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兒個言家的人上門,他們都在這裡,而先前還隱隱幫著君璟墨他們,恐怕在言家人的眼裡,他們這些世家已經和君璟墨夫妻聯手。

戚家的人隱怒道:「你拿玄元丹算計我等,又借我等算計言家?」

周圍的人聞言都是反應過來,看著君璟墨和姜雲卿時露出危險之色。 第六百九十一章你護不住

滅神梭當即化作流光向那隕星宗弟子衝去。

「偽神器!」

此人大驚失色,他可是沒有偽神器護身的,面對滅神梭的犀利攻擊,瞬間就讓他渾身冰涼,死亡的陰影襲上心頭。

眼見著此人就要死於滅神梭的攻擊中時,一道紫光突然出現在他額頭之前,堪堪將滅神梭給擋了下來,細細看去,那紫光竟是一隻晶瑩剔透,渾身散發著淡紫色雷光的小巧手鐲。

「有我紫東來在此,即使你有偽神器在手,也休想殺我的人!」

擋下滅神梭,救下隕星宗弟子性命后,紫東來霸氣地話語方才不徐不慢地傳來。

隕星宗弟子死裡逃生,抹了一把冷汗,激動地回頭向紫東來行禮道:「多謝東來神君救命之恩!」

「我想殺之人,又豈是你能護得住的!」

羅無生目光如電,同樣霸氣地回應道,然後伸手向那隕星宗弟子一指:「誅神!」

一道暗金色光線從他指尖射出,目標直指隕星宗弟子。

紫東來雙眼圓睜,大喝道:「你敢!」

可是他剛剛祭出的偽神器,此時正與滅神梭糾纏不休,根本來不及救援。

情急之下,他立即使出紫霄宗秘傳法決,從他指尖射出一道紫色雷霆,瞬間就出現在那隕星宗弟子跟前,與誅神指的攻擊對撞在一起。

噼啪一聲爆響,強大的威能直接在隕星宗弟子跟前炸開,只聽他一聲慘叫,整個人當即就被炸飛了出去,渾身是傷,不過並沒傷及到他的性命。

一轉眼間,羅無生與紫東來二人就隔空對拼了兩記殺招,並且還打了個平手,誰都沒有佔到便宜,唯一吃虧的只是那跳出來的隕星宗弟子。

不遠處,正準備拚死一戰突破阻攔的武妙竹與李子安二人看到這一幕,雙眼一下就瞪得老大,而阻攔她的另外幾人也露出難以置信之色,彷彿見鬼了一般。

什麼時候,一個區區偽神境中階修為的武玄宗弟子,能與偽神境高階修為的紫霄宗核心弟子平分秋色了?

「不可能!那小子身上絕對有問題!」

聖幽宗弟子率先喝道。

「我覺得他除了那件顯露出來的偽神器外,應該還有另外一件偽神器,否則如何能擋得住紫東來師兄的攻擊!」

白雲宗弟子說出了自己的判斷,心中是無比地羨慕嫉妒恨,偽神器他是沒有的。

武妙竹是知道羅無生有一件偽神器撼星尺,然而此時卻看到羅無生竟然又亮出了一件她從來沒有見過的偽神器,心中驚訝無比,同時也覺得那白雲宗弟子說得很在理。

羅無生可沒空理會其他人是如何想法,他在意的是,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能擋下自己的誅神指。

由此可見,這紫東來應該也掌握著類似誅神指那樣的絕殺神通!

看了臉色鐵青的紫東來一眼,羅無生輕笑一聲,將飛星梭祭出,然後化作流星向隕星宗弟子轟去。

紫東來也沒料到羅無生的手段如此犀利,導致他並沒能完好無損地將隕星宗弟子救下,

最讓他憤怒的是,此時羅無生再次動手時,攻擊目標竟然還是那隕星宗弟子,似乎是非殺此人不可!

他剛剛才放話要保護自己的手下人,此時自然只能繼續接下羅無生的攻擊,將隕星宗弟子死死保住。

一柄飛刀從紫東來袖中飛出,迎著飛星梭撞去,二者撞擊之處,恰恰是那隕星宗弟子所在之地。

好在回過神來的這名隕星宗弟子反應也並不慢,接連釋放出兩三件防禦法器將自己護住,免得又遭到戰鬥餘波的傷害。

而且他還是努力向後逃去,想要逃出羅無生與紫東來的攻擊範圍。

飛星梭被擋下,羅無生也不意外,見那隕星宗弟子將自己護得嚴嚴實實,羅無生毫不猶豫地將撼星尺給祭起。

看著在半空中展露出強大威勢的撼星尺,旁邊對峙的幾人中,那白雲宗弟子高叫道:「他果然還有第二件偽神器!」

不僅是他,聖幽宗弟子也同樣紅了眼,他們修鍊至今,從來都沒有觸碰過任何一件偽神器,而羅無生這個修為比他們還低之人,卻擁有兩件偽神器在手,天地何其不公啊!

說話間,撼星尺已鎖定隕星宗弟子,重重地砸落下去。

紫東來也沒想到羅無生還會有第二件偽神器,到了這一步,他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隕星宗弟子被滅殺,因此也毫不猶豫地將自己壓箱底的另一件偽神器祭了出來。

他這次祭出的偽神器,則是一柄散發著雷霆之力的重鎚,此雷霆之錘祭出之後,當空就匯聚出了無邊的紫色雷光,然後帶著轟隆隆的雷聲向撼星尺迎去。

轟隆~咔嚓~!

兩件強大的偽神器在虛空中強勢撞擊在一起,爆發出無比巨大的威勢來,震得這片天地似乎都在微微顫抖。

最悲催之人則是那隕星宗弟子,他欲哭無淚,絕望地看著兩件偽神器在自己頭頂上相互撞擊,那強橫的餘波轟擊下來,一下就將他身上的防禦法器給盡數撕裂,他本人則被重重地轟擊在地面,砸出一個人形的深坑來。

儘管如此,此人還是沒有死去,修為到了偽神境后,生命力可是非常地頑強。

羅無生似乎存了必殺他的決心,五行鎮天印從羅無生身後飛起,然後向地面那人形深坑鎮壓而去。

紫東來立即接招,同樣以一件法器向五行鎮天印撞去。

到了這個時候,隕星宗弟子的死活已成了判斷二人勝負的關鍵,此人能活下來,自然是紫東來技高一籌,此人若被羅無生殺死,自然要顯得羅無生更厲害一些。

周圍之人瞪大了雙眼看著兩人鬥法,心中暗自慶幸,幸好當初自己沒有主動跳出來討好紫東來,否則此時享受那悲催待遇的人就是自己了。

五行鎮天印成功被紫東來祭出的法器給擋下,剛剛從人形深坑中爬出的隕星宗弟子心中大呼僥倖。

此時的他心中早已後悔得腸子都青了,自己閑得蛋疼沒事跑紫東來面前去獻什麼殷勤啊,結果軟柿子沒捏到,反而踢在了鐵板上,踢得自己骨斷筋折,差點丟了小命。 之前他們只留意著君璟墨他們和言家的仇怨,又知道朱家和酆家記恨了言家背信棄義,幫著君璟墨他們坑了言家一筆,雖說有些損,可說到底是言家有錯在先。

況且被坑的是言家,跟他們沒有任何關係,他們自然樂的在旁看熱鬧。

可是此時被戚家的人點破之後,他們也是回過神來了。

言家的事情固然跟他們沒關係,可君璟墨二人算計的何止是言家,他們以玄元丹為餌,同樣也將他們騙來了青滬入了這蘅鄔清苑。

言家跟君璟墨他們翻臉時,他們這些人就在一旁,要說跟他們沒關係,誰信?

廳內的那些人思及自己居然被君璟墨他們騙了,甚至還被他們拉進了言家這灘渾水裡,頓時都是忍不住面露驚怒之色。

「你們居然敢算計我們?!」

「你們好大的膽子!!」

「當真以為你們算計了言家,我等就如言家那般好欺負,竟是敢利用我們?!」

一群人紛紛開口。

姜雲卿面對著動怒的眾人卻半點不懼,只是眼尾輕揚著緩緩出聲:「諸位話何必說的這麼難聽?」

「玄元丹是你們想要的,蘅鄔清苑是你們自己來的,我們夫妻二人從頭到尾都未曾主動與你們相交,是你們借著朱七叔和酆叔的顏面來邀我們一見,想要謀取我們夫妻手中的玄元丹罷了。」

「至於別的事情,我們的確有意和言家為難,可他們選在今日過來,還剛巧遇見你們卻只是意外,諸位又何必怨怪到我們頭上來?」

見最初說話的那個戚家之人還想說什麼,姜雲卿直接轉頭看著他,

「其他幾家暫且不提,就說你們戚家。」

「在來青滬之前,可是知道我們二人以及朱、酆兩家和言家有仇的事情?」

「你們和酆家算起來有些嫌隙,酆家自然不會相邀,朱家和你們也算不得親密,想必也不會傳消息給你們,你們自己聽到了傳言來這裡,一不是我們邀請,而不曾與我們事先通氣,三早就知曉想要玄元丹,必定會引起言家誤會甚至摻合到言家和朱、酆兩家的仇怨里。」

「既然你們什麼都知道卻還選擇過來,那就說明你們心中早有準備,那又何必在此時來怨怪我們將你們拉進了這一攤渾水裡?」

姜雲卿聲音溫溫柔柔,臉上帶著如春風般微笑,可字字句句卻是直白戳人,半點都不給戚家臉面,直接將他們蒙在身上的那一層無辜的紗霧揭了開來。

說白了,戚家既想要利益,就該早做好承擔風險的準備,想要玄元丹又不肯得罪言家的人,推著君璟墨他們出去擋刀不說,如今甚至還想著將此事怪罪到他們頭上,借題發揮以此拿捏他們。

難道不覺得可笑嗎?

戚家那幾人臉色瞬間漲紅,羞惱至極,卻還偏偏找不出話來反駁。

其他人聽著姜雲卿的話,臉上的怒氣也是一滯,突然就覺得她這話還挺有道理的。

他們或多或少都是沖著玄元丹和言家老祖的事情來的,又沒有誰強逼著他們來青滬,也沒誰逼著他們來蘅鄔清苑見朱家等人。 第六百九十二章驚怒交加

看著空中糾纏不休的那些偽神器與法器,他急忙將頭一低,就準備繼續自己的逃命之旅,這裡太過危險了,誰知道羅無生還有沒有其他後手。

就在這時,兩點綠芒突然憑空出現,然後一下就扎入他的身體之中!

隕星宗弟子受此暗算,慘叫一聲,然後就發現自己已身中劇毒。

憑著偽神境高階的強大修為,他立即將體內毒性壓制下去,然後不顧一切地奔逃起來。

羅無生的手段可還沒完呢!一揮手,便有一道血色閃電飛出,向隕星宗弟子擊去。

紫東來被羅無生層出的攻擊給弄得煩躁異常,匆忙間再次放出一件法器想要將那道血色閃電擋下。

隕星宗弟子被嚇得亡魂皆冒,只求這一次紫東來依然能救下自己。

眼看著紫東來的法器就要撞在那血色閃電上時,那血色閃電突然轟地一下炸開,然後化作無數細小的血光輕易就避開了紫東來的法器,然後盡數扎在隕星宗弟子身上。

這血色閃電,自然是成功晉級到偽神階的血毒蜂形成。

血毒蜂落在隕星宗弟子身上后,齊齊向他身體中鑽去,一時間,這名弟子痛苦的慘叫聲響徹整片空間,聽得人頭皮發麻。

幾息之後,隕星宗弟子的叫聲就微弱下來,然後身體一僵,就此倒在地上,失去了生機。

這一刻,所有人看向羅無生的目光都變了!

武妙竹及另一名武玄宗弟子目露驚喜之色,他們本以為自己死定了,結果羅無生橫空出現,展露出來的強大戰力便是紫霄宗的紫東來也難以抵擋。

聖幽宗弟子、白雲宗弟子以及剛投靠過去的武威,臉色那是相當地精彩,變幻數次之後,他們的目光全都落到紫東來身上,現在他們只能期望紫東來能戰勝羅無生,那樣他們還能有逃過此劫的希望。

此時紫東來的臉色無疑是非常難看的,他先前放出的豪言壯語猶在耳畔,可是他使勁全力,也沒能將隕星宗弟子救下,這對他的威信無疑是一個巨大的打擊。

神色難看地盯著羅無生,紫東來咬牙道:「你這是要代表武玄宗與我紫霄宗為敵嗎?很好,你等著,要不了多長時間,你武玄宗必將從廣豐域除名!」

他身為紫霄宗核心弟子,想要覆滅一家中上等宗門並不是不可能之事,只要他回去在宗門內多活動一下,就有很大的把握說動紫霄宗出動超級高手去滅了武玄宗。

羅無生聽到他的話后,不由冷笑起來,道:「你以為我樣了那隕星宗之人,此事就完了?不,我告訴你,真正的戰鬥現在才開始!我給你兩個選擇,要麼臣服,要麼死!」

聽到羅無生這番話,在場所有人都被震得目瞪口呆,他們萬沒料到,羅無生竟然如此狂妄,竟然想要讓紫東來臣服於他!

而這番話,他們竟覺得有幾分熟悉,細細一想,咦,這不是此前紫東來收服他們時所說的話嘛!只不過當時紫東來說這話時,卻沒有羅無生此時說出來這麼霸氣。

「哈哈,你竟然想要我臣服於你!簡直是天大的笑話,不要以為你有兩件偽神器就可以翻天了,我紫東來可不是吃白飯長大的!」

紫東來氣極而笑,然後一頭長發飛舞起來,整個人身上都瀰漫出一股異常強大的氣息,身體周圍有無數紫色雷光在跳動。

「不錯,你這個樣子才像紫霄宗之人,來吧,讓我們看看到底誰是吃白飯的!」

面對氣勢無比強大的紫東來,羅無生心中戰意勃發,大喝一聲后,揮拳向紫東來迎了上去。

瞬間,他們兩人就纏鬥在了一起,如同兩頭強橫妖獸般近身相搏,打出了一種天崩地裂般的氣勢,看得其他人心驚膽顫。

武妙竹回過頭來,看著擋在自己二人身前的聖幽宗弟子和白雲宗弟子,冷笑道:「二位,沒有了紫東來給你們撐腰,我倒很想看看你們到底有幾斤幾兩,準備受死吧!」

羅無生擋下了最大的強敵,她身為羅無生的師姐,卻不願意在一旁獃獃地看著,何況眼前這兩人一而再地阻攔、欺侮自己,她早就忍無可忍了,因此悍然對這兩人發起了攻擊。

在她身旁的李子安同樣高喝一聲,緊隨武妙竹之後向那二人衝去。

轉眼間,他們這邊又形成了一個戰團。

此時唯一沒有加入戰鬥的人,便是那武威了,他左看看,右看看,臉上浮現出猶豫不決之色,實在不知道自己到底應該幫助哪一方。

按理說,他已加入了紫東來陣營,自然應該幫助這方之人,可眼下看來,羅無生表現出來的戰力實在太強大了,萬一最後是羅無生獲勝,他這個背叛之人絕對會死得很慘。

如果幫助武玄宗一方,萬一勝利者是紫東來呢,自己豈不還是得死!

所以思來想去,他索性作壁上觀,兩不相幫。由此也可以看出,這傢伙根本就是一個優柔寡斷、心思不定之人,以後絕難有什麼出息。

羅無生以滅神拳迎戰紫東來,紫東來則使出一套紫雷東來拳,不斷地擊發出一道道暴烈的雷霆之力,與羅無生打得有聲有色,絲毫不落下風。

久戰不下,羅無生見那雷霆之力越來越盛,心中一動,便將紫蓮玄焰召喚了出來。

要知道,紫蓮玄焰中可也蘊含著雷霆之力,此時一出現之後,就漫天散開,然後不斷地吞噬著紫東來釋放出來的雷霆之力。

紫蓮玄焰一出,紫東來立即就受到了剋制,兩人均能清晰地發現,紫蓮玄焰在吞噬了那些雷霆之力后,其威能竟然在緩慢地提升著!

此消彼漲之下,紫東來落敗將是早晚的事。

「你竟然還有可以吞噬雷霆之力的異火!」

驚怒交加的紫東來大喝起來,他感覺到自身好不容易修鍊出來的雷霆本源之力正在不斷地流逝。

羅無生心中自然是非常開心地,紫蓮玄焰是他很重要的底牌之一,威能越強,他的戰力也就越強,以致於他再看紫東來時,頓時覺得此人一下變得順眼了許多。 姜雲卿他們固然以玄元丹為餌,可這東西就像是姜太公釣魚都是願者上鉤,而且來之前他們未必沒有猜出來言家想要這玄元丹是用來做什麼的,他們半道截走,想要握在自己手中,勢必就會得罪了言家。

說到底,哪怕沒有今天這一出,他們和言家也未必就能好的了。

姜雲卿看著他們的模樣,笑了笑:「當然,我們夫妻二人也不是那等會隨意戲耍旁人的,這玄元丹我們的確是不準備全部留在手中的,除去之前答應給朱家的報酬,剩下的玄元丹我們確實是打算轉出。」

「只是不是賣,而是送。」

所有人都是神情一震。

玉溪音微眯著眼:「送?」

趙家的家主沉聲道:「這般貴重之物,想必你們不可能白送吧?」

姜雲卿笑了笑:「這是自然,白送的東西先且不說我們願不願意,就算是真送了諸位恐怕也不敢白拿,怕我們夫妻在這玄元丹里動了手腳。」

「我和璟墨之前已經說了,我們二人從來都不是什麼大方性子,而且有仇必報,言耀的命我們是一定要取的,言家既然不肯送上,那就只能我們自己去拿。」

其他人神色一動,隱隱猜到了姜雲卿的意思。

果然,姜雲卿道:

「諸位也知道我們夫妻二人之前受了傷,單憑我們想要闖入言家拿人自然是不可能的,所以我們以六枚玄元丹以及三百萬靈晶為代價。」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