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後蒼陽被丟了出來,然後一代神子還為了這神器而心疼,甚至不顧上顏面想要索要,最後氣憤離去。

這一切都足以說明,這件神器很不一般!

現在就這麼被他們兩個找到了?

「這叫遠古遮天盤,能穿梭空間仙界,能蒙蔽天機,算是很逆天的一件輔助型神器。」許辰解釋道。

李昱愣愣點頭,然後抬頭問道:「你怎麼知道他一定在這個方向的?」

他記得許辰走的很堅定,一直朝著這個方向,而且到了這附近后一直在四處搜尋,似乎在這裡有什麼東西一樣,然而剛才許辰還說了一句終於找到了,這明顯就是許辰早知道這東西就在這裡。

「箇中原因太複雜,總而言之就是我和這神器有一點聯繫,比如這樣。」

許辰伸手一揮,氣息鎖定下面河流中的遮天盤。

頓時李昱就看到遮天盤綻放的光更亮了,而且還在顫動,彷彿在和許辰相互呼應一樣。

「回來!」

許辰開口。

遮天盤一動,光芒更亮,緩緩從河水中飛出,朝著許辰而來。

「什麼人!」

忽然一聲嬌喝傳來,緊接著有一道像是飛羽凝聚的光劍飛空,狠狠一劍劈在遮天盤上,當一聲把遮天盤劈回原地。

許辰和李昱神色一動,低頭朝懸崖下看去,只見一個背生潔白雙翼的嬌美女人破空而來,臉上帶著怒容。

「姜千羽!」李昱驚呼,怎麼一進來就碰到了帝族的嫡系,這女人一定是傲天級的頂級天才,實力逆天,同境堪稱無敵!

許辰的神色也凝重起來。

居然碰到這個女人了,而且恰巧就在遮天盤旁邊,好像也在打遮天盤的主意,這下似乎麻煩大了。

帝族的人都是他的敵人,這個長得很不錯的女人也不例外,但現在對方實力很強,一劍斬斷了許辰和遮天盤的聯繫,可以看出她的強大。

「天道院的人,只是內門弟子?我勸你們自行離開,不要自誤。」

姜千羽美目看了一眼許辰和李昱,認出他們兩人的服飾,卻是沒有直接出手,只是警告。

「吼!」

忽然有獸吼聲驚天動地的傳來。

緊接著一連串叮叮叮的金鐵碰撞聲,下面有聲音傳來:「千羽快下來,我們撐不住了。」

姜千羽沒有多耽擱,也不再理會許辰二人,直接翻身回去。

「很自信啊!」

許辰眯起眼睛說道。

李昱從震驚中清醒,點了點頭:「是啊,發現我們沒什麼威脅后,竟然都不多出一劍,直接無視我們返回了。」

「咱們在她面前的確構不成什麼威脅,如果再有動作,在我們得手之前,她有自信一劍先降臨到我們頭上,到時候,就不是警告我們,而是直接斬殺我們了。」

許辰微微沉吟,沒有輕易動手,他往前走了幾步:「而且她下面還有幫手,應該就是他們姜族的其他人了。」

兩人走出視線阻礙的區域,看到下面的時候,臉色又是一變。

只見姜千羽一行一共五人,正在下面和一條大蟒激斗。

這頭大蟒頭生四角,雙頭無尾,全身裹著黑火和狂風,大如江河,一舉一動都讓大地震顫。

「竟然是一頭聖神境的異獸!」

許辰眼中露出格外的凝重之色,聖神境的異獸,在這進來的所有人中絕對算滅頂之災了。

也只有帝族嫡系這種絕頂的天驕和勢力敢於和聖神境異獸爭鋒。

「許辰,我們現在怎麼辦?」

李昱嘴唇有些顫抖,聖神境異獸一招就能轟殺他們,他現在有種想要走的衝動,下面頂級神器再重要,能有小命重要?而且下面還站著姜族的一群人。

「等一等,雖然下面的人都極為強大,但未嘗不是一個機會!」

許辰眼中露出精光,現在是兩虎相爭,最後必有一傷,但不管最後誰勝誰敗,雙方都會陷入最虛弱的時候,也是最無力的時候,到時候……

他安靜的等待下來。

「要不還是別等了,我們走吧?」

李昱心裡有些惶恐,許辰這是想要火中取栗啊,但一個弄不好就引火燒身,必死無疑的結局,太危險了吧?

許辰回頭看了他一眼,頓了頓道:「其實我和這件神器之間有一絲聯繫,最後關鍵時候,我將這絲聯繫發揮到最大,只要一舉掌控神器,就能靠這神器帶我們遁空離去脫離所有危險。」

「你確定嗎。」

李昱覺得冒險。

許辰點了點頭:「我很確定,現在就先看著下面就好。」

他在靜等。

現在下面的雙方在激斗,雖然看起來爭鬥很激烈,而且好像分不出身來,但實則他們都綳著一根緊張的筋,只有這時候有人膽敢對遮天盤出手,他們可能一起出手,到時候,許辰必死無疑。

所以現在只能等也必須等。

「吼!」

忽然間巨蟒嘶吼,被姜千羽一劍洞穿了眼睛,它慘叫,但全身發出更加恐怖的光和氣息,力量反倒更強了,一瞬間把姜千羽等人全部壓制在下風。

張開血盆大口。

勝負彷彿快要出現。 下面戰況緊急。

許辰面色微喜:「好機會!」

戰鬥到了關鍵誰也沒時間分心,這正是取走遠古遮天盤的最好時機。

同時還有一個機會。

如果這時候許辰從背後偷襲姜千羽,這個姜族的嫡系必死無疑!

天下帝族都是他的敵人,他有這個心思,想先剪除大帝的一些羽翼。

但現在機會只有一次,相比起帝族眾多嫡系中的一人,還是遠古遮天盤重要,畢竟除掉姜千羽后姜族還有很多嫡系。

要神器還是要人命。

此刻當然是選擇神器了。

「師兄,我們準備走了!」

許辰一拍李昱肩膀,飛身而下,直接撲向下面的遠古遮天盤,同時勾動和遮天盤的聯繫,讓遮天盤再次震顫朝著他緩緩飛來。

這只是一種很淺層的聯繫,並不能讓許辰直接催動遮天盤,想要催動使用,需要他入手后祭煉,所以先拿到遮天盤才是關鍵。

「就這樣要成功了?」

李昱興奮,在一頭聖神級的大妖,還有姜族嫡系天才的眼皮底下搶走一件頂級神器,這簡直不敢想象。

「快了。」

許辰和遮天盤距離越來越近,下一個瞬間就能到手。

「吼!小子你找死!」

巨蟒嘶吼,發出穿金裂石的聲音,震的人五臟都要裂開,它一雙猙獰的眼睛盯向了許辰,帶著殺機。

它想要離開靈山,被困在靈山很久了,它一直出不去,現在遮天盤這個離開這裡的契機出現,它說什麼也要得到。

「你這個傢伙簡直大膽!」

姜千羽也看向許辰,柳眉皺起,嬌容有怒。

「砰。」

巨蟒忽然動了,放棄了對姜千羽等人的壓制,不顧他們手中的兵刃,以蠻力撞擊,直衝許辰。

「這頭妖獸要發狂,阻止它!」

姜族有人驚怒,巨莽如果真得到遮天盤,那他們就真沒辦法拿回來了,畢竟巨蟒強過他們不少。

而如果是讓許辰得到遮天盤,一個小小的天道院內門弟子,他們有的是辦法索要回來。

「全力出手!」

姜千羽很果決,英氣勃發,神器綻放神光,打出了毀滅性的一劍,劍光很璀璨,扭曲了空間,有光羽漫天落下,讓整個空間都彷彿停滯了下來,以至於巨蟒的半截身體都被壓制的速度放慢。

「掙!」

「噹噹當!」

刀劍全部落在了巨蟒身上,一時間火星四濺,伴隨著血水,他們傷到了巨蟒。

「都給我滾!」

巨蟒怒吼一聲,它是聖神級大妖,如果不是在這些人到來之前,已經打退一群很強的妖獸,消耗很大而且也負了一些傷,它怎麼可能在這群人手中輕易被攔住。

砰!

恐怖的力量爆發,破碎了一切,就像是掙脫枷鎖的蛟龍,它直接破空,竟是完全承受了一切攻擊,不顧傷害和加劇體內的傷勢,要強行搶奪遮天盤。

「要強來!」

許辰心中一緊,速度更快。

「啪!」

遮天盤入手。

然而還不等許辰心中有喜意升起。

一道黑影降臨頭頂,帶著破滅山河的巨力。

抬頭看去。

是這頭巨蟒的尾巴,他投還在遠處,但那巨大且極長的後半生已經扭轉過來,揮動開山破峰的力量,抽向許辰。

凌厲,且狠辣。

許辰看的眼皮直跳,這事聖神級大妖的含怒一擊,不需要多想,如果一旦被碰到,那麼必死無疑!

「走!」

許辰在一瞬之間連忙做出選擇,將遮天盤往頭頂一甩,人拉著李昱極速後退。

「唰!」

巨蟒的尾巴在堪堪抽在遮天盤上的時候停下,如果他這麼暴力的一擊落在遮天盤上,雖然不可能毀掉這件頂級神器,但一定會將其抽飛,而且飛到不知道哪裡的遠方,再想走,可就不那麼容易了!

巨蟒忍著強行止住攻擊的力量反噬,尾巴從極速運動變成靜止,然後頂端一頭輕輕的一拍遮天盤。

「嗖!」

遮天盤化成一道銀光,被巨蟒用尾巴甩向自己的頭部,血盆大口張開。

「噗嗤!」

巨蟒一口將遮天盤吞進了肚子裡面。

這一刻,天地都彷彿靜止下來,萬籟俱寂。

許辰驚目。

姜千羽她們也愣住。

遮天盤,就這麼被巨蟒拿到了,而且吞進了肚子里?這下想要遮天盤,必須殺了這頭巨蟒了,可想要殺死一頭聖神境的大妖,談何容易。

「啪!」

巨蟒忽然動了,巨大的尾巴橫掃四方,帶著毀滅的力量,一下子逼退所有人,下一刻它宛若一道流光,直接在原地消失,飛速離去。

「可惡的傢伙!」

姜千羽頓時回頭看向許辰,銀牙輕咬,怒上眉梢。

許辰看了她一眼,身形忽然動了,朝著巨蟒追去,同時道:「就算沒有我,你們也很難從它手中搶到遮天盤,與其動怒,不如想辦法把遮天盤找回來。」

他算是發出邀請,遮天盤對他頗為有用,但憑他一個人的力量去對付一頭聖神級大妖,這明顯是不可能的,必須找幫手。

「哼!靈山內層雖然不像外層一樣會把人壓制的一點修為也發揮不出來,但同樣能壓制我們一半的實力,靠這點實力想追聖神級大妖?別做夢了!」

姜千羽很生氣,她高聳的胸脯劇烈起伏,拿劍指向許辰:「更何況我要找幫手的話,會找你一個小小的天道院內門學生?與其……」

她說的很在理,而且怒上心頭準備出手。

許辰打斷了她的話:「不管巨蟒逃到哪裡我都能知道它的位置,你如果覺得別人也能做到這點,那你就去找別人吧。」

「……」

姜千羽一愣,放下長劍暗狠咬牙:「你如果敢騙我……」

她都沒說完,許辰極速移動的身影已經鑽進了前面的森林,走的很快,快要消失。

「該死的傢伙,跟上他!」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