬起臂膀,一拳轟去!

下一秒,一道火紅色之光閃過,火焰竟脫離臂膀,朝著前轟去!

砰!

一聲巨響衝天而起,火焰臂膀瞬間便將那巨石轟碎,燒灼成粉末!

毀滅之力兇悍無匹,相當於林烈近戰的全力一擊!

一拳后,火焰分化,竟自主的回歸體內!

只是,回歸的靈氣並不如之前所料想的那般,僅剩餘一半!

看來每一次能夠釋放的火焰之力是有限的,想要增加火焰應該便是不斷的淬鍊太古神魔體武技了!

以後自己一定要好好分配一下靈氣淬鍊,太古神魔體淬鍊,還有符紋印刻的時間了,三者雖是相輔相成,但還是要保持修鍊力度的平衡吶。

想到這裡,林烈取出獸核和龍蜒草,神魂湧入命珠,一邊吸收獸核靈氣,一邊修鍊太古神魔體二段,火神之力!

靜修一直持續到翌日午時,當林烈收回靈氣時,原本靜坐的巨石,僅剩下了一小塊,石塊四周皆是黑色焦痕!

難道,這巨石是活生生的被燒灼化了?

這火焰之力,竟如斯恐怖!


「快,抓住它,別讓它跑了,發了,發了,這次肯定是發了!」

「老大,這小東西太狡猾了,根本抓不住他啊!」

「抓不住也要抓,快快,他往前方的巨石位置跑了,追!」

林烈右耳微動,此刻他的神魂可以籠罩方圓百里,任何細微之音皆能聽的一清二楚!

前方百里內的這一番對話吸引了他的注意。

起身躍至最高處,眺望而去,看見兩名身著傭兵服男子,正一前一後不斷的朝前撲去,在他們前方,赫然是一火紅之物。

這是一個小人模樣,只有手掌般大小,但渾身裹滿了火焰,一蹦一跳的躲閃兩名男子的捕捉,看起來很是滑稽。

噗。

林烈不禁笑了出來,這似乎引起了小火人的注意,它竟加快了速度,而且是朝著林烈蹦來。

林烈陡然升起一種不祥預感。

果然,小火人一個前躍,來到他所在的石台,灰溜溜的鑽到其身後。

這傢伙,是想要我救他嗎?不怕我是壞人?

林烈無奈的搖了搖頭,這時,已經來到他面前的兩名男子氣喘吁吁的望著他,眼神之中滿是凶光。

傭兵常年混跡於妖獸出沒之地,個個都是身染鮮血的莽漢,望見林烈這般年輕的少年,自然有一種無形的優越。

「小子,不想惹麻煩的就趕快讓開,別打擾我抓這個小畜生。」其中一名傭兵說道。

「該死的小傢伙,別讓老子逮到,不然就把你放到冰塊里好好冰冰!」另外一名傭兵壓根就沒將其放在眼裡,望向小火人怒喝道。

對於這種輕視,林烈有些微怒,但卻堅定了其出手相助的念頭。

面露微笑的說道:「我說兩位大哥,可不是我有意不讓你們抓它,這個小傢伙非要躲到我身後,我能怎麼辦。」

「小子,我們可是天狼傭兵團的,你可以去打聽打聽,得罪我們的下場是什麼。」傭兵似乎有些不耐煩道。

林烈聳了聳肩,隨意說道:「額,抱歉,我什麼天狼傭兵團不怎麼感興趣,不過,你是不是耳背啊,沒聽到我說什麼?」

「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區區煉體武者也敢如此囂張!」意識到自己被耍后,那傭兵暴喝一聲,全身靈氣盡系綻放,高舉右拳就朝著林烈襲來。

剎那間,林烈的瞳孔驟然緊縮,靈氣在右拳洶湧凝聚!

「凝脈一重境巔峰?來得好!小爺我正缺人練手呢!」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戰鬥,林烈還是頗感興趣的,青石峰苦練這麼多天,需要這樣的戰鬥來測試修鍊成果!

這種久經戰場的傭兵更符合他的口味!

林烈毫不避讓,顯然是準備正面相抗。

對於林烈的這種做法,那名攻擊的傭兵則是面露自信笑容,在他的眼中,這無疑是愚蠢行為!

「真是初生的牛犢不怕虎,今日老子就讓你知道大陸的殘酷!」

砰!

帶著碎裂靈氣的一拳轟然打出,與林烈的右拳撞擊在一起,兩股兇悍之力的瞬間碰撞引發無比兇悍之氣的四溢,周圍一陣旋風呼嘯!


下一秒,那壯漢臉上的自信笑容明顯消逝!林烈的嘴角,則是浮現出一抹妖異!

妖氣凜然!

「凝脈境?了不起嗎?」林烈輕聲嘲諷,而後大步邁出,一個迴旋踢直接將那傭兵踹飛出去!

這一刻,空間陷入了一片寂靜!似乎這一切是幻覺!

該死!怎麼可能!這小子明明就是煉體境,可力量為何如此強大!

運氣,一定是運氣!

傭兵望著林烈,一臉的不可置信。

林烈似是看出了這種懷疑,微笑著深處右手,往回勾了勾手指,示意他繼續攻擊。

面對如此挑釁,傭兵豈能不怒!

「小子,運氣可不會一直眷顧你!」

傭兵驟然起身,暴喝一聲,靈氣再度釋放,身體瞬間朝著林烈疾馳而去!

林烈佇立原地,身體絲毫不動,但是眼眸流動間卻是將傭兵的攻擊路線看得一清二楚!

苦笑一聲后,他搖了搖頭道:「你的力量倒是不錯,可惜,速度太慢!」

話罷,林烈的身體瞬間前移,一個微妙的左傾躲過傭兵的全力一擊,而後右膝驟然提起,砰的一聲沉悶之音,那壯漢的身體瞬間被挑在空中!

此時,林烈雙手緊握,凝成拳,一抹火焰靈氣流轉拳峰間,雙拳驟然砸下,正中傭兵背部!

砰!

沉悶之中瞬間想起,那傭兵的身體已然被轟擊在第,砸的巨石粉碎,碎石四濺!可想而知這一擊的力量有多兇悍!

事實上,林烈此刻肉體兇悍的程度已然超越凝脈三重境武者,全力的一擊自然足以擊暈一名凝脈一重境武者!

而那另外一名傭兵則是傻了眼,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他似是還沒從原本無形的優越中走出來,他不明白為何一眨眼,自己的同伴竟敗在了一名煉體境武者的手上。


這是無論如何也無法相信的事,可卻成為了事實!

林烈望向那傭兵,眼神之中充滿了殺氣!

既然出手了,就不能留活口,況且他們是傭兵,自己還沒強到到可以以一人之力毀滅整個傭兵的地步!

這一次,他主動出擊!

詭異的速度讓其身體瞬間消失原地,下一秒,已然出現在那還未從震驚中醒來的傭兵面前,高舉的右拳上,滿是兇悍的火焰靈氣,這是太古神魔體火神的力量!

硿!

一拳正中傭兵的鼻樑處,兇悍的火焰靈氣都被擊碎,那傭兵的整張臉,瞬間塌陷下去,頭骨更是四分五裂!

一拳,一擊,殺死一名凝脈境武者,煉體境之中,天下能夠做到的恐怕只有林烈一人了!

又將那名被打暈的傭兵殺死後,林烈不由的鬆了口氣!

這一次的勝利雖然輕鬆,卻也是僥倖,若不是抓住了敵人輕敵的心態,一舉取得勝利,若是讓敵人反應過來,怕是躲不了一場惡戰!

畢竟兩名凝脈境武者的全力反撲,自己就算戰勝,也會付出慘痛代價!

解決了兩名傭兵,對於自己如今擁有的實力,林烈還是頗為滿意的,欣慰一笑后便離開了巨石高台。

「趕緊離開吧,若是讓別人知道這兩個人是自己殺的,麻煩可就大了。」

林烈轉身望去,發現這事的禍源小火人早已不見蹤影。

「這個小傢伙……」

只是無奈一笑,也沒多想什麼,畢竟這只是一個小插曲,可是當其準備回原本修鍊的地方收拾一下當初放置的獸核及龍蜒草時,卻是呆住了。

那個小火人,可不就在自己剛剛修鍊的地方,而且手上還抓著自己辛辛苦苦擊殺妖獸得來的獸核。

一邊抓著獸核,還一邊啃著!

幾秒鐘的功夫,那顆比它人還大的獸核就被啃了個精光,而林烈僅僅是詫異的時間,就有三枚獸核被其全部吞下。

帶著疑惑,林烈緩緩的靠近小火人,那小火人似是知道林烈沒有惡意,絲毫不懼,自顧自的啃食著獸核,就連一旁的龍蜒草也被其囫圇吞棗般全部吞食。

「這個小傢伙,究竟是何方怪物!」

林烈也算得上是熟讀大陸知識書籍,卻從來沒有看到過有記載這樣的一種妖獸!

若不是成功凝聚血旋,林烈根本無法感受到這個小伙人身上散發的氣息竟然是靈氣與血液相融的味道!

小火人一直無視林烈的存在,直到將地上的獸核與龍蜒草全部吃光了,滑稽的摸了摸肚子,轉身望了望林烈,咿呀咿呀的幾聲,猛地一躍,直接躍在了林烈的肩膀處,倒頭就睡了起來!

「卧槽,騙老子救你,還吃老子的,喝老子的,現在還躺在我身上睡覺!」

林烈被這個小怪物搞的很是無奈,可是仍由他怎麼甩肩膀,這個小傢伙就是掉不下去,也真是奇了怪了。

「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你願意睡那你就睡吧。」

或許是因為見小火人很可愛,或許是因為這慢慢東興路上的孤單,能有個奇怪的小東西陪伴倒也有趣。

林烈決定不去管它,疾步朝著內圍前方行走而去!

有了這樣的一個小插曲,林烈的心情也不由的有些愉悅,不知不覺中,他不僅習慣了天龍劍的存在,甚至忽視掉了這柄巨劍的重量。

無論是力量,速度,還是靈氣,也都快要恢復至巔峰!

… 「第五頭!」

伴隨著林烈的一聲爆喝,裹滿火焰的右拳正中一條巨蟒的頭顱,將其轟的粉碎!

取出巨蟒獸核,擦拭后便放到掛在腰間的布袋裡。

整整五枚三級妖獸的獸核,這是林烈一下午的不菲戰績!

青石峰內圍的妖獸大多是生性好戰,但凡修道血腥之氣皆會主動上門,獸核雖然被小火人全部吞噬了,但那布袋上的血腥之氣卻依舊濃郁!

林烈僅前進了數百米便不斷的有妖獸接二連三過來送死。

連續的五場戰鬥,林烈釋放的皆是火神之力,此刻他對於火神的運用已然到達了嫻熟地步!

釋放火神,就仿若是變化了一種戰鬥形態,不僅力量,速度能夠增強數倍,就連防禦亦是變︶態無比!

只需一個意念,那火神的火焰便會自動在某個位置凝成一面護盾,而且這護盾的防禦之力極為牢固!

三級妖獸以下的妖獸根本無法撼動分毫,三級妖獸只有力量型的重力一拳才能破碎它!

擁有這樣一股變︶態的力量,林烈的戰鬥能力無疑有了一個質的飛越。

肩膀上的小火人依舊處在沉睡之中,但林烈能夠清晰的感受到,它身上散發出來的火焰之氣在不斷的增強!

似乎是被封印了百年的力量正在不斷的衝擊封印,欲破印而出!

最令其差異的時,林烈嘗試從小火人身上汲取些許火焰靈氣,但它將這些火焰靈氣湧入命珠時,就連武技真身釋放出來的力量也是極為懼怕,不斷後退!

能夠讓太古神魔體武技真身懼怕的火焰,這個小火人究竟是何方怪物!

短暫的思索,毫無頭緒,林烈只能苦澀一笑,就在其準備再度前進時,不遠處卻是傳來了數聲妖獸嚎叫之音!

「嗷嗚!!!嗷嗚!!!!」

憑藉妖獸的嘶喊,林烈可以判斷出此妖獸力量強大,等級不低,而且正在進行一場生死之戰!

林烈當即便覺醒去看一看!

空曠的山丘之中,靈氣縱橫,碎石亂飛,林烈站立在一座小峰之上,俯瞰望去。

這是兩名男子與一頭紫火流雲豹的殊死搏鬥!

更為驚訝的是,這兩名男子正是前幾日在客棧嘲諷林烈的天元宗弟子!

紫火流雲豹,三級巔峰妖獸,力量兇悍,速度詭異,全身裹滿紫色火焰,有書記載這火焰是來自於地獄的鬼火,擁有燒灼靈氣的恐怖威能!

事實證明,記載是無誤的!

兩名男子雖都是凝脈境修者,但是肉體力量頗為孱弱,憑藉的就是一波接一波的武技攻擊,奈何通過靈氣釋放的武技,攻擊在紫火流雲豹身上,威力皆是會減少數倍!

連番的戰鬥下來,兩名男子的靈氣已然臨近枯竭,戰局已然開始一面倒!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