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是說余唐不行,實在是,跟淮揚比起來,太不夠看了。

無論是人脈還是其他。

雖然黑子只是個跑腿辦事的,但他就這麼死了,何廠長肯定得找回場子的。

陸懷安點了點頭,嘆氣:「暫時別攪到裏面,我們靜觀其變。」

關於黑子的死,淮揚這邊肯定是也恨上他們了的。

靜靜聽着他們聊天,沈如芸沒有說話。

只回來以後,她有些遲疑:「跟淮揚這邊,鬧得這麼僵了沒事嗎?」

「沒事。」陸懷安脫掉外套,開始洗臉:「有事也就這樣了,真要說起來,這是個意外,他其實也算是罪有應得。」

做錯了事,受到懲罰,僅此而已。

沈如芸嗯了一聲,跟着一起洗了臉:「郭鳴這邊怎麼說?天馬上要轉涼了。」

「還沒消息。」

洗完臉,換了盆熱水,倆人一起泡腳,並肩看天氣預報。

等報到他們省的時候,倆人神色都有些凝重。

本周將會有冷空氣,溫度將降到十度左右!

「這個情況……你還是跟郭鳴商量一下吧。」沈如芸拿過毛巾,遞給他。

陸懷安嗯了一聲,匆匆擦了下腳,穿了鞋子就去打電話。

這些災民現在不少還住在荒地里呢,陸懷安當時怕他們遭蚊蟲咬,給提供了油布支成了帳蓬,但這天氣,帳蓬哪頂得了事?

電話打了一遍又一遍,始終沒有人接。

「看來郭鳴沒在家。」

好在等到晚上十點多,郭鳴打電話過來了:「安哥,過幾天要降溫了。」

陸懷安嗯了一聲:「我一直打你電話來着,就是想跟你說這個事。」

原先說的是暫時安置一下災民,一般來說就十天半月水退了就可以安排災民返鄉了。

這回都一個多月了,咋一點消息沒得呢?

「小屯庄水沒退。」郭鳴今天說太多話了,喉嚨都扯得有些痛:「上級現在安排,可能會將小屯庄放棄了。」

太難堵了,缺口崩開太大,整個村已經淹到了頂。

地勢太低了,實在沒法,水已經回落,卻還是不好整。

「領導說,可能會安排小屯庄的村民們返鄉,在他們家附近划座山頭,給他們安家。」

不過,全憑自願。

消息很快確定下來,小屯庄的房子,全是土坯房,不少還是茅草屋,在水裏泡了這久,已經全沒了。

當時水勢那麼急,東西也全捲走沖走了。

饒是如此,也有不少人想回去看看。

如果可以挽救,他們還是希望回故地重建。

陸懷安特地安排了沈茂實他們開了兩輛拖拉機,一路拉回去。

剛好順道還能幫其他村把路面壓實,多開着轉轉也好。

到了小路過不去了,村民們便自己下車走。

等到了地,眾人傻眼了。

原先還有幾個屋尖尖,這下是啥都沒了。

一片汪洋,只能憑記憶,指出自己家曾經在的地方。

傍晚的時候,他們回來了。

所有人經過商議,同意了擇址另建的方案。

只是對於這個地址,不少人選擇了爛坑村。

蕭領導還特地過來了一趟,對於他們這個想法深入地探討了一番。

村民們的想法其實挺樸實的。

他們要活命,就是要地,要田,要建房子,這是他們生活的根本。

「國家對於你們的這個要求,還是非常重視的,也希望大家都能過上穩定的生活……」

蕭領導講了一番話,後邊綴了一大群人,又是採訪又是拍照的,估計會上報紙吧。

最後,雙方達成了一致。

國家划幾塊地,給他們開墾梯田,田和地都按人頭劃分。

只是這一來,有些就比較偏,但終究還是在爛坑村裏的。

一下子,爛坑村人口就幾乎翻了一番。

蕭領導尤其滿意的是,陸懷安還給這些村民解決了就業難題。

「你們村都上過一回報紙了,總是爛坑村爛坑村的不中聽,改一下!」蕭領導略一琢磨,笑了:「叫新安村吧。」

新的生活,安安穩穩。

村民們一聽,連聲叫好:「陸廠長名字裏也有個安字哩!」

本來也有這個意思在裏頭,蕭領導微微一笑。

新安村。

村口還立了塊大石頭,紅漆刷的【新安村】三個大字,可顯眼了。

荒地里的村民們先擠一擠,窩在平房裏,免得凍壞了。

資金上邊發下來,地基也開挖了,進度快得很。

新安村裏都是一季稻,所以這場大雨對他們並沒造成太大的影響。

挖些地出來,種上蔬菜,收穫的時候,新村民也開始賣菜賺錢。

眼看着一切在往好的方向前進,年底的時候,有人找上了陸懷安。

這人陸懷安倒認識,跟郭鳴來過兩趟,姓姚,是個幹事。

「那個,陸廠長,我有個侄女兒,就在這附近,想到你廠子裏來上班,您看,能不能方便一二?」

陸懷安詫異挑眉,笑了:「我們這是做縫紉工人的,她有這方面經驗的話可以來試試啊。」

「哈哈,她都沒讀什麼書,哪會幹這個啊。」姚幹事笑了笑,抽了口煙:「她是想來看看,廠子裏還有沒有別的事情可以做。」

這就是要來吃閑飯的了。

陸懷安眯了眯眼睛,雖然早有預料,但沒想到這一天會來得這麼快。

不確定這姚幹事職位高低,陸懷安沒有貿然拒絕,只笑笑說可以讓她先來看看。

無論姚幹事怎麼下套,想讓他給個準話,陸懷安反正只是打太極。

最終,姚幹事只得無奈點頭:「行吧,回頭我讓她先過來看看。」

事實上,姚幹事的侄女,只是其中的一個例子。

今年淮揚效益不好,各種福利全都取消了。

首先最明顯的,就是每個節日的福利。

從前什麼糧啊油啊米啊,都會發一發的,今年啥都沒得。

諾亞呢?

一個個縫紉工節日都會放假,還發些油米鹽什麼的。

東西雖然不多,但這意味着廠子是有盈利的。

淮揚還是個大廠呢,比較之下,頓時讓人心裏不是個滋味兒。

有縫紉工就忍不住問前頭跑來諾亞上班的姐妹:「你們這邊還要人嗎?」

問的多了,女工們就過來問龔蘭。

龔蘭也是回答得挺利索:「暫時不缺。」

廠子裏也確實是不缺人的,村子裏一下子加了這麼多人,基本女孩子都進了廠。

所有縫紉機都派上了用場,也虧得錢叔他們四處跑,拉來不少訂單,不然都盤不轉。

這個回復一給,淮揚更加人心不穩了。

人都這樣,塞給他的東西,他會懷疑有毒。

這要是不給了,他又想要了,覺得肯定是好東西。

何廠長已經把余唐打壓得毫無還手之力,馬上就要吞併了,哪裏會管這點子事,大手一揮:「想走的就走!我這麼大廠子還怕招不到人?」

畢竟馬上年底了,有分紅,走是沒人走的,但做事是越來越敷衍了。

這樣一來,淮揚好不容易拉來的幾個訂單,立刻遭遇了反噬。

各縣城大批量的退貨,立刻引起了何廠長的警覺。

「什麼情況!?一定要好好核查!」

可這時,已經沒有人有心思好好做事了。

自己查自己,能查出什麼問題來?

不過就是返工唄。

返了工,衣服質量也就那樣,但布料比縣裏的還是稍微好一些,加上他們價格壓得低,各縣城也就捏著鼻子收了。

鄧部長沒放心上,倒是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他:「廠長,紡織廠這邊終於也做出毛昵了!」

杜廠長還拿自己那毛昵當寶呢,現在他們的紡織廠也能做出來了!

7017k 黃霸天何嘗不是一肚子苦悶,給自己最恨的人送禮物送祝福,這種感覺比殺了他還難受。

但理智告訴黃霸天,隱忍,要隱忍,唯有讓敵人膨脹,才能讓敵人最終滅亡。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