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難預料,八方酒館的反擊很快就要到來了。

所以林天恆必須要在這之前,最大程度增加自己這邊的實力。

這些二流,三流的勢力,雖然同螞蟻一般渺小。

但這些螞蟻的數量要是多了起來,也能凝合成為一股強勁的助力! 「更何況計敏德這次吃了大虧,哪怕他跟你離心,在對付李廣延和南梁的事情上,他也定然會跟你站在同一陣線上。」

「有他在,再加上你手中私軍,支撐一年綽綽有餘。」

「而一年後,哪怕我不歸還焚月令,我想你也有辦法能夠統合三軍,不必靠虎符便能驅使他們。」

姜雲卿看著魏寰說道:

「姑姑,你要知道,我這次放你便已經是冒了風險,我不可能不留下後手牽制你,畢竟永臨關外的事情我不想再有第二次。」

她說完之後,朝著身邊的暗衛抬了抬下巴。

那暗衛便直接上前,從懷中取出一個指節大小的錦盒來,打開之後,裡面躺著一粒赤紅色藥丸。

姜雲卿說道:「這藥丸是我親手煉製,劇毒無比,服用之後每月都需要服用解藥才能保命,否則容顏盡毀,腸穿肚爛,死狀可怖。」

「我也不願跟你做表面功夫,想來你也知道我不可能就這麼放你離開,所以你如果願意答應我剛才所說的那些,就服下此葯,我放你離開,等我誕下腹中孩子之後,定會想辦法替你完成你想做的事情。」

魏寰臉上神色變幻不斷,咬牙道:「可你要是騙我呢?」

姜雲卿看著她:「你覺得以你如今的處境,我有必要騙你?」

「我姜雲卿從不輕易承諾他人,但是一旦承諾,我必會做到。」

魏寰聽著姜雲卿的話,眼中神色變幻不斷,心中更是掙扎不已。

答應了,服下此葯固然可以保命,可是從此之後便會受制於人,靠著姜雲卿活命。

不答應,現在就死。

魏寰遲疑了片刻,才沉聲道:「好,我信你。」

她伸手拿過那藥丸,直接便喂進嘴裡,將藥丸咽了下去。

姜雲卿說道:「左子月。」

左子月瞭然,上前替魏寰把脈之後,說道:「葯已入體。」

姜雲卿這才放下心來,畢竟她眼睛看不見,必須得有人驗證魏寰將葯咽下去甚至那葯起了作用才行。

魏寰看著姜雲卿讓左子月檢查,忍不住道:「你當真是謹慎。」

姜雲卿揚唇:「不過是小心一些罷了,免得陰溝裡翻船。」

這次在永臨關她吃了大虧,險些喪命。

雖然最後她和君璟墨都活了下來,可是不是每一次都有這麼好的運氣,能夠撿回一條命的。

姜雲卿說完后對著屋中三人說道:

「左先生,麻煩你替魏帝診治一下,至少止了血。」

「你們兩個,去一個幫她換身乾淨衣裳,洗漱一下,免得等一下見到齊丞相時傷了魏帝陛下的顏面。」

魏寰頓時睜大眼,齊丞相?

「齊文海來了?」

姜雲卿輕笑:「當然,魏帝陛下在安俞做客,齊丞相自然要來請你回去主持朝中大局,同來的還有你心腹之人閔敬元。」

「璟墨正在跟齊丞相說話,待會兒等他們那邊忙完,便會帶齊丞相他們過來。」

魏寰聞言頓時臉色微變,她在赤邯朝中從來都是風光模樣,哪怕再困難的時候也未曾這般狼狽過。 吩咐好了黑虎等人之後,林天恆便去上學了。

一來,他是將軍,只要下達指令就行了。

衝鋒陷陣的事情,由下面的小兵去做就可以了。

二來,現在還沒人知道黑虎等人的老大就是林天恆,所以林天恆沒必要提前暴露自己的身份,讓自己陷入危險之中。

而林天恆現在要做的,就是耐心等待了……

反正不管怎麼說,青遠市,林天恆都勢在必得!

青遠一中,高三三班。

Hi原來是你 「恆哥,人家這道題不會做啦~」

「學長哥哥,人家比她更不會做~」

「去去去,一群高一高二的小屁孩不好好學習,天天跑到我們高三搞什麼!」

還沒等林天恆回應這些高一高二的小學妹,他班上的女生就已經一擁而上,像是趕蒼蠅一樣,將那些小學妹給趕走了。

班上的男生們頓時氣的捶胸頓足,嚎啕道:

「造孽啊!」

「你們這群女生也真是的,你們替班長看好恆哥,那肯定沒錯。但這麼多優質資源,恆哥看不上,我們看得上呀!」

女生們嫌棄的說道:

「恆哥是硬體軟體都過硬,所以那些小女生們春心蕩漾。但你們這些歪瓜裂棗,她們只要眼睛不瞎,肯定都不會多瞧你們第二眼。」

班上男生女生在拌嘴的時候,程思玥剛好走了進來。

「給。」

程思玥甜甜的笑了起來,將一份早餐遞給了林天恆。

望著程思玥那甜美的笑容,林天恆仔細端詳了半天之後,故意調侃道:

「笑的這麼蕩漾,我覺得你肯定有事情要求我。」

程思玥臉蛋一紅,因為林天恆真的猜對了。

不過程思玥也有自己的殺手鐧:

「哼,你再這麼損我,那我明天可就不穿長裙,改換牛仔褲了!」

「別換!你贏了。而且有什麼事情就直接說,咱兩又不是外人,別那麼扭扭捏捏的。」

一邊吃著程思玥送的早餐,林天恆一邊等待著對方的開口。

但是程思玥扭捏了半天,紅彤彤的小臉蛋都快埋進軟綿的胸裡面了,卻還是一個字都沒說出來。

預感到事情有點不對勁,林天恆連忙放下早餐,嚴肅問道:

「難道是你爸上次賭博的事情,沒有被處理好,現在還有人來找你們麻煩?」

雖然黑虎成為了林天恆忠實的奴僕,但大華卻不是。

這小子現在肯定還在青遠市,他要是聽從葉子希的提議,找幾個人來騷擾程思玥一家,林天恆覺得也不是沒有可能。

發現林天恆猜錯了,程思玥連忙鼓起勇氣解釋道:

「不是這件事情,是……我爸媽今天晚上想請你吃飯啦。」

上次林天恆幫程思玥一家,解決了這麼大的麻煩,並且在林天恆的勸導下,程思玥的老爸還戒掉了賭癮。

所以程思玥爸媽都非常感激林天恆。

絕色玄靈師 至於這次吃飯,除了感謝之外,程思玥爸媽其實還想更多的了解一下,自己女兒的這個優秀男朋友。

「行,你跟叔叔阿姨說,晚上酒店我來訂,到時候你們直接來就行了。」

林天恆毫不猶豫的答應了下來。

畢竟是未來丈人和丈母娘,他客氣一點總是沒錯的。

但是林天恆都已經答應了下來,程思玥還是一副欲言又止的羞澀模樣。

愣了愣,林天恆補充道:

「是不是叔叔阿姨已經提前訂好了飯店?這樣也行,回頭我先把單給買了就是。」

程思玥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不好意思的說道:

「今天晚上我家來的人,可能有點多……」

「有點多?具體多少呀?」

「基本上能來的七大姑八大姨,都來了。」

「……」

這哪裡是要吃飯呀。

我有三只手 這分明是要把林天恆給活吞了!

不過聽程思玥這說話的語氣,應該程思玥家的親戚們,已經在來了的路上了。

其實這真的不是程思玥一家人的本義,本來他們就只是單純的想跟林天恆吃個便飯,互相了解一下。

但是家裡幾個煩人的親戚,在聽到程思玥談男朋友的消息之後,就直接全都涌了過來。

你說人都到家裡了,程思玥爸媽也總不能把這些人給全部趕走吧?

所以程思玥也非常無奈,只能硬著頭皮來哀求林天恆了。

剛好學校里下午搞消防演習,林天恆為了不給程思玥丟面子,特地拉著程思玥一起,去給自己買了兩套昂貴的衣服。

但是林天恆怎麼看著鏡子里的自己,都覺得彆扭。

「算了,我還是穿我原先那套吧。」

林天恆拉著程思玥的手說道:

「走,再去給你爸媽買點禮物。」

程思玥惆悵的說道:

「我爸媽其實都沒什麼,主要還是我舅媽。早些年我家裡條件還算不錯,親戚鄰居都誇讚我爸媽能幹,這就讓舅媽非常的嫉妒。

這些年她家賺了大錢,而我爸媽還是這個樣子,所以她有事沒事就來我家炫富……」

聽程思玥這麼一說,林天恆就知道程思玥的舅媽是個難纏的角色。

嗡~

程思玥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嗯嗯,我是思鑰,舅媽你有什麼事情嗎?」

「啊?你們都已經到飯店了呀?但是我們不是約好下午四點半,而現在才兩點多……」

「舅媽你別生氣,我真的不是跟你犟嘴。那我現在馬上趕過來,你跟外婆他們稍微等一下。」

飯還沒開吃,程思玥的舅媽就已經開始找事了。

程思玥的爸媽明明千叮萬囑,跟對方約好是下午四點半到飯店。但程思玥的舅媽兩點多一點就帶著其他親戚趕到了地方。

這個點,人家飯店裡吃午飯的人都還沒走光,程思玥的舅媽卻嚷嚷著要吃晚餐,根本就是在沒事找事。

但沒辦法,對方畢竟是程思玥的長輩。

而且程思玥的舅媽現在可是有錢的大老闆,家裡親戚可都討好著她。

所以要是程思玥一家子給舅媽留下了口舌,那以後就別想有安穩日子過了。

到了一家乾淨衛生的小飯店門口,林天恆跟程思玥還沒進去,就聽到了一個陰陽怪氣的尖銳嗓音,在譏諷著這種小飯店怎麼怎麼不好。

「你舅媽?」

「嗯。」

程思玥苦澀一笑,她真的是聽到這個女人的聲音就頭疼。

「不是說妹夫一家人很能幹嗎?這些年錢沒少賺,卻連請咱們這些親戚吃頓好的都不捨得,什麼人啊!」

「而且大夥看看這飯店的桌子髒的,我這好幾萬的翡翠手鐲要是碰到了油漬,那這翡翠手鐲可就廢了。」

一個濃妝艷抹的中年女人,正在扯著嗓子指責著飯店裡的一切。

程思玥連忙上去安慰對方。

但林天恆卻愣在了原地,因為他居然看到了周夢瑤!

而且周夢瑤居然喊這個潑婦「媽」?! 如果就此死了那也就算了,人都沒了,身後如何她也不用在意。

可如今姜雲卿既然願意放她,而她也還要回去赤邯繼續當她這個皇帝,那她就定然不能讓這副樣子被人瞧見。

否則她哪還有威嚴能夠震懾住朝中眾臣?

魏寰連忙說道:「那我先去洗漱。」

「好。」

其中一個暗衛上前,朝著外面喚了一聲,就有人抬著魏寰去了旁邊的側廂,而左子月也提著藥箱跟了過去,替她看傷。

……

君璟墨和齊文海也不知道說了些什麼,等到他帶著齊文海過來的時候,就見到往日老成持重喜怒不形於色的齊文海,那張臉鐵青鐵青的。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