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aiv的異能實在是太變態了,原本她的異能需要和物體互換,而且似乎要和比她重的物體互換纔可以,但是現在,不僅不需要互換的物體,而且還可以把別人瞬間拖到自己的身旁,進行致命一擊,若不是歐陽天反應快速,剛剛就要血濺當場了。

腦海中的想法一閃而過,歐陽天趁着aiv手還沒有抽回去的空當,左手召喚出水柱,水柱從土牆的下方猛地噴起,直接把土牆衝了一個洞,把整個土牆弄的粘乎乎的,隨後歐陽天右手凝聚好的閃電,對着土牆扔了過去。

“滋滋滋滋。”

一陣電流的聲音響起,溼土是可以導電的,所以歐陽天才會想出這麼一個辦法,只要讓aiv麻痹,那麼自己要整死她的辦法,不可謂不多!

不過歐陽天顯然是小看了aiv,當歐陽天把閃電丟進土牆裏,聲音“滋滋”亂響的時候,aiv居然在一瞬間,出現在了歐陽天的面前,她居然生生的穿過了土牆!

在歐陽天一副錯愕的表情之下,狠狠的一腳,直接瞪在了歐陽天的胸口之上,歐陽天連反應都來不及,就被蹬出了幾十米之外,在空中灑下了一片血霧,隨後狠狠的砸在了沙灘之上!發出了滔天巨響。

“這是什麼,有鬼阿!殺人啦!”

周圍還有幾個沒有走的遊客,忽然看見一道人影從幾十米外倒飛過來,而且還吐了那麼多鮮血,紛紛叫喊着跑出了海岸,此時整個海灘上就只剩下了歐陽天一人,和在岩石之上的aiv。

“咳咳咳,媽的,這賤人力氣真大,這異能是怎麼回事,咳咳咳,剛剛怎麼忽然出現在我面前了,不是說視線所及的才能轉換嗎,搞我是吧!”呈大字型躺在沙灘上的歐陽天,神色痛苦的自言自語道。

剛剛aiv那一腳,雖然只扣了200點血,但是那疼痛感確實真實存在的,現在歐陽天還有些喘不過氣來。

此時他的身上,已經又穿上了另外一套青銅裝備,原本那一套青銅鎧,在和狼十作戰的時候就已經爛光了,這一套是他在那些白色裝備中挑出來的,算是比較好的幾件裝備,今天碰巧派上用場了。

從沙灘上爬起,歐陽天又咳出了幾口鮮血,現在他還真拿aiv沒辦法,在水中,他的速度還沒有陸地上的一半,估計還沒衝到aiv的身旁,就會被轉換走,要是她把自己轉化到深海中,那自己豈不是要被活活憋死!

現在他總算知道爲什麼aiv要傳送到岩石上面去了,這等於就立於不敗之地了阿,她可以隨意轉換自己,但是自己卻無法靠近她,無法接近的話,那還談什麼攻擊!

“不過她估計也堅持不了多久,否則的話,這異能就太過分了,而且肯定會有不小的後遺症!”歐陽天在心中想到。

“對了,我還有槍!”

歐陽天猛地一拍大腿,趕緊從空間戒指裏拿出****。

aiv看見歐陽天拿出了手槍,反而是一副相當鄙夷的模樣,好像十分瞧不起歐陽天的行爲,而且她也沒有去制止歐陽天,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拿出沙鷹,歐陽天雖然心中有些奇怪,爲什麼這小妞沒有把自己轉換走,但是此時也考慮不得這麼多了,只當她不瞭解自己沙漠的威力,擡起手槍,對着aiv就是兩槍!

“砰砰!”

“靠!這算什麼事!”

槍聲響起,不過怒罵聲卻是歐陽天的! 彷彿是為了幫她選擇,莫央夏選擇了在這個時候開口:「這有什麼好猶豫的,既然別人都雙手捧上了你要的東西,那你何不就順手用了,反正這個人也拿不走你的什麼東西。」看著寒夜獨殤沉默不語的樣子,她又說了,「我說你這個人可真是奇怪了,以前還不似如今這般,現在怎麼變成了這般猶豫模樣。」

「以前從來沒有互不相識的人給別人東西的道理,因為就算熟稔的人到最後都不一定就不會傷害你,除非相互之間有什麼不可切斷的聯繫。」平淡的話語下暗藏著波濤洶湧,前世她不曾獲得什麼,今生她於師傅和惑殃之間都有著一定感情,而對於莫央夏和黑白雙子來說,他們是有著密切聯繫,對著這些人,寒夜獨殤才感覺得到安全感。

其實寒夜獨殤從未說過的是,就算她在山谷生活了那麼幾年時間下來,但她對師傅收的那一幫師兄師弟們,還是抱著一定的防備之心。

寒夜獨殤知道,向來是人心比鬼神更恐怖。

更何況如今到了外面,她不得不多揣測一下,不由自主的想去懷疑。

「寒夜獨殤,我突然感覺,從來沒有看清過你……」看過了她曾經那麼艱辛的過往,知道她這種人絕對不會輕易的信任別人,莫央夏也可以表示理解。原以為,在前幾年時間裡,她應該會逐漸敞開心扉了。畢竟她的樣子看起來是那麼認真的在相信,可是好像還是錯了,她的心防終究是太重了。她還會有那麼一天,能夠真真切切地放開自己的心嗎?

莫央夏想起了曾經在和黑白雙子聊天時她們說過的話,現在看來,好像確實是有這種感覺,「你知道嗎,黑白雙子每次似乎都可以與你玩的很好,但實際上他們對你,還不如對我來的熟悉。他們說,看不清你的心啊!他們說,至始至終都感覺到有冷漠在隔河著,哪怕確確實實你在笑著!「

「當時我不懂,我真的不懂,我感覺你只是因為經歷太坎坷了,可以說我對你非常憐惜。現在,我才發現,原來都是真的。」悶悶的說完這些話,任由寒夜獨殤怎麼呼喚她,莫央夏都不再做聲,仿若她從未說過話。

不知為什麼,寒夜獨殤也感覺心裡挺難受的。被陪伴了這麼多年下來的人這樣說,真的很急躁難安。

他們是在識海里交流的,也不過就是幾十秒鐘的時間。然而,寒夜獨殤卻感覺深受刺激,致使腦子有些不好使了,直接把別人給的那塊晶石擱到桌子上,沒有思考後果,就說道:「這個,就是我們隊伍的通關令牌!」

陶凌霄他們也顧不得驚詫寒夜獨殤居然直接把靈核拿了出來,沒有動用火靈草這事。這是對他們而言沒有影響,只要能進入學院就可以了。

因為原本好好站著的陶安辰突然暈倒了,自己家嬌滴滴的小公主暈倒了,陶凌霄他哪裡還顧得上寒夜獨殤到底在想什麼事情。

PS:求收藏求評論求票票求推薦~~~其實,你們的票票和評論都是我更新最大的更動力哦! 歐陽天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聲,原本他的槍口是對準aiv的,但是何曾想,歐陽天射出的子彈,居然反過來,詭異的出現在了歐陽天的後背,穿透了鎧甲,直接擊中了歐陽天的後背。

此時他的HP已經降低到了300。

歐陽天現在真的是有些欲哭無淚,他實在是沒想到,aiv的異能居然變態到了這等地步,****子彈的出膛速度,能達到500米1秒,沒想到這都被她捕捉到了!他本身的移動速度也才210米1秒,連子彈都被轉換掉了,他還怎麼能接近到她的身旁?

其實aiv原本的異能只能單純互換罷了,完全沒有任何的攻擊能力,但是若是將異能特殊化的話,那麼異能將變得十分可怕,雖然同樣沒有攻擊力,但是效果卻是有着翻天覆地的大變化,這也是特殊類異能特殊的地方,每個特殊異能都有特殊的使用方法!

異能特殊化之後,在80米以內,aiv可以隨意出現在任何地方,哪怕是視野被阻隔,也對她絲毫沒有影響,這就是爲什麼她剛剛可以透過土牆,轉換到歐陽天的面前,而且在80米內,所有她看到的東西,不管是活物或是死物,她皆可將他們移動到自己的面前,當然也可以移動到任何80米以內的方位,只要她願意!

其實原本她只能做到20米內互換,而且在一般情況下,她需要有互換的物體纔可以,且必須轉換目標要比她重,否則是無法互換的。

但是在特殊化下,她可以無視重量條件,直接與空氣互換!其實也可以說,在這種特殊的情況下,她已經不需要互換目標了,因爲空氣無處不在,她自然是想怎麼互換就怎麼互換了!

不過aiv現在也不好過,她現在的這個狀態極其消費能量,而且後遺症十分大,每次使用,眼睛都會有將近3天的失明狀態!而且失明狀態消失之後,她的視力都會有極大程度的降低,aiv一生也只特殊化使用過這麼一次異能罷了,這纔是第二次,就單單使用過一次特殊化異能,aiv就直接戴上了隱形眼鏡,因爲近視了!

而且歐陽天的子彈,並不是普通的子彈,特殊子彈並不是單純的能攻擊到元素異能者這麼簡單,它還可以對其他異能產生剋制的作用,比如aiv在轉換子彈的時候,消耗的能量,是平時的5倍以上,而且還會對她的眼睛造成更大的傷害。

若說原本她普通狀態下,可以持續使用異能幾個小時的話,那麼現在,她頂多也只能支撐一小時!而剛剛她還轉換了歐陽天一顆子彈,頂多能撐個40、50分鐘就不錯了。

其實這個時候,歐陽天只要多開幾槍,把aiv的能量消耗完畢,他就可以很輕鬆的拿下aiv,而且就算aiv不轉換,在她躲避的時候,歐陽天也可以趁着她躲避的瞬間,出現在她的身旁,拿下她!

不過可惜,歐陽天並不知道aiv目前的情況,所以他還正在原地苦惱,想着如何接近aiv,卻是不知道他自己已經陷入了死衚衕,光想着接近aiv,不知變通。

歐陽天正在悶頭苦想,aiv卻沒有那麼多閒工夫了。

知道自己堅持不了多久的aiv,自然不會坐以待斃,或許是因爲異能特殊化的原因,每當她進入這種狀態,情緒都會冷靜下來,彷彿一個毫無感情的機器,能制定出最合理的方案,但是這也有缺陷,因爲她根本不知道逃跑!

而此時歐陽天因爲出血狀態還沒消失,所以並沒有輕舉妄動的衝向aiv,反而是向後退了好幾米,把距離拉開到了70米左右,但是他卻低谷了aiv的能力,她的範圍可是在80米內!

“來!”

aiv又吐出了一個字,泛着血光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歐陽天,隨後猛地一瞪,歐陽天又再一次的從原地消失!

當頭暈目眩的感覺在次出現的時候,歐陽天也是在心中暗道一聲“糟糕!”沒想到還是低估了aiv的能力!

“把我當玩具玩?賤人!等下我也要讓你試試,這種被人變來變去的滋味!”被aiv這麼整來整去,歐陽天心中也是一陣火大,這是他打了這麼多戰,最憋屈的一次!

不過在心中憋屈的同時,歐陽天也沒有忘記攻擊,畢竟攻擊就是最好的防守!

“水柱!閃電!”

心中低喝,歐陽天瞬間召喚出一道閃電,出現在掌心中,對着前方的aiv襲去,與此同時,aiv腳下所站立的方位,也開始變得有些潮溼,這是水柱噴發的徵兆!

“轟!滋滋滋滋。”

一聲巨響,一條水柱,夾帶着劇烈的電流,直接沖天而起,聲勢頗爲浩大!

歐陽天帶着閃電的一拳,直接轟擊在了水柱之中,這才導致水柱居然帶上了電流。

“恭喜您組合技能成功,形成新技能**柱。”

“**柱:帶有強烈衝擊力的水柱,夾帶上電流,可提前麻痹對方,使其無法躲避水柱的衝擊力!魔法傷害:400,附帶麻痹效果。

歐陽天本沒有時間去聽系統的提示聲,因爲剛剛那一拳根本就沒有擊中aiv。

此時aiv正站在歐陽天身後,背靠着歐陽天,原本毫無表情的臉上,此刻也是顯得有些驚心動魄,歐陽天那層出不窮的手段,各式各樣的元素異能,都讓她平靜無波的心中,掀起了滔天巨浪!若不是因爲異能特殊化,反應能力暴增的話,歐陽天這一組合技能,就能要了她的命!

“不能留着他!此人以後必定是個勁敵!”

aiv在心中怒吼一句,右手快速向後一探,準確的抓在了歐陽天古代戰服的領口上,接着歐陽天就察覺到一陣大力從身後襲來,直接將他給甩進了海底!

“砰!淅瀝瀝。”

一道黑色的身影,如同炮彈一般,以極快的速度,狠狠的衝入了海中,掀起了一股巨大的浪花,隨後分散開來,在陽光的映射下,隱隱有着彩虹的流光。

歐陽天被aiv以蠻力,直接擲入了海中,就算是有盔甲、有海水減輕衝擊力,仍舊是讓他感覺有些全身被震的有些生疼,查看了一下HP,這一下居然掉得只剩50點HP! 再重要的事情也不如自己的妹妹重要,陶凌霄立馬跪倒在地上,力度掌握得十分精巧的拍了拍陶安辰泛著紅,看起來沒有什麼異樣的臉蛋。可是拍不醒呀,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麼事情?

「安辰,你怎麼了,快醒醒!」看來最簡單的方法對她而言是沒用的,陶凌霄一把撈起了昏倒在地的人,奔走到了收放牌子的台前。

「導師,我妹妹她這是怎麼了?會不會有事啊?」

台前的那個中年人,只是看了一眼,便搖搖頭說:「你妹妹好像並沒有什麼大礙,當然也有可能是我看錯了,你可以去醫療室仔細查看,走吧,我找個人帶你們去。」


東方奕奕站在寒夜獨殤的旁邊,見狀,碰了碰她的手,問道:「我們要不要跟過去啊?」

「當然要過去,都是一個隊伍的人呢。」就算髮生了紛爭,但也沒有必要致他們身體安危不顧。

原本,他們是打算跟著一起去的,但是那個中年人一看他們兩人要走,頓時眼睛一瞪:「你們走什麼走?他們去就行了,你們還得在這等著拿牌子,不準走!」

不得不得承認這話說的有道理,確實得留下來先把號碼牌子拿了再走,不然以後要靠什麼來參加排位賽。於是乎,他們兩個就滯留在了這個地方,和著那個中年人大眼瞪小眼。

不出片刻,結果便出來了。「風大師,我們已經結算清楚了。這些牌子總共有55個,是到目前為止最多的。」一個人小跑過來宣布著最後的結果。

「今年的新生貌似挺厲害的,你說是嗎?這位同學。」一副鬍子拉碴的大叔模樣,這般調侃的一笑,令人冷汗連連。

「是了是了,確實挺厲害的,可以把牌子給我了嗎?」好似是沒有看到那一臉鬍子渣滓的中年大師,寒夜獨殤淡定地望著他,如同望著一棵木樁。然而一旁的東方奕奕卻沒有她這麼好的心性,直接一下子噴笑出聲,引來了風大師無奈的小眼神。

「算了,你們想要笑就笑吧!憋著笑對身體不好。」風大師好像是已經放棄了抵抗,任由他們嘲笑了。


「喏,這就是你們組四人的徽章,都要佩戴好了,要是丟了,可不一定能再幫你再找回來。」他大手一揮,四個刻著字,呈現火焰之狀的徽章落入了寒夜獨殤的手掌心,隨後又說一句,「四日之後是擂台賽,好好準備。」

拿著徽章,寒夜獨殤輕輕地笑了一下,溫潤如玉公子顏:「那就謝謝了,我們一定會拼盡全力!」

「是了,我也要努力提高實力,爭取能和寒夜哥哥一樣厲害!」奕奕鬥志昂揚地說道。

「那就比現在更加努力奮進吧,我等著你將此語實現那一刻。」到時候,她會回來看奕奕的,只是不知會在何時何年何月見證。

揮落於地,卻終有一天是要回歸的。為了某些人而神秘的話語,為了保護住自己所愛的人,要不斷的強大,強大,強大到真的沒有任何人可以欺負! 此時歐陽天的血只剩下了250點,還好歐陽天身上穿了鎧甲,而且是被丟盡海里,並不像剛纔那般,直接砸在了堅硬的地面上,所以只扣除了50點。

歐陽天足足被扔到了70,80米深的海中,而且看其勢頭,還是很足的,因爲是被砸進水中的,所以歐陽天一直憋着的一口氣,也被逼得溢出了一些,拉出了一條長長的水泡。

“土牆術!”

歐陽天慌亂中,把手向後一伸,心頭低喝,頓時一道土牆瞬間出現在歐陽天的背後,擋住了歐陽天,把下潛的勢頭給瓦解,不過隨後土牆開始一點點的消失,被海水給溶解了,但是隻要沒有繼續下潛就行。

此時歐陽天,已經在130米深的海中,因爲是豎立着被丟盡海里的,所以纔會下潛了那麼深的距離。

若是普通人的話,深入了這麼深的距離,海水的壓力足以把任何普通人壓成肉餅,世界上最厲害的潛水員,也就只能下潛120米左右。

不過歐陽天卻是一點壓力都沒有,當身形止住,歐陽天正想向海面游去的時候,忽然又是一陣天旋地轉,不過有了前幾次的經歷,歐陽天也算是稍微有些適應,強迫自己的眼睛一直睜着,瞬間就發現了自己又遠離了海面幾十米,而且因爲轉換的原因,歐陽天一直憋着的一口氣也全部都散掉,一點氧氣都沒留。

“媽的!賤人。”


心中怒罵一句,歐陽天卻是不敢有絲毫的磨蹭,因爲他發現了一個問題,在海中,雖然他的呼吸也是不受限制,跟在陸地上一樣,沒有呼吸困難的感覺,但是他扣HP阿!等於說是用HP換取的氧氣。

“缺少氧氣:每1秒扣除1點HP,直到死亡,或者重新獲得空氣,該狀態消失。(在水中,HP無法自動恢復。)”

只要再過4分多鐘的時間,歐陽天就會被生生的溺死在海中,就算他有藥劑又怎麼樣,在海中根本無法使用,只要一拿出來,就會散開,所以他現在只能跑,跑到海面!

可是aiv會讓歐陽天稱心如意嗎!

aiv此時也憋了一口長長的氣,潛入了水中,剛剛就是她把歐陽天轉換到更深的深海里,此時歐陽天距離海面已經有160米,是越來越遠了。

此時歐陽天也是有些心急如焚,每次他想要衝出海面呼吸空氣,卻每每都被aiv制止,不管是歐陽天游到哪,她就是一直保持着80米的距離之內,正是在她的可轉換範圍之內,而且在水中,她的轉換速度也沒有變慢,但是歐陽天卻被削弱了幾乎一半的速度!

此時歐陽天已經被一點,一點的轉換到了300米深的海中,而且已經呆了將近3分鐘了!只要在過一分鐘,他就會因爲缺氧,而活生生的被耗死!

aiv卻不似歐陽天,她已經探出海面換了好幾次氣,歐陽天每次都想趁着aiv換氣的機會,衝出海面,但是奈何在海中,他的速度實在是太慢了!還沒衝到海面,就又被aiv轉換到了海中!

“不能坐以待斃!在這麼下去,就真的要掛在這裏了!”歐陽天心中焦急的想到,驀地腦中忽然靈光一閃。

“有了!”

突如其來的靈感,讓歐陽天停下了急竄的身形,就這麼站在海中,沒有在做任何的掙扎,頭腦也是迅速的冷靜了下來。

aiv眉頭緊皺,似乎無法理解歐陽天爲什麼會停在原地,不過她心中也是十分的吃驚,歐陽天在沒有氧氣的狀況下,居然還能在水中存活這麼久,若不是在他的眼中發現一絲焦急,她都要以爲,歐陽天是不是有可以在水中生存的異能了!

就在aiv還在驚訝之餘,歐陽天開始動了!

歐陽天突如其來的舉動也是嚇了aiv一跳,趕緊使用轉換異能,一直保持在歐陽天80米的範圍之內。

“嘿,你就追吧!”

歐陽天轉過頭,透過海水,發現aiv那曲折的身影,一直緊緊的跟在自己身後,心中也是一陣冷笑,讓你在得意一陣子,等下就讓你知道什麼叫後悔!

在歐陽天后面的aiv,心中莫名其妙的升起一股焦躁的感覺,歐陽天的舉動讓她越來越迷糊,歐陽天這次不僅沒有向海面衝,反而是向着更深的海中進發,讓她有些猜不透。

在海中游動中的歐陽天,因爲超高速的衝刺,帶起了一陣強烈的氣流,掀翻了幾隻遊動的魚兒,就像海中的**一般,劃出一道長長的痕跡。

10秒後,歐陽天已經衝到了1300米的深海!此時他已經能感覺到些許的壓力!速度也是也來越慢,不過他的心中確實一點都不着急,仍舊是一點一點的向着深海進發!

4秒後,歐陽天又下潛了200米,忽然,歐陽天眼睛一瞪,左右兩手同時向前一伸,只見四道道土牆一層一層的疊加,忽然豎立在歐陽天的面前!形成了一道屏障,擋住了歐陽天的去路。

正在歐陽天身後一直追趕的aiv,卻是沒有注意到土牆的出現,仍舊是拼命的追趕着歐陽天,看其模樣,是一點活路也不留給歐陽天。

就在這時,一直在前方狂奔的歐陽天,身體忽然一個倒轉,頭腳的位置互換,隨後雙腳,狠狠的踏在四個土牆形成的壁障上,腳上傳來的巨大力道,直接粉碎了三個土牆,就在歐陽天雙腳踏在土牆上的時候,aiv雙眼冒着血光,也出現在了歐陽天面前,不到4米的距離,與歐陽天兩眼對望!

因爲歐陽天忽然停住的原因,所以她一個沒注意,居然直接出現在了歐陽天的面前,與歐陽天對望,不過她心中卻是一點都不在意,在水中,她的速度不受限制!

“滋滋滋滋!”

就在aiv想把歐陽天轉換到更深的海里,卻忽然感覺到周身一麻,整個人止不住的顫抖,好像在跳舞一般,手腳不受控制的亂顫着,頭髮根根豎立,雖然她一直狠狠的瞪着歐陽天,但是受電流的刺激,一直無法集中精神,根本就無法做到轉換!

“砰!”

忽然一聲悶響,歐陽天原本已經踏碎了三道土牆,抵消了高速所帶來的衝擊力,現在,右腳又猛烈的蹬在最後一道土牆之上,這一道土牆,受了歐陽天這一腳,頓時裂出了許多道縫隙,如蛛網一般,看的人有些觸目驚心!

“幻影三千!”


心中狂吼一聲,歐陽天右腳在一用力!裂縫頓時越裂越開,隨後在歐陽天衝出去的瞬間,瞬間土崩瓦解,因爲重量的原因,歐陽天此時已經把古代的戰服給脫了下來。

在歐陽天踏在土牆之上的時候,aiv的麻痹效果,也是在同一時間消失,麻痹消失,aiv眼睛瞬間鎖定歐陽天,當發現歐陽天臉上那詭異的笑容時,她心中也是感覺有些不妙,但是此時可顧不得那麼多了,穩定一下心神,剛想使用轉換異能的時候,卻忽然發現,歐陽天居然在她的眼皮底下消失了!

“這怎麼可能,我居然看不見他的速度!”aiv眼睛睜得大大,臉上更是寫滿了驚恐!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