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山裝男人臉上的笑容也慢慢拉下,不是因為葉無天調戲他這兩個保鏢,而是因為葉無天對他的無視。

「你已經作出決定?」中山裝男人問。

「可以讓我考慮兩天嗎?」

「我可以讓人為你準備明天早上的機票。」

葉無天說道:「知道嗎?我真不喜歡被人威脅,任何人都不行,可是你們為什麼一個個總是跑來威脅我?你們到底怎麼回事?就不能做點人事說點人話?」

「建議。」

「這也算建議嗎?如果這也算是建議,那隻能說明我們們兩人中有一個出現問題,到底是你的表達能力差還是我的理解能力差?」

「葉先生,你只需要回答我,接不接受我的建議?」

「我想知道,如果我不接受,你們會怎樣對我?殺我?」

「呵呵,葉先生你是個有趣之人,現在是和平年代,是法制社會,那種事情怎會發生?」

葉無天從沙發上站起后繞過沙發,擺出一個姿勢后道:「來吧。」

對方強裝著鎮定,「幹什麼?」

「打架啊,你帶著兩個超級保鏢過來,不就是想打架嗎?我成全你們。」

此時,對方也站了起來,從口袋裡掏出一張名片,上面只有一個電話,此外,連姓名都沒有,「天亮之前,可以打這個電話給我,靜候佳音。」

葉無天愣在那,心想,不打架?帶著兩個超級保鏢過來不是想打架?

在葉無天發愣間,對方已經帶著他的兩個超級保鏢離開,那對雙胞胎離開之際還不忘回頭朝葉無天瞪一眼,充滿著警告的意味。

葉大爺也不是吃素的主,直接雙手兩個飛吻過去,一臉壞笑看著對方。

以前就曾聽說雙胞胎之間會有一種心靈感應,也不知是不是,有機會真想試試。

架打不成了,葉無天重新坐回到沙發上,拿起那張奇特的名片,果然如他所想那樣,有人不希望他出手幫助馬老頭。

這個時候,葉無天不免有幾分同情馬老頭,活這麼一大把年紀,想他死的人真不少。

葉無天做了個夢,先是夢到那對雙胞胎姐妹一起伺候他,正當他爽歪歪之際,卻忽然畫面一變,中山裝男子出現在他面前,只見對方先是朝他笑了笑,然後扛起火箭炮就朝他開火,直接將他嚇醒。

醒來的葉無天競竟然發現自己被驚出一身冷汗,不由苦笑了笑,奶奶的,膽子這麼小。

腹黑姐夫晚上見 透過窗子發現外面的天色已經亮了,昨晚那個神秘的中山裝男人並沒再出現,就連電話都沒打過來。

葉無天可不認為對方只是說說玩,可是,無論對方再認真,葉無天也知自己不可能答應對方,倒並不是他有多麼想出手救馬老頭,而是他不喜歡被人威脅,誰都不行。

洗漱好后,馬鋒帶著人出現在房前,打開門的葉無天瞟了對方一眼。

「請問現在可以移駕去替我爺爺看看嗎?」馬鋒估計一夜未睡,樣子有些憔悴,鬍鬚較昨天都要長不少。

回到沙發上的葉無天拒絕:「不能。」

馬鋒愕然,昨晚說累,今天的理由又是什麼?

「為什麼?」

「我被人威脅了,在事情沒弄清楚之前,我不可能出手。」

馬鋒一驚:「什麼人?」

「不清楚,桌上的名片是他留下,查出對方是誰,再來找我。」葉無天說道。

馬鋒拿起名片,臉色陰晴不定,他沒想到這個節骨眼上還會出現問題。

看著名片,馬鋒也曾想過這是否是葉無天的自導自演,但認真瞧了一會,似乎又不像有假,一時間,馬鋒也吃不準。

「馬鋒,如果我是你,我會馬上拿著名片離開,等待不能解決問題,只有行動才能解決問題。」葉無天提醒道。

馬鋒想了會,說道:「葉無天,我爺爺的情況很危急,希望你能幫忙。」

「你能保證我的安全嗎?」葉無天問。

「可以。」馬鋒猶豫一會,答道。

「那麼,你能保證我身邊所有親人的安全嗎?」葉無天又問。

這下,馬鋒沒法回答了,這個責任太重,涉及到的地方太多,馬鋒不敢保證。 楊馥沒想到,自己隨口一說的事情,蘇紋兒竟然當真了,還如此大費周章的去翻閱資料。

她那認真,看起來單純不諳世事的大眼睛里,是否藏著為人不知的陰謀詭計。

不得不說,楊馥閱人無數,蘇紋兒在她眼裡是獨特的存在,只因,她的言行舉止,處處透著問題,卻又琢磨不透。

「我挺意外的…沒想到你做了如此多的功課…我彷彿理解,我父親為何喜歡你了。」楊馥微笑著說道,不可否認,她對蘇紋兒沒有多少信任,單從個人喜好上來說,她喜歡簡單的女孩子。

一個人倘若太單純,那麼她的所思所想,她的一些行為,確實會引起旁人的注意,甚至懷疑。

更何況,楊馥生性多疑,出現她身邊的人,她都會謹慎對待。

「嘿嘿…師姐說笑了…我呢,就是習慣了…以前工作的時候,負責一個項目,就要事先了解對方公司,只有如此,才能設計出符合客戶需要的廣告案。」

蘇紋兒淡淡一笑,神態平緩的解釋她的心思,她的解釋合情合理,換做任何人,也不會挑出毛病,這正是蘇紋兒為了擺脫嫌疑,主動出擊的保證。

「紋兒,看到你談起工作,如此的容光煥發,眼睛里閃爍著耀眼的光芒…我真的替你感到可惜!」

楊馥真的放下了心裡的疑慮,相信了蘇紋兒的解釋,或許是蘇紋兒的真情打動了她,又或者,蘇紋兒利用了楊馥對她的感情。

總而言之,感情牌打的很順暢,也達到了她所設想的目的。

蘇紋兒高興之餘,眼睛里也蘊含~著淡淡的憂傷,楊馥看穿了她的心思,她所認為的借口,原來也在不知不覺中摻雜了太多的真情。

談起工作,彷彿是上輩子的事情,已經距離現在的她太遙遠了…

曾經的那種追逐夢想的激情,那種為了完美的廣告方案,不眠不休…卻也甘之如飴。

現在想想,失去的東西再也回不來,她已經放棄了執念,只想平淡的過日子。

「其實…過去的事情已經過去了…現在的生活我也很喜歡…每天待在畫室繪畫,偶爾去街上轉轉,散散心…平靜安逸的生活,對我來說,才是最適合的。」

蘇紋兒嘴上這麼說,可她的心裡,並不是完全這麼像,如果陳壘沒有出現,古鎮的生活真的挺適合她的。

至於現在,每天提心弔膽,如履薄冰的日子,讓她的精神承受了巨大的壓力。

不知著無畏,蘇紋兒這才深刻理解這句話的含義。

如果什麼也不知道,哪怕生活在假象里,也比知道了一切,卻沒辦法改變要強的多。

蘇紋兒在古鎮的生活,楊馥是知道的,如果只看表面,蘇紋兒本身就是一個安靜的女孩子,繪畫是她最大的樂趣,整日埋頭繪畫,過著枯燥無味,日復一日,她也樂得逍遙。

至於蘇紋兒心裡真正想要的生活…楊馥一時還不好判斷,很多人都是兩面的,就比如她自己,她要的東西一定不是大家都以為的那種。

「如果你想來工廠上班,那就隨時可以過來。倘若心裡過不去,也不用強求…我不是那種明知你心裡的傷痛,還不顧一切在你身上撒鹽的人!」

在楊馥看來,蘇紋兒來或不來,對她都沒有什麼影響,所以並不是很在意。

「嗯!師姐謝謝你…我會認真考慮的。」蘇紋兒微笑著說道。

她等的就是楊馥這句話,違背自己誓言的事情她心裡是拒絕的,她此刻已經是違背了自己的底線,用自己曾經的夢想來做文章,來為自己洗脫嫌疑。

……

蘇紋兒離開工廠的時候,楊馥送她到門口,臨走之際,她接了一個電話,正好是有車去工作室,讓蘇紋兒搭順風車。

蘇紋兒本來是拒絕的,奈何楊馥很堅持,最終無奈的點頭同意了。

愁眉苦臉的走到工廠門口,蘇紋兒心裡一直在猜測,要去工廠的人究竟是誰?

如果是阿強,她還能裝作若無其事,假如是鎖哥…那就真的沒辦法淡定了!

鎖哥是蘇紋兒第一個,一眼看到就心裡打怵的男人。

他和陳壘的關係太近,倘若自己一不小心說錯話,很容易引起她的懷疑,所以,除非實在沒辦法,否則,她是唯恐避之不及的。

黑色小轎車上下來一個人,很貼心的打開車門,對著蘇紋兒說道:「蘇小姐,請上車。」

蘇紋兒看到眼前的人,一下子愣住了,怎麼會是陳壘。

現在的情況,楊馥對兩人都有懷疑,怎麼會允許兩人單獨待在一起…這也太匪夷所思了。

「謝謝!」蘇紋兒遲疑了片刻,瞧著身旁有人經過,不敢再呆愣下去,趕緊俯身上了車。

陳壘給她開的車門就是後座,意思很明顯,蘇紋兒也就順其自然,沒有再多說什麼。

車輛離開工廠,還在近郊的路上行駛,一路上,蘇紋兒和陳壘一直沉默不言,氣氛變的很尷尬。

「你去找楊小姐了…」陳壘突然開口問了一句,語氣輕鬆,彷彿隨口一問。

可是對蘇紋兒來說,他的輕描淡寫有些牽強,因為她能察覺到,陳壘身體的緊繃,握著方向盤的雙手,青筋凸起,看起來有些嚇人。

「停車…」蘇紋兒淡淡的開口道。

果然,陳壘聽從了她的要求,緩緩地把車停在了路旁。

蘇紋兒推開車門,一言不發的下車,站在路旁的田地邊,面無表情的盯著遠處發獃。

陳壘緊接著也下了車,走到她的身邊,故意在她幾步遠的位置止步,淡淡的開口:「怎麼了?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蘇紋兒聽了陳壘的問話,若有所思的開口:「你有沒有想過…經過上次的事件,短時間內不適合再行動。」

陳壘臉色浮現著一絲的訝然,他感覺蘇紋兒的話很奇怪,一開始,她就不停的再說,為自己爭取時間,讓他完成任務…

為何這才過了幾日,她的想法竟然發生了如此大的轉變。

難道是楊馥說了些什麼,才讓她有了這種想法。

「她說了什麼…讓你看起來…變的如此奇怪…」陳壘一臉擔心的繼續問道。

蘇紋兒搖搖頭,回頭望著陳壘的眼睛,認真的解釋道:「她沒有懷疑什麼,是我…我的心裡感到很不安,或許我的想法一開始就是錯的。」

「有些事情失敗過一次,就不應該再莽撞,況且她心裡對你的懷疑還沒有打消。」

「你現在應該做的,不是再找機會尋找證據,而是要想辦法贏得她的信任…這才是最重要的。」

蘇紋兒心裡的擔憂與想法,陳壘早就想過,他之所以改變計劃,也是替她的安全擔心。

蘇紋兒一日不離開古鎮,他就沒辦法一心一意的施展自己的計劃。

想要取得勝利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完成的,為了接近鎖哥,陳壘可是用了好幾個月的時間才成功的。

更別說楊馥了,贏得她的信任,付出的時間與精力更甚。

漢宮君泱傳 「你說的我都明白…我可以等,可你…你的處境很危險,為了你,我也只能改變計劃。」

陳壘斬釘截鐵的說道,倘若不是因為蘇紋兒意外牽扯進他的任務。

他自己什麼也不怕,別說幾個月,就是幾年的潛伏,只要能完成任務,他都在所不惜。

楊馥比他所想象的更加難對付,加上蘇紋兒一開始為了他的安危,把自己置身於危險之中,也引起了楊馥的懷疑。

雖然,沒有什麼證據,暫時不會對她如何,可是,也不敢保證,今後會發生什麼事情。

蘇紋兒忍不住唉聲嘆氣,當時有機會離開,她沒有走,現在想走也走不了了。

「我現在很後悔,在第一天遇到你的時候,就應該不停任何人的挽留,決絕的離開古鎮才對…否則,一切也不會像現在這樣…」

蘇紋兒愁眉苦臉的模樣,讓陳壘也很難過,「現在不是後悔的時候…你告訴我,你去找楊小姐說了什麼…」

陳壘不放棄的追問,讓蘇紋兒有些無奈,解決一個問題,就會迎來另外一個問題,她真的有些疲於應對。

「好,那你先告訴我…你要找的東西究竟是什麼…」蘇紋兒真的沒有了耐心,她以為自己可以什麼都不問,情況越來越複雜,她不想被繼續蒙在鼓裡了。

陳壘望著她,一臉的堅定,彷彿今日一定要聽到答案,否則不會罷休似得。

「是什麼讓你改變了注意?之前你不止一次說,你不想知道的…」陳壘心裡有些意外,蘇紋兒第一次為了這些事逼問他。

「你錯了,我不是不想知道,而是因為,我不想你為難而已…那個人願意被蒙在鼓裡,什麼也不懂…」

蘇紋兒承受了巨大的心理壓力,現在的她幾乎要崩潰了,她只是一個普通人,心理素質沒有陳壘那麼強。

長此以往下去,她不知道自己是否能承受住。

陳壘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她痛苦發脾氣,知道她承受了太多壓力,自己的出現,給她的生活帶來了太多的危險與不便。

「紋兒,你應該清楚,有些事情我不告訴你,也是為了你的安全著想。」陳壘明知她很痛苦,還是沒辦法告訴她一切。

有些事情知道的越多就越危險,這點,他是再清楚不過的。

蘇紋兒咬著嘴唇,移開自己的視線,故意不看他,陳壘不願意說,也在意料之中。

現在的情況,不是她能控制的,倘若自己暴露,知道的越多,對陳壘和自己越不利。

陳壘情不自禁的靠近她,深情款款的解釋道:「不要太難過,也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相信我,我會想辦法讓你離開這裡的…很快…」

蘇紋兒忽然搖搖頭,一臉認真的說道:「你不是想知道,我剛才和楊馥說了什麼…」

「我現在告訴你,這麼久,她都沒有提起關於我查找西山港的事情。」

「我心裡一直七上八下,唯恐時間拖得越久,會發生更加嚴重的問題。」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