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們在依稀間看到有一道身影在噴出了一口鮮血之後,迅速地倒飛了出去,最後重重地砸落到地面上。

寂靜!

全場寂靜無比!

此刻,他們已經完全不知道該用什麼話來形容擂台上那個清秀少年的恐怖了!

相比之下,其他擂台上的戰鬥已經完全不足以吸引他們的目光,此時他們所有人的視線都凝聚在那道消瘦的少年身影上。

「靠,真他娘的恐怖!」石破天咽了咽口水,愣愣地看向前方擂台上的林楓,忍不住開口暗罵道。

雖然他知道林楓的實力會很強,可是沒想到居然會直接彪悍到這個地步。

之前海雲天使用秘技實力暴漲的情況,他也是有看到的,可是,也正是因為看到了,所以才會如此震驚!

72倍啊!

那可是對方增幅了72倍玄氣之下,所施展出來的宙階中級玄技啊!

你就給那一招給破了?而且看你的樣子,似乎還手有餘力的樣子,用不用這麼變︶態啊?這讓我以後還怎麼敢追上你的步伐啊?

石破天心中有些凄慘的想到。

另一旁,站在一根柱子旁邊的聶無雙看著擂台上的林楓,又看了看那躺在地上的海雲天,他雙眸中的陰冷變得更加濃郁了幾分。

王夢然臉色也是變得有些難看起來,在剛才那種情況之下,縱使是她想要擊敗對方也是需要費上比較大的功夫,現在對方看起來依舊這般輕描淡寫的樣子,難道說對方的實力還不止如此嗎?

一想到又一個人的實力可能會超越她,王夢然心中就感到特別的不舒服,看向林楓的目光中時,也多出了幾分冷意。

張劍生兩眼淡淡的看了林楓一眼,此刻。雖然他表面上沒有什麼變化,可是他的心裡對於林楓這個人也不由多出了幾分忌憚,當然。也只是幾分。

縱使是對方打贏了他們中排名第五的海雲天,可是他並不相信對方會是他的對手,這是他對自己實力的絕對自信,更何況,他的手中還有他學院中那個老怪物給他的那一把神兵利器,那對方是更加不可能了!


「不過,既然你打傷了我弟弟。那就必須要付出一點代價,我們張家的人並不是那麼容易給人欺負的!」張劍生看向林楓的目光中。閃爍了一抹極為陰寒的光芒。

圍牆觀眾台上,莫奇風頗為驚嘆地看著擂台上那道消瘦的身影,讚歎一聲說道:「呵呵,不錯。沒想到這個小傢伙還真是出乎我們的預料之外,也不知道他是從哪裡學來的秘技,居然能夠增幅640倍的力量,比昨天看到的時候,還要增加了一倍。如果那個小傢伙秘技增幅的效果太過恐怖的話,海雲天未必會輸。」

作為玄帝九級巔峰級別的強者,他們這幾個人自然是看穿了林楓在與海雲天對戰的時候,體內那暴增的力量,如果不是因為這個原因。單單隻是憑林楓那剛到玄王一級的力量又如何會是海雲天的對手?

「呵呵,640倍的力量增幅,確實是非常的恐怖。只不過,讓我更加好奇的是,為何他使用秘技的時候,居然能夠做到連印法都不用凝結就施展出來?」曹德笑了笑,把自己心中一直就像提問的疑惑給提了出來。

對於這一點,實際上並不只是曹德好奇。就連其他三人心中也是十分的好奇,究竟林楓是如何做到連印法都可以不用凝結就直接施展秘技呢?

眾所周知。玄氣大陸上絕大多數秘技都是要通過凝結出各種不同的印法,以此來激發自己體內的潛能,可是,林楓卻是能夠做到無印施展,這就有些駭然了!

金鴻光摸了摸下巴,目光投射在下方消瘦的少年身影上,略有閃動,隨後沉聲說道:「或許是那個小傢伙得到過某種奇遇。」

其他三人點了點頭,心中也是認同這個說法,畢竟只有這樣,或許才說得通對方為何能夠做到無印施展秘技。

另一邊,有幾個人老淚縱橫。

「贏了!副院長,林楓他終於贏了,他可以進入總決賽了!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梁世宗看著下方獲得勝利的林楓,他一臉激動與興奮地對著付成說道。

「是的!贏了,終於贏了!我們學院終於有弟子能夠進入到蒼穹聖院的內院中去了!」付成渾濁的老眼中閃爍著激動的淚花,淚眼有些不受控制的流了出來,放在大腿上那粗糙,布滿皺紋的手掌更是情不自禁地顫抖起來。

一百多年啊!

想他為學院付出了一百多年的光陰,如今他的夢想終於實現了!

……

「哈哈,林楓,好樣的,我就知道你一定不會輸的!」

林楓剛剛回到那群弟子休息的地方,石破天的身影便是出現在他面前,哈哈大聲笑了起來,樣貌看起來比林楓還要激動,彷彿那個戰鬥勝利的人不是林楓,而是他自己。

聞言,林楓笑了笑,並沒有說什麼,實際上只有他自己最清楚,剛才的情況到底有多麼糟糕,尤其是對方那最後一招,簡直是兇險到了極點。

要不是他修為剛剛好突破到玄王一級,並且把加倍技能有升到了8級的話,這一戰,恐怕他真的是要輸給對方了,當然這只是在他幻術技能和召喚技能沒有使用的情況下,畢竟他這兩種技能實在是太過逆天了。

幻術技能就不用說了,只要對方精神等級沒有超過他四個等級,一個幻術過去,對方啪的一聲就倒下了,無論你施展秘技后的實力有多高,會的玄技有多變︶態,統統都沒用。

這是何等恐怖!

尤其是他現在修為已經突破到玄王一級,精神境界又提升,如今相當於玄王三級的情況下。

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只要他願意的話,縱使是張劍生,王夢然這兩位天之驕子,也絕對不會是他的一招之敵。

但是如此一來,他的秘密很有可能暴露了,在聖域這個陌生的地方隨便暴露出自己最強大的底牌,實屬不智!

同樣如此,召喚技能也是如此!

召喚出一個實力有他基礎力量一千萬倍的火焰巨人,想想都是一件極其可怕的事情。

按照他現在玄王一級的基礎力量有5000億斤來計算,一千萬倍的話,那就是500兆斤的力量!

嘶!

這是何等恐怖的力量!

要知道,縱使是玄帝一級的強者,其基礎力量也不過是50兆斤而已,十倍於玄帝強者的隨意一擊,可想而知,這股力量到底有多麼恐怖了!

縱使是玄皇級別的強者在沒有施展出大招的情況下,也不得不避其鋒芒!

這兩種極其逆天的技能,在以後生死戰鬥的時候,或許可以用,可是在這個萬院爭鳴,眾目睽睽的比賽上,他卻是萬萬不敢輕易動用的!

「哐當!」

就在這個時候,決賽最後結束的銅鑼聲敲響了,同時這也意味著最終的總決賽即將展開!(未完待續)

ps:感謝№晴天小豬№打賞100起點幣!

這是第二更! 一名中年男子在這個時候從圍牆的一邊飛入場中,他環視了下方已經沾滿了一群人,神色淡定,拿出一張白紙,看著上面的信息,朗聲念道:「萬院爭鳴決賽結束,此次決賽中各個弟子獲得積分情況如下:張劍生,比賽十場全勝,獲得10個積分;王夢然,比賽十場全勝,獲得10個積分;聶無雙,比賽十場全勝,獲得10個積分;安泰來,比賽十場全勝,獲得10個積分;林楓,比賽十場全勝,獲得10個積分;……」

除了以上這幾個人獲得10分,也即是十場比賽都贏得勝利之外,其餘的幾人都或多或少輸了幾場比賽。

當然,其中也幾個實力最倒霉的,在十場比賽中,沒有一場比賽是獲得勝利的,也即是0分。

「現在,我宣布:張劍生,王夢然,聶無雙,安泰來,林楓,雲瀾,吳建成這七人將會進入總決賽,至於最後一個名額…」那名中年男子說到這,語氣頓了下,看了下方的弟子一眼,淡淡的說道:「因為余飛,海雲天,石破天三人分數都是8分的緣故,所以需要通過一場附加賽決定最終名額。」

嘩然!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嘩然一聲,語氣中充滿了失望的有,充滿了惋惜的有,充滿了激動的有,……當然無論他們語氣中充滿了那種語氣,目光中都是羨慕地看著那幾個人被點到名字。能夠參加總決賽的七人。

除此之外,也是有些羨慕地看了看那三個可以進行一場附加賽的弟子,雖然還需要通過一場附加賽才能夠確定最終名額。可這也是一種機會不是嗎?

而他們卻是連這種機會都沒有!

不得不說,此時的林楓,還是吸引了在場絕大部分人眼球的,因為那七個人當中,有六名都是聖域中年輕一輩的強者,而且還都是來自一流學院的,唯有林楓這個奇特的傢伙不是。

雲瀾。在聖域年輕一輩中排名第六,同樣也是聖域中八大家族之一。雲家的精英弟子。

吳建成,排名第七,聖域中八大家族之一,吳家的精英弟子。


聖域年輕一輩中。前八名的人分別是,張劍生,王夢然,聶無雙,安泰來,海雲天,雲瀾,吳建成,余飛這八人。同時,這八人分別代表著聖域中的八大家族,他們在實力上的排名也是他們聖域中八大家族的排名。

雲瀾在之前的比賽中運氣不好。其中一場比賽碰到了張劍生,對於這個極其變︶態,遠超他的張劍生,雲瀾也知道自己不會是對方的對手,所以在一開始的時候,他就是直接選擇了認輸。

實際上。不只是他,在張劍生的十場比賽中。可以說每一場他的對手都是直接認輸的,無奈,這六十八個個人全都是聖域中的人,早就已經知道了張劍生的實力達到了何種變︶態的程度。

雖說直接認輸是有些丟臉,可是明知道自己實力不如對方,還傻乎乎地選擇去跟對方戰鬥,那才是傻帽一個。

同樣,吳建成也輸了一場,不過他的對手並不是張劍生,而是王夢然這個天之驕女。

作為一個男人,雖然被一個女人超越,讓他心中很是不爽,可是,要他直接向一個女人認輸,那是萬萬不可能做到的,所以吳建成選擇了跟對方戰鬥。

結果,可想而知,還沒有對上幾招,就直接落敗!

接下來,海雲天,余飛,石破天這三個獲得八分的人,其中,海雲天與余飛二人輸了兩場,其中一場,他們都輸給了林楓。

還有一場,海雲天碰到了聶無雙這個暴力狂,沒的說,他輸給了對方,而余飛,則是碰到了張劍生,人家排名第一,他排名第八,這中間隔了六個人,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實力差了對方多少,所以他沒有絲毫猶豫地直接選擇認輸了!

而石破天,則是在碰到聶無雙之後,又悲劇地碰到了王夢然這個女人,在經過一番捍衛男人尊嚴的戰鬥之後,他光榮地落敗了!

這三人都輸了兩場,其他的那些人都是至少輸了三場以上,比如王厲,這個玄王二級的傢伙,就是輸了三場比賽,只獲得了七分,與最終決賽無緣。

「完了,真是悲劇!沒想到居然還要跟那個兩個傢伙打!」石破天一臉苦相地對著一旁的林楓與安泰來二人說道。

「唉,兄弟,你自求多福吧!」安泰來一臉嘆息地拍了拍石破天的肩膀。

「節哀順變!」林楓語氣冷淡的道。

「靠!」

石破天一聽,心中當場破罵一聲,這兩個無情無義的傢伙。

附加賽,並不是二對二的形式,而是一場混戰,誰最後能夠在擂台上站著,誰就是最後獲勝的人。

擂台上,三道身影分別以三角陣型站著,所有人的目光都注視著這一場決定性的關鍵。

其實,在場的眾人也都隱隱能夠猜測到,誰將會是這場戰鬥最後的勝利者,從剛才的比賽來看,海雲天的實力無疑是他們三人當中最強的。

畢竟增幅了72倍玄氣的實力,並不是所有人能夠做到的,也並不是所有人都能夠像林楓這般輕易的擊敗對方的,這一點,在場的余飛與石破天二人都懂,可是,要他們二人放棄這一場戰鬥,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無論最終的勝負如何,他們也要拼一拼方才知道結果!

「哐當!」

比賽的銅鑼聲一聲,戰鬥便是展開!

在這一時刻,石破天與余飛二人相互對視了一眼。紛紛兩手迅速地舞動起來,兩個人極有默契地同時施展玄技。

一眨眼的功夫,他們二人便是將自身的修為提高到了最高點。石破天將自己的玄氣暴增了12倍,余飛將自己的玄氣暴漲了16倍。

隨後,一個巨大的拳頭,一隻巨大的手掌出現在眾人的眼前。

拳頭,是赤炎拳,宙階低級玄技;而巨大的手掌,則是余飛施展出來的宙階中級玄技。天崩掌。

兩個人紛紛爆發出自己最強力的一擊,向海雲天暴攻而去。

看到這二人如此表現。海雲天雙眼中爆射出一道銳利的光芒,雖然他輸給了林楓,可是並不代表著他會輸給其他人。

經過半個小時的療傷之後,海雲天算是想明白了。並不是他的實力差,而是對手實在是太變︶態了!

對方根本就不是人!

他甚至是爆發出了自己全部的實力,可是,縱使是這樣,他卻依舊連對方一根毫毛破壞掉,可想而知,對手的實力已經達到了何種恐怖的境界!

恐怕是只有實力排在前三的那三個變︶態才有可能戰勝他吧!

海雲天無奈地嘆息一聲,瞥了一眼站在不遠處的林楓。

至於排在他上面的安泰來,實際上並不是他小瞧對方。而是他心裡清楚,在他經過施展三次秘技之後,他的實力已經完全不弱於安泰來。或者說,只是比安泰來稍微要弱上一點點。

林楓能夠這般輕而易舉地將他擊敗,那麼安泰來也必定不會是對方的對手!

「喝!」

海雲天爆喝一聲,兩手迅速地舞動起來,眨眼間他體內的玄氣便是直接暴漲到了36倍的程度。

至於為什麼不暴增到72倍,那是因為第三次施展秘技的副作用太大了。倘若他的天賦跌落了一個層次,那可就不妙了!

況且。對於兩個實力不過是暴增了十幾倍的人,根本用不著他爆發出全部的實力!

望著前方那兩個向他轟擊而來的巨大物體,海雲天手掌猛然抬起,一顆巨大的,直徑有10米大小的能量球凝聚在他前方。

星辰落,宙階中級玄技!

「咻!」「咻!」「咻!」

三道凌厲的破空聲在虛空中響起,這三個巨大的物體在擂台中央相互衝撞。

「轟!」

一個轟鳴般的響聲響起。

那顆紅色拳頭與巨大的手掌轟擊到能量球上。

然而,它們的攻擊力顯然是不同林楓之前那恐怖的一掌,它們要弱上了很多倍,根本不是一招之敵。

在能量球的威能之下,紅色的拳頭與巨大的手掌在節節敗退。

突然。

「轟!」「轟!」

兩個巨大的爆炸聲在擂台的中央猛然炸響,爆裂開來,化作一道道無數的能量碎片,逐漸地消散於虛空之中。

同時,那顆巨大的能量球已經以一種流光般的速度朝石破天與余飛二人飛奔而去。

見狀,兩人臉色同時大變,紛紛催動體內玄氣,頓時兩副光彩閃耀動人的能量鎧甲覆蓋在他們身體之上。

「轟!」

那顆巨大的能量球毫無例外地直接命中兩人。

吞天神王 ,倒飛而出,轟撞在金色的光幕上,紛紛砸落到地面上…

一招秒殺兩位施展了秘技,實力都暴漲了十幾倍的玄王強者!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