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們是為情擔要那的需心他因事。

。有商,和隊道天夠走自下的靠能然理他憑

。幄然不當,別籌些懂帷,這都運是的人

人些的風說這信真相的是韓。

兵就,力法是其的魅實。這

不實。只力是衡單並人量

韓兵發。了風

韓到一些會。他,風所多以忠,的們威是能體告夠,脅少

韓要會怎重熏打作華法,戰華么。為夏的風的化陶不明文受性爭夏飽,白人

只人都命事知。是別行道奉

立叫是忍是的死韓丈道,」你夫我牙齒住?陣到切人:你就斯,不風「問韓憑殺羅咬?就即就人的夫見風

並對韓話她,理。問於搭風不的

樣兩是架。打,爭人的不個一跟以所戰

成考慮以。一熟切所,

斯「死」你強道!調「須」:!羅必夫是人

見來一城少會萬了,上,風頭果。等人韓上城了到然不,的山

的一來,能白了,你明。原就因這看夠是個中

統來息傳的系部自,自套。但他看然實孤,商其消往相互往一的,著別們,立是來他己內有隊們遞

么的是馬騎陣,。陣粉韓列而在靜前什,等靜著

是說沙「聽主掉,風反這?跟:是韓城道我問力」樣不狼非,可只得嗎你打我滅仗

韓,就風以明行在理風,布深上些已韓多深所道做這白經出,。許是軍置

友給主些這的在這偷,的風韓息對人上是個商也看。韓風貿傳偷易遞,隊立消發商隊力場,讓好展

韓。風有的數心裡

多。道送主的至一甚知們動風許,些隊情商韓報他給

去有,齒老失那的些樣牙狗頭。是的人一這就,女沒

在一,既。打不打如早晚然戰所免此,然自,難

負。有它自,勝戰復己的的性雜爭

為讓顆的給狼留降夫死一,今丈投你好你來,我你羅有人?粒滅夫格的死一夠,子斯投里都人你和吼去怒孫在,要戰資歇去嗎得我斯們沙!降仇讓我會能「,不你我咱!?」覺,族的掉投滅正?沙天。嗎掉的復底,降讓城

底是踏到人實又卻讓說。是出不,但里來是,哪

並動是擊風,但韓是貿不雖然。然,是出主

i萬山搞,便山打。了韓j是風基是韓萬a消去動n經已細還不但本向息,派探,城是,都用清的的城楚風是

歷有,戰在,以風地再n凶球經,的經韓吧在殘顯球,為i,是的這地爭能不但會已關種的夠謂是是和上了現可在蠻zh沒還系嫩前韓界是n說是上可稍因風能過野稚?,異e世

就了敗玩,了部完。全

,存當消后然性在這些滯,息。都

萬庶富山城見的也足。

!是打早山經城改之就事可已不萬更,

此所!須打,且,但必打戰勝戰以必,是不則而

自爭自瞬。地給白變明韓風戰留息,余要萬,己然

,聳的。立城處塔高里見堡處可城

又,做萬萬城了叫。塔城山難怪

解遭就城理讓依何近馬原損起,慘看山打舊這萬不贏。的小沙的為敗萬失因難不城此們小人,狼人他,

是商不走商全。海易,容涯,很隊死然部往角是絕來天不豈就貿

,有也來息,出天隊消且而傳給山韓城過,這商。兩的萬風從路遞

夫聽一的那斯淡:淡以道羅是笑到卻!,好人去吼風了「怒」可。你死那韓

就的,人心等了他數了是里來風。有韓

可風她什的。有怕韓么

友讓聯有風反因一勝,了,力算沒時量韓聚山為到萬盟旦。積倒城系,

這韓行他心這軍人到法夠特感里風兵覺同不覺能上的懂一到,們。因感別還別些,為人,是是不是些的的但不

,系沒過關這不。有

能敗不。

道讓大踏,,里的前馬調不心就會是覺,動那,著人韓。么知得什是實總跟進人風為隊

攻是,著急山韓萬風但不並打城。

已,心也韓計風經何況有中較。早

夫韓上里給抬就頭是斯人長一羅,在著起在靠。一舉槍直了膀槍手肩風,,的一握頭說

給上也簡,這了卻是便但多帶人的風方世揮。,腦來單指,是許頭,韓界異些

貴是就一。看族

為。這不賭是因豪

很老夫人這為怕,。人個都些明顯這因

經風多的沒場如火球上過親即了是他,今已他但,以與有也身血是與在,經歷前歷,血經。火地誰使,韓過

指因揮好。為

。運來因戰未關前事家命途族是為之這

領事情擔。是,要主那才那是的需心城

,韓可明人以很一權力特人特老女,重變夠的。心別別個是得白能怕風可

步小加槍者侵飛樣倒不也有能克坦機殘打略的一?夠米擁凶,

流大戰家生異爾盜鮑還考,的鐵的少打城血的驗存世剛?剛力與還艱風初和有權之,城經族界威沙,火嗎殺的狼爭,難去過韓爺之,歷來沙,殺老

讓的就會鋒只人下。沖面,,鋒沖

險然沙和狼不切卧系分掉聯隨人城一個韓城在下有危吃斷。的睡被時之後酣風就榻,側狼,鐵打,的這掉餓別的流

是一的前大建在之,高座城眼山立。山

些對摸老需偷,都,的要人持。zn他不這和,了」o,人h夫「來這偷e然找支談的他的ba提的是抗他說法們摸個來到

沙視眈掉除威個城流城必鐵時隨,要,。定這的脅對發和巨要安展狼虎就眈須大

力打城。山萬攻,傾全

。別管的不不問

妥。穩力求

擊眼出常,做就風,動魄是非那選韓,主力有下是。出擇的於

她為女害。得讓夠惡殘,夠,是人位怕這樣能的,份作地就覺名而起已只提因能身和人的凶能,夠字

韓定心一是堅。這信風的,因戰打這也要原

老嚇給樣,人看人會這。個不這些把個不很。來真,這成子夫恐

,讓的了你問降?」投肯「不我會降笑你投定在。現著韓風淡道

,也以氣,夫不個。是茬德大難不老的愛的也華頭想象,他脾人概善

,更,冒直險,經夠人法些是然對看們險。安為了還樣還的,了心作是安懂安們,的常覺,是排告不險全是危兵的里者能 連樞看了一眼面前眉目清致的緋衣少年,又抬眸看向了精緻雕花木窗的方向。

外面正在下雨,下雨的時候阿緋脾氣向來是不好。

垂眸挑著眉梢看了一眼尋緋墨,聲音淡淡地開口,「我這不是看你犯困想睡覺怕說話吵到你么?」

尋緋墨冷哼一聲,沉吟了半晌之後,才目光認真地看著連樞,「連小樞,你和……玉子祁之間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聞言,連樞面色再次頓了頓,有一縷複雜之意一閃而過。

沉吟了一下,剛想解釋的時候,尋緋墨幽幽的話語再次傳來,有些陰陰的惻然,「你別告訴我外面的傳言完全是無風起浪空穴來風你和玉子祁之間清清白白?」

甚至還一連用了兩個詞語來加強語氣。

聽著這句話,連樞到了唇邊解釋的話語都咽了下去,輕嘆了一口氣,狹長漂亮的丹鳳眼似染了一層空濛的水色一般,眸子甚至都說不出來是深沉還是薄淡了幾分。

沉默了片刻之後,才淡聲開口,「我和玉小七算是好友吧!」

「玉小七?」尋緋墨就像是第一次聽到這個稱呼一般,神色不咸不淡恰到好處地看著連樞。

「玉子祁在玉家行七,我便喚他玉小七了。」連樞淡淡地說道。

微垂了一下眸子,如翎羽一般長而卷翹的濃密睫毛輕輕地顫動了幾下,掩住了丹鳳眼中有些許奇異複雜的神色。

最開始喚玉子祁玉小七隻是為了隨口一個稱呼,然後,這麼久了,一直也就沒有改口。

「那你覺得玉子祁這個人怎麼樣?」尋緋墨的話語語氣極淡,甚至連眼睛都微微偏開了幾分沒有看著連樞,只是,眼角餘光卻是非常認真地注視著她臉上的神色變化。

「啊?!」連樞有些意外尋緋墨會問這個,愣了一下之後,才微凝著眉梢,似乎是在思索。

尋緋墨沒有說話,偏開的眸子終於還是移了回來,幾乎是目不轉睛地看著連樞。

便是用玉子祁這個身份,他也能察覺到連樞對他現在不算是排斥,只是,在感情方面便是他,對連樞也是捉摸不透。

而且,在連樞面前,他不敢託大。

連樞所背負的太多,許多事情都是她需要顧慮的,她的身體狀況,她的病情,她的身份,以及南宮振天對連王府的忌憚與防備,所考慮的東西多了,對待男女之間的感情也就自然更加不上心了。

沉吟了片刻之後,連樞才用那種緩慢認真的語調緩緩開口,「玉小七很好啊,長得好看!」

尋緋墨臉色微微一黑,「就只是長得好看么?」說出了這句話之後,隱約覺得不妥,便又補充了一句,「難道我長得不好看么?」

「你長得也好看。」連樞回答。

「那是我好看還是玉子祁好看?」尋緋墨看著連樞,沒好氣地問。

連樞有些為難地沉吟了半晌,「……你要聽真話還是假話?」

尋緋墨:「……」

他忽然覺得,問出那個問題肯定是自己腦抽了。

尋緋墨和玉子祁不都是他自己么?!

可是,好像還是有一點兒想知道在連樞眼裡是尋緋墨好看還是玉子祁好看!

他覺得自己估計是被這兩個來回變換的身份給弄得魔障了。

連樞見尋緋墨不說話,緩緩開口,「論容貌,玉子祁長得稍微比你好看那麼一點兒,不過,我還是覺得你比玉子祁好看。」

聽見這句話,尋緋墨也不知道自己應該是高興還是意難平,只是一雙眸子靜靜地看著連樞,半晌都沒有說一句話。

「那你喜歡玉子祁么?」這句話一問出的時候,尋緋墨的神色有些微不可查地繃緊了幾分,一雙清灼好看的鳳眸目不轉睛地盯著連樞。

連樞搖了搖頭,認真地開口,「不喜歡。」

聞言,尋緋墨垂下了眸眼,方才還清灼明亮地攝人的眸子以可見的速度覆上了一層黯然失落之色。

不過旋即便也認命一般地輕嘆了一口氣。

他用尋緋墨這個身份在連樞身邊陪著她四年都沒有走進她的心,玉子祁這才多久?!

慢慢來,以後繼續努力!

連樞在說完這三個字之後,沉默了一瞬便又繼續開口,「不過我挺喜歡和他待在一起,就是不會膩煩,挺舒心的。」

尋緋墨瞬間勾了一下嘴角,不過在連樞看過來的時候唇瓣微微揚起的一抹弧度已然消失不見,沒好氣地道:「難道你和我在一起不舒心,而且還會覺得很煩么?」

連樞唇角微微抽搐了兩下,伸手直接擋住了尋緋墨的眼睛,涼涼地開口,「你還是直接睡覺吧!」

覆在眼睛上的手指骨分明修長白皙,卻透著如薄冰一般的涼,尋緋墨並不抗拒,反而很喜歡連樞的這種親近,便任由連樞捂著他的眼睛,不過削薄的唇微啟,淡聲道:「我睡不著。」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