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不可能帶著這麼多人,還是那句話,他不是無敵的,只有他們兩個,遇到大危險,自顧都不暇。

走了一圈,沒有找到什麼食物,反而殺的偷襲者收穫一些。

最後千星還是推了一個半獸佔領的食品廠,收穫不少。

等千星離開很久,一些人才敢過去。

「什麼人殺我兄弟,找死……」剛要出城時,又有人攔殺過來,這是剛剛某些襲擊者的同夥隊伍,在不同的方向,還沒見過千星的威勢,只是聽到少許風聲,怒氣沖沖的殺來。

索貝克吃飽了,歪著嘴走上去。他跟著旁邊沒有化形,沒有嚇到對手。

「啊……住手……停……你們是什麼人?這等實力,你們是上面的人?都走了,留下我們,你們還要趕盡殺絕……」隊伍中有個人反應很快,竟然猜到一些,驚慌大喊。

千星愣了一下,叫住索貝克,「都走了,去了哪裡?」

那人嚇得顫抖,一個照面,他們的小隊已經支離瓦解,「都被高手護送走了,先走的都是所謂精英人士,不是說人人平等嗎,我們算什麼,後來普通人也被軍隊護送走,我們就晚一步,都被拋棄了……」

千星蹙眉,很快也明白,就像南州清風苑便是精英所在地,肖教授等人對社會發展重要,國寶級人才,先被護送,之後所有人,但慌亂之下,怎麼可能都走,再說有的人自亂陣腳,或者自作聰明,說不定還是自己沒跟著去。

誠然路上也有很多劫難,不少人遭難,但大多人還是送走了,他們留下來,上面高手有限,每天都在戰死,到處都需要支援,也不可能屢次回來接人。如今便是這樣的情況,有的人確實是耽擱留下,有些無助,有的人就是別的心思,混亂的很,世界各方都是。

至於眼前這些人,顯然不是好貨色,若他倆實力低,估計早被分屍了,看剛剛他們衝來的肆虐架勢,明明是過的很滋潤。

千星看了一眼,這些人知道有限,問不出什麼。

「記住了,想活著沒話說,別再胡作非為,這是最後一次。」千星淡聲說道,既然停手,也懶得再殺。

千星出城,徑直向荒野中走去。

後面僅剩是三人嚇得癱在地上,總算逃過一劫,倒是想跟著千星走,不過又不捨得肆意逍遙,再想起千星的話,心中又變涼,等再看前方,千星兩個早沒影了,只有隱隱的半獸嘶吼聲,像是慘叫。

平時聽到大多都是人的慘叫,如今反之。

或許城中確實有想離開的可憐人,千星也沒法,他剛剛回來,什麼都不知道,他的路還更遠,路上兇險太多,做不了什麼。

末世慘狀太多,他無能為力。他覺得可能都已經被某些強悍的惡魔盯上,或者追蹤著,跟著他也許更危險。

他一路奔行,都是在惡魔眼皮底下殺過來的,惡魔們不可能一點都沒察覺,雖然各處都很混亂。

還好剛剛感應一些,城中的人並不多,大多還有些本事,這也是磨礪。

都有各自的運道,他自己也是,也許走的更遠,也許下一步就掛了,命運總是變幻莫測,他也無法把握,實力不夠。

千星一直沒有鬆懈,也一直在進步,如今應是僅次於萬象榜前十的實力,但還是有所不如,這一步也難,他自身還沒有破境。

十大高手層次是曾經的極限,太難太少,哪怕真是十大戰力,他也自信可以一戰了,他的實力足以稱雄各方,再有索貝克的神性血脈,幫他抗一二,更無懼什麼。

然而惡魔太多,一個不行,若是來幾個,哪怕前三十的多來幾個彼此聯手,他們都得跑路。

千星輕吸口氣,之前剛過天涯九曲,評定是普通天驕門檻,如今呢?如今面對普通三星強者,他已經可以較為輕易的擊敗,甚至滅殺,應該是稍厲害些的天驕吧。

千星肯定自己不是最強天驕層次,有些還不夠,自己都覺得還有空間,各方天驕不可能都達不到,而他沒有時間啊。他的優勢是槍魂境界夠高,生死聖體,還有難掌握的元魄力。

總算在這類最頂級的宇宙精英中也不是墊底的了,千星淡笑,心中自信,要做就做最強。

****** 前面有惡魔強者發現這邊戰鬥氣勢,殺了過來,千星直迎上去。

不能做什麼,既然路過了,也順手幫忙解決一些強橫的對手,沒有戰神級的對手,其餘都好對付了,城中剩下的人也可以慢慢磨練。

來的依然是一星惡魔,還有光翼,殘忍的笑著,結果光翼被千星一拳轟爆。

「吼吼……」荒野中,又有半獸成群,嗜血兇殘。

千星兩個殺過之後,快速離去。

轟!兩個惡魔強者,千星兩個閃過,一下全滅。

「謝謝。」原本惡魔的幾個對手渾身傷痕,看樣子是某個宗門的隊伍,驚疑不定的看著千星兩人。

千星沒有過去,微微點頭,直接離去。

以怨報德不是沒有遇到過,路過隨手解決,不想做別的什麼。

「我們快走。」一群人也快速向另一方向行去。

「剛剛那個是誰?兩個戰神級惡魔,就那麼解決了。」他們中只有一個戰神,剛剛都要擋不住了。

「我怎麼覺得有些面熟?」

「啊……我想起來了,他是玄盟星宿,虛日鼠千星。」有人喊道,前些時候各方祝賀,有的深山隱世宗門卻也較少關注,但總是聽說過一些。

「就是那個滅殺過三星惡魔的虛日鼠?」他們的門主是一個蒼髮老者,也吃驚了。

「真的好帥。」有年輕女孩恢復一些,看向千星離開方向,不過處處狼煙,早沒影了。

「他怎麼在這裡?早知道就跟著他了。」

「好了,估計是有任務吧,我們也趕快離開這裡。」

千星走了,對他來說都是小插曲,路上見過的太多,只不過到這邊還沒碰到過一個三星惡魔。

符武通靈 看樣子華夏大地高手真的很多,那些三星惡魔想來都是被吸引過去了,這是好還是壞?至少對普通人來說是好消息吧。

隨著深入華夏大地,千星愈發覺得不同。

天空中炮彈不時都有飛過,一些殺傷武器滿天飛,都是轟殺那些惡魔和半獸的,這麼多天還是如此,不得不說準備很足,儲存很豐厚。

也是這些和高手們的配合,阻止了全面的劣勢,不至於瞬息淪陷,甚至各地都在堅持,還在按計劃後退聚集回防。

天空中能飛的惡魔半獸也不少,各展手段,地面還有遠攻,如今天空簡直成了禁忌地,絲毫不弱於地面的危險,就算能飛也不能輕動。

千星也不能,有時候躍起的高,發現都快成靶子了,只能地面奔走,而地面四處都是敵人,正是混亂的時刻。

惡魔帶的半獸太多了,千星不知都是哪弄來的,兇猛野獸一般,靈智欠缺,嗜血本性,遍地都是,不乏厲害的怪物,這是滅絕而來。

轟!和往常一樣,千星和索貝克橫殺過去,殺出的道路,已經殺得麻木。

「救命……啊不要……嗚嗚……」一處小鎮外,千星看去,放眼不少屍體,有的半獸還在抱著殘肢啃,血腥的很,還有幾人倉皇的跑著,眼看也難逃虎口。

滾滾狼煙後面,千星走出來,他有些詫異,就是剛剛的深山宗門弟子都是穿著現代衣服,最多有些古風古韻色彩,前面的人竟然古裝帶劍,差點以為穿越了。

有個男子有覺醒實力,不過遠不夠,這些半獸不少都有超凡實力,而其他幾個人都沒實力。

這麼組合,連之前破城中最差的小隊都遠不如,竟然活到現在。

千星沒有放慢速度,然而他也是從後面殺過來的,再快也需要時間。等他趕到,已經只剩一個人了,那幾個都被半獸咬死。

「啊……救命……」哭喊著滿是絕望,自己也絆倒在地,一頭口中還有殘肢血痕的半獸已經撲上去。

接著這頭半獸就更快速度倒翻出去,千星到了,索貝克也到了,索貝克很納悶,怎麼這些傢伙比他都殘忍,比他還笨。

片刻時間,周圍已經安靜下來。

千星掃視一圈,臉色並不好看,這些半獸都吃人,地面都是殘肢。

抬步離開,又想起什麼,回頭看向那個女人,應該是女的,剛剛還在哭。

心中莫名煩躁,他不想麻煩,要最快回去,但……算了,千星理性冷酷,轉身離去,難不成為了這一個,他還耽誤更多。

「等等……求求你,帶上我吧,只要跟上大隊伍就好……嗚嗚……不要丟下我……」女孩梨花帶雨,快步跑了過來,嬌媚柔弱,楚楚可憐。

千星看得都有些不忍,接著微微蹙眉,他才剛回頭,這女人就反應過來,做為一個普通人,心裡素質還真不錯。

「謝謝你救了我,可是你走了,我轉頭又會被那些怪物吃掉。」女孩輕咬嘴唇,眼巴巴看著千星,「求求你,我們是掉隊了,只要趕上隊伍就好,我會報答你的,一定會記住你的恩情,我還能幫到你,我也覺醒了能力,能幫人療傷,現在還不太厲害,我會努力……」

「老大,好像長得不錯啊。」索貝克清理戰場回來,咧嘴嘴滿臉橫肉的,一看就不像好人,「你要怎麼報答老大?」

女孩臉色一白,有些慌亂支吾,又偷偷看千星幾眼,這個蠻漢子太嚇人,千星還算好……不得不說女孩確實很漂亮,狼狽也難掩眉宇清秀,嬌柔可憐,身上衣衫都有破爛,身段都有春光顯露。

千星瞪眼,索貝克訕笑著閉嘴了,他還不明白兩人想法,若是知道肯定會大呼冤枉,他本來是想接著問問能不能給幾車烤肉做報答呢。

「我不想被吃掉,我還想回家……嗚嗚,只要你救我,我都,我都……」女孩有些無助,想起被吃掉誰都會害怕。

「跟我走吧。」千星輕嘆,再說他都真成壞人了。

「你說還有大隊伍,他們在哪?」千星問道,此地距離南州還很遠,估計得幾天才能返回,也不差這一會兒,他更想打聽一下消息。

又想起若是像這裡一樣,南州他們也撤了,那他再傻乎乎跑過去,更耽誤時間,至少了解一些玄盟的策略,怎麼布置的,往哪裡撤。這不是一個人的事,除非他的實力再提升百倍,一己便力挽狂瀾。

女孩快步跟著,顯得很柔弱單薄,努力回復一些,「我也不知道,到處都是怪物,狼煙,我們衝散了。」

「多久了?」

「快一天了,他們都死了。」女孩很傷心。

****** 千星看了一眼,都死了卻剩個不怎麼會武的女孩,這女孩人緣很好嗎?不過看剛剛屍體多是年輕人,這美麗女孩應該不少人青睞吧。千星想的沒錯,不過剛剛女孩的話他也沒怎麼在意,女孩會療傷的,算是醫師,在隊伍中自然也該受保護。

千星思索,一天時間,若是大隊伍,應該也不會走太遠,至少他的速度是能趕上的。

女孩默默的跟著,也沒敢吭聲,路上碰到一些兇殘半獸,一直心驚肉跳的,有時候還太多太……然後她發現根本不用害怕,千星都沒看見似的,那個大塊頭比半獸還兇悍,狼羊棒一揮誰都擋不住,從來都沒見過這麼厲害的人,比導彈殺傷力都大。

「我怎麼覺得你有些面熟?」千星回頭,隨口說道,剛剛就覺得在哪裡見過似的,「想起來了,柳冰,那個很紅的明星?偶像女神?」他不是什麼老古董,尤其月兒之前喜歡追劇,他也一起看過,只不過發生事情太多,一時都忘了,如今看電視都是多麼奢望的回憶。

冷王盛寵:宦妃太撩人 「老大,什麼是明星,好吃嗎?」索貝克打完架回來,除了吃他對別的都沒興趣。

女孩有些幽怨,總算還認出了她,她本以為能藉此拉上些話題,結果現在才認出,還有這個大塊頭更不認識,接著又黯然,現在還有什麼明星。

「難怪表情都這麼到位,心裡素質還好。」千星隨口道。

柳冰臉色變白,「我沒……我沒有演什麼,嗚嗚,真的……我們是在這邊拍戲的,結果忽然就末世來臨,很多人都死了,我早已不是什麼明星,沒人再管我,那些助理也都跑了,我跟著一些朋友隊伍一起走,後來……」

千星看過去,原來是這樣,難怪剛剛看到的是一群古裝,應該也是在天地變動的時候有人覺醒,並且快速變強的,還能斗一斗普通半獸,可惜成長時間不夠。

現在柳冰也身著古裝,不得不說和電視上一樣,就是一個楚楚可憐的古裝美女。千星倒是相信了,至少看樣子他們連換衣服的時間都沒有。

「恩人……大哥,我能知道你叫什麼嗎?」柳冰低聲問道,近距離偷看幾眼,她發現千星風塵僕僕的臉竟然很年輕。

「我不是無敵的,不能保證什麼,盡量帶你趕上大部隊,若是趕不上,我也不會多等,遇到難纏的對手,你要有心裡準備。」千星輕淡說道。

柳冰有些委屈,曾幾何時多少人都喜歡她順著她,況且她也不是要求什麼,但再想千星也沒錯吧,她不能怪什麼,至少她現在還活著,同伴都死了。

「桀桀……」說話間,天空有虛影飛下,伴隨著魔性的笑聲,勾人心魂。

索貝克殺的多了,總會引起注意,有惡魔高手來了。

還有二星惡魔,魔威浩蕩,千星動了,手中戰槍乍現,揮槍刺天,凌厲的槍影直接就把惡魔刺了下來。

柳冰驚呼,又掩住小嘴,她還以為那個大塊頭是主要戰力,原來千星更厲害。

時間緩緩過去,一路上柳冰算是見識了什麼叫所向披靡,遇魔殺魔。

他們的小隊死傷無數,他們的大部隊等等也是,遇到的所有強弱對手都不易。有的十分難纏,怎麼都殺不死,而在這裡好像都無法擋住千星兩個,這是什麼人?

那個大塊頭就算了,不時偷看千星背影幾下,只是太冷了,一點都不憐香惜玉,不過還是挺帥。

這樣的人或許才是如今時代的偶像,應該會有很多人喜歡吧,就像曾經的她一樣。她成了普通人,又怎麼會為她不同。

緊跟著千星,她也很害怕,不敢多分心,只是跟著千星很有安全感。

千星沒有再多說,不論怎樣,這個女孩有沒有演的可憐,確實也可憐,或許也是覺得他不會如何出格,都是想活著,他能救順手救了,若是不行,也不能怪他。

「索貝克,走了。」千星喊道,拉住柳冰胳膊,一閃就到了另一個山頭。

接著又有惡魔襲擊,不等柳冰驚呼,千星把她扔給索貝克,揮槍便殺出去。

「你帶著她。」千星說道。

「哦。」索貝克嗡聲應道,直接把柳冰抗在肩頭,也拉著狼羊棒繼續轟殺。

柳冰臉色青白變幻,體內氣血翻湧,剛剛緊挨千星,她還心跳有些加快,這轉頭又被這個憨子抗貨物般的扛著,真是跳的更快,那是嚇得。身邊還有嘶吼,鮮血亂濺,這大塊頭也不知道掩飾,真是心顫又幽怨,咬著嬌唇,也不吭聲。

前面男人太冷酷了。

也許確實如此,不過誰這麼一路連續血殺十餘天,幾乎不眠不休,都會冷酷的,沒殺瘋殺入魔就不錯了。千星本來就心冷,對敵人的冷,對殘酷的冷,對無法預料結果的冷,還有他的戰槍本來就是肅殺孤冷的,孤傲的戰意。

遭遇這麼多,他還能理智冷酷,已經是很正常了。

什麼財富權利,什麼絕色佳人,轉眼都可以化作塵土。

千星正在殺敵,忽然轉頭一側,多少日子來,他第一次心暖,咧嘴笑了出來。

以往都是他幫忙,這一次有人來幫他,應該是聽到這邊戰鬥,有高手在附近,然後就過來了,還不知道他的實力沒問題,不知道這裡戰況如何便來了。

有自私小人,也有熱血英雄,華夏兒女從來不缺大好男兒,古往都如是。

那是三個人,一個一星戰神,兩個超凡極致,聯手有合擊手段,頗為厲害,但這邊還有二星惡魔,他們難有勝算的,依然無畏出手。

千星絕殺對手,戰況很快結束,過來的三人都頗為吃驚,本以為是苦戰,沒想到這樣。

三人也沒有過來,震驚過後,遠遠的抱了抱拳,轉身離去。

萍水相逢,順手而為,和他曾經一樣。

千星也和索貝克離去,索貝克還有些不情願扛個美女,影響發揮,不過還是他得扛著。

夜色到了,千星心情不怎麼好,他並沒有跟上什麼大部隊。

遠方有嘶吼聲,千星閃步消失,彷彿平地上化作的強弩,一溜煙過去已經從一個高大惡魔的身體中穿過。

不遠幾個傷痕纍纍的世家高手嚇了一跳,連連道謝。

千星再次問過大部隊的消息,確實有,但他們也是走散了,還沒跟上,也不知道具體在哪。

柳冰也被放下來了,顯得很憔悴,她可沒有兩人的實力,比戰鬥的兩人還狼狽。

****** 「你……你受傷了,我……我幫你。」看到千星手臂血痕,不少都是敵人的,她看的真切,有處先前受傷的。

那是一個二星惡魔留下的,強者都有手段,哪怕不如他,也不可能做到每次都不中招,不過只是皮外傷,他更多的傷勢還是先前趕路碰到巔峰惡魔留下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