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娜一行人倒沒廢話,丹娜和維恩迅速在皮毯上坐下沉入了冥想狀態,米勒也沒放過好機會,也坐在一邊修鍊鬥氣,安麗就只能在一邊守護了。

丹娜以前也在姑姑這裡修鍊過,這次來主要是感受下這傳聞中的物事的神奇。月髓倒真沒讓丹娜失望,進入冥想以後就能感覺到周圍的木系魔力元素瘋狂地向自己衝來,這種感覺是以往自己千辛萬苦地去推拉木系魔力元素靠近自己的情形所無法想象的。

嘗到了甜頭的丹娜居然還想靠近母樹一些,就又跑下樓去磨姑姑,要求離母樹再近些。愛蘭沒想到這是丹娜的主意,還以為是維恩的想法,想了想倒也沒說什麼,帶上他們一行人出了門就向母樹的方向走去。

不過沒走的太遠,愛蘭停下來,拿出一個東西往頭上的樹冠上一拋,然後對他們說:「這裡就是能離母樹最近的距離了,再近就會有巡視的人過來趕人了(重生山神全文閱讀)。」又單獨對維恩說:「這裡修鍊不比家裡,怕有人打擾,我就在這裡幫你守護好了。」

「不用啦,姑姑,我們三個人都會幫他守護的,怎麼也不可能有什麼危險的,而且這裡離你那裡也不遠,不用擔心,你回去好啦!」丹娜搶著說,維恩想著這裡到底是精靈森林也就由得丹娜了。

愛蘭終於在丹娜的催促下回去了,她也認為在精靈森林裡他們也出不了什麼大事的。

安麗被丹娜留在樹下警戒,三人跨上一個從樹冠中落下的一個大藤籃緩緩地升入了樹冠中,樹枝上居然掛著一個像鳥巢的東西,直到藤籃停在了鳥巢前面,丹娜打開了鳥巢的門,維恩才反應過來這個居然是房子。

一行人進了屋子。屋子很小,但是坐下5,6個人還是沒問題。丹娜從自己戒指里拿出皮毯鋪好,維恩要求丹娜試完了讓自己也試下,丹娜爽快地點點頭。

雖然這裡離愛蘭的住地不太遠,但丹娜進入冥想后,依然能感覺到木系魔力元素比姑姑那裡濃郁,現在丹娜是渾身舒泰,跟以往的一邊推拉魔力元素和一邊驅使精神力煉化魔力元素的情形一比,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了。

往常需要長時間冥想修鍊的丹娜,今天感覺還沒冥想多久肌肉和骨骼就開始發酸了,遺憾地退出了冥想。

退出冥想的丹娜興奮地跟維恩說起自己的感覺,維恩倆人也頗有些吃驚於這個叫月髓的東西的作用。正在說話時,樹下傳來輕聲的說話聲,丹娜走出屋子問道:「安麗,誰呀?」

「是愛蘭大人打發來的侍女,說是有事叫你回去一下!」安麗的聲音清脆地傳到了眾人耳中。

「是嗎? 軍婚蜜愛:高冷老公,壞壞寵 那等一等,我這就下來。」丹娜轉身回屋,掏出了月髓交給維恩,囑咐維恩自己沒回來的時候,千萬不可以在這個地方進入冥想,然後下了樹,跟安麗一起隨著那個侍女走了(洪荒之妖皇全文閱讀)。維恩和米勒等了沒多久又來一個侍女,說是愛蘭大人也請他們一起去。

維恩和米勒也跟著那個侍女離開了。沒走多遠,維恩發現方向不對勁,隨口問道:「這是去哪裡?愛蘭大人的家不是在那邊嗎?」

「哦,愛蘭大人想開闢個園子做種植園,請大家一起幫著看看種些什麼好。」侍女眼中閃過一絲慌亂,不過還是很迅速地做出了回答。其實換個精靈估計就看出問題了,愛蘭是神殿聖女,她需要的東西都是神殿供給,根本無需自己開園子,但是遇到維恩這倆個對精靈一族裡這些道道不熟悉的人哪裡想到了這層。

又走了一段時間,三人來到一個面積看起來不太大的用樹籬隔起來的園子前,並沒有看到愛蘭和丹娜她們的影子。維恩正疑惑間,那侍女說估計愛蘭大人她們先進去了,說著就讓維恩他們也進去。維恩倒沒多想,和米勒進了園子。眼見維恩倆人進入了園子,那個侍女往旁邊一閃,溜了。

園子里的確什麼也沒種,只長了一下不太高的灌木。也是因為維恩對精靈森林的不熟悉,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換了丹娜估計早轉身跑了。這裡已經進入了母樹禁戒範圍之內,這樣的園子附近有好些,只是神殿備用的園子,一般基本就這樣半荒著,需要用到的時候才啟用。

維恩進了園子卻看不到愛蘭和丹娜,心中自然疑惑,一回頭髮現那個侍女也不見了,維恩跟米勒面面相覷,心裡頓時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倆人對視一眼,立即就抬腳準備離開這裡。

突然園子的一側出現了一團銀光,一個眨眼的功夫,一個美麗的女精靈出現在銀光之中。這下維恩倆人走不掉了,因為美女看到了他們倆。

看到銀光和銀光中的美女,維恩倆人哪裡還不知道那裡有個傳送陣,能安放傳送陣的地方又豈是簡單的地方。他們倆頓時在心裡把那個帶他們來的「侍女」問候了個體無完膚。 站住(極品異能宅男)!你們倆個!」美女不客氣地對倆人說道,話音未落,周圍的灌木像接到了什麼命令一般迅速伸出枝葉,堅硬的枝葉化為了柔軟的藤蔓,把倆人除了腦袋,纏了個裡三層外三層的。

「咦,人類?!」美女有些意外地看著維恩倆人,立即似乎想到了什麼,手一揮,頓時身邊彷彿颳起一陣風,周圍的的植物形成了一圈像水波一樣的圓圈,圓圈迅速向樹籬外擴散而去。

維恩連忙說這是個誤會,自己倆人是被人騙來這裡的。美女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手一點,正在試圖辯解的維恩頓時感到一團濕濕黏糊的東西出現在自己嘴裡,一下把自己的嘴給粘住了,連話都說不了了,看看米勒,顯然跟自己一樣,現在倆人只能幹瞪眼了。

沒過一會,那圈水波一樣的紋路又傳了回來,美女臉上頓時很難看,恨恨地瞪了他們倆一眼,伸手一點,兩人的頭頓時也被枝葉纏了起來,現在兩人看起來很有些園藝觀賞植物的味道(平凡人的人生軌跡全文閱讀)。

維恩透過枝葉看到那美女好像拿出個什麼東西吹了起來,但是維恩沒有聽到任何聲音。過了一會天空中傳來一聲清唳,維恩卻沒法抬頭看天空中發生了什麼,不過也不用他抬頭了,下一刻地上就出現了一片龐大的陰影。

維恩倒抽了口冷氣,肚子里不由腹誹道:「至於嘛?我們不過是走錯地方被人帶到這裡,你一個人對付我們,我們都是你手中的菜,還招來個猛的,用得著這麼隆重嗎?」

眨眼的功夫,一隻巨大的鷹類魔獸從天而降,落在了美女身邊,討好地把頭伸到美女面前,溫順地像只小鴿子。看到了「小鴿子」的眼睛,維恩連冷氣都不抽了,就差點直接背過氣去。維恩從「小鴿子」藍紫色的眼睛里判斷出它是一隻紫雷暴鷹,有一個天賦特出名叫紫雷暴,成年能到十階,現在估計最少也是九階的樣子,跟風翼魔虎小威是一個級別的魔獸。

維恩感覺自己的腦子不轉了,連續兩天看到兩隻成年就能化形的九階魔獸,還讓人活不?難道精靈現在如此強悍,是個聖女就有這麼牛皮烘烘的魔獸(維恩早看到美女身上的衣服雖然顏色跟愛蘭的不一樣,但是樣式是一樣的,從而估計這美女只怕也是聖女)?聖女當然不是路人甲,隨便一抬頭就能遇到一個,所以現在維恩對自己來的地方有了一個大致的猜測。

且不提維恩在這裡胡思亂想,美女用手在紫雷暴鷹脖子上輕輕拍了拍,然後手一指,周圍的植物擰成一條鞭子,把兩尊人形觀賞植物捲起來放到了鷹背上,那鷹又乖乖地趴伏在地上,讓美女坐到自己背上,然後一聲清唳展翅衝天而去。

鷹背上的維恩感覺風透過里三層外三層的枝葉吹到臉上依舊有些生痛,不過很快就感覺到紫雷暴鷹在俯衝下降了。一會,「咕咚!」一聲,維恩感覺自己被摔在了地上,頓時身上被磕得生痛。

這時候外面傳來幾個女精靈的齊呼:「見過愛蘭大人!」

愛蘭大人?維恩和米勒都有些發愣,大愛蘭還是小愛蘭(前文一提到過神殿三聖蘭的事情,精靈中將年紀最大的叫大愛蘭,最小的叫小愛蘭,而丹娜的姑姑居中就直接叫愛蘭)?

不過現在可沒工夫給他們多想,下一刻,這兩尊人形觀賞植物就被人抬了起來,晃悠悠地向前走去(賢者為王Ⅱ天下無雙)。沒走多久,維恩感覺自己又被丟到了地上。還好沒過多久頭部的枝葉就鬆開了,倆人看了看四周,是一個光禿禿的石室,除了中間有張能充分體現精靈的藝術風格的椅子和牆上有兩盞魔法燈外,別無他物。

美女正坐在椅子上打量倆人,倆人也在打量美女。一會美女手一點,米勒的頭部又被枝葉纏了起來,維恩頓時沖美女怒目以示,大有要罵人的架勢。

「聽好了,我只給你一次機會,問你什麼你就老老實實回答什麼,不要說廢話和其他無用的話,否則我直接就將你們倆人殺了!聽明白了就點頭!」美女大概覺得維恩是小孩,應該容易問出實話,所以留下了維恩回答問題。

維恩點點頭,頓時嘴裡的那團怪東西就不見了。維恩剛想張嘴罵人,彷彿看穿了他心思似的,美女冷冰冰的聲音又傳到了耳中:「記住,不要說廢話和其他無用的話,否則不會再給你解釋的機會,直接殺了你們做花肥!」維恩立即緊緊閉上了自己的嘴,但眼睛依然恨恨地盯著美女。

「你叫什麼名字?哪裡人?來精靈森林做什麼?」美女冷冰冰地問。

「維恩,陽木帝國的魔法師,送丹娜回精靈森林。」維恩答得也沒好氣。

「丹娜?愛蘭的那個侄女?這個事情我倒聽說了。唔,那你們為什麼會去那個地方?難道不知道那裡是母樹禁區的範圍嗎?」美女沉吟了一會繼續問道。

維恩雖然心裡很不想理這個女人,但是事關自己和米勒倆人的性命,還是耐著性子,把今天發生的事情,詳細地說了一遍,不過去愛蘭家的理由和到屋外修鍊的理由還是用的丹娜的那個借口(神道之日神)。

美女沉吟了好一會,就開始圍著丹娜的那個借口問了起來,很明顯美女不相信這個借口。維恩心中一動,脫口而出說了句:「敢問大人的全名是?」

美女沒料到維恩居然反問自己問題,順嘴就答了一句「愛蘭.索菲斯」,答完了才反應過來。美女頓時惱怒起來,一拍椅子的扶手怒道:「大膽!誰讓你問我問題的,哼,我說了你要是說了廢話就直接殺了你們,看來你還真是活膩了!」

「不不不,愛蘭大人,你一定要聽我解釋,請你最後回答我一個問題,回答完后我一定給你一個解釋!能解答你所有疑問的解釋!」維恩急切地說道。

愛蘭停下了伸出的手,看了維恩一會,然後說:「好吧,你問吧,不過你最好要記住,我沒說一定會回答你!」

「請問愛蘭大人,在神殿的所有人中,還有另外也叫愛蘭.索菲斯的女性嗎?」維恩一看馬上問道。

愛蘭皺著眉頭冷冰冰地望著維恩,最後還是搖了搖頭。

維恩頓時鬆了一口氣,急忙說:「那你認識菲林.艾洛德嗎?也是陽木帝國的魔法師。」

本來維恩預想的是愛蘭聽到菲林的名字應該馬上會放了自己倆人,沒想到愛蘭眼中掠過一絲驚訝以後突然流露出了殺機。心思玲瓏剔透的維恩也沒料想到這一幕,但是察覺到愛蘭眼中的殺機的時候維恩下意識地吼了一句:「我是菲林的徒弟,你殺了我們會後悔的!」這個時候維恩察覺到了身上剛才突然纏得很緊的枝葉又回復了先前只是困住自己的樣子。

雖然沒有更進一步的動作,愛蘭依然一言不發地冷冰冰地看著維恩,維恩當然知道這時候是需要自己解釋的時候,一句話說錯就可能前功盡棄。

想了一下,維恩乾脆直接對愛蘭說:「愛蘭大人,在我胸口處有一物,能證明我是老師的徒弟,你拿出來一看便知(網游之競逐)!」

愛蘭手一指,維恩身上的枝葉頓時露出了一個洞,愛蘭把手伸進維恩胸前掏了掏。

看著手裡的木月髓,愛蘭哪裡認不出是自己的東西,雖然心裡差不多相信了,嘴裡兀自說道:「哼,這就能證明你是他徒弟?說不定是你們偷來的呢?又說不定是別人偷來給你們,叫你帶來騙我的呢?」

維恩感覺自己下巴要掉地上了,這美女也太能想了啊,嘴裡只好說:「我是不是菲林的徒弟你可以叫丹娜來問啊,她被老師救了以後一直住在魔法塔里的!」

愛蘭拿著月髓又坐回了椅子上,依然沒有放開他們,但是臉上沒有剛才那麼冷了。

一會愛蘭抬頭問道:「你剛才不是說要給我一個能解答我全部疑問的解釋嗎?」

維恩這才把昨天木玉髓被丹娜無意中看到,以及今天丹娜來愛蘭家的真實目的,最後倆人被騙到了那裡的經過,全部祥詳實實地告訴了大愛蘭。

且不說這邊維恩在跟大愛蘭解釋誤會,另一邊雲鋯得到了自己的狐朋狗友的回復,說是把維恩倆人帶到了那個廢園中,而且確定看到了倆人進去。雲鋯在自己房中不禁哈哈大笑。以前有一次他無意中偷聽到爺爺跟父親提到精靈真正的聖地入口可能在那個廢園裡。雲鋯想起來就高興,倆個人類出現在了精力真正聖地的入口處被精靈抓住了,即使倆人身上長了一萬張嘴說自己是被人騙來的,會有誰相信?而且精靈真正聖地的入口在精靈一族中都是最高級的機密,有沒有人會聽他們的解釋都是問題。想到這裡雲鋯嘴裡得意地說:「叫你比我天才,叫你比我厲害,我看你怎麼晉階?!哈哈,去死吧,跟我斗!你小子太嫩了點!」維恩聽到這話就能明白雲鋯真正嫉恨自己的原因了。

可惜雲鋯設計了開頭卻料錯了結尾。 聽了維恩的解釋,大愛蘭沉吟了半天,最後終於手指一點,那些纏在倆人身上的枝葉自動滑落到地上,米勒也能講話了(洪荒之天道魔道TXT下載)。

「在遇到你們的時候,我用木之信探查了周圍的情況,發現有個女精靈正在向遠處跑去,不過我沒法得知她的相貌,就沒法知道是誰了。另外,你們要記得,以後不論誰問起你們去過那個地方沒有,你們都必須堅決地否認去過!你們也不要問我那裡是什麼地方,知道了對你們沒有半點好處。」大愛蘭叮囑倆人道,維恩和米勒點點頭。

帶著倆人來到客廳,「好了,你們先把這個帶上,回頭就說是我的兩個朋友來拜訪我。」大愛蘭遞給一人一個軟軟的魔獸皮一樣的東西。

維恩捏了捏,有點吃驚地問道:「這個是不是藝人面具?」大愛蘭點點頭。大名鼎鼎的藝人面具維恩只在書上看到過,這是精靈一族的一種魔法道具,可以改變人的外貌,跟維恩前一世聽到過的人皮面具有點相似,不過這東西在精靈中也並不多,有極少的一部分流入了人類世界,成為顯貴們爭相競拍的搶手貨。

維恩有些迫不及待地把面具貼到臉上,剛開始還有點臉上有東西的感覺,沒過多會這感覺就沒了,好像根本沒帶面具一般。

「米勒快給我個鏡子!」維恩想看看自己變成啥樣了,米勒無奈地聳了聳肩,說了句:「我怎麼會有鏡子?!你不是會水鏡的魔法嗎?」

迫切想看到自己變化后尊容的維恩手一揮,面前出現了一面薄薄的藍色的水鏡,而這個小小的動作落到大愛蘭眼中后,頓時一抹驚訝在大愛蘭眼中電閃而過(極品紈絝生活全文閱讀)。

維恩現在耳朵變的尖尖的,臉變成了一張英俊的精靈臉,活脫脫的一個精靈。突然水鏡里出現了一張矮人的臉,維恩一回頭,發現米勒現在的臉變成了一張很大眾的矮人臉,厚厚的嘴唇,大大的鼻子,一副憨厚的樣子。「哈哈!」維恩忍不住笑了起來,米勒那張特憨厚的臉上居然有些泛紅,大愛蘭臉上也露出一絲笑意,有些抱歉地說的道:「我只有一個精靈的面具了,只好拿這個給你將就一下。」

「這個面具還能變化臉色?我剛才好像看到米勒有些臉紅,平時沒看到過嘛,難道是因為臉比較黑?」維恩的話裡帶著些揶揄的口氣。

「是的,人不同表情的時候臉上的熱度是不一樣的,面具能根據這個熱度來調節臉色的變化。」大愛蘭微笑著說。

其實米勒平時嚴肅的表情配這個面具還真沒什麼說的,不過他那在人類中並不算太高大的身形到了矮人中就是真正的高大了。維恩促狹地說:「沒事,如果有人問起,你就說你是矮人和山丘矮人的混血兒,所以就長這麼高了。」「撲哧!」忍了半天笑意的大愛蘭終於笑出了聲。

大愛蘭叫人準備了午餐,留下倆人在家裡吃午餐。

飯桌上,三人一邊吃一邊討論怎麼回去對愛蘭說他們失蹤后的去向。討論完了又接著聊家常,維恩看套磁套的差不多了就開始向大愛蘭請教木系魔法。大愛蘭聽了維恩的問題有些驚訝地問維恩到底修鍊哪個系的魔法,她剛才可有看到維恩揮手就施放了一個高級的水系魔法水鏡的。這一問,當然維恩就「老老實實」地交代自己是五系高級魔法師,大愛蘭聽了抽了口冷氣,連忙問維恩到底多大了,13歲,這次大愛蘭都忘了閉上嘴了,過了好一會才反應過來自己的動作有點不雅。

看了維恩好半天,大愛蘭終於有點欣慰又有點帶酸味地說:「我現在終於知道他為啥把月髓交給你了,他是怕你們在這裡遇到危險吧?」根據維恩剛才跟她交談的內容,維恩完全能肯定大愛蘭並沒有忘記老師,不過是不能去找老師罷了,雖然他不能肯定大愛蘭的等級,但他能感覺到大愛蘭的等級只怕不在老師之上,如果能把大愛蘭誆回去當師母就最好了(土地神做官TXT下載)。好東西不容錯過的頑固念頭立即支配了維恩的全身,維恩一下變成了個話包,從老師親自請來颶風小隊保駕護航說到老師最後不舍地把月髓交給自己,當然重點描述老師的不舍,最後把老師叫他們遇到危險就拿月髓去找大愛蘭略作修改,改成了叫他們有時間去探望大愛蘭,把老師的「心事」通過話里話外透露給大愛蘭。

大愛蘭顯然對菲林的事也很有興趣,聽得津津有味,完全沒了先前審問維恩那時的機靈。而一邊的米勒雖然感覺維恩的話里的主人的形象跟自己看到的有些不大相同,不過本著多做事少說話的原則,坐在一邊悶聲發財。

說完了離別又說老師對自己的教育,從老師為了教好自己通夜翻查資料,幫自己想各種辦法加快修鍊速度,到手把手教自己煉金,反正一切都是以事實為依據,以目的為準繩,該添的添該改的改,把老師為了教育自己嘔心瀝血的光輝形象刻畫的惟妙惟肖,入木三分。

說到這裡,維恩好像說的口乾舌燥了,端起飲料喝了起來。其實維恩並不是因為口渴而喝飲料的,而是這頭蠢牛突然想起昨天在愛蘭那裡閑聊的時候提到過神殿里的核心神職人員,禁止結婚,而且一進了神殿,那就生是神殿的精靈,死是神殿的亡靈,並不像自己前一世那樣動了凡心還可以還俗。一下子算盤打得叮噹響的維恩發現算盤散了架,只好借喝飲料來掩飾自己的那絲尷尬。算盤散了架並不代表這頭蠢牛死了心,當然這些都是后話,暫且不提。

放下飲料,維恩的話題從老師身上轉到了對大愛蘭的房子的精美的讚賞,而後又轉到了對藝人面具的讚歎和喜歡,到了這裡米勒總算聽出來維恩的意思了,不過有些納悶維恩想要藝人面具為啥前面說了那麼半天主人的事情。

大愛蘭顯然被維恩的對菲林的一通真真假假的吹捧吹得心花怒放,聽到維恩說喜歡藝人面具倒很乾脆的說:「既然你喜歡,這兩個面具送你們吧,只是個好玩的物事罷了,不值什麼(武風弄月TXT下載)。哎呀,看我這記性,居然連見面禮都忘了,真是老了呢。你們等等,我去去就來!」說著喚來了一個侍女將維恩他們帶回客廳,自己就不見了。

走在路上維恩感覺自己很無力,一個藝人面具,在精靈一族都不多見,在人類世界更是搶手貨,居然在大愛蘭的嘴裡不值什麼,維恩在聽到丹娜說起木月髓的時候就估計大愛蘭只怕身家豐厚,現在看來果然是個超級富婆,身家只怕還在老師之上,可惜算盤散架了。

倆人在客廳沒等多久大愛蘭就回來了,一手拿了個匣子,給了維恩和米勒一人一個,笑著說:「第一次見面,不太了解你們的喜好,只好隨便挑了點當見面禮,萬勿嫌棄!看看,喜歡不?」

維恩的匣子打開是幾捲紙,維恩心中一動,打開一個一看,果然紙上記載的是木系魔法,「這些木系魔法基本都是人類也可以學會的,從魔導士到魔導師的都有,或者對你會有些幫助!」大愛蘭看著眉開眼笑的維恩說道,「米勒的那個是個高級鬥技追風銀月斬,就是修鍊的門檻稍微有點高,要海之武士以上才能修鍊。」維恩扭頭看看米勒,米勒那張憨厚的矮人臉上也有掩飾不住的笑意,連連道謝。

看著開心的維恩和米勒,大愛蘭似乎欲言又止。在維恩配合的追問下,大愛蘭又拿出一個小匣子和那塊木月髓,對維恩說:「如果你老師能在二十年以內晉階到聖魔導師,就請他千萬來精靈森林一趟見我一面,這個小匣子里的東西或許會對他有些幫助,木月髓你還是給他帶回去。哎,如果二十年內,他不能晉階到聖魔導師就叫他千萬不要來。」

維恩皺了皺眉頭,怎麼聽著像自己心裡的准師母的臨終囑託呢!維恩估計自己問也怕是問不出個所以然來,沒聽說連老師都要到聖魔導師才能來嘛。維恩連連保證絕對把信帶到后就把話題帶到了木系魔法上。

「時間差不多了,估計愛蘭他們也找的差不多了,你們也該去準備了!」大愛蘭估計了下時間跟他們倆說。 雲鋯興奮地在房間里走來走去,他的狐朋狗友早已傳回來消息,現在愛蘭和丹娜家把能派出去的人都派出去在整個精靈森林裡尋找維恩倆人(也純也曖昧全文閱讀)。

「哈哈,讓你們去找!那兩個傻瓜只怕早就被太上長老殺了,屍身估計都拿去做肥料了,哈哈,我讓你們找!」雲鋯得意地在心裡狂笑。

咚咚咚的腳步聲打斷了雲鋯的意淫,雲鋯的一個狐朋狗友沖了進來,上氣不接下氣地說了:「找到了——找到了——」

「在哪裡找到他屍體的?」雲鋯著急地問。

「不——不——不是屍體——只是被打暈了——在迷花谷外。」狐朋狗友連氣都快喘不過來了,看樣子是一路飛奔而來。

「咕咚(紫府天書)!」雲鋯一下跌坐在椅子上,「怎麼會這樣?怎麼會這樣?他們怎麼會出現在迷花谷外?」雲鋯有些失態的嚷道。

沒過太久,第二個來報信的狐朋狗友也來了,帶來了一個最新消息,女王陛下居然在百忙中抽時間去看望了維恩倆人,對倆人在精靈森林裡遇襲表示了深切的歉意,還派了兩名月射手留下保護維恩倆人的安全,並保證會儘力儘快地找出幕後黑手予以重罰。

如果說前一條消息帶給雲鋯的是意外和困惑,這條消息就是難以理解的迷茫,女王什麼時候這麼閑,維恩他們又是什麼東西,不過是個高級魔法師罷了,又不是什麼人類國度派來的大使,女王來攪合個什麼勁?如果雲鋯在那天二長老跟他分析的時候注意聽了,就知道女王來攪合個什麼勁了,可惜的是他沒聽。雲鋯現在是想著怎麼樣清除痕迹,不要留下把柄。

至於女王和丹娜家在怎樣調查黑手就不是維恩關心的問題了,不過遇襲也給他帶來了好處。女王不僅僅表示要儘快抓獲幕後黑手,而且還留下兩個月射手貼身保護他。而他有了兩個月射手的貼身保護后,安全基本沒什麼問題了,更因為有這兩個精靈的貼身保護,丹娜不敢再問他要木月髓玩了,也不敢再隨便帶他出去玩了,這下維恩身邊一下就清靜了許多。這麼好的機會維恩怎麼肯放過,每天一早四人就帶著兩個月射手去愛蘭家冥想,冥想完后就拿出丹娜給的那些木系魔法來琢磨,不懂就問愛蘭。雖然愛蘭不是木系魔法師,到底等級高了那麼多,很多地方都能給他中肯的解釋和建議。

轉眼又是一個星期過去了,米勒一點都沒催維恩回去的意思,他心裡估計著只怕颶風小隊都快要回到南安城了,主人得到消息就會派人來保護他們的,要不回去的路上只怕比來的路上艱難許多。

這一個星期維恩是又驚喜又困惑,驚喜是因為每天吸收到肌肉酸痛不能再吸收水木兩系魔力元素的時候,比以前在魔法塔中能吸收的水木魔力元素明顯多了不少,困惑就是沒太搞明白這是怎麼回事。

這天,維恩冥想完后剛想問米勒要丹娜的小匣子,突然眉頭一皺,望向了身邊不遠處也正坐著修鍊鬥氣的米勒(盜墓十年)。雖然在愛蘭家裡的母樹靈氣比起母樹湖那邊的如雲似霧的靈氣要稀薄得多,但是肉眼也是能清晰看見的。現在平台上的霧氣如潮水般地湧向米勒,而遠處的霧氣似乎受到什麼東西的吸引,也蜂擁而來,源源不斷地向米勒涌去。

雖然維恩沒有見過武士晉階的場面,但想起前幾日米勒說他修鍊鬥氣的瓶頸好像有幾分鬆動,維恩哪裡還猜不出來只怕是米勒要晉階了。拉著一時被嚇傻眼了的丹娜退到了站在地板門旁邊的兩個月射手那裡,一起守護米勒。兩個月射手估計也是沒見過人類武士晉階的主兒,眼裡滿是新奇,還偶爾壓低了聲音交談兩句。靈氣的異動早已驚動了小威和愛蘭,小威在維恩倆人還沒退到地板門那就從地板門中閃了出來,愛蘭也僅僅晚了一息的功夫。看看並不是遭到入侵,愛蘭才放下心來,又下樓去叫人準備宴席,順便把丹娜父母也請來,打算開個小小的慶祝宴會。

且不說這邊眾人在好奇地「圍觀」米勒,王宮裡卻接到了從綠蘆城傳來的一封簡訊,簡訊現在正躺在女王陛下的桌子上,幾個長老站在一邊。

「你們說怎麼處理?他的徒弟就是那個送丹娜回來的維恩吧?」女王看著下面的四位長老問道。原來是菲林帶著一個老朋友和兩個以前的追隨者趕過來接人了,到了綠蘆城找到了精靈森林裡留下的聯繫人說明了來意,要求接走徒弟。本來這樣的事根本無需驚動女王,不過接待的人在信中提到那四人的等階都不低,而且有一個很有可能是聖魔導師,這樣等階的人走到哪裡都必須給予應有的尊重。按理女王完全可以學那些人類國度的帝王一樣出宮迎接,這樣既顯得本女王禮賢下士,又可以贏得那些強者的好感,要知道這樣等階的強者在人類國度是有話語權的,如果能在關鍵時刻幫精靈一族說幾句好話,就有可能幫精靈森林減少不少的麻煩,但是女王又怕因此而被好戰派詬病,從而又煽動好戰派的人跳出來攪風攪雨。所以女王乾脆把球踢給了下面站的四位長老。

正說話間,大殿的一個小側門悄悄地打開了,一個蒙著面的精靈閃身進入了大殿,直接越過了四位長老走到女王跟前耳語了幾句。「哦,那個米勒居然在這個時候突破了山之武士?」女王有些吃驚地問道,那個精靈點了點頭(鴻蒙之源TXT下載)。女王點點頭,那精靈又無聲地消失在小側門內。

「呃,那個跟維恩來的管家米勒居然在愛蘭家突破到了海之武士。」女王直接把剛得到的消息也傳給了四個長老。

作為女王心腹的四長老哪裡還不能理解女王的意思呢,隨後就站出來說道:「按理丹娜是被那個來接徒弟的菲林拍下救出來的,於我們精靈一族也算有些恩情,如果不讓進就有點太不通情理了。正好這個米勒突破估計冬羽家怕是要準備慶賀宴席的,我們叫人把人帶到冬羽家,讓他們師徒在冬羽家見面,正好那宴席又相當於接風,禮數和人情也都說的通。」四長老的話自然是摸准了女王的心思說的,但女王也並沒有一口就同意了,反而抬頭用詢問的目光看著另外三位長老。

讓二長老吃驚的是這次居然最先點頭的是三長老,頓時二長老心裡就對女王罵開了,內容無非是雙方又勾搭成奸了一類的。女王看見三長老這次居然最先點頭,頓時喜出望外,知道自己利用維恩做跳板拉攏冬羽家族的苦心起到了作用。剩下的五長老自然是點頭的,三比一,二長老搖頭也不算了。於是命令迅速被發往了綠蘆城。

「我都沒看見過人類武士突破等階瓶頸呢,現在趕過去怕還能看到點尾巴呢,諸位長老是否也有興趣去開開眼界?」女王笑眯眯地問長老們,四長老給女王留的位置在這裡呢。

「這樣開眼界的機會怎麼能錯過,不過我們這樣一群人過去怕是動靜太大了,知道去開眼界的還好說,不知道的又要誤會了,要不我們分頭各自去吧!」泥鰍一樣的四長老接過了話。

這次讓女王納悶地是二長老,二長老也連連點頭聲稱不能錯過這樣開眼界的機會,四長老有點傻眼了,他的提議本來就是為二長老不想去找個台階的,沒想到事情好像不像他估計的那樣。

一群人說分頭各自去看熱鬧,然後就散了。看一個個興沖沖的樣子,知道的說是去看山之武士突破到海之武士,不知道的怕要以為是去看海之武士突破到聖武士了(魔界聖尊)。

先不提這群人,回頭說綠蘆城裡的精靈一接到女王陛下的命令,就讓一位中級魔導師和一位月射手作陪,帶著這一行人去丹娜家。

菲林一行四人,「走」在最前面的卻不是菲林,而是那個臉上總掛著點無賴般笑容的貌似是聖魔導師的人。

「獨角雷,你跑那麼快做什麼?搶錢去嗎?」菲林又開始譏笑那個聖魔導師了。菲林還在記恨他沒來參加自己的徒弟的拜師宴。其實菲林也知道那幾年正好是他閉關突破聖魔導師的關鍵時刻,自己也沒指望他來,不過去年接到他出關的消息后,看他居然沒立馬跑來賠罪心裡頓時不爽了。前些日子他接到自己的信后倒是火燒屁股般的趕了來,來了也解釋自己是因為急於掌握一種聖魔導師的雷系魔法才沒出關就馬上過來。但是菲林還是不想放過他,沒事就嘲笑他幾句。

獨角雷本名雷億,修鍊雷系魔法,因為跟菲林討要菲林幫他煉造魔法杖剩下的材料而被菲林抓起魔法杖在他額頭「咣」地來了一下,結果可想而知。從那以後業內人士都知道獨角雷這個名號,反而大多不知雷億此名。其實雷億是沒有依靠任何家族或者宗派,帝國而修鍊到高階魔法師的極少數魔法師之一,在菲林有次無意中救了他以後,因為佩服此人的志氣而漸漸倆人成了莫逆。菲林知道他自己一個人不容易,煉造魔法杖的時候沒少幫他貼東西進去,剩下的材料也沒打算要他的,而獨角雷自己顯然也知道,菲林就沒搞明白他為啥還問自己要。終於有次菲林忍不住問他為啥知道菲林會還他材料還問菲林要,獨角雷的回答雷倒了業內所有人士,「要回來的更有面子!」,獨角雷這個名號頓時風靡業內,成為了不少低階魔法師的偶像。

「切,你那點眼光,來了精靈森林去搶錢,你怎麼想出來的,要搶也是搶美女嘛!」獨角雷滿不在乎地回答,前面倆帶路的頓時打了個寒戰。

兩個老小孩一路打屁但腳下卻半點沒減速,六人很快就趕到了丹娜家。 早在接到了女王叫人遞來的消息后,米勒晉階一結束維恩一行人就迅速趕到了丹娜家(我的酒吧男友)。而那群看熱鬧的人也陸續到達了丹娜家,好像大家的時間都掐的比較准,女王剛到一會二長老就到了,沒多一會是三長老來了,後面就不用說了。每位貴客都帶來了自己的賀禮,奇怪的是居然除了二長老,其他幾位的賀禮中都不約而同地出現了月之淚,女王送了兩個,三,四,五長老各送了一個,不可不謂厚禮了。

女王和四位長老剛到不久,菲林一行人四人也到了。當然女王等人也是精靈,算半個主人,也一起歡迎了菲林一行人,這一來,倒把菲林弄得跟他們去應酬去了,反而不得不把徒弟放到一邊。而獨角雷顯然不太擅長交際應酬一類的,跟大家打了個招呼以後就把維恩拖到了一邊去了。

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丹娜父母早就把宴席設在了離巨樹不遠處用木系魔法匆忙搭建起來的花架下(北宋小官人的幸福生活TXT下載)。不過不得不說精靈的唯美意識無處不在,即使是匆忙搭建的花架也弄的美輪美奐。花架中間就一個最亮的魔法燈,但是形狀卻做成了半球狀的蜂巢形,點點的亮光從一個個小孔中射出,既明亮又不顯得刺目,而一些很小的魔法燈分佈在四周,一邊撒下柔和的微光一邊隨著隨風搖曳的花架起舞。如果沒有花架下的那群人倒是好一副百蟲夜舞圖。

既然在丹娜家接待菲林一行人,宴席太過簡陋就不好了。塔菲的百葉露是跑不掉的,女王和幾位長老家又派人悄悄送來了一些各自家中有特色的食物,總之這次宴席上的東西又讓在精靈森林裡混了一個多星期的維恩開了次眼見。而除了菲林在忙於應酬沒怎麼吃以外,獨角雷和另外兩個跟隨者毫不客氣地大快朵頤,當然維恩也不會客氣的,而且這個傢伙還打算連吃帶拿,美其名曰幫老師留的,丹娜白了他一眼,說塔菲早就幫菲林留了食物,這樣的宴席就不是那些主要人物吃飯的地兒(當然獨角雷比較例外,顯然菲林成了他的替死鬼)。

夜慢慢深了,女王等人相繼告辭離去,最後連愛蘭也走了的時候宴席才算真正結束了。當然席間菲林看愛蘭的不太自然的眼神都落到了獨角雷和維恩眼裡,倆個無良人士躲在一邊偷笑不已。

宴席結束后,菲林提議明天就返回,他擔心魔法塔里出什麼事,他和米勒都不在,事情都交給三個徒弟共同處理,沒出事到沒所謂,出了事估計三個徒弟怕是鎮不住,另外的人都沒意見,維恩更是沒所謂。當晚菲林肯定要跟徒弟好好嘮嘮,獨角雷倒沒好意思旁聽。

第二天一早,一行人向丹娜一家人辭行,剛走出沒多遠就遇到了路過的四長老,聽到他們要離開,四長老自然是要送一程的,這一送就送到了精靈森林邊緣才回去。

一行人的辭行顯然很出乎丹娜一家人的預料,丹娜一路沉默地跟著他們,一直送到了綠蘆城,將一小葫蘆的百葉露交給維恩才跟隨父母返回了森林。

六人里就數維恩的速度最慢,不過有了菲林加持的風之迅捷一行人的速度就比騎馬也不慢(冷漠醫妃)。五天後的中午,他們離烏嶺鎮也就最多一天的路程了。看到路邊不遠處有個小村子,維恩提議休息一下再接著趕路,於是一行人向村子走去。村口擺了個涼水攤,一個瘸了一條腿的老頭坐在一邊看攤。一行人進去,給了老頭幾個銅幣,老頭就殷勤地蹣跚著送來一大壺的涼水,還有些吃食。一行人當然沒動這些東西,他們吃喝的都是自己帶的水和食物。

飯吃到一半,一個臉上和身上有不少泥的小孩抱著一塊土黃色的魔獸皮興沖沖地跑進村子,一路喊著「爺爺,我回來了!」。老頭蹣跚地迎了上去,一邊接過孫子手裡的皮,一邊嘮叨孫子又是一身泥。

一直很警覺的米勒突然一下僵住了,眼睛死死盯著老頭手裡的魔獸皮。一行人看到米勒的異樣都向老頭望去。維恩看到了老頭手中的魔獸皮心裡「咯噔」一下,一種不祥的預感頓時浮現在心中。

米勒和維恩都走了過去,米勒問老頭要魔獸皮看看,魔獸皮上胸口處被米勒的兩連劍氣連斬劃開的口子和後來被維恩用黑色匕首在白毛處劃開的口子赫然在目,米勒頓時臉色鐵青。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