並且從火焰的氣息來判斷,與天陽火源和龍焱草的氣息極其相似,彷彿乃是由這兩股不同的力量所組成。

對於自己丹田的情況李逸晨早已清楚,那把神劍乃是劍修的劍胎,其成長過程雖然也受境界的影響,但更與自身對劍道領悟有著緊密的關係。

至於陣紋則是屬於陣胎,乃是自己陣道奧義的一種凝結,至於突然出現的火焰,李逸晨感覺應該是自己煉化天陽火源和龍焱草的力量而來。

心神一動之間,李逸晨的神魂再次回到丹田,只不過如今傲立於丹田陣紋之上的神魂則是右手持劍,而手左引著一個丹訣之間,那團火焰亦飄乎於指尖。

合體境雖然是身魂合一,但並非說合了就不能分,相反合體的過程對於神魂的力量本身就有著極大的消耗,所以只有境界越高深伯人才能維持這種時間越久。

當然隨著境界的提升,神魂與身體的契合度也會越來越高,到時隨之展示出來的力量也越發的強大。

「啊……」不過就在李逸晨還體悟著自身情況的時候,耳中卻突然傳來凌錦詩的尖叫之聲。

「你怎麼了……」時刻沒有忘記過自己任務的李逸晨,說話之間,幾乎一個本能便已經飄至凌錦詩的身後,伸手直接按向她的後背。

畢竟李逸晨知道如今凌錦詩的情況根本容不得半點意外。

但是李逸晨不知道的是,凌錦詩此刻也已經蘇醒過來,當她看到自己赤身裸體之時,本能的發出一聲驚叫,隨即看著李逸晨就要睜眼,直接一個轉身。

而這一個轉身也使得她願意的背後變成了正面,而此刻情急之下根本沒有多想的李逸晨那隻原本打算貼向凌錦詩背後的手掌此刻卻是正對著凌錦詩身前的高聳之處…… 入手便是如玉般的光滑與令人心醉的柔軟,還來不及進一步感覺其中的滋味,李逸晨便看到凌錦詩充滿著怒視的雙眼,頓時大腦一片空白。

這裡明明是她的後背啊,怎麼變成了正面?

不過此時大腦一片空白的又何止是李逸晨,凌錦詩怒視著李逸晨,同時滿腦的迷糊!

身懷九陰絕脈,知道自己要續命極可能面臨著什麼,所以說凌錦詩要說根本沒有想過這些那絕對是假話。

可是如今自己不僅已經徹底解決了體內九陰絕脈的危害,更是借著這個機會把境界直接推到了合體境初期,但是卻在這個時候發現自己的身體赤裸的暴露在李逸晨的面前,而現在更是被李逸晨握住自己的羞人之處!

在大腦短暫的當機之後,凌錦詩幾乎本能一拳揮出,直擊李逸晨的胸口。

按理說這樣的毫無章法的一拳根本不可能對李逸晨構成任何威脅,但此刻的李逸晨同樣心慌不已,根本來不及做出半點反應,只感覺胸前一陣巨痛,整個人立刻在這股力量的作用下倒飛而出,重重的撞在修鍊室的石壁之上,才掉入地面。

噗……身體落地,一震之間,李逸晨忍不出一口真血噴出,這也是如今他正好突破到了合體境,而且之前在煉化天陽火源和龍焱草的力量之時,也把肉身淬鍊了一番,否則凌錦詩這一拳下來,估計他就不僅僅是噴上一口血那麼簡單了。

一拳擊飛李逸晨,凌錦詩先是一愣,不過隨即趕緊拿出一套衣衫出來穿上,而在這個過程中逐漸冷靜下來的她腦海中也閃過之前的整個過程。

雖然至今為止凌錦詩也不明白李逸晨是如何做到把自己體內的多餘的龍焱草的力量吸收過去,然後又一絲一絲的還回給自己,但凌錦詩知道,自己這次之所以能如此的順利,李逸晨絕對是當居首攻。

而李逸晨剛才那般舉動顯然也是聽到自己的叫聲,擔心著自己的安危,所以才會前來幫助自己,之所以把手放在自己的那裡,完全是因為自己發現自己渾身赤裸之後,突然轉身,如此一來,那原本應該落在自己後背的手掌也就落在了不應該落下的地方。

以李逸晨的境界,自然可以極早反應過來,可是當時李逸晨沒有反應過來,這並不是說李逸晨故意,而是說明李逸晨太過關心自己的安危。

李逸晨對自己的這份關心,無論是出自於父親當初的威脅,還是源於與自己之間的關係,但這份關心自己都必須認可。

一想到這裡,凌錦詩臉上不由泛起一陣自責,在可是此時豐滿之上殘存的異樣傳來,凌錦詩不由心中又多出幾分怒意。

雖然明白此乃事出有因,更明白之所以釀成這樣的結果,李逸晨也是出於對自己的關心,可是作為一個女孩子,不僅被李逸晨看了個精光,如今又被李逸晨按上那麼一把,凌錦詩一時也不知道此刻自己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

「別裝死了!」不過長期背負著九陰絕脈不可能活過二十歲的命運的凌錦詩心志還是要強大得多,片刻之後終於開口道。

對於自己那一拳的力量如何,她自然清楚萬分,同時在拳頭落在李逸晨身上的時候,那股反震之力也令她意識到李逸晨如今已經突破到合體境,在自己那一拳之下雖然受傷,但絕對不會像現在這般昏迷不起。

事實上李逸晨的確是清醒的,只不過在落地之後,李逸晨一時也不知道如何面對這樣的局面,索性直接裝昏起來。

但如今被凌錦詩這麼一叫,李逸晨知道自己也不能再裝下去,只得勉強的站起身來,雖然臉色略顯蒼白,到也未傷及根本。

「那個……那個……剛才真的只是意外!」看著凌錦詩,李逸晨略顯心虛地說道。

雖然李逸晨知道自己的確是出於好心,但事實上,那種事對於一個女孩子來說,明顯不是好心兩個字就能解釋過去的。

「我知道你剛才是無心的,此事不提了,當然你也不能對任何人提起!」凌錦詩當即故作洒脫地說道。

「那就好……那就好……你現在應該沒事了吧?」見凌錦詩如此的通情達理,李逸晨一下子也輕鬆了許多,當即岔開話題道。

「難怪剛才那一拳,你沒感覺到我的力量嗎?」凌錦詩微微一笑道。

「那應該是好很多了!」李逸晨不自覺的點起頭來!

「好了,我們出去吧!」似乎覺得有了剛才那一幕之後,兩人還在修鍊室中,氣氛多少顯得有些詭異。

「好!」心裡有著同樣的想法的李逸晨自然不可能去反對。

轟……在凌錦詩的控制下,修鍊室的大門打開,而此刻隨著門外陽光映入兩人眼帘的還有凌未風和厲叔充滿著著急的神情。

「怎麼樣了?」看著兩人了出來,凌未風和厲叔立刻充滿著關切的問道。

當然雖然此刻出來的是李逸晨的凌錦詩,但在他們的眼裡卻只有凌錦詩一人,雖然以兩人的眼力應該看得出來凌錦詩已經邁入合體境,那麼也就說明著此次閉關極為順利,更有意外之喜,但此刻還是希望能得到凌錦詩的肯定。

「已經徹底解決了!」壓著自己十多年的擔子缷去,凌錦詩自然也有一種輕鬆無比的感覺,當然若是沒有最後那令人心亂的一幕,就更加完美了。

「來我給你看看!」不過厲叔自然不知道那一幕,說話之間已經扣住凌錦詩的手腕。

雖然從表象上來看,凌錦詩的確無妨了,但厲叔此刻覺得自己還是有必要再確認一番!

看都會厲叔扣上去的手腕,凌未風的臉色又再一次變得凝重起來,彷彿此刻他又擔心著厲叔說出其他的話來。

「妙!實在是太妙了!」但就在凌未風的心再次懸起來之際,厲叔眉頭卻一下子舒展開來,「大妙,至陽之力剛剛平衡住九陰絕脈的寒毒,卻又未損及一絲一毫的九陰絕脈的潛力,這絕對是多一分嫌多,少一分嫌少的美事!」

說完收回手來的厲叔還忍不住捋了捋花白的鬍鬚,顯然此刻他也是心情大好。

雖然之前已經感覺到自己這次已經解決了身體的隱患,但凌錦詩顯然沒想到居然會是如此的恰到好處。

此刻不由回憶起整個過程,她立刻意識到,自己能有這樣的結果,李逸晨乃是當居首功,可以說沒有李逸晨的那般控制,哪怕自己最後能壓制住龍焱草的力量,再吸收天陽火源,也不可能如此的恰到好處。

而且事實上凌錦詩更清楚的是,以自己當時的情況,想要徹底壓制住體內的龍焱草之力幾乎可以說是沒有半點可能。

一想到這裡,凌錦詩忍不住把目光望向身邊的李逸晨。

而隨著凌錦詩的目光,此刻凌未風和厲叔似乎也才想到這裡還有李逸晨這麼一個人的存在。

不過當凌未風看到李逸晨蒼白的臉色之時,自己的臉色也不由微微一變,當然這並不是他關心李逸晨的身體情況,而是他感應到如今李逸晨也突破到了合體境,而更重要的是李逸晨的氣息波動中也蘊含著天陽火源的至陽之氣。

所謂知女莫若父,雖然當初在荒神大殿凌錦詩說得那麼猛,但事後細想,凌未風自然也看出,那一切都是源於凌錦詩反感雲傲天,事實上凌錦詩與李逸晨之間並沒有什麼實質性的關係。

但如今李逸晨身懷天陽火源的至陽之氣,此刻臉色又顯得蒼白無比,這顯然也是體力大量透支所導致,再加上凌錦詩身上的九陰絕脈危害徹底化解,那麼在修鍊室中的兩人是用什麼樣的方法化解,在凌未風的心中自然不言而喻!

雖然早已有了思想準備,雖然之前為了女兒的性命覺得是個人來都行,但如今凌錦詩已經安然無恙,那麼此刻看著李逸晨,凌未風的心中仍然有一種自家辛辛苦苦種的好白菜被豬拱了的感覺。

不過身為荒神堡堡主,凌未風自然不可能把這些寫在臉上,當即對厲叔說道,「錦詩剛剛恢復,還需要調理一下,只有辛苦你老了!」

厲叔自然也看到李逸晨的情況,同樣也有著與凌未風一樣的想法,畢竟哪怕以他的眼力,現在也只能做出這樣的判斷,不過深知凌未風為人的厲叔也知道此刻凌未風肯定有話要給李逸晨說,當即眼神示意凌錦詩。

「父親……」凌錦詩自然也知道父親似乎有話要給李逸晨說,當即說道,「不是你想的那樣……」

「你先下去休息吧!」凌未風卻是拂了拂手,至於凌錦詩這句話他卻根本沒有聽進去,畢竟這樣的話在他看來,只不過是凌錦詩害羞之言。

看著父親嚴厲的眼神,凌錦詩雖然還想再說什麼,但此刻彷彿也不知從何說起,不過她到是知道,就算父親誤會肯定也不會真的加害於李逸晨,當即也只得帶著幾分歉意地看了李逸晨一眼,然後隨著厲叔離去…… 「無論如何我還是先要感謝你幫助錦詩解決了九陰絕脈的問題!」雖然心中有著諸多不爽,但凌未風也不是不講道理之人,而且從凌錦詩離開之時的表現,凌未風似乎也意識到,在這次這后,女兒對李逸晨的態度有了一些變化,那種眼眸中展示出來的東西比任何言語都更加的有效。

而距離上次與李逸晨分開,這中間就只有李逸晨與女兒在修鍊室的時間,也就是說女兒的心境發生變化,那肯定也是在這個時候。

想到當初自己與凌錦詩母親的情況,似乎好像也是這個樣子。

「這是我應該做的!」雖然看出凌未風和厲叔似乎在誤會了什麼,但李逸晨此刻到也沒有解釋。

畢竟此時若是解釋下去,那就需要解釋為何自己把龍焱草的力量導入體內后還能給凌錦詩送回去,如此一來,極可能就會把問題扯到逍遙聖戒之上。

在不完全了解凌未風的人品之前,李逸晨可沒有在他面前暴露太多自身秘密的打算。

「事到如今你要不要考慮一下你的未來!」雖然心中有所不爽,但凌未風也知道那只是為人父親的正常情緒。

如今事情到了這步,他需要考慮的更多的還是凌錦詩的未來以及荒神堡的未來。

李逸晨既然已經女兒有了身體之實,那麼現在自然最好是能把李逸晨留在荒神堡。

反正女兒似乎對他也有些好感,而且李逸晨為人也算有情有義,同時修鍊天賦也十分卓越,從這個角度來一想,凌未風似乎覺得把李逸晨留在荒神堡好像也沒什麼不好。

「我的未來?」李逸晨自然明白凌未風話中之意,同時李逸晨也不得不承認,如果自己在荒神堡肯定要比仙劍宮安全得多,但同時他也明白自己的劍主身份極可能給荒神堡來帶更多的麻煩,當初為了仙劍宮,自己加入荒神堡原本打算著解決仙劍宮的危機自己就離開,但如今這樣的情況看來,自己此時若是答應下來,那可就不那麼好離開了,「我……我乃是一個自帶麻煩之人,我若真留在荒神堡,可能對荒神堡不見得是什麼好事!」

李逸晨這番話自然是暗指自己的劍主身份,只不過此時他不可能說出真實原因。

「既然老夫誠摯的讓你考慮未來的方向,那麼你一旦留在了荒神堡,那你的麻煩就是荒神堡的麻煩了!」凌未風卻是豪氣萬丈地說道。

顯然此刻他理解的李逸晨的麻煩只是打碎方元基神魂之事,對於千嘯門這樣的勢力,荒神堡自然不需要有太多的顧忌。

「當然,無論你如何選擇,出於對你幫助錦詩化解九陰絕脈危害的感激,仙劍宮之困我荒神堡也絕對不會袖手旁觀!」看著李逸晨的沉默凌未風又繼續補充道,「並且事後你仍然可以保持與仙劍宮的關係,畢竟荒神堡中也不少從其他勢力轉投而來的弟子,而事實上,我們也從來沒有限制過他們對從前勢力的眷戀!」

面對凌未風這般態度,李逸晨發現自己似乎根本找不到推辭的理由,心中微微思量之後只得說道,「既然堡主如此抬愛,那李逸晨也只好受之有愧了!」

「你若真對我心存感激,我甚至不需要你把這份感激回饋給荒神堡,只要你將來好好對錦詩就行了!」見李逸晨答應下來,凌未風微微點頭,便轉身離去。

凌未風離去,獨自一人站在原地的李逸晨臉上不由泛起無奈的笑意出來。

當初選擇進入荒神堡的時候,他顯然根本沒有想過會出現這樣的局面,如今估計除了自己與凌錦詩之外估計所有人都要誤會他們之間的關係。

而凌錦詩雖然不會誤會,但事實上兩人之間卻又存在著其他的誤會,使得此刻李逸晨想要回到小木屋,心中似乎又覺得有些沒底。

可若是不回去,李逸晨似乎又覺得碩大的荒神堡自己去哪裡都不太合適。

無奈之下,李逸晨又只得向著自己的小木屋走去,與厲叔前過一次,回去的傳送陣李逸晨到也清楚,片刻之間,李逸晨便已經到了小木屋前。

不過此刻厲叔亦在小木屋前等著自己!

「見過厲叔!」李逸晨自然看得出來,厲叔自然也有話要給自己說。

「回來就好!」厲叔微微一笑,神情之中亦流露出幾分欣慰之色,顯然他雖然等在這裡,但卻沒把握李逸晨一定會回來。

當然李逸晨如今既然出現在這裡,那自然也說明李逸晨與堡主之間已經談妥。

「厲叔有事?」李逸晨當即開門見山地問道。

「既然留在荒神堡,那以你的情況也不可能成為普通弟子,我看你當初裝假受傷,以及這次幫助錦詩,應該有著一些丹道基礎吧?有沒有興趣加入我丹峰?」厲叔當即也表明出自己的來意。

「加入丹峰?」李逸晨對於厲叔的提議不由有些意外。

「我知道你武道天賦不錯,但是你如今的情況肯定會引起諸多與錦詩同輩男弟子的不滿,加入我丹峰,若是你要繼續修鍊武道,我不會有半點干涉,而且我想堡主肯定也會給你一定的指導,而你若是想要研修丹道的話,我也給你指點一番,這樣做最大的好處,就是身為丹峰弟子,可以拒絕任何同境界弟子的挑戰!」厲叔當即說出自己的想法,「當然讓你加入丹峰,也不是要你拜我為師,只是讓你成為丹峰弟子而已!」

「多謝厲叔,既然如此,那我就加入丹峰吧!」李逸晨到也沒有推辭。

雖然李逸晨不懼挑戰,但事實上他並不願意把自己的時間花費上迎接這些無謂的挑戰之上。

當然這並不是最為主要的原因,最主要的原因是,當初凌未風留下自己並未指出自己的方向,那麼極可能他已經猜到厲叔會有此舉動。

而自己若是拒絕這個提議,那麼暫時無處可去的自己只能住在這小木屋,而這小木屋又距離凌錦詩的住處極近,哪怕李逸晨再怎麼問心無愧,但如今讓他再面對凌錦詩,心裡多少還是有點怪怪的感覺。

「既然如此,那你去給錦詩道別一下,我們就出發吧!」對於李逸晨能這般認清形式,厲叔到也比較欣賞。

「凌師姐剛剛突破應該還需要鞏固一下境界,我就不打擾她了吧!」李逸晨本來就是想逃,又怎麼可能還去主動找凌錦詩?

「那我們就出發吧!」對於李逸晨的反應,厲叔到也不覺得意外,反而若有深意的看了李逸晨一眼,顯然在厲叔在看來,應該是兩個小傢伙剛剛有了合體之實,大家都靦腆著,估計這種靦腆還得持續一段時間。

雖然看出厲叔的誤會,但李逸晨此刻到也懶得去解釋,當即跟著厲叔向著丹峰方向趕去。

經過數個傳送陣的中轉,進入一座山峰之內,剛踏入其中,李逸晨便感覺包圍在一陣沁人心扉的清香之中,放眼望去,一片連著一片的葯田種植在一起,無一不是合體階的藥材。

哪怕絕情谷之行,李逸晨也颳了不少地皮移入聖戒空間,但絕對不如此地這般全面,這般形成完整的規模。

看似隨意的種植,但李逸晨卻知道,其實這些藥材的種植乃是十分考究,相近的藥材之間的藥性存在著相互扶持的作用,可以說就這樣種出來的藥材其藥性絕對比任何一種獨自長生起來要好得多。

而整片藥材之間也存在著相互共生,同時此地的天道之氣與藥材流淌出來的氣息融合在一起,更形成一種無法形容的氣息,但李逸晨可以肯定的是,若是哪個武者能在這樣的環境中修鍊,對於自身絕對是好處無限。

當然雖然只是合體境藥材,但此地的藥材品種極其繁多,其中更有不少李逸晨曾經僅在典籍中看過,卻沒見過實物的藥材,一時之間,同樣作為一名煉丹師的李逸晨更有一種邁不動的腳步的感覺。

仔細地看著每一味藥材,印證著典籍上的記載,提升著自己的見聞。

看著李逸晨這般模樣,厲叔站在一旁不僅沒有半點不悅,反而眼神中閃過幾分欣賞,因為他明白,只有一個人對丹道達到某種程度的痴迷才能出現這樣的情況。

丹道雖然看重一個人的天賦,但更需要一個人的執著!

李逸晨對丹道的天賦如何目前厲叔還沒有一個具體的量判,但就此刻李逸晨的表現來看,李逸晨對丹道絕對有著不為人知的執著與痴迷。

如此足足持續了近一個時辰,李逸晨才緩緩回過神來,想到厲叔還在旁邊連忙告罪道,「弟子失態了,只不過一時看到許多以前從未見過的藥材,一時有些入迷了!」

「只是辨識藥材,應該用不了這麼久的時間吧!」厲叔卻是微微一笑,帶著幾分考校地問道。

「當然……」李逸晨自然也聽出厲叔的考校之意,不過既然到了丹峰,李逸晨知道自己也必需要表現出一定的能力出來,當即將自己之前對這片葯田的看法講了出來。

隨著李逸晨的講述,厲叔的眼神卻越發的澄亮起來,在李逸晨講完之後,厲叔突然眼珠一轉說道,「看得出來你對丹道還是有些點興趣,有沒有興趣煉一爐丹玩玩?」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撲倒男主好飢_渴!!在線看:!! 【武♂林÷中☆文→網.】,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

「煉丹?好啊!」對於這個要求,李逸晨更找不到拒絕的理由。

除了武道,在丹陣兩道李逸晨同樣痴迷,可是進入天域以來幾乎自己就沒有閑過一刻,這兩道的理論到是學習了不少,但真正付之於實踐卻真沒什麼機會。

哪怕是在妖域之時,有著煉丹的機會,李逸晨當時也有太多的事情要處理,只得把煉丹的任務丟給火靈。

如今自己的境界剛剛突破到合體境,短時間內就算再如何修鍊也不可能取得太大的成就,而仙劍宮的危機也得到了荒神堡的許諾,如今自然也不是什麼問題,突然之間,李逸晨覺得自己借著這個機會煉煉丹,到也是個不錯的選擇。

「走吧!」看著李逸晨願意煉丹,也想著見識一下李逸晨丹道的厲叔當即在外邊帶起路來。

「厲長老!」

「厲長老!」

一路到遇到不少弟子紛紛向厲叔打起招呼,此時李逸晨也明白到,厲叔在荒神堡的身份乃是一名長老,不過此時李逸晨也看出,似乎整個丹峰都是厲叔在掌控,那麼這樣的身份不是長老又能是什麼?

同時李逸晨更看出,那些弟子在給厲叔打招呼時,那種崇敬之情乃是發自內心的,而這種發自內心的崇敬,出現在一個煉丹師的眼裡的話,只能說明厲叔的丹道有著讓他們無比敬佩的地方。

「這裡就是煉丹房了,需要什麼藥材給我說一下,我讓人給你備齊!」片刻之間,兩人就已經走到一個煉丹房前,「不過你剛剛吸收了天陽火源,煉丹的時候要注意一下控制!」

「好的!」李逸晨微微點頭,他自然也明白自己丹田中多出的那一道火焰應該就是天陽火源與龍焱草凝結而成之物。

李逸晨之所以想要煉丹試手,其實也有想試試這團火焰的作用的原因,不過此時李逸晨心裡卻在思考著自己到底煉什麼丹合適。

雖然自己身上也有不少藥材,但養著青雲閣那麼一大幫子人,李逸晨自然要學會勤儉節約,如今能讓荒神堡出藥材,那就絕對不用自己的。

「要不就試試天魂烈焰丹吧!」李逸晨想了一下說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