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道就是這樣,有些眼紅的人,容不得你比他們強!

「既然林叔有這種通天的本事,就請施以援手救救小女吧。」鄭鐵山喜悅溢於言表,若是能治好鄭婉如的臉,他心裡的另一塊大石頭就可以落下了。

林老爺子稍微的思考了一下,然後面露苦澀的說道:「這件事情可不好辦啊。文冰的臉只有一小塊傷疤而已,可你女兒的臉簡直就是面目全非。需要準備好些的藥材。」

「不知林叔何時能把藥材準備妥當?」鄭鐵山問道。

「這樣吧,你們先回去準備給貝定山賀壽,我這裡先慢慢的準備著,等你們把貝家的事情忙完了,差不多就可以了。」林老爺子一副胸有成竹的樣子,其實這些都是他信口胡謅的,他壓根不知道治療需要什麼藥材,只不過是想把鄭鐵山糊弄過去,拖延一點時間,然後讓林天提供治療的辦法。

「既然這樣,我們就等壽宴結束后再來求醫。」鄭鐵山再次抱拳,他對林老爺子這種『醫者父母心』的品德很是敬佩,要知道,他們這些所謂古武世家在這幾十年裡,可是處處打壓林聖,不讓林聖觸及到能夠提升他修為的仙草和丹藥。

相比之下,鄭鐵山感覺他們的所作所為,實在是太卑鄙了!

見兩人走後,林老爺子急忙跑了出去,穿過長長的走廊,直奔林天的東院。

林老爺子今天十分的高興,古武世家竟然來求他救人,這幾十年裡還是第一次,雖然他沒有能力救,但他孫子可以,這樣他們林家在古武世家面前腰杆子又硬了一分。

林老爺子還未走進院子,林天的神識就察覺到了,心裡一陣的莫名,啥事情能讓老爺子那麼得瑟?高興的上蹦下跳的?

老爺子滿臉喜色的走進院子,笑道:「你小子有能耐了啊,竟讓把小冰的臉給治好了。」

林天坐在石桌旁繼續研究他的藥丸,聽老爺子這麼一說,抬起頭,瞥著老爺子說道:「你聽誰說的?」

「剛才古武世家鄭家的人來過了,他們求我來給鄭婉如治療被毀的臉,而他們也是聽文冰說林家有位神醫把她的臉治好的。」林老爺子笑道。

「哦。」林天點了點頭,鄭婉如的臉被毀他是知道的,沒想到文冰被鄭婉如羞辱欺負成那樣,她竟然還發善心的幫助鄭婉如。

林老爺子湊上前,小聲的問道:「現在你可以把治療的辦法告訴我了吧。」

恩?林天身子向後一仰,鄙視的看著老爺子,不爽的說道:「我的知識產權,幹嗎要告訴你?」

啪!

林老爺子一掌拍在石桌上,笑嘻嘻的臉驟然變得陰沉無比,破口大罵道:「你這個小東西,什麼知識產權?趕緊給老子說出來,不然我把你吊起來打。」

好話不說第二遍,既然敬酒不吃,那就給你吃罰酒,老爺子知道林天是個倔脾氣,用強不一定能迫使他就範,可天性使然,老爺子不喜歡嬉皮笑臉的去討好自己的孫子,來得到治療的辦法。

林天的心裡咯噔一下,不悅的撇了撇嘴,他早就想到老爺子會用強,算了,先忍一忍,等老子達到練氣七層,超過你的實力,看你怎麼囂張。

林天跑回房間,拿著一個裝有特製藥劑的玻璃杯走了出來,又遞給老爺子,說道:「這玻璃杯中的藥劑是我精心調製的,至於辦法也很簡單,買幾隻田蛙,取下它們的外皮,浸泡在藥劑里,另外還要買一些光澤上好的大珍珠……」

林天詳細的把治療的方法告訴了林老爺子,畢竟是自己的爺爺,他沒必要這麼的吝嗇,而且讓林老爺子去給鄭婉如治療,也不違背他的意願,因為林天不想親自給鄭婉如那個手段毒辣的女人治療。(未完待續。。) 「小公雞點到誰,我就選誰。」林天的手指在兩套黑白中山裝之間來回遊走著,老爺子交代過,出席宴會必須穿中山裝,雖然他只有黑白兩套中山裝,但還是要做出一個選擇的,最後手指在了白色中山裝上。

林天看著鏡子中如此著裝的自己,笑著說道:「還是那麼的帥氣。」

小可站在身後幫林天整理一下襯衣領子,看著鏡子中的林天,有些犯花痴的笑道:「少爺穿什麼都好看。」

「是嗎?我再看看。」林天對著鏡子照了照,一臉滿足的笑了起來,「嘖嘖,被你這麼一說,我突然覺得自己更加帥氣了。」

「那是當然,我家少爺是最帥的。」小可捂著小嘴兒偷笑道,雖然林天很是自戀,但他卻有自戀的本錢,因為他就是特別的帥。

半個小時后,林天來到了西院里,當他見到方玉瑤時,愣是半天沒有反應過來。

方玉瑤原來總是喜歡穿休閑裝,或者自己搭配出多種多樣的著裝風格,但這還是第一次看到她穿著正式的晚禮服。

晚禮服是黑色的,很性.感的顏色。

而穿上這件禮服的方玉瑤卻更加的誘.人,順滑的絲綢柔和的貼在身上,將整個身段的玲瓏曲線完美的餓襯托出來,肩膀在那纖細的黑色肩帶的對比下更加的白皙圓潤,豐碩的胸脯高聳著,引.誘著男人最原始的欲.望,臀部凸出,長發盤在腦袋上,裸露出來的肌膚冰肌玉潔,滑膩似酥,這一刻的方玉瑤實在是性.感之極。

這般靜靜如淑女的方玉瑤,林天還是很欣賞的。性.感和文靜集於一身。

見到林天貪婪的眼神,方玉瑤的心裡還是有些小喜悅的,卻不願意在臉上表現出來。嬌嗔道:「喂,你看完沒有?我爺爺的車子還在外面等著呢。」

林天鬱悶的翻了翻白眼。方玉瑤在他心裡的那點柔美,瞬間被她的話擊毀了,若是一直不說話,典型的大家閨秀啊。

但林天還是由衷的讚美,道:「你今天真漂亮。」

「哼哼,這句話蠻中聽的。」方玉瑤得意的晃動著腦袋,又道:「這件晚禮服是思怡姐姐的。我穿著剛好合適,我今晚一定可以驚艷全場的。」

「恩,必須能啊,只要你不說話就行。」

「你什麼意思?」方玉瑤虎著臉瞪著林天。問道。

「沒事,我是說我們就像天造地設的一對啊,一黑一白,對搭配。」林天笑道。

「呸,老娘才不和你做一對呢。」方玉瑤啐了林天一臉的口水。頓了一下,又道:「不過,今晚你做我舞伴還是蠻不錯的。」

說實話,林天今天真的很帥氣,方玉瑤都有些迷戀了。要是林天能不說那些譏諷她的話,她一定對林天青睞有加。

由於林老爺子不去,林天只好坐上方老爺子的車子,隨車前往貝家,而且他還帶著研製的藥丸作為壽禮,希望可以化解兩家的恩怨。

貝家是華夏第一世家,貝老爺子也是德高望重,今天是他的大壽,整個燕京都驚動起來,無數的名門貴族都派人參加貝老爺子的壽宴,甚至連五大古武世家都來人祝壽,還有不少人也想盡辦法去獲得一張邀請帖,他們把它當做一種無上的榮譽。

而貝家的一些主要的成員都悉數到場,陪著貝老爺子一起過大壽,貝家的內院里就停了五輛車。

貝家財大氣粗,又是老爺子做大壽,自然不會寒酸,這次壽宴是在家裡舉行的,但那也是極為的奢華,貝家別墅旁就是貝家的一個產業,約有千餘畝的度假山莊,緊臨一個人工湖,風景如畫,而且裡面也是裝飾奢華,場地又寬敞,的確很適合開設這種規模宏大的宴會。

方老爺子帶著林天和方玉瑤進了山莊,然後說道:「你們小年輕自己玩吧,我去和貝老爺子打個招呼。」

「好。」方玉瑤點點頭,又補充道:「不許多喝酒。」

方玉瑤知道爺爺是個嗜酒如命的人,什麼借酒抒情,文人騷客的,都是騙小孩的,若是以前她不會多說,但隨著年紀的增長,方玉瑤還是很擔心爺爺的身體,畢竟喝多了,對身體非常的不好。

「放心吧,方爺爺也算老當益壯,喝點酒沒什麼的。」林天安慰的說道,他的神識掃過了一下,方老爺子的肝臟功能是常人的好幾倍,酒量自然比一般人要好。

「哎,真是搞不懂……」方玉瑤鬱悶的搖了搖頭。

「今天來的人真多啊。」

林天掃視全場,認識的不認識的社會名流全都到場,而且主宴會大廳的中央放著一個金光閃閃的壽字下面站著幾個老頭子,他們都是等待給貝老爺子祝壽的,而他們就是其他四大世家的老爺子,也是華夏的頂樑柱了。

「就是啊。」方玉瑤點點頭,嘟著小嘴兒無不羨慕的說道:「大世家就是講排場,去年我爺爺過生日,只有十幾個人而已,沒法比啊。」

「人比人氣死人,你就不要羨慕嫉妒恨了。」林天拍了拍方玉瑤的腦袋說道。

「那倒也是。」方玉瑤輕鬆一笑。

突然,宴會廳里暗了下來,隨著聚光燈的出現,穿著喜慶的紅色唐裝的貝老爺子坐在輪椅上被貝悠然給推了出來,滿臉笑意的接受其他人的祝壽。

都說七十古來稀,貝老爺子今晚紅光滿面,似乎年輕了好幾十歲。

貝悠然推著貝老爺子繞著宴會場地一圈,每個到場的人都有機會和老爺子近距離的接觸,送出自己的祝壽詞。

「貝爺爺,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當貝老爺子來到林天他們面前時,方玉瑤甜甜的笑道。

「是方家的瑤瑤啊,都長成大姑娘啦。」方老爺子的臉上流露出喜悅,然後打趣的笑道:「瑤瑤,你要不要做我的孫媳婦?我家悠然可是一個好男人啊。」

「啊?貝爺爺,你在開玩笑吧?」方玉瑤吃驚的張大小嘴兒,臉色紅的像個熟透的蘋果。 「哈哈,你想做我家的孫媳婦,我還不準呢。」貝老爺子哈哈大笑:「我家悠然已經找到一個好女孩兒,對了,待會她就會來了,我保證比你這小妮子漂亮。」

方玉瑤的臉上掛著一絲苦澀,還以為貝老爺子是在誇她的,沒想到是在借力使力,把她當花瓶襯托她未來的孫媳婦的。

不過,方玉瑤的心裡還是很開心的,貝悠然找到了女朋友,這不就代表于思怡不用和貝悠然成婚了,這樣順利的逃出了家族聯姻的泥潭。

「貝爺爺,祝您福如東海、壽比南山。」林天淡淡的笑道。

「咦?你這小娃子是誰?我怎麼從未見過你?」貝老爺子常年居於室內,而且林家和貝家幾乎不來往,所以他對林天沒有什麼多少印象。

「爺爺,他是林爺爺的孫子,林天。」貝悠然輕聲的說道。

「原來是林聖的孫子啊,真是一表人才啊。」貝老爺子仔細的打量著林天,眼中閃出一絲銳利的神色,他現在終於知道自己的孫子貝悠然為什麼對付不了林天了,因為林天壓根不像傳說中的廢材,反而身上透著強者的氣息。

「多謝貝爺爺誇獎。」林天點點頭,從兜里取出了一個小盒子,說道:「貝爺爺,這是我送給您的壽禮,本來準備待會給你的,不過您既然來了,我就順手給你。」

貝老爺子的臉色微微一沉,這小子也太狂妄了。什麼叫順手送給我?但還是淡淡一笑,說道:「哦?不知道是什麼好東西,讓你這麼急著送給我?」

「噗嗤。」方玉瑤捂著小嘴兒忍不住的笑出聲來。她還以為那天林天是開玩笑的呢,原來他真的要送強身健體的大力丸。

林天打開盒子,裡面放著一顆黑色的藥丸,解釋道:「這是我爺爺花了好多年才研製成功的藥丸,你若是吃了它,保證您馬上可以站起來。」

全場一片嘩然,他們都知道兩家有恩怨。所以今天林老爺子才沒有出現在宴會裡,可誰能想到,林老爺子竟然為貝老爺子研製了治療廢腿的靈丹妙藥。說出去誰相信?

可他們確實眼睜睜的看到了林天手中的藥丸,由不得他們不信。

「喂,這個藥丸不會是毒藥吧?」

「我看也是,林家的人絕對沒安什麼好心……」

「嘿嘿。這個林家少爺要倒霉了……」

聽著下面議論紛紛。林天一副不以為然的樣子,用十分挑釁的姿態,冷笑道:「貝爺爺,我爺爺可是一片真心實意,不管別人怎麼說怎麼懷疑,你要是懷疑我們林家的真誠,我林家真的很寒心啊。」

一聽能治好他的雙腿,貝老爺子的臉上浮現出強烈的震撼。若是別人送的神葯,他或許會毫不猶豫的吃下去。可現在這藥丸是林家送的,他不得不防,誰知道林聖安的是什麼心?


「貝爺爺,看來你真的不相信林家誠意啊。」林天嘆了口氣,說道:「算了,這麼好的東西看來是白研製了。」

說著,林天便合上了盒子,看來一下子讓貝家接受他們來『獻殷勤』,還真的有些難度。

「等等。」正在林天鬱悶的時候,貝老爺子一把搶過了林天手中的盒子,取出藥丸直接吞下。

所有人都緊張不已,沒想到貝老爺子能有如此的膽識,仇人送的東西他都敢吞下去,要是在壽宴上喪命了,這喜事可就要成為喪事了。

貝老爺子也很擔心林家實在害他,可轉而一想,又覺得不可能,哪有當著燕京所有社會名流還有古武世家的人毒害他的?除非林家上上下下都不想活了。

排出了這種心思,貝老爺子有開始擔心另外一件事情,就是這藥丸真的能治好他的雙腿么?這兩條腿可是在五十年前就被林聖給廢掉的,貝老爺子找了古武世家最厲害的神醫求治,但他也是素手無策。

貝老爺子決然不信林聖可以憑著一顆藥丸,能把他廢去的雙腿治好的,卻又不想放棄每一次的希望,對於一個殘廢五十年的老人來說,在死之前能站起來,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可奇迹還是發生了,貝老爺子吃下藥丸后,只覺得身上莫名的發熱,特別是一直沒有知覺的雙腿更是熱的發燙,似乎裡面的血液都被一團大火燒的沸騰起來。

「貝爺爺,你忍著一點,可能會有些疼。」林天蹲下身體,一邊用手給貝老爺子搓揉雙腿,一邊說道。

「好。」貝老爺子疼的咬著牙齒,額頭上布滿了汗水,但心裡卻是無比的驚喜,真的,他真的可以再次站起來……

在林天嫻熟的搓揉下,貝老爺子身上的熱量也漸漸消散,藥效已然全部給吸收了,貝老爺子也感覺的雙腿的神經漸漸有了知覺。

林天再次站起身來,輕笑道:「貝爺爺,你可以站起來了。」

「真的?」貝老爺子不可置信的看著林天。


「當然。」林天很肯定的點著頭。

「孫兒,扶我起來。」

貝老爺子顫巍巍的舉起手臂,貝悠然立即伸手攙著他,帶著滿心的忐忑,貝老爺子把五十年沒有著地的雙腿穩穩的在了地上,並且很艱難的走出了第一步。

但貝老爺子走出這一步,卻引起了全場雷鳴般的掌聲,貝家老爺子能重新站起來,意味著貝家第一世家的地位從此要不可動,一些沒安好心的世家算是沒機會了。

走完這一步,貝老爺子就滿身是汗,重新坐回了輪椅上,他也知道欲速則不達,好久沒有站立的雙腿,腿上的肌肉早已萎.縮,無法支撐起整個身體的重量,要想正常的走動,還需要長時間的鍛煉雙腿的肌肉。

所有人都沉浸在喜悅和驚嘆中,可方玉瑤的俏臉氣的通紅,之前林天還騙她說是大力丸,沒想到竟然能把貝老爺子的廢腿治好,而她提出購買檀木輪椅的時候,林天卻不制止她,這分明是在打她的臉,看她的笑話的么?

「你瞪著我幹嘛?」林天很無辜的聳聳肩,說道:「那個輪椅還是退回去吧。」

「我呸,大混蛋。」方玉瑤啐了林天一臉的口水,大眼睛轉動好幾下,然後很委屈的對貝老爺子說道:「貝爺爺,真的對不起,我不知道您的雙腿能站起來的,結果我給您買了一個檀木輪椅,您要是不嫌棄的話,可以收下么?」(未完待續。。) 方玉瑤也是沒有辦法,待會各個世家的人就要獻上自己的壽禮了,她也沒有時間去重新準備一件壽禮,所以只能把輪椅送給貝老爺子了。

「哈哈,沒關係的,反正我現在站的不是很穩,需要一段時間的鍛煉,瑤瑤送的輪椅我會用上的,就算用不上也可以當做收藏品啊。」貝老爺子心情大好,壓根不在乎這點小事情,更沒有責怪方玉瑤的意思。

方玉瑤抬起頭得意的看著林天,林天想打她的臉,沒門!

林天無所謂的撇了撇嘴,他自始至終就沒想過和方玉瑤斗,不管怎麼說,今天來貝家的任務算是完成了,既然貝老爺子的雙腿被治好,以後貝家就不會再千方百計的找林家的麻煩了。

貝老爺子的心情激動不已,情不自禁的喜悅流露出來,臉上浮現一層歡喜的神色,深深的嘆了口氣,說道:「小天啊,回去告訴你爺爺,謝謝他的壽禮,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壽禮。」

「我會的。」林天點了點頭。

林天的神葯治好了貝老爺子的雙腿,絕對可以成為今晚壽宴上最好的壽禮,本著想討好貝老爺子,在海外收集好些稀有寶貝的社會名流們,看著這一幕,欲哭無淚。

他們的壽禮再值錢再珍貴,也比不上林天的一顆神奇的藥丸,自然也達不到巴結貝家的效果。

「父親,林老爺子果然是神醫啊。」鄭修遠看著貝老爺子的雙腿竟然能站起來,連聲讚歎。

「是啊。你妹妹的臉可算是有救了。」鄭鐵山現在絲毫不會懷疑林老爺子,看來女兒鄭婉如的臉的的確確可以治好,而且可以恢復以前那樣的漂亮。

鄭修遠點點頭。然後扭頭掃視著宴會廳,尋找文冰的身影,可找了半天依然沒有尋找到,眼中透出一絲失望,看來今晚她是不會來了。

接受完客人的賀壽,貝老爺子就被推回了房間,剛才吃了藥丸后。身上流了好多汗水,他要好好洗個熱水澡。

隨後,客人們紛紛入席。林天和方玉瑤就挑了一個靠近的桌子坐下,而他們身旁都是坐著一些不認識的富家子弟和千金。

一坐下,飯桌上就充滿了火藥味,男人一直盯著方玉瑤胸口半露的碩大的肉球看去。哪還有心思吃飯?而那些千金小.姐更是帶著濃濃的火氣。看著自己的男伴那副禽.獸的摸樣,十分的不爽,可她們看到方玉瑤的胸脯是,卻是有些自慚形穢,無地自容。

不過,那些千金看到陽光帥氣的林天時,眼中冒出好多的小星星,不時的給林天拋.媚.眼。若是能勾.引住這位林家的少爺,也算是一種無上的榮耀。

「原來你叫林天啊。」

一個清靈的聲音突兀的從身後傳來。林天扭頭一看,竟然是他在蘇杭市遇到的丁家姐妹。

丁妙心一身紅色的禮服,青春時尚,而她的姐姐丁妙可則身穿紫色禮服,將性.感兩字演繹到了極致,那身段和曲線比方玉瑤的還要誇張一些,深v字形的禮服前襟露出一條雪白深邃,讓人多看一眼就會沉迷不醒的溝壑。

「你認識她們?」看著兩個靚妞突然冒出來和林天搭話,方玉瑤的眼中閃出一絲好奇,甚至還有些敵意,因為她看到丁妙可的胸脯時,竟然能和她的尺寸一較高下。

「怎麼會?我和她們素未平生,不過這兩妞長得還是蠻不錯的。」林天吃驚的張大眼睛,裝傻充愣的說道。

丁妙可淡然一笑,然後指著林天身旁的一對男女,說道:「喂,你們去其他桌,我要坐這裡。」

那對男女一愣,其中男子更是失去的紳士風度,叫囂道:「這位置是我先佔的,憑什麼讓給你?小.姐,你長得漂亮也不能這麼無理取鬧啊。」

「就是,我們可是貝家請來的貴客,你們哪涼快哪呆著去。」那個女的也立即附和著,她可不願意挪位置,畢竟不是每個宴桌旁都能看到林天這麼帥氣的帥哥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