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並不是看不起鳳逸軒,而是,他的女兒已經許給別人了,這事也得要有個先來後到。 柳祥風回身,拍了拍柳狐玥的肩膀,哄道:「玥兒玩了這麼久,也該餓了,爹爹給你做吃的去,你想吃什麼?」

「我要吃糯米糰子,要甜甜的,媳婦,你說好不好?」鳳逸軒高舉起手中的風箏風,純真的朝柳狐玥眨了眨眼,俊逸的臉上勾起了燦爛的笑。

他認出了當日在皇宮後花園抓蝴蝶玩的柳狐玥。

那時候,鳳逸辰就是這麼逗他的,他說:「只要你娶了柳狐玥,她就會給你生出好多糯米糰子,到時候隨便你吃。」

就是這麼一句話,令柳狐玥的命運跟他緊緊的栓在一塊兒。

而鳳逸軒向來最愛那什麼糯米糰子,自然是受不住這樣的誘惑,便扯著皇上鳳灝君的衣服吵嚷著說要娶柳狐玥。

鳳灝君想都沒想,就下旨婚配。

這令當時的柳狐玥傻了,誰要嫁給那傻子王爺生糯米糰子,後來才鬧出了上吊的事兒來。

柳祥風聽到鳳逸軒叫自個女兒為「媳婦」,臉上立刻浮現了不快,皺緊了眉頭說:「鳳王爺,這媳婦可不能隨便亂叫的。」

柳狐玥無奈的看了看柳祥風,他何必跟一個傻子計較這些,看他傻傻的樣子,知道媳婦是什麼嗎?

「媳婦是什麼?」柳狐玥歪著腦袋,故作著一臉迷茫的問。

柳祥風眉頭皺的更深,回過身,解釋:「媳婦就是……」

「媳婦就是糯米糰子,甜甜的,可以吃的。」那雙狡長的鳳眸,對著柳狐玥像獻寶一樣的眨呀眨,兩顆烏黑的眸子,像顆耀眼的寶石,顫著美麗的光華。

看著他天真的模樣,純凈的笑,不知為何,柳狐玥竟有些不忍看下去。

好好的男人,長得五官端正,不,應該說,他過分俊美的妖嬈,仿若不屬於這個世界,誘盡整個蒼穹也因他而失了色。

那頭,她高手老爹忍不住的嘴角抽了幾下。

急的面紅耳赤,稍大聲的糾正:「媳婦不是拿來吃的,也不是糯米糰子,到底是哪個混球告訴你,媳婦是拿來吃的。」

無辜的表情又浮現在那張妖艷的俊臉上,扁了扁嘴,聲線委屈的說:「是……是太子哥哥,太子哥哥還告訴我,有媳婦就有糯米糰子,媳婦會生好多糯米糰子給我吃。」


這會兒連柳狐玥也忍不住的噴了。

那個混球太子也真是夠可惡的。

不過,這也證實了那個太子性子十分惡劣,連一個傻子都耍,況且,柳狐玥的印象中,可從來沒見過太子鳳逸辰給過前身的柳狐玥好臉色看。

可見,這個人人品不是一般般的差。

柳狐玥見她老爹的怒蓄意待發,立刻雙手抱住了柳祥風的胳膊,撒嬌似的晃了晃柳祥風的胳膊說:「爹爹,娶媳婦就有吃的,那我也要娶媳婦,我要娶好多媳婦,給爹爹一個,給祖母一個,給大哥一個……」

她把家裡的人全部都念了一遍,柳祥風越聽越頭痛,心裡也深深的抱怨著太子鳳逸辰。

「玥兒——」柳祥風大聲的喝住了她。 柳狐玥立刻含住了嘴裡的話,目光灼灼的看著柳祥風。

柳祥風見她這無辜又乖巧的模樣兒,聲音放緩了下來,伸手拍了拍柳狐玥的肩膀說:「媳婦不能吃,媳婦是……」

「老爺——」柳伯從人工湖的小拱橋匆匆跑來,他臉上帶著焦急與不安的表情,似乎是發生了什麼大事。

柳祥風回頭望去,柳伯很快走到了他面前,先行了一個禮,再湊近柳祥風耳朵,輕輕的說了幾句話。

只見,柳祥風眉頭先是深皺了一下,隨後又舒展開,連整個面部表情也展開來,似乎這件事情對柳祥風來說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

但是,柳伯的臉上絲毫找不到一點點愉悅,反而有些憂愁。

奇怪,發生什麼事了嗎?


柳伯說完后,柳祥風瞥了瞥鳳逸軒,隨後輕輕的說:「你去安排一下,我一會便來。」

「可是,老夫人那頭……」

柳祥風望向對面的院子,眉頭又皺了起來:「此事,還是由我來做決定,老夫人那頭你不用管。」

「但是太子殿下……」

「柳伯。」柳祥風輕咳了一聲,阻止柳伯繼續說下去。

柳伯目光掃了掃,這才看到站在柳狐玥身後的鳳逸軒。


趕緊走前,行了一個禮。

鳳逸軒便對柳伯呵呵的笑。

柳伯見此,搖了搖頭,若不是因為傻了,哪輪得到鳳逸辰做太子,只可惜啊……

柳伯離去后,柳祥風回身看了看柳狐玥跟鳳逸軒,他得去辦事,很重要的事,關係到柳狐玥的終生大事,所以不得不去一趟,可是又放心不下柳狐玥。

「紅丫,綠丫。」柳祥風喚了一聲柳狐玥的貼身丫鬟。

紅丫跟綠丫就走了過來,福了一下身。

柳祥風道:「好生看著小姐,別讓她到處亂跑。」

隨後,眼神怪異的瞅了瞅鳳逸軒,再側頭,壓低聲音交待紅丫跟綠丫:「盡量別讓鳳王靠近九小姐。」

兩個丫鬟拿眼打量了會鳳逸軒,便點了點頭。

柳祥風這才放心的離開。

柳狐玥眉頭不由一皺,高手老爹是去見什麼人吧?看他跑得比兔子還快,莫非見的是什麼顯貴之人,令他連鳳逸軒這個王爺都不顧。


紅丫跟綠丫走來,兩個丫鬟站在柳狐玥的左右兩邊,柳狐玥用疑惑的目光掃了掃她倆。

她們兩個這是打算像個跟屁蟲一樣的跟著她嗎?

不行,她得甩掉她們倆,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柳狐玥十指環扣,一臉傻傻的問:「你們為什麼站我後面。」

紅丫笑道:「小姐,老爺有事去忙,這會兒就由奴婢陪小姐玩風箏好嗎?」

柳狐玥輕輕的點頭,黑黝的眸子轉溜了幾圈,突然抬頭望向天空,天空中本是飛得很高的風箏,因為無人控制著風箏線,而正在慢慢的往下降落。

柳狐玥立刻大叫:「啊,我的風箏快掉了,你們趕緊把它給放回天上去。」

「是,小姐。」綠丫轉身,就見風箏線還在鳳逸軒手裡。

鳳逸軒見綠丫在瞧自己手上的線,低了低頭看了眼,再抬頭便將手裡的風箏線遞給綠丫,俊顏上露出了可見的期待。 他也很期待風箏再飛的高高的。


綠丫先福了一個身,才接過風箏線,為了風箏能飛起來,綠丫不得不跑起來。

使喚走了綠丫,紅丫還在自個身邊,柳狐玥又轉了轉眼珠子,指著湖岸邊栽種著的花:「紅丫我要花,我要紅的綠的黃的很多花。」

「是,小姐。」紅丫這才剛邁了一步,便又停了下來,轉身說:「九小姐,你不可以亂跑,在這兒等奴婢回來。」

因為花群離柳狐玥的位置不遠,紅丫也就放心的去摘,再者,自打柳祥風走開后,鳳逸軒反倒是安安分分的站在一旁,仰望天上的風箏,彷彿把「媳婦」的事兒給忘了。

柳狐玥點了點頭,顯得十分乖巧,紅丫轉身快步的朝花群跑去,急急的摘下了柳狐玥所說的花兒。

柳狐玥卻在紅丫轉身時,一改那傻傻的表情,目光犀利的鎖定在對面的院子。

轉過身來,快步的繞過了假山,朝柳府最大的院子奔去,待紅丫跟綠丫都回過神來時,柳狐玥早已溜的無影無蹤。

————【全系召喚師】————

柳宅的大廳,氣氛十分壓抑。

廳子內,本是零稀的幾個人,此時卻圍得水泄不通。

「祥風兄,我對你的行為感到很不滿意。」一位相貌堂堂的中年男子,身穿著一身黑色的袍子,身上散發著強者的氣勢,質問同站在廳子正中央的柳祥風。

那人,不是別人,正是從蘭城到來的貴客,納蘭家家主——納蘭湛海。

「納蘭老弟,此事誤會啊。」柳祥風話剛落下。

一道冷光驀地自左邊甩來。

那是來自於鳳逸辰的目光,納蘭家的人到來,沒有讓他離開,他倒是很想看看這場戲,柳家會如何圓場。

「誤會,誤會什麼?人都上門跟你柳家的人提親了,擺在桌面上談的事情,還是誤會嗎,你當我們納蘭家是什麼?既然柳家不想再跟我們納蘭家結親,又何必如此的羞辱人。」

一個與柳狐玥一樣大的女子,長著一張清秀的臉,此時,正面紅耳赤的怒喝質問柳家的錯。

她是納蘭家大小姐,納蘭紫鶯,在蘭城可是有名的刁蠻小姐。

「納蘭老弟,你聽我解釋,此事……」

「不必解釋,我今日到此,本想著把這聘禮給下了,可誰會想到,剛踏入連雲城,就聽到你柳祥風的女兒已經攀上了高枝,如今你的解釋對我納蘭家而言只是一堆廢話,你不稀罕我納蘭家,我納蘭家也不再稀罕你們柳家。」納蘭湛海打斷了柳祥風的話。

他身旁站著的納蘭紫鶯卻冷哼了一聲:「你們柳家可真是夠不要臉的,我納蘭家都還沒毀約,你們柳家倒是做得出來,也不拿把鏡子照照,看看柳狐玥是什麼樣兒……」

「砰——」坐在一旁的柳老夫人突然重重的拍桌,她的臉已經黑得不行,雖然知道納蘭紫鶯的性格本身就惡劣,也知道柳狐玥的確是一個廢物,但是,還由不到納蘭紫鶯在這兒指指點點。 她抬頭,犀利的目光狠狠的落在納蘭紫鶯身上,問:「我柳家的人什麼樣?」

納蘭紫鶯哼了一聲:「一個廢材,真是一點也配不上我哥。」

「咳咳——」納蘭湛海也覺得自個女兒說話嚴重了,便假咳了一聲,示意她收斂一點兒。

納蘭紫鶯似乎根本沒的意識到什麼,口無遮攔已經成為了她的習慣,她微微仰起了臉,提及到她的哥哥她臉上就浮現了一臉的光榮:「我哥可是天水國炙手可熱的魔法師,你瞧瞧柳狐玥是什麼,區區一個廢物,也只有配那個傻子。」

此時,趴在那屋檐旁邊那顆大樹的柳狐玥緊緊的深鎖起眉頭。

她記憶中雖然對那名女子的印象並不深刻,可是從他們的話中來判斷,柳狐玥已經知道他們是來自哪裡,他們是什麼人?

好,好一個納蘭家的。

她若是不反擊,她就不是「小狐狸」。

她身子一晃,往下而跳,然而,這身子才剛剛一動,她的后衣領就被人狠狠一扯。

咦,怎麼回事?

她猛的回頭,就見那傻王不知何時跟著來,此時,他一隻手緊緊的抱著樹桿,另一隻手扯住了她的衣領,一臉害怕的看著她:「媳婦,我怕怕,好高。」

柳狐玥嘴角一抽:「你什麼時候跟來的?」

「我看到媳婦走了,我就跟來了。」他烏黑的眸子閃爍著一抹耀眼又純凈的光華,模樣兒一看就令人心痛。

柳狐玥扶了扶額:「我是問你,怎麼上來的?」

鳳逸軒低頭瞥了瞥院子,抬頭,笑呵呵的說:「我是爬上來的,像猴子一樣的爬。」

「我去,你跟猴子比起來遜色多了,既然是爬上來了,那就自己爬下去,放手。」柳狐玥用力的拍掉扯住她衣物的那隻手。

鳳逸軒卻反而把她的衣領扯得更緊:「別走媳婦,帶我一起走,我怕怕,好高。」

「帶你,你以為我是老鷹,會飛呀。」柳狐玥深深的鄙視了他一眼,反手扣住了鳳逸軒那隻領著她的大掌,狠狠一掐。

「啊……」鳳逸軒不但沒有鬆開,反而因為她的用力而把整個龐大的身子撲向了她,兩人都同時驚呼了一聲,身子一晃,抱在了一團,雙雙摔落至樹下……

大廳里的人都聽到外頭那重物落至花坪的聲音。

隨後,外頭做事的丫鬟便驚呼了一聲:「唉呀,不好了,九小姐跟鳳王爺從樹上掉下來了,快快,把九小姐跟鳳王爺扶起來。」

「玥兒……」本是不悅的柳祥風,聽到柳狐玥從樹上掉下來后,已經顧不得這納蘭家的人,當下快步的走出了廳子。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