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一出現在這裡,整棟大樓都似乎搖晃了一下,然後結構產生了變化,聖者的氣息充塞進入其中,那陣法的威力陡然增加了十倍,無數火次元的能量都潑灑而出,光芒萬丈,造成了亘古以來未曾見過的奇迹。

聖者出手果然不同凡響,把這裡的所有結構都改變了一下,陣法威力增加。

「拜見六道聖者。」江離很有禮儀,最初一愣神,已經領悟,這華六道不會無緣無故的前來,絕對會有大事!

一尊聖者絕對是無事不登三寶殿。

「不要多禮,不要多禮。」華六道一扶就抓住了江離的手腕,把他抬了起來:「果然是天縱奇才,奇才啊,不出幾年,你絕對可以成為聖者。」

「六道聖者過獎了,不知道這次來……..」江離詢問著。

「我這次來是辦大事的。」華六道神色凝重:「你們都退下吧。」

「是!」

華嚴,華楞伽也都退了出去,江萱早早的就出去了。

屋子裡面就剩下華六道和華楞伽兩人,連紫飄和何雯都不敢在這裡逗留。

倒是華六道看了看紫飄何雯兩女的背影,微微一笑:「這兩女一個是修真世界的人,一個是龍族,你居然全部都收服了,也算是異數。」

「聖者知道龍族?」江離驚訝的道。

「這有什麼稀奇?」華六道坐下來,很閑暇的道:「龍族通道就在京華城的皇城之中,我這個也知道,聖者的眼光不同於凡人。很多連大總統都不知道的秘密,聖者卻知道,甚至地球上有哪些通道,我們都知道。」

「那這次巨人通道,為什麼聖者不出手,甚至要鬧得移民。」江離想不通。

「人類自己需要磨練,我們聖者不是老母雞,不可能事事都為人類考慮,而且聖者已經超過了族群,對於族群的存亡真的不放在心上了。」華六道嘆息一口氣:「晉陞為聖者之後,你會看到無窮無盡的宇宙奇異景色,無數次元的奧義,無數的生靈族群,心胸自然不會放眼在小小的人類上面。」

「也許真的心態不同吧。」江離不能夠揣測聖者的心態。

「我這次來是想邀請你辦一件大事情。」華六道也不藏奸:「那就是聯手殺死一尊聖者!聖者奧古!」

「什麼?」

江離聽見這個話,簡直如晴天霹靂。

華六道居然來和他說,殺死一尊聖者,人類的聖者奧古。他現在的修為雖然厲害,但在聖者面前逃命都困難,更別說抗衡,至於殺死那是天方夜譚了。

「我現在的修為,恐怕不可能幹這件事情吧。」他絕對知道自己的實力。

「不,你已經有了自己的道,這才是最恐怖的。」華六道仍舊是在感嘆:「你現在是無法晉陞到坐忘的境界,我可以幫助你,一旦晉陞,你就可以幫助我了,當然,你背後的小帝也會出手的。」 「奧古是我們人類的聖者,為什麼要殺他?眼下地球人類面臨大敵,多一個聖者不好么?」江離很不理解,小帝殺聖者思薩,那是思薩要奴隸自己,把自己變成行屍走肉,威脅到了自己的人身安全。而聖者奧古沒有招惹自己,殺他幹什麼?

「正是人類面臨大敵,所以要集中力量,內部不能夠爭鬥,一盤散沙,各懷鬼胎,肯定會被各個擊破。」華六道目光凌厲起來:「而且,聖者奧古對人類並沒有什麼貢獻,主神集團把持能量製造,運輸,戰艦,戰甲,還有星元的發行,壟斷了能源市場,運輸市場,貨幣市場,武器市場,糧食市場,藥物市場,這些年不知道賺了多少財富,這都在吸人類的血。如果把主神集團打崩潰,我們接手,豈不是造福全人類?反正小帝已經掌握了24.5%的控制權。而且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夢江南此人的來歷,你也知道了,他是修真世界的人,受到江納蘭的欺騙來到了人類世界,誰都查不出來他的漏洞,居然讓他當了大總統,這也是江納蘭的厲害之處。他現在第一就是要收權。把主神號光腦的控制權全部拿到大總統手裡,所以我計算得不錯的話,他會出手,和修真世界的人一起,聯合把奧古殺死。所以與其奧古死在他們的手中,還不如死在我們的手中。」

「這其中的關鍵之處,還值得推敲。」江離想了想:「夢江南不能讓他得逞,但現在他的實力也相當於聖者,很難奈何。這倒還罷了,最厲害的就是江納蘭。如果有他在,我們基本上沒有任何的希望。」

「我想見小帝一面,不知道你能否溝通一下?」華六道雙手放在膝蓋上,「他可以抗衡江納蘭,我們其實也不是一樣要殺奧古,但是奧古被追殺的時候,我們只要佔據便宜就可以了,把他擒拿到手。把他煉製成一尊身外化身,除此之外獲得他的控制權,這樣一來,兩全其美,我們就可以控制主神集團,然後把夢江南趕下台去,你成為大總統。」

「一萬年太久。」江離道:「四年之後才進行大總統選舉,我可不能夠等待,也許在四年之後,我會晉陞聖者也說不一定。」他擁有強大的自信,因為一旦晉陞坐忘,他還會突飛猛進。

「你是肯定可以晉陞聖者的,大道根基就是保證。」華六道站起來,拍了拍他的肩膀:「你的大道是什麼?能否說給我聽一聽?我知道江納蘭的大道乃是永生之道。」

「我的大道叫做無限,不過還不算大道,連法則都算不上,現在不過是一縷真氣而已。」江離知道,這東西不能夠模仿,再說了,華六道也肯定在凝聚自己的道。

道之千萬,各取其一。

大道三千,條條都通向永恆。

「無限,無限………」華六道喃喃念叨了兩遍:「這倒是頗為神奇,我在你這個年紀,這個修為,還什麼都不懂,你現在遠遠超越了當初的我。」

「我可以溝通小帝,不過他現在和江納蘭在宇宙深處爭鬥,也不知道何年何月才可以回來。」江離盤膝端坐不動,開始溝通大帝舍利,憑藉大帝舍利溝通小帝。

他在凝練無限真氣的時候,全部憑藉自己的實力,不依靠大帝舍利。現在他大道一成,溝通大帝舍利簡直是瞬息之間。

立刻,他就看到無窮星空深處,小帝端坐在一顆隕石上,這隕石大約有一個省的面積,上面布置下來密密麻麻陣法,然後小帝強行打開了一個次元,其中純潔的紫氣降臨下來,都注入小帝體內。

「仙界!」江離一驚,這是小帝在溝通仙界。

掌握了仙之次元的密碼,那些紫氣都是仙氣,比靈氣的品質高出萬倍。現在降臨下來,還凝聚成了符文,似乎有靈性。

仙之次元是最神秘的次元,比血界還要大,龍之次元也不能夠和仙之次元媲美。

江離想也不想,一道意念傳遞過去,告訴了華六道要見小帝的意思。

小帝猛的睜開眼睛。

砰!

那隕石爆炸,漫天都是紫色光芒把他包裹在其中,然後化為了一枚塵埃,消失不見。

等下一刻,江離的大廳之中,空間微微一動,一個人出現,白衣勝雪,丰神俊朗,隻手遮天,不是小帝又是誰?

他居然從遙遠的星空深處,直接穿越到了地球上。這一手本身的蟲洞跳躍,就不是華六道所能夠比擬的。

「大帝舍利我已經無用,還給你。」

他一看到江離,手一拋,大帝舍利化為一道光芒落入江離手中。江離沉甸甸的拿在手中,發現是一團柔和的光芒,已經不是當年乳白色石頭的模樣。

他的無限真氣和大帝舍利溝通在一起,只覺得如魚得水,在大帝舍利的深處空間中,幾乎成了一個小世界,非常廣闊。只是沒有青山綠水,白雲日月,星辰靈氣。而是純粹的空間。

這空間幾乎相當於整個地球的體積。

除此之外,大帝舍利似乎隱隱約約有許多變化,但江離還需要探索,這是一枚真神的神格,比主神號光腦不知道要強大多少倍,可惜的是發揮不出來其中作用。

「這大帝舍利是枯寂的神格。」小帝毫無顧忌,也不怕華六道在場:「必須要激活,用仙界神力不停的滋潤,最後才可以恢復榮光,所以等你晉陞坐忘之後,才可以做這件事情,現在你還遠遠不能夠掌握這件法寶的奧義,而我卻不需要它了,因為它不可能認我為主,而且我把母皇煉化進入身軀,走的卻是另外一條路子。神格是別人的道,我有我自己的道,自己的道要化為神,容不得半點雜質,太初有道,道與神同在,道就是神。」

太初有道。

道與神同在。

道就是神。

聖者有了自己的道,就要把道化為神。大道化為神格,自己也就成就真神。

自己的道,容納不得半點雜質。

所以,小帝已經不需要大帝舍利。

「我沒有想到,你的修為居然到了這種地步,自己破開大帝印的束縛,自己化為了自己的道,雖然現在還不是道,只是一股真氣,但這是最珍貴的種子,必定會開出華麗的果實。」連小帝對江離的無限之道都讚嘆不已。

現在,可以說他能夠正視江離。

「江離,得到大帝舍利,你不用晉陞坐忘,現在也可以和聖者周旋一二。」小帝道:「這些日子,江納蘭追殺我,卻讓我利用他的追殺,在宇宙深處布置各種大陣,恢復了傷勢,還有精進,現在他和我不過是伯仲之間,但此子有非常天資,我比他多了八千年的修為,居然還是和他戰成平手。」

小帝的年齡比江納蘭不知道大多少,甚至比地球人類文明還要遠。地球的歷史也不過是五六千年。

現在江納蘭能夠和小帝戰成平手,可見天資到底多強。

是何等的風流人物。

「這位是六道聖者。」江離連忙介紹。

「久仰久仰。」華六道一直在觀察小帝,發現此人果真是深不可測,他不禁肅然起敬:「前輩的生命超越了我們地球人類的歷史,你就是活生生的歷史。」

「哎,不過是老古董,你們才是厲害,年紀輕輕,幾十年的時間,居然就成為了聖者,這在任何修士之中都無法想象,想當年,我遇到的聖者,哪一個不是活了千年,甚至數千年的老古董?」

小帝絲毫沒有看不起華六道的意思,反而非常感興趣,對方數十年就晉陞了聖者,這是奇迹中的奇迹,前途無量。

「小帝前輩,我說的方案,不知道你是否同意?」華六道鎮定精神,侃侃而談:「你手上有24.5%的控制權,如果能夠把奧古煉化,控制權給你,奧古本人給我如何?咱們就這樣分配,主神集團的資源和華夏集團平分,我們一起掌控整個人類的經濟,然後抗衡夢江南,把他掀翻了,然後讓江離上位。」華六道的算計很好。

「我拿了那控制權沒有用,主神號光腦不過是虛擬神格,我連真神神格都不要,不過那控制權可以給江離。」小帝似乎無欲無求:「主神集團的資源對我來說根本就是廢物,隨便你怎麼分配。」

「真是前輩高人的風範。」華六道驚喜的道:「也只有你這樣的修為,才可以視財富如浮雲。那這件事情我們就說定了?」

「夢江南,江納蘭是要殺奧古。這件事情不能夠讓他們成功,聖者奧古的行蹤我大約也知道一些,他自從思薩死後,就躲藏了起來。曾經我在煉化思薩的時候,他還攻擊過我,此人的確不可留。人類要發展,不能夠政令出多門,應該大一統。」小帝道:「當然,我是要拖住江納蘭的,剩下的事情都交給你和江離。」

「我雖然得到了大帝舍利,聖者未必可以殺死我,不過還是淺薄,怕插不上手,必須晉陞坐忘,才可以在這場爭鬥之中,獲取到機會。」江離還是頗為興奮,但他更多的是自知之明。

他和聖者的差距太大了。

聖者舉手投足都可以殺死他。

「不要緊,這是一種磨練。」小帝不經意的道:「只有在這種磨練中,你才可以突破境界,按照平常的方法,你是無法突破的。」 不知不覺,江離就開始參與聖者之間的戰鬥了。

聖者是什麼?

絕對高手,高高在上,超脫人類法律,可以顛覆遊戲規則,隨意聚散。在人類社會,甚至在修真世界,聖者都是只可以仰望的存在,人們拿他們當神,建造神像來膜拜。

江離對於聖者,也是敬而遠之。

他心理上還沒有到達這個地位,不過現在居然就要開始和聖者商量,一起去暗算另外一個聖者?這心裡落差之大,等於是一個老實巴交的農民,突然有人喊他去造反,殺了皇帝,謀朝篡位。

江離的心一直向下沉,最後才安穩下來,小帝說得不錯,這是磨練。

自己修鍊的大帝之胎,本身就很難晉陞,現在大帝之胎融合長生至尊經,再以九九血魔葫蘆為根基,母巢為載體,融合千萬武學,化為了無限之道,這樣一來,晉陞就更難。

基本上,江離想要晉陞坐忘,現在是不可能的事情。哪怕吸收再多的能量都無濟於事。而且,一些低等級的能量吸收之後,還有害處。

所以,如果能夠參與聖者之間的戰鬥,只要不死,磨練之大難以想象,很有可能就會直接晉陞坐忘也說不一定,壓力越大,反彈力就越強。

「江離,你的修鍊,我們已經幫助不到你什麼,接下來全部都靠你自己,如果你沒有凝聚成自己的道,那麼我倒是可以藉助神格的力量對你進行提升,大帝舍利這顆神格,本來就和大帝印息息相關,但是你卻拋棄了大帝印,練成無限之道,現在就和大帝舍利格格不入了。但這也是一件最好的事情,說明你以後的前途無量,不過這是條充滿荊棘的道路。」小帝再次打量著江離。

「對了,兩位,我這裡有通向修真世界的通道,在通道之外建立了宗門,但是怕修真世界的人前來襲擊,那宗門還不穩固,不知道能否加固一下。」江離想起來這件事情。

「這件事情我早就有準備,所以讓大乾皇室的所有弟子都修鍊小夢經,日日夜夜祈禱,加固宗門陣法。那大陣頗為玄妙,有龍族亘古剎那陣在其中,不過這陣法只施展了皮毛,還未通精髓。顯然是那龍族的女子何雯並沒有告訴你真正奧義之所在,不過無所謂,我現在就加固陣法,還要藉助你的大帝舍利,因為這本來就是大帝門的祭壇,供奉大帝舍利的地方。走,六道聖者,我們一起去修真世界吧。」

小帝道。

「我恐怕不能夠去修真世界吧,現在修真世界天意越來越濃郁了,我進去就要被天意包裹,坐忘境界的人進入其中,都要遭遇到死亡。」華六道拒絕了,他是不敢進入修真世界的,雖然他是聖者,但還沒有到可以和一個世界天意抗衡的地步。

「無妨,大帝舍利是神格,早就和天意有一種相輔相成的關係,我催動大帝舍利,在修真世界暢通無阻。」小帝道:「江離,你催動大帝舍利包裹住我們,就可以進入修真世界了。」

「好!」

江離一口元氣噴射出去,大帝舍利立刻凝結成了一個光幢。把華六道包裹在其中,然後一陣旋轉,到達了通道深處,等出來的時候,已經在修真世界宗門之內。

果然,華六道被大帝舍利包裹,沒有發生任何事情,看著頭頂上烈日一般的天意,覺得一點都不刺眼。

他驚喜的道:「果然厲害,如果是這樣,那我們人類不是真的可以移民到修真世界了?」

「大帝舍利是無上至寶。」小帝道:「江離在將來有機會,憑藉這大帝舍利,引發天意,然後徹底使得天意和舍利融合在一起,自己演化天道,兩兩合一,這天意就會化為一個真正的次元,而江離就是這個次元之中的神。」

「這真是一個偉大的計劃。」華六道目光一閃:「不過這個計劃實施起來也十分困難吧,最起碼江離的修為要晉陞到聖者的境界。」

「不錯的。」小帝點點頭:「江離,把大帝舍利放在這祭壇上,親自祈禱,你的宗門就獲得天意加持,然後你就有可能獲得當年大帝門對抗地球人類的獎勵。」

「什麼?還可以獲得大帝門對抗地球人類的天意獎勵?」江離一愣:「不可能吧,當年大帝門和地球人類戰鬥,全軍覆沒,宗門被毀,慘烈至極。如果天意要獎勵的話,不知道獎勵成何種程度。」

「是的。」小帝道:「當年大帝門全部覆滅,天意也不知道是獎勵誰,其實我早就有一個想法,那就是你繼承了大帝門的道統,這獎勵因該落入你的頭上,不過現在你需要做的就是,日夜供奉大帝舍利,然後溝通天意,最後天意自然會明白。」

「好!」

江離大帝舍利一揮,頓時降落在那傳送陣之上。

這傳送陣,本來就是一個祭台,乃是當年大帝門供奉大帝舍利的祭壇。現在江離重新把大帝舍利供奉上去,陡然一震。

嗡…..

天地之間居然就蕩漾起來了一種奇妙的光澤,天意的光芒照射下來,整個祭壇時時刻刻都凝聚成了一層明光。

然後,這明光擴散出去,把宗門包裹了起來。

「好,現在大帝舍利已經開始緩慢的激發威能,所有人的念經都會被它吸收,同時它反饋出來各種精華。」小帝高興起來:「這宗門現在就算是聖者前來襲擊,也奈何不得,因為被天意眷顧。」

江離果然就看到,時時刻刻數十萬的大乾皇朝宗室弟子在修行「小夢心經」,然後它們的精神波動凝結一體,灌注進入了大帝舍利之中,這舍利一陣閃爍變化,許多紫色的仙氣化為符文反饋而出。

大帝舍利居然可以從仙界汲取元氣。

江離驚喜道:「這樣一來,我甚至可以把仙氣輸送到地球去。」

「仙氣太剛猛,能量凝聚太強,胎息境界的高手都不能夠煉化。」小帝道:「就算輸送到地球,也難以普及大眾,還不如靈氣輸送,不過大量把修真世界的靈氣灌注到地球,肯定會引起天意注意,得不償失,好在地球本身就是萬界之通道,在將來肯定會產生變化,然後化為宇宙中的聖地,凡是居住在地球上的人類,必定會突飛猛進。現在,大帝舍利上了祭壇,會慢慢恢復,等積蓄到一定程度,天意就降臨下來賞賜,當年大帝門的所有貢獻的賞賜,都會加持在你的身上。」

「奇妙,真是奇妙,有次寶貝,何愁大事不成?」華六道想了想:「小帝前輩,這次帶我來修真世界,不僅僅是為了這件事情吧。」

「當然不是,我還要你的幫助,施展算天之術,推算那聖者奧古的位置所在。你的修為也是聖者,我們一起布置下來祭壇,輔助我推算一切,推算江納蘭!」

「好。」

華六道倒是很爽快,他自從晉陞聖者之後就沒有來到過修真世界,聖者目標太大了,修真世界的天意對他簡直是必殺。

甚至天意有可能追出世界來殺他。

有了大帝舍利,他安心許多。

當下,兩大聖者都開始圍繞大帝舍利施展法術,江離立刻就看見大帝舍利深處,無數的影子出現了。

最後,定格在一個白色影子身上,這白色影子,身材修長,有掌握天地,扭轉乾坤,操弄日月之大勢。

就是江納蘭!

江納蘭全身都處於一種悠閑的狀態,在大帝舍利中顯現出來形體,似乎在虛空中和人商量著什麼,在說話。不過具體說什麼,江離聽不見。

好在華六道和小帝繼續的在推算,激發神格力量,那江納蘭的身軀是越來越清晰。

在推算的過程中,江離也感覺到大帝舍利的震動,一股股玄妙的意境從大帝舍利之中傳遞出來,他開始了解這神格的結構。

神格是大道凝結的終點,等於是古代的混元道果,傳聞之中,在古代凝結成了混元道果的人,萬劫不磨,永恆不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