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不是沒有抵禦負能量的魔法道具,不是沒有能夠消除負能量侵蝕的魔法藥水,平民們哪裡買得起?

可是現在不同了!

大規模凈化法陣的完成,使得絕大多數輝石鎮居民都不用接觸負能量,甚至連身體裡面已經積累的負能量侵蝕,也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被慢慢凈化。這使得他們將會獲得更長的壽命和更加健康的身體。前者暫時還看不出來,後者卻是立竿見影的。

幾乎就在凈化法陣完成之後的片刻時間,在鎮外活動的人們就感覺周圍的環境變了。不是說空氣裡面多了或者少了什麼味道,而是之前那種陰沉和壓抑的感覺沒了,整個人都覺得輕鬆了許多。

他們疑惑地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究竟怎麼回事。

但毫無疑問,這肯定是好事!

當天晚上,菲雷克斯召集輝石鎮的全體居民,宣布了「大規模凈化法陣已經完成,從此只要不走出樹林裡面綠地環繞的範圍,就不用擔心被負能量侵蝕」的消息。居民們起初先是茫然——他們不懂什麼叫負能量,後來在菲雷克斯進一步解釋之後,便喜出望外,高興得如同過節一般。

畢竟,誰不想要健康長壽呢!

看到這一幕,菲雷克斯心中一動,順勢宣布每年的今天為「凈化節」,將會舉行慶典,慶祝這個高興的日子。

所謂好事要趁早,既然決定了這個節日,那麼乾脆今天就慶祝!

於是當喬修回到輝石鎮的時候,只見鎮子中央的廣場上燃起了一團團熊熊的篝火,幾個條桌上擺滿了白麵包和麥酒,還有兩位廚師在分別準備肉和蔬菜。居民們笑著唱著,歡欣鼓舞。

他們笑得如此暢快,彷彿要把長久以來積累的鬱悶和壓力都趁著這次的慶典釋放掉一般。

他們唱得如此歡快,彷彿要用歌聲趕走所有的晦氣,迎來無窮無盡的好運,並且將它牢牢握在手中,永遠也不放開。(未完待續。) (明天去醫院,今天要早點睡,今晚只有一章,謝謝大家~)

輝石鎮外新種的小綠菜開花的時候,賴夫接到了一個特殊的命令。

「參加交流團,去虛空假面遊樂場住幾天?」他有些茫然地複述了監工的話,不明白這是什麼意思。

他能夠聽懂監工說的每一個字,然而當這些字連在一起,他就不明白了。

交流團?那是什麼?

為什麼自己要參加什麼「交流團」?為什麼又要去虛空假面遊樂場住幾天?

擔任監工的少年魔法師見他一臉茫然,笑著解釋:「老師……不,鎮長打算組織一個交流團,去虛空假面遊樂場參觀。一是給大家一個目標,讓大家知道我們將要把輝石鎮建設成什麼樣子;二是最近虛空假面遊樂場要舉行一個重要的儀式,你作為本鎮比較出色的工人,鎮長覺得你有資格去參觀這次的儀式。」

賴夫這才明白究竟,他想了想,又問:「那究竟是什麼儀式呢?」

監工回憶了一下,神情也有幾分迷惘:「鎮長說叫『退休儀式』,具體是什麼意思,我也不明白。」

別說他不明白,實際上就連輝石鎮鎮長菲雷克斯自己,都同樣不是很清楚。

她只知道虛空假面陛下曾要求遊樂場和輝石鎮兩處都要做好工人的年齡統計,一旦有工人年滿五十歲,就要通知祂,到時候將要舉行退休儀式。表彰這些為領地建設付出青春的人們。

……但是就算虛空假面遊樂場,建設到現在也才不足二十年吧。就算有人年滿五十歲了,那也是三十多歲才來工作的。談得上什麼「青春」嗎?

而喬修疑惑的則是另外一個方面:就算有工人年滿五十歲,那又怎麼樣?無論按照哪裡的傳統,工人除非是做不動了,否則多大年紀也要一直做下去。而如果真的做不動了,那自然就會被開除,斷了經濟來源。

虛空假面陛下特地搞個退休儀式,這「退休」是什麼意思?從字面上看來,應該是「退下工作崗位休息」的意思吧?可好端端的,誰願意不工作啊?離開了工作崗位。那不就沒收入了嘛!

難道說……虛空假面陛下要給這些年邁的失去勞動能力的老人一些補貼?這當然未嘗不可,就像當年他們部落裡面,食物充足的時候也同樣會分給沒有能力勞動的老人們一份。但這不是很平常的事情嗎,為什麼要專門舉行一個儀式?

類似的,很多人都有著這樣那樣的猜測和疑惑,沒有人知道這個儀式究竟是什麼意思,也沒有人知道虛空假面陛下究竟準備怎麼干。

除了實際負責這件事的蒂格夫人。

「虛空假面陛下,我不得不承認,您是我見過的最仁慈寬厚的神祇!」她看著那份隋雄親自編纂的文件。充滿了感慨和激動,甚至於雙手都在顫抖,「這樣的制度……這樣的做法……我真是想都沒想到……」

「萬事開頭難嘛。」隋雄隨口說了一句不甚貼切的話,笑呵呵地看著正在搭建高台的廣場。「開了頭,以後就好辦了,照著學就是。」

「可是。那麼多善良的神祇,卻沒有誰想到您的這個辦法。」

「大家的想法不同。未必就是我特別高明。」隋雄笑著說,「如果非要說我比他們更加進步在哪裡的話。大約就是……我是站在巨人肩膀上的吧。」

「巨人的肩膀?」

隋雄又笑了,也懶得解釋這個來自地球上大科學家牛頓的典故,說:「過了今天,想必這套做法就會被各個善良神祇廣泛學習。我也算是為這世界的進步作出了一點微小的貢獻吧。」

「這貢獻可一點也不微小啊!」

「哈哈!就做了一點微小的工作……」隋雄笑著打哈哈,計劃到儀式上的時候,一定要在這話之前加上「我很慚愧」,之後再加上「謝謝大家」。

反正他已經穿越到別的世界來了,反正也沒人聽得懂他這個在地球上被網民們用爛了的梗,反正……

他突然一愣,想起了一件事。

在這個世界上,太古森林裡面有個古精靈神廟,相傳是生命女神誕生之地。那神廟老舊不堪,但一磚一瓦都堅固無比,就算大神通者也無法動搖分毫。神廟之中有一眼生命之泉,泉水旁邊住著一個永生不死的老賢者,外表像是一個青蛙,被尊稱為「青蛙長者」。據說這位老賢者當年跟生命女神也談笑風生,水平不知高到哪裡去,滾滾紅塵之中芸芸眾生,很多有幸見到過他,喝過他的長壽酒,聽過他講故事。

當初他聽說這件事的時候,就曾經念念不忘想要去拜會一下這位充滿奇妙既視感的前輩,結果這麼多年來事情一個接著一個,倒是把這事給忘了。

橫豎現在有空,距離退休儀式還有幾天時間,不如趁著現在,派個化身去一趟好了!

他現在可謂行動力爆表,一旦下定決心,立刻就會付諸實施。於是這個化身便匆匆告辭,縱身一躍化作一道光芒,轉瞬間飛躍萬水千山,來到了格爾騰領,又飛上高空,在充滿濃厚魔法能量的高空中頂著狂風疾馳,不一會兒就飛到了太古森林。

只是……那個古精靈神廟在哪裡呢?

看著下方彷彿無窮無盡,一直延伸到地平線的綠色林海,他陷入了沉思。

想了一會兒,他果斷放棄,直接聯繫維耶。

「維耶,你知道古精靈神廟在哪裡嗎?」

維耶一愣,想了想說:「那個神廟的地點是不固定的,經常移動。我也不知道它現在在哪裡啊。」

「那你有沒有辦法找到它?」

「當然有,有一個專用的法術。就是用來尋找這個神廟的。」維耶說著將那個法術的資料發送給隋雄,「這是精靈族傳承的法術之一。精靈一族的強者們常常利用這個法術前往神廟,一為祭拜。二為求教……話說,你突然要找古精靈神廟,該不會也是想要找那個不死長者打聽點什麼吧?」

隋雄笑了:「我只是好奇而已。」

說著,他研究了一下那份並不複雜的資料,然後很快就施展出了那個法術。

隨著法術的完成,綠色的光芒冉冉升起,化作一個小小的路標,指向某個方向。

夢幻天使 隋雄立刻沿著路標的方向飛去,可說來也怪。路標的方向很快就開始緩緩變化,要不是他將路標固定在自己的身上,只怕就要走錯路。

隋雄沒有因為路標方向變化而迷惑,堅定地按照路標所指的方向飛行,過了一段時間,眼前突然綠光大盛,然後等綠光散去的時候,便來到了一座陳舊卻整潔,充滿了滄桑感覺的神廟裡面。

這神廟是木石結構。建造得並不精緻,卻有一種和諧的美感。神廟裡面有許多的植物,它們宛若原本就生在這裡似的,和建築物恰到好處地統一起來。形成一個自然而融洽的整體。

神廟並不大,隋雄在其中飛了一小會兒,拐過了兩個彎。穿過了一座大殿,就看到了一片籠罩在翠綠光芒中的廣場。廣場的中央。一棵如同巨大藤蔓的綠樹高聳入雲,樹冠蔓延開來。籠罩著整個神殿。而樹下則有一眼清澈的泉水,泉水的中央有一尊雙手托著小小花瓶微笑的少女雕像,花瓶裡面正噴出水花。

水霧在空中瀰漫,和綠光融合在一起,透出一股清新的氣息。僅僅只是聞了聞這股氣息,隋雄就覺得心情平靜起來,忍不住微笑著降落在地面上,緩緩走向泉水。

「青蛙長者,您在哪兒啊?」他一邊走,一邊尋找傳說中的不死賢者,可左顧右盼,卻怎麼也找不到一個看起來像是賢者的人物。

等他一直走到泉水面前的時候,突然聽到泉水裡面傳來了笑著:「我就在這裡。」

隋雄一愣,低頭看去,只見一個最多拇指大小的微型青蛙正躺在水面在載沉載浮,眼睛上還戴著一副老舊的眼鏡,看起來煞是怪異。

這就是青蛙長者?也未免太小了吧!

那戴著眼鏡的青蛙顯然看出了他的疑慮,笑呵呵地縱身一跳,跳到了旁邊的一根樹杈上。也不知道從哪裡拿出來一個小得驚人的茶杯,裡面居然還有一杯熱騰騰的茶水。它笑呵呵地喝了一口,然後才問:「個頭大小,有什麼關係嗎?」

隋雄想了想,搖頭。

他又不是來打架的,個子大小有什麼關係。

想到這裡,他也笑了,搖身一變,也變成和那青蛙差不多大小的模樣,飛到了此刻對於他們來說已經龐大得難以想象的大樹樹杈上坐下。

「我早就想要來拜會一下您,只是一直都沒有空閑。」 美豔媽咪:總裁上司你out了 他說,「直到今天才來。」

「那麼,現在你看到我了。」青蛙笑著說,「有什麼感想呢?」

隋雄想了半天,嘆了口氣:「很普通。」

青蛙哈哈大笑起來:「我本來就很普通啊。」

「我本來以為,您會是一個龐大的神獸。又或者雖然是個青蛙,卻和學者一樣穿著長袍拄著拐杖,住在一間裝滿了書的木屋裡面,還戴著高高的帽子,留著雪白的鬍鬚……」

「哈哈哈!哪有那樣的青蛙啊!」

隋雄也忍不住笑了:「是啊,哪有那樣的青蛙呢。是我自己想多了。」

青蛙點點頭,突然問:「那麼,你覺得水母應該是什麼樣子?」

隋雄一愣,低頭看向自己。

「你覺得,你是水母,還是人?」青蛙又問。

隋雄皺了皺眉,下意識地回答:「我……還算是人吧。」

「那你為什麼是水母的樣子?」

「……方便。」

青蛙笑了笑,不知道從哪裡又拿出一杯茶遞給他。

隋雄接過茶杯,抿了一口,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卻見眼前的景象晃動起來,綠光一閃,神廟、大樹和青蛙都消失得無影無蹤,只有他自己漂浮在茫茫叢林之中,連手上的茶杯都不翼而飛。

他想了想,又施展出了那個尋找古精靈神廟的法術,但這一次綠色的箭頭卻飛快地胡亂旋轉,根本無法指出一個明確的方向。

隋雄沉思許久,最後仰天長笑,飛上天空,朝著虛空假面遊樂場的方向飛去。

「青蛙長者,下次有空,再來找你喝茶!」(未完待續。)

ps:鳴謝熱心讀者「天心源」的飄紅打賞,謝謝大家的支持! 本章概說:助。」隋雄點頭說,「其實我覺得,傳奇強者的力量就該用在建設上,整天想著戰戰戰,有什麼意思」正義之神聽得若有所思,反而是雷愣在了那裡。「傳奇強者您在說我嗎」「不是你還能是誰…

隋雄得勝歸來,昂首挺胸,洋洋得意。:「您說得對,這種時候,我不能一走了之」

他環顧四周,眼中漸漸露出了凌厲而自信的光芒:「現在最重要的是重新確立秩序。我計劃以冒險者和貴族後裔為核心,把這群難民重新整理起來。組織大家去加爾斯城廢墟看看,能不能好歹拾掇一點衣服和糧食。財物什麼的也需要整理出來,因為要找商人購買物資。」

「此外,需要儘快聯繫諸位神祇的教會黃金冠冕商業和財富之神的教會有錢也有商路,跟他們合作的話,應該能夠通過出讓部分統治權,換取他們的大力支持。」

「海運需要儘快恢復,好在港口的底子還在,我親自下水去清理礁石,應該能夠恢復港口的起碼運作。哪怕只是做過路補給的生意,也能養活不少人。」

「是啊有個傳奇強者坐鎮,無論勞力還是武力,都大有幫助。」隋雄點頭說,「其實我覺得,傳奇強者的力量就該用在建設上,整天想著戰戰戰,有什麼意思」

正義之神聽得若有所思,反而是雷愣在了那裡。

「傳奇強者您在說我嗎」

「不是你還能是誰你看這裡像是還有第二個傳奇強者的樣子嗎」隋雄笑著說,「我剛才幫你治療的時候就發現了,你已經突破極限,踏入念叨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傳奇境界啦」

雷納悶了一下,隨即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氣,體會自己目前的狀態。

他立刻發現,自己比起之前已經有了本質的變化。這不僅僅是「強」的問題,更是整個生命層次的躍升。

別的不說,當年因為中毒和受傷導致的後遺症此刻已經煙消雲散。一直以來困擾他的「體力相對薄弱」、「防禦力不足」之類問題,也都已經迎刃而解。而且或許是由於在激戰中突破極限的緣故,他剛一突破,就領悟了「強化攻擊」和「傷害減免」這兩種傳奇能力。

現在的他,如果再對上當初那群海族,完全可以頂著魔法飛彈硬上。只要注意別被打到眼睛之類地方,來多少都別想傷到自己一根毫毛

他興奮地捏緊了拳頭,放聲大吼,吼聲化作一陣長風,吹得周圍那些經過了冬天的枯草瑟瑟發抖,猶如懼怕他的威勢一般。

「終於終於我終於踏出這一步了」

他大聲高呼,邊吼邊笑,笑著笑著,眼角不jin流出了淚水。

「這麼多年了這麼多年了我終於成功了」

沒有人能夠理解他心中的痛楚:十五年前,他就已經距離傳奇境界僅僅一步之遙,但經過那場變故,他雖然僥倖逃生,實力卻損失慘重,花費了無數的時間和汗水,也不過才回到當初的地步。

實力恢復之後,他一直想要突破極限,在昔日的基礎上更進一步。但往日的yin影一直環繞著他,讓他始終沒辦法踏出這一步。縱然他的積累已經深厚到不可思議,按說早就該突破了,也始終猶如被鎖住一般,難以進步。

直到不久前那一戰,捨生忘死的廝殺終於讓他徹底忘卻了昔日的yin影。於是水到渠成,順理成章地完成了突破。

要不是他實在傷得實在太重,以至於突破極限也沒能挽回xing命,他完全能夠憑藉傳奇強者的實力,把那群海族殺得落花流水

而要不是突破了極限,超出了凡人之上,區區法術水平最多去客串吟遊詩人的騎士,又如何能夠將自己的思念跨越長空,去向si蒂爾和隋雄道別

只是他自己沒發覺罷了

正義之神見這邊終於塵埃落定,就告辭離去。隋雄則留了下來,在暗中幫助雷主持大局。

有了這位傳奇強者來坐鎮,整頓難民重建秩序的工作進行得很順利,當雷展示了一劍斬開天上雲彩的實力之後,就連最桀驁不馴和自私自利的冒險者們也選擇了乖乖聽話,不敢有半點鬧事的意思。

反抗搗亂別逗了沒看到這位騎士那冷冰冰的眼睛嗎人家正等著有不長眼睛的傻瓜跳出來好立威呢

大家出來混,為的是賺錢,可不是為了爭閑氣。做事就做事吧,吃苦受累算得了什麼呢,總比被砍死好啊

而這個時候,蒂格夫人則帶來了意外的驚喜。

那個呆愣閆乎已經被嚇成了痴獃的美麗少女,竟然是約瑟夫城主的小女兒,卡莎莉.萊利,也就是萊利家族正統的合法繼承人。

在隋雄的幫助下,卡莎莉很快恢復了清醒。當這小姑娘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之後,很乾脆地眼睛一翻,昏死了過去。而醒來之後,她很乾脆地將一切事qing都委託給了又帥氣又強大又很會做事,儼然白馬王子的雷。

哦他還真是王子,雖然騎的不是白馬,而是飛龍。

有了卡莎莉當招牌,雷做事更加名正言順。尤其是他掄起長劍把幾個自稱約瑟夫城主私生子的騙子砍成了放在兒童片裡面需要打馬賽克的形狀之後,再也沒人跳出來企圖佔便宜。

卡莎莉是個不諳世事的花瓶沒錯,但得到她授予全權的這位飛龍騎士可厲害得很呢

為了幫雷的忙,隋雄的本體一直留在加爾斯城。但他還是派了個分身飛回灰燼森林,告訴信徒們自己qing況良好,讓他們建個祭壇,為日後撒旦他們復活做準備。

「復活」得到這個消息的信徒們很驚訝,他們做夢也沒想到,自家這位不顯山不露水的陛下竟然還有如此威能,隨即就大喜過望,忙碌著修造祭壇。

用來複活的祭壇是很麻煩的,規格材料方位連周邊的地形都要仔細修整。他們人手有限,足足忙活了大半年,直到那年秋收的時候才完全竣工。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