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難得睡個安心覺,徐海寶卻覺得很難得。這種事,放到很多普通人身上,或許會覺得不可思議。但對成為修士的徐海寶而言,他確實體會到這種無奈。

修鍊,很多時候都是不進則退。加上這條路,本身就是逆天之路,時間對很多人而言真的非常重要。可對修為漸漸提升的徐海寶而言,他反倒顯得有些困惑跟迷茫。

按理說,他現在的修為,在特事院也位於頂尖高手的行例。甚至即將再次迎來突破的,距離傳說的武道金丹,也僅剩一步之遙,這原本應該值得高興。

可徐海寶有時會想,如果他真正進階成金丹修士,地球對他而言或許已經沒有太大的挑戰。真正變得無敵之後,那生活又有什麼樂趣呢?

除此之外,就算他此生無法進階,他至少能活兩甲子之壽,再怎麼樣也能活一百多歲。若是進階金丹境,相信活個四五百歲應該不成問題。

可問題是,活這麼長有什麼意義呢?看著身邊至愛的人,一個個在眼前年華逝去跟老去,徐海寶到時又會是何感受呢?就算他是強大的金丹修士,依舊難逆生死輪迴的法則。

教身邊的人修鍊,徐海寶也有過這個想法。可另一個問題又來了,不是每個人都跟他一樣,擁有一顆逆天的無名珠相助。用資源堆,又能將親人堆到什麼境界呢?

更何況,成為修士之後,他們是否會覺得修鍊就真的能超凡脫俗呢?

明白這些困惑,也是修士境界提升必須要渡過的心魔之關。若是此時不想堪破,將來渡劫之時,外雷內劫雙襲之下,徐海寶很難有活命的機會。

剛剛體會到修士的強大存在,徐海寶突然又發現,在天地規則之下,他依舊處於被壓迫的對象。一個不小心,老天爺就有可能收走他這條得來不易的小命。

覺得心態出了些問題,徐海寶才果斷做出決定,一個人出來走走看看,或許會有所收穫。將古吧做為第一站,也是重生前他覺得這個地方很適合他生活。

難得睡了一個安穩放鬆的覺,徐海寶照例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修為,卻發現一夜沒修鍊,他的修為並未出現問題。相反,心境修為反倒有了一些增漲。

感知到這些情況,徐海寶也很無語的道:「要是讓其它修士知道,我睡覺也能增漲心境修為,估計也會鬱悶的吐血。看來偶爾放鬆一下,還是很有必要的!」

而第二天徐海寶依舊跟來古吧旅遊的遊客一樣,脖子上掛著一部相機,穿梭於古吧首府的知名景點。那怕這些景點前世都來過,徐海寶卻依舊看的照的很開心。

直到傍晚時分回到酒店,想到晚飯尚未解決,徐海寶很快又打了一輛計程車,拎著幾份特意準備的食材,打算讓唐興恆幫忙加工一下。

類似這樣的事情,前世徐海寶也沒少做。只不過,相比前世他拎的食材,這一世他提供的食材,相信唐興恆也會很感興趣。

可對徐海寶而言,提供這些食材讓唐興恆代加工一下,還有另一個用意。他希望在古吧的這段時間,能用這些特殊的食材,給唐興恆提供一些幫助。

畢竟,前世徐海寶很想幫唐興恆一把,卻限於能力有限幫不了。這一世有機會,徐海寶自然想幫這位忘年交一把,也彌補一下唐興恆的遺憾! 對古吧有所了解的人都知道,由於一海之隔的美立堅,對古吧進行幾十年的經濟封鎖,以至古吧民眾維持生活有諸多困難,國民經濟發展水平自然稱不上太好。

可就是這樣一個國家,卻擁有很多發達國家都做達不到的發展指數。憑藉完善的醫療體系,古吧的人均壽命跟國民教育識字率,卻超越了很多國家。

拎著幾樣從空間挑選的海鮮,傍晚時分再次光臨老唐餐廳的徐海寶,清楚知道擁有一手好廚藝的唐興恆,卻有一個患了嚴重厭食症的女兒。

定居古吧的這幾年,唐興恆為治療女兒的厭食症,也花費了無數的金錢跟心血。只有些可惜的是,這種挽救最終沒有成功,再過兩年唐興恆的女兒便會自殺了結生命。

前世跟唐興恆成為忘年交,徐海寶知道這是他此生最大的遺憾。這種病症徐海寶雖然不會治,可他相信空間養殖出來的海鮮,那怕厭食症的患者也會感興趣的。

看著走進餐廳的徐海寶,正在打掃餐廳的服務員,略顯意外的道:「徐先生,用餐嗎?」

眼前這個混血女服務員,正是昨天接待徐海寶的,也知道這個客人跟餐廳老闆聊的很來。可這個時間過來,讓服務員覺得多少有些晚,很多食客都吃完離開了。

「嗯,你們老闆在嗎?」

「在呢!要不你先坐,我去跟老闆說一下!」

「沒事!他在後廚吧?我順便過去看一下,剛好買了些好東西,打算請他烹制一下。」

跟服務員閑聊了兩句,徐海寶很快來到餐廳的后廚,看著正在清理廚房的唐興恆,徐海寶適時道:「老唐,別忙著打掃廚房,我還沒吃飯呢!」

「小徐,你來了!這麼晚還沒吃啊?拎的什麼啊?」

正在清理廚房的唐興恆,看著拎東西來后廚的徐海寶,多少還是有些意外。儘管兩人昨天首次見面,可唐興恆似乎有種跟徐海寶認識很久的感覺。

「好東西!不過,還需要你妙手烹制一下,我今天的收穫!」

將拎在手裡的海鮮遞了過去,唐興恆看了一眼道:「哇,這麼大的龍蝦跟螃蟹,從那搞到的?怎麼著?想讓我幫你加工?」

「這個自然!你總不會讓我吃生的吧?我住的酒店,可不好加工!」

「行,你想怎麼弄?」

「清蒸吧!」

「全弄了?這樣的極品海鮮,可不多見呢?」

「放心!別人弄不到,我還是有辦法的!全蒸了,我出食材,你出酒,怎麼樣?」

「你這傢伙,看來有什麼好東西真不能跟你說,我從國內帶的那幾瓶酒,看來要保不住了。行,你先去二樓坐,要喝茶讓服務員給你泡。」

等到徐海寶離開之後,將海鮮從袋子中拎出來的唐興恆,發現徐海寶拎來的海鮮,比他以前在市場上採購的海鮮更新鮮,而且這些海鮮看上去都很有力量。

將海鮮刷新乾淨,重新開火上蒸鍋的唐興恆,不得不把上蒸鍋的龍蝦螃蟹都捆綁起來。如此新鮮力量還不少的龍蝦跟螃蟹,他還真是第一次碰到。

雖然覺得有些意外,可做為廚師的唐興恆,很清楚越新鮮的海鮮,其味道肯定越美味。可他根本猜不到,這種海鮮市面上根本就買不到。

伴隨海鮮上了蒸鍋,秘制海鮮特有的香味很快飄散出來。待在廚房等待的唐興恆,聞著飄散出來的香味,又一次覺得有些不解。

做為廚師,經唐興恆烹制的海鮮種類自然不少。類似這種清蒸海鮮,他自然做過不少。但他必須承認,這樣的海鮮香氣,他真的從未碰到過。

更何況,海鮮上蒸鍋的時間不長,還不到起鍋的時間呢!

調配了一些吃海鮮的蘸料,看了看時間確認海鮮已經蒸熟,熄火將蒸鍋打開,撲鼻而來海鮮香味,令唐興恆頓時有種立刻開吃的衝動。

想了想道:「這海鮮有古怪!這香氣,怎麼會這樣濃郁呢?」

出於廚師的直覺,唐興恆雖然很想立刻品嘗一下這些食物的美味。可他還是強忍著誘惑,親自端著剛出鍋的海鮮還有蘸料,打算跟徐海寶一起品嘗這些海鮮的美味。

剛端著海鮮走出廚房,尚未下班的服務員,兩眼直勾勾看著盤裡的海鮮,唐興恆笑著道:「看什麼?這是客人自帶的食材,沒你們什麼事!時間也不早,要不你們下班吧!」

「好的,老闆!不過,這海鮮的味道怎麼這麼香?」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客人的食材好,行了,別問那麼多,饞了的話,下次我去市場買些海鮮,到時給你們加餐,行了吧?」

「謝謝老闆!沒什麼事,那我們先下班了?」

「嗯,去吧!記得把歇業的招牌掛上!」

「好的,老闆!」

雖然還沒到下班的時間,可唐興恆非常清楚,等下要跟徐海寶喝酒,就算有客人來估計也不好招待。主廚都下班了,那餐廳歇業關門也很正常嘛!

看著親自端菜上來的唐興恆,坐在桌前品茶的徐海寶,也很快上前幫忙。等到幾盤清蒸的海鮮擺上桌,唐興恆忍不住笑道:「就我們兩個,吃的完嗎?」

「放心,等你嘗過這海鮮的滋味,我相信就會有新客人的!酒呢?」

「新客人,你這葫蘆里到底賣的什麼葯?」

「靈丹妙藥!你是廚師,食材品質如何,相信你嘗了就知道。先嘗嘗吧!」

面對徐海寶略顯神秘的微笑,唐興恆雖然覺得滿心困惑,卻很麻利的夾了一塊龍蝦肉。感受著入嘴的濃郁鮮香,自問龍蝦吃過很多隻的唐興恆,卻從未吃過這樣美味的蝦肉。

將其咽下之後,唐興恆很好奇的道:「這蝦那買的?」

「市場買的!不過,我花了點時間,特意加了一點料。算了,不跟你兜圈子了。聽附近的街坊說,你女兒患了厭食症,情況還有點嚴重。

這些蝦蟹都是我用中藥泡製出來的,其味道你也嘗過。想治好你女兒的厭食症,首先要讓她肯吃東西才行。我知道這樣做有些唐突,可我還是想讓你試試看。」

此話一出,唐興恆愣了愣苦笑道:「老弟,難得你這樣用心!讓你費心了!不過,我女兒現在只吃流食,這種海鮮只怕她無福消受啊!」

「不試試,老哥又怎麼知道呢?更何況,我能用藥物調製出這樣美味的海鮮,自然懂一些岐黃之術。若是老哥不介意,不如讓嫂子把侄女帶來,我替她看看,如何?」

「你是中醫師?」

「算不上!真要說的話,我應該算是一個古藥師吧!不過,我很少替人看病,難得有緣碰上,我自然不好坐視不理。當然,若老哥不信,那也無妨!」

聽完徐海寶的解釋,那怕唐興恆依舊覺得有些難以置信。若是徐海寶的年齡大些,估計這種懷疑可能會少些。問題是,徐海寶的年齡看上去,確實不似有經驗的中醫師嘛!

好在唐興恆想了想,覺得徐海寶沒什麼惡意,最終還是給妻子打了一個電話。說起來,這些年為了替女兒治病,唐興恆兩口子確實費心傷神的找辦法找方子。

很可惜,女兒的厭食症,沒被治好不說,反倒越來越嚴重。現在徐海寶說有辦法,唐興恆自然不想錯過這樣的機會。那怕這個機會,在唐興恆看來應該不多。

接到唐興恆打來的電話,專職在家負責照顧女兒的唐興恆妻子吳敏,雖然覺得有些懷疑,可跟唐興恆的想法一樣,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態度,將女兒帶到了自家開的餐廳。

每次看到瘦成骷髏一般的女兒,夫妻倆都是有淚往肚裡咽。那怕女兒很懂事,可很多時候吃點東西進去,往往會吐更多東西出來。這種病,誰也不想攤上啊!

多年的治病經歷,令唐興恆的女兒看起來有些自卑。好在徐海寶看到如同骷髏架般的唐興恆女兒,表情依舊顯得很平靜,並未有那種嚇一跳的眼神。

「嫂子,你好!我是徐海寶,剛從國內過來這邊旅遊的。跟唐哥一見如故,得知你們的事情,所以想試試。看上去,你年齡應該不比我小多少,所以就不好叫你侄女了。」

這話一出,唐興恆的女兒也愣了愣,卻還是打起精神道:「你好,我是唐慧佳!謝謝!」

「那我叫你小佳好了!還沒開始診治,謝就暫時免了。若是不介意,我能先替你診一下脈嗎?看你現在的情況,確實有些出乎我的意料,這病應該拖了很多時間吧?」

「嗯,快五年了!麻煩你了!」

聽著徐海寶跟自家女兒的對話,待在一旁的唐興恆兩夫妻,似乎又進入帶女兒尋醫問診的狀態中。不敢隨意插話,神情略顯緊張看著替女兒把脈的徐海寶。

做為修士,徐海寶其實並不擅長醫術。可對於藥物跟人體,只怕很多中醫師都未必比的過他。替唐慧佳把脈之時,他更多通過真氣了解對方的經脈跟身體狀況。

接受把脈的唐慧佳,看到徐海寶這般年青,多少還是有些懷疑對方是否真的會看病。可被把脈之後,她突然覺得徐海寶的手似乎導電一般,有一股電流在身體里竄動。

原本想甩開徐海寶的手,可她突然覺得這股電流並未有什麼傷害,反倒令她有種非常舒服的感覺。或許是這種感覺,讓唐慧佳意識到,或許這次她真的有救了! 前世跟唐興恆偶然成為忘年交,徐海寶知道這位老友視為終生遺憾的事情是什麼。這一世,難得有機會再見老友,徐海寶自然希望彌補他的遺憾。

通過真氣感應老友女兒的身體情況,徐海寶多少還是有些感嘆,五年的時間治療下來,不光對唐興恆夫婦是個心理負擔,對唐慧佳何嘗又不是呢?

從唐慧佳的骨架看,這是一個身高接近一米七的女孩。患上這種厭食症之後,瘦的已經看不出人形。這樣的病,對愛美的女孩而言,只怕連鏡子都不敢照。

考慮到女孩的經脈很脆弱,徐海寶輸入真氣也顯得很緩慢。感應到女孩的五臟六腑都出了問題,甚至長年的治療,讓其身體堆積了很多藥物的毒素。

收回把脈的手,站在一旁的唐興恆略顯緊張的道:「徐先生,我女兒這病?」

「唐老哥,嫂子,你們都坐下吧!你們這樣,反倒把我搞的很緊張。從先前把脈的情況看,小佳的情況確實不容樂觀。五年的治療,她五臟六腑都有所損傷。

而且這些年的治療,還有她服用的藥物,給她身體造成了不小的損害。若是我猜測不錯,這些年你們應該試過中醫跟西醫結合的方式治療,可結果都不理想,對吧?」

伴隨徐海寶說出這番話,唐興恆苦笑著點頭道:「是啊!老弟應該知道,但凡有點希望,我們都不想錯過治療的機會。大醫院看過,小偏方我們也用過,但都不管用!」

清楚這也是人之常情!很多人明知偏方有危害,卻還是希望出現奇迹!

明白這點的徐海寶很快道:「老哥,嫂子,小佳這種病,我也是第一次碰到。不敢說百分百治好,但我還是有點辦法。在我看來,當務之急便是給她補充營養。

厭食症最大的困難,便是患者吃什麼吐什麼。得不到食物補充營養,身體自然就會垮掉。如果我猜的不錯,現在小佳基本靠喝粥跟打點滴補充營養吧?」

「是啊!別的東西,我們也都試過,可都不管用。雖然小佳也很努力去嘗試,可很多東西吃下去沒一會就吐。時間一長,我們也不敢亂給她吃東西了。」

做為母親的吳敏,眼中帶淚的說出這些話。為人母,看到女兒這種生不如死的情況,那能不心疼呢!可世事無常,攤上這樣的病,再心疼又有什麼用呢?

好在徐海寶很快露出一絲微笑道:「老哥,嫂子,你們別太擔心。這病,我應該能治,雖然需要費點功夫。但我相信,給我一段時間,應該能還你們一個健康的女兒。」

「老弟,真能治?」

「你看我像說假話嗎?嫂子,找個乾淨的水杯給我!」

「好,我馬上去拿!」

坐在一旁的唐慧佳看著徐海寶一臉自信的模樣,多少還是顯得有些難以置信。可先前徐海寶已經說了,給她看病不收任何費用,只是看在她父親的面子上才出手。

不圖財,更不可能圖她的人!這樣的人,她如何懷疑對方的企圖呢?

等吳敏拿了一個乾淨的玻璃杯,接過玻璃杯的徐海寶表情卻很認真的道:「老哥,嫂子,治病之前有些話希望你們能牢記。那就是,不許提及我替小佳治病的事。

不瞞兩位,我之所以跑到古吧來旅遊,更多也是散心。等小佳的病好之後,你們對外就說,小佳的病情是在家養好的。有關我替她治病的事,誰都不能告訴,能做到嗎?」

「行,只要能治好孩子的病,什麼我都答應!」

有了唐興恆夫婦的點頭應承,徐海寶抬手打了個指訣道:「水來!」

不明所以的唐興恆夫婦跟唐慧佳,很快看到令她們驚駭莫名的一幕。在玻璃杯的上方,憑空出現一滴滴水珠,將原本空空的玻璃杯不斷的填滿。

等到玻璃杯裝了半杯左右的水,徐海寶舉起的手才放下,將水杯推到如同看魔術的唐慧佳面前道:「小佳,這是無根之水,有清理腸胃滋潤五髒的作用,盡量把它喝光!」

「好!剛才是變魔術嗎?」

端著杯中的所謂無根之水,唐慧佳雙眼還是很有神的望著徐海寶。在她看來,這種治療的方式,她還真是首次看到。那怕她父母,相信也覺得難以置信吧!

面對她的詢問,徐海寶卻笑著道:「就當是魔術吧?喝喝看!」

在父母的注視下,唐慧佳端起杯中水很小心的喝了一口。對她而言,很多時候水也不能喝太多。要是水喝多了,一樣會有種噁心想吐的感覺。

可這一次喝水下肚,唐慧佳卻覺得涼涼的水,到了肚子里卻變得暖暖的。水流化成一股熱流,開始充斥到她的身體中,很快被身體給吸收。

從小口喝,到最後一口將其喝光,看著喝乾凈的水,唐慧佳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這水確實很好喝,而且喝下去,沒有那種想吐的感覺。這水,真的很神奇啊!」

看著女兒第一次喝水喝了還想喝,唐興恆夫婦多少顯得有些激動,可更多還是擔心,半杯水下肚的女兒,等下會不會出現吐水的情況。

結果等了一會,發現女兒確實沒什麼不適,夫婦倆自然顯得高興。而徐海寶卻適時道:「老哥,嫂子,放心,我們先吃點東西吧!這些海鮮,可不多見哦!」

「哦!也是,也是!這海鮮都涼了!要不,我再去熱一下吧!」

「無妨!我們先吃吧!小佳,這龍蝦肉,如果你有想吃的念頭,那就嘗嘗。還有,這螃蟹的蟹黃很營養,若是想吃的話,等下讓嫂子給你剝一隻。」

正準備開吃的唐興恆聽到這話,很驚訝的道:「這海鮮,小佳也能吃?」

「不急!她剛喝水,還需要一點時間消化。就算想吃,也不能多吃。老哥忘了早前我跟你說的,這些海鮮都是用藥材秘制過,多吃也有食補的作用。

只不過小佳現在身體很虛弱,所謂虛不受補,她的病不能急,要給腸胃還有身體一個適應的過程。還有就是,現在她吃的葯全部停了,不管是中藥還是西藥。

調整三到七天,我再給她配付葯,把她這些年堆積在身體的藥物毒素給清理掉。那樣的話,她的五臟六腑也會漸漸康復。身體器官恢復,病症自然就會減輕或消失了!」

坐在一旁聽著這些話的唐慧佳,看著桌前的海鮮,這些原本很腥的食材,以前聞到都覺得噁心想吐。可這一次,看著正在大口吃的徐海寶,她反倒覺得有些渴望。

略顯小心的道:「徐大哥,這海鮮我真能吃?」

「海鮮當然能吃啊!你看我跟你爸,不是吃的很香嗎?問題是,你應該問問自己,你想吃嗎?如果想吃的話,那就嘗嘗。有些事,別勉強,要順心而為。」

待在女兒身邊的吳敏,也嘗過徐海寶所謂秘制過的海鮮,確實覺得無比美味。挑了一隻有蟹黃的螃蟹,將其剝開找了個碗,扒了些蟹黃到碗里推到女兒面前。

很期待般道:「小佳,小時候你最喜歡吃蟹黃了,這蟹黃真的很鮮很好吃,你嘗嘗!」

「嗯!」

在三人的注視下,唐慧佳略顯忐忑夾了一點蟹黃將其放進嘴裡。感受著身體產生的排斥,唐慧佳多少有些皺眉。可蟹黃入口后,很快化成一道熱流下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