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雖然是血芝的功效,但與楠兒的體質有莫大的關係,有一次葉辰聽葉問天提到過楠兒的事情,七年前葉問天一次外出在山裡的一顆楠樹下遇到了楠兒,見她可憐才將其帶回,那時的楠兒才四歲不到,葉問天發現楠兒體質特殊,幼小可憐,將其留在身邊,當做自己的女兒照顧。

楠兒很懂事,為報答葉問天的恩情,主動提出要做丫鬟服侍葉辰,葉問天雖不答應,但卻阻止不了楠兒的決定。後來也就不了了之,任由楠兒照顧葉辰的生活起居。


「這次年底家族比武大賽,我一定要奪冠,拿到低級極品靈藥,雖然我用不上,但對於楠兒來說卻是不可多得的好東西,足可讓她突破五段巔峰進入第六段練髓境界。」

葉辰一邊任由胸口印記吸收靈氣,一邊盤算著。

修為增長,印記的儲存量也增加了不少,從上午時分,一直到中午,神秘印記才漸漸飽和,胸口光華一閃,於此同時天空中的靈氣也漸漸散去,葉辰坐在樹杈上四處眺望,確定沒有野獸潛伏在四周這才從樹杈上一躍而下,而後展開腳步,如同一隻獵豹般在深山中快速奔騰。


三百里的距離,葉辰一刻也未停息,一口氣奔跑回來,大汗淋漓,剛回到修鍊的空地上便開始打起了霸王拳印,每一拳都是全力而為。

他手腳展開,渾身骨節啪啪聲響,每一個動作都帶起氣流快速流動,嗡嗡聲不斷,拳風凌厲,霸氣四溢,霸王怒吼與空氣被打爆的聲音相互交織,響徹整個修鍊場地,四周的落葉被他周圍的勁風捲起,在空中形成一條條帶狀不斷飛旋。

霸王拳印,葉辰一連施展了上百遍,當體力透支之後,他擊出最後一拳,收勢而立,身體微微一震。

「砰!」

四周流轉的氣流猛地炸開,那匯聚成帶狀的樹葉砰然一聲散開,落葉滿天,片片飛舞。

胸口印記傳來微熱,靈氣湧入體內,葉辰趕緊坐下,不需要他引導,印記湧出的靈氣自動洗鍊肌肉,每次都是九個周天然後便停止了下來,隱隱間,葉辰感覺到自己快要突破了。

而今之差最後一刻微粒覺醒,在那六顆金色的微粒旁邊,有一顆細胞微粒緩緩脹大,胸口印記中源源不斷的靈氣灌注在細胞微粒之中,那顆細胞微粒漸漸變成芝麻大小,而後變成黃豆大小,半個時辰后終於達到了極限,變成指姆大小。 經過內視,葉辰看到那顆細胞微粒內部的血氣在涌動,像是一頭蠻獸在其中衝撞,而後砰然聲中爆裂開來,血氣狂涌,融進渾身每一寸肌肉中。

不久之後,肌肉自動蠕動了起來,融入肌肉中的血氣開始向骨頭滲透,骨骼咔咔聲響,一點點的雜質被血氣洗鍊了出來,自葉辰的毛孔溢出體外,讓他的肌膚蒙上一層黑色,又腥又丑。

葉辰靜靜盤坐在地上,直到體內不再有雜質排出才站起身來,聞著身上的味道不由得皺了皺眉,不過心情卻是大好。

肉身五段!

終於達到肉身五段了,近兩個月的時間,他從肉身三段提升到了五段,距離年底家族大賽還有兩月左右,葉辰不敢肯定自己能否在大賽之前進入第六段,也只有進入第六段才有絕對的信心奪得第一,贏得低級極品靈藥。

以他如今五段的修為,在家族年輕一輩中還不能算得上第一,至少他所知的堂兄葉勝,堂姐葉顏,這兩人他就沒有把握擊敗。

葉勝,葉顏都是葉家這一輩的天才弟子,實力在兩年前便達到了七段的境界,這兩年就算沒有突破,但也相差不遠了。怕是早已達到了七段巔峰,而且還修有威力強大的技法。

葉辰搖了搖頭,不再多想,迅速往林中奔去,十里之外有一個湖泊,正好可以洗洗體內排出的雜質,渾身油膩膩的,散發著腥味,實在讓人感到難受。

很快葉辰就來到了山中的湖泊邊,這片湖泊大約有方圓幾里,不算小也不算大,周圍都是樹林,此時已是旁晚十分,落霞艷艷,夕陽的餘暉灑落在湖面上,清風吹過,波光粼粼,盪起一層層金色的漣漪。

葉辰脫掉衣服,鑽入湖水中,並不覺得寒冷,雖然是冬季,但楚地四季氣候幾乎沒有什麼變化,所以即便是尋常人冬季下湖洗澡也不會覺得湖水冰冷,更何況葉辰這種修鍊之人。

將全是污漬的衣衫仔細清洗了一翻,葉辰將其攤開平鋪在岸邊的一塊青石之上,然後整個人如同龍歸大海,在湖中暢遊。

湖水蕩漾,倒映著晚霞,葉辰猶如置身於一片金色的海洋之中,四周寂靜無聲,葉辰正要感嘆如此美景,突然不遠處嘩啦啦一聲水響,讓葉辰陡然一驚。轉頭望去,頓時驚呆了,白花花的一片耀得人睜不開眼來。

這一瞬間,葉辰有種要噴血的衝動,某處更是可恥的有了生理反應,一具絕美的玉體從湖水中冒了出來,濕漉漉的頭髮披散在肩上,身上肌膚似初雪般細嫩,吹彈可破臉頰上滾落水珠。

那張臉嬌媚得無法形容,柳眉細長,似春山含翠,媚眼如波,桃腮嫣紅,紅唇柔嫵媚,雪頸修長,雙峰挺翹,兩點嫣紅奪人眼球,雖然身在湖中,但清澈的湖水難擋葉辰的視線,將一切美景都盡收眼底,尤其是躲在修長圓潤的雙腿中間的那一抹含羞芳草,神秘而充滿了誘惑。

這女子,身材妖嬈,容顏嫵媚,但卻有一種高貴的氣質。

葉辰雖是十三歲多的少年身,但卻有著二十七歲的成熟心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是一個成年人,見到如此景象,立馬有了生理反應。

那女子也發現了葉辰,兩人目光相對,獃滯在湖中。

「啊!」

過了好久才響起一聲尖銳的驚叫,女子滿臉羞紅,雙手捂胸,羞憤欲絕,道:「你…你還看!」

這時,葉辰也反應了過來,急忙轉過身軀,尷尬道:「小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本來是想在湖中洗洗澡,但是沒想到你也在這裡,這是誤會,純粹的誤會。」

雖然葉辰已經轉過了身,但那具完美無瑕,成熟傲人的玉體已經在腦海中呈現,實在是太有誘惑力了,他發誓在地球上從未見過如此絕世玉體,不得不感嘆上天的鬼斧神工。


「你…」那女子氣得發抖,不知道是氣的還是羞的,不過聲音倒是平和了下來,道:「你以為我會相信你這好笑的解釋嗎?十三四歲的小傢伙,竟然學人偷窺!」

葉辰一聽頓時來氣了,這後山方圓百里都是葉家的,這湖泊也是,只是平時根本沒有人來這裡,而今在自己家的地盤洗澡,竟然出現了這樣的事情,而且還被人當做是偷窺的無恥之徒。

「你信也好不信也好,這湖泊乃是我葉家所有,我在這裡洗澡有何不可,倒是你,你又是誰,為何會出現在這裡,有何居心?」葉辰冷聲反擊道。

「你…!」那女子深深吸了口氣,而後竟然咯咯笑了起來,道:「你這個小傢伙,看光了姐姐的身體竟然還理直氣壯,有意思。姐姐記住你了!」

當葉凡聽到這句話時,聲音已經是從很遠的地方傳來,讓他心中詫異,轉頭看去哪還有女子的身影,早已不知去了何處。

「見鬼了么?」葉辰自語,打了冷顫,這一瞬間覺得湖水是那麼的冰冷刺骨。他迅速游到岸邊,將濕漉漉的衣服穿在身上,四處打量了一翻,確定那個女子真的在眨眼之間消失之後,心中慶幸。

這世界有沒有鬼怪葉辰不知道,在這長生大陸妖是肯定有的,能夠在眨眼之間從幾里方圓的湖泊中間突然消失人,如果不是妖,那麼也肯定是強大到無法想象的修者。


「幸好她沒有對我出手,否則這次死定了!」葉辰驚出一身冷汗,迅速往家中奔去。

「少爺,你回來啦,天都黑了,今天怎麼這麼晚啊。」葉辰剛回到小院還沒有進入自己的房間,楠兒便跑了過來,她抓著葉辰的手臂發覺全都濕透了,立馬湊到葉辰身邊去聞了聞,奇怪的咕噥道:「沒有汗味啊,怎麼濕成這個樣子了。」

「我衣服髒了,渾身汗又髒兮兮的, 嬌妻寵上天 。」葉辰笑道。

「啊,快進來把濕衣服換了,要是生病了怎麼辦!」楠兒一聽急了,拽著葉辰就往屋子裡面拖。

葉辰心中狂汗,作為肉身五段的修者,有那麼脆弱么,不過也明白楠兒這是關心他,所謂關心則亂,葉辰心中湧起上一股暖意。任由楠兒把他拉進房間,然後看著小丫頭火急火燎的幫他尋找衣物。

「少爺,換了衣服我們去老爺的小院。」楠兒一邊給葉辰穿衣一邊說道。

「什麼事情?」葉辰一愣,葉問天很少找他,今天突然叫他去肯定是有什麼事情了。


楠兒已經為葉辰穿好的衣服,為他整理著衣擺,有些失神,道:「好像是來客人了。」

「誰?」葉辰更加好奇了,不管是他來到這裡的這段時間還是在夢境中都沒有見過有什麼客人來到後山小院,既然是客人,那麼肯定就不會是葉家的人了。

「難道是趙家?」葉辰想道,而後迅速否定這個想法,趙家若是要問罪也不會等到今天,再說更不會夜裡來此。

楠兒展顏一笑,大眼睛亮晶晶,長長的睫毛撲閃,道:「是一個姐姐,很美麗的姐姐。」

「姐姐?」不知為何,葉辰突然想到了後山湖泊中的那具玉體,不過他知道楠兒口中的姐姐斷不會是後山的那個女子。

「走吧少爺,老爺還在等著我們吃飯呢。」楠兒有些迫不及待了,讓葉辰更加好奇,到底是什麼樣的女子能讓楠兒這丫頭如此迫不及待想要一見。

當葉辰與楠兒來到葉問天所居住的小院大廳時,一個美麗的身影出現在眼中,像是感覺到葉辰他們到來,葉問天與那女子轉過身來。

一襲紫色宮裝,輕紗掩面,雲鬢疊翠,插一枝玲瓏玉釵,玉釵上飾雲朵花紋,有五彩珠玉下垂。耳上是兩枚明珠耳,玲瓏生輝。而光彩照人處更是那柳眉鳳眼,粉頸如雪,用羞花閉月、沉魚落雁來形容和描繪她的美,都不嫌過。而最難描摹的神韻,更在眉宇之間,嫵媚妖嬈,含情脈脈,卻又透著高貴, 前妻的春天

葉辰的眼中浮現出驚艷之色,楠兒更是呆了,先前她只看到一抹背影。而今正面相對,雖然蒙著一層輕紗,但依舊難掩其絕世之姿。

葉辰快速穩定了心神,將目光投向葉問天,希望他為自己介紹,否則不知道如何稱呼,作為主人也未免失禮了些。

看到葉辰的目光投來,葉問天哈哈大笑,而後故作嚴肅之色,道:「辰兒,楠兒,還不快過來見過玉姑姑。」

「玉姑姑?」風離張了張嘴,像是被什麼東西哽住了,平白無故冒出個姑姑,而且還是這等傾城禍水級別的。 那女子淺淺一笑,眼波如水,蓮步輕移走向葉辰,香風襲來,葉辰有種暈眩的感覺,這個玉姑姑就像是一朵綻放在萬丈紅塵中的紫色牡丹神花,高貴,而偏偏有著妖嬈嫵媚之姿,說是傾城禍水都是貶低她了。

「小傢伙,我與你父親乃是舊識,我叫玉玲瓏,難不成你不該叫我姑姑么?」女子笑看著葉辰,雖然臉上有輕紗遮掩,但依舊讓人有種百花齊放的感覺。那聲音,魅惑而性感。

「玉姑姑。」葉辰喉結蠕動,艱難地喊出三個字,他有種奇異感覺,彷彿自己的身體不由自主想要向『玉姑姑』靠攏,在她身上有種特別吸引他的氣息,說不清道不明。

「玉夫人好。」楠兒低頭著小聲喊道,眼珠不時上瞟,目光似乎就不捨得從女子身上離開。

「叫玉姑姑。」女子淺笑嫣然,糾正楠兒的稱呼。

「哦,玉姑姑。」楠兒聲音中透著一絲激動。她從未見過如此美麗如此有氣質的女子,眼前的玉姑姑像是天仙化人一般。

「過來吃飯吧。」葉問天走向飯桌,將椅子拉開,向著葉辰他們說道。

「走吧,兩個可愛的小傢伙。」女子一手一個將葉辰與楠兒拉起走向飯桌,而後讓他們倆一左一右挨著自己坐下。

在被玉姑姑拉住手的一瞬間,葉辰直覺一種滑膩柔嫩的感覺包裹了自己,說不出的美好,他感覺自己的臉有些發燙,不用照鏡子葉辰也知道,自己肯定是臉紅了。

「糗大了,糗大了!」葉辰心中想道,他一個在地球上二十七歲的帥哥,經歷的女人也不少了,竟然還有害羞的一天,這是他連做夢都無法想道的。

這時,玉玲瓏剛好將目光向葉辰投來,眼中閃過一絲莫名的笑意,葉辰頓時無地自容,真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心中為自己的形象小小的悲哀了一把。

「小玉,你別逗辰兒了。」葉問天望來,笑著說道。

玉玲瓏撲哧一笑,拍了拍葉辰的腦袋,迷人的聲音響起,「呵呵,這小傢伙臉皮真薄,不過還真可愛,我挺喜歡的。」

葉辰差點暈過去,被人拍著腦袋叫小傢伙還說可愛,真是讓他有種撞牆的衝動,不過他忍,必須得忍,不但因為對方是自己的『姑姑』而且還是禍水級的美女,再多怨念也只能埋在肚子里。

四人開始用餐,席間倒是沒什麼多餘的話,飯後,小院的亭閣中,一張石桌旁,四人圍坐在一起,其上放著楠兒的沏好的香茗。

夜很靜,四處有蟲鳴之聲,皎潔的月華灑落,為大地穿上一層銀裝,到是一個美麗的夜晚,楠兒緊挨著玉玲瓏,看起來很喜歡她的樣子,而葉辰卻是如坐針毯。

原因無他,不知道為何,葉辰總有種情不自禁想要靠近玉玲瓏的感覺,她身上有股氣息在葉辰的潛意識裡具有無以倫比的吸引力,這讓葉辰疑惑又害怕。

疑惑是因為不解,害怕是因為如果他一個沒控制住,將身體貼了上去,那是什麼後果?吃姑姑的豆腐?雖然這個姑姑沒有血緣關係,但葉辰相信,葉問天一定不會放過他,就算不死也要脫層皮了。

葉辰覺得自己像是在地獄中煎熬,那襲人的幽香不斷鑽入鼻中,竟然讓他有些心馳神醉。

「你們聊吧,我累了,想去休息。」葉辰找出一個借口,站起身來還伸了伸攔腰,一副疲累的樣子,抬腳就要開溜。

「站住!」葉問天冷聲一喝。

葉辰立時一抖,不知為何,對葉問天總有一種從心底深處的敬畏,邁開的腿不由自主收了歸來,一臉委屈的模樣,「父親,我真的累了,需要休息。」

「我看你不是累,是想逃吧?」葉問天淡淡地說道,眼中帶著一絲笑意,有莫名的意味。

葉辰心中一突,有種做了虧心事被看穿的感覺,心虛道:「哪有,我怎麼會想逃,今天姑姑前來,我巴不得多留一會呢。可我實在太累了,撐不住了啊。」

「坐下。」 我有特殊閱讀技巧 ,淡淡的道,不怒而自威,葉辰無奈,只得又將屁股貼了回去。

「小傢伙,做了什麼虧心事,這麼快就想溜?」玉玲瓏笑對著葉問天與楠兒,沒見她開口,聲音卻在葉辰腦中響起。

葉凡無語地看了她一眼,心想自己做了什麼虧心事?如果硬要說的話,也就是今天傍晚時分在湖中看到了一具絕世玉體,不過並不是他偷窺,而是巧合,這能怪他么?

誰知這個念頭剛起,腦中便再次傳來玉玲瓏的聲音:「小傢伙,那具身體好看嗎?」

葉辰幾乎下意識就想道:「好看,絕對的好看。」腦海中不由自主又浮現出當時的畫面,想著想著才發現不對勁,「她怎麼知道我心中所想?」

葉辰只覺得背脊都在冒冷汗,這個『玉姑姑』竟然能夠看穿他心中的想法,「還好我想到那個女子的時候沒有什麼褻瀆的念頭。」

「你若敢有猥瑣的念頭,看我怎麼收拾你!」

葉辰心中無語,額頭上冒出冷汗,他眼觀鼻鼻觀心,什麼都不想了,免得被人窺視,不過讓他不明白的是,這個『玉姑姑』的反應也太大了點,那個女子關她什麼事啊?

「葉大哥,辰兒的體質真是驚艷,小玉為你和嫂子感到高興。」玉玲瓏淺笑著,雖然隔著輕紗,葉辰似乎都能聞到她口中吐出的芬芳。

「體質雖好,但修鍊之路艱辛萬重,重在堅持,無大毅力者難以走遠。」葉問天看了葉辰一眼,道:「他到底能走多遠,一切還要看他自己有多大毅力。」

說完,葉問天神色黯淡了下去,那雙無時無刻不如枯井般無波的眸子,此時充滿了思念與憂傷。這是葉辰與楠兒第一次看到葉問天露出這樣的一面。

「父親是在思念母親么?」葉辰怔怔地想道,母親,多麼神聖偉大的稱呼,可是自從來到長生大陸葉家,他從未見過母親,也未曾聽到葉問天提及過,每次葉辰提及時,葉問天便避而不答。

在地球上,二十幾年,日日夜夜的夢境中,亦沒有見到過母親,不知道母親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但葉辰有種感覺,無論是父親葉問天,還是母親,亦或是身邊的『玉姑姑』他們都很神秘,至少目前的葉辰是絕對無法揣測的。

「小玉相信辰兒會走得比任何人都遠。」玉玲瓏說著還捏了一下葉辰的手,葉辰被這麼一誇,臉上一紅,雖然他也是怎麼認為的,但依舊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下巴,露出靦腆的笑容,道:「多謝玉姑姑誇獎。」

葉辰十三四歲的面容,配上靦腆的笑容,倒還真像一個純凈潔小處男,不過玉玲瓏卻知道這傢伙臉皮不是一般的厚。

「小玉,你看楠兒的體質如何,你這次若是沒事的話,直接帶她去玲瓏島吧。」葉問天呡了一口茶,目光落在楠兒身上,眼中有絲絲疼愛之色。

「不,老爺,我不要去什麼玲瓏島,我要跟著少爺!」楠兒一聽,整個人都顫了顫,立時出聲反對,神色間充滿了激動與恐慌。

「楠兒,聽話,你若是去了玲瓏島,到時候我會去看你的。」見楠兒那激動的的樣子與恐慌的神色,葉辰心中不忍亦不舍,出聲安慰道。能夠跟著神秘的玉玲瓏一起,對楠兒來說是莫大的機緣。

楠兒一下就站了起來,繞過玉玲瓏跑到葉辰身邊,一雙小手死死抱住葉辰的臂膀,眼淚撲通撲通的掉,哀聲央求道:「少爺,楠兒不要去,楠兒不要離開你,不要趕楠兒走好不好…」

「傻丫頭。」葉辰心疼,為她抹去粉臉上的淚痕,柔聲道:「我以後也是會離開臨城的,楠兒要聽話,跟著玉姑姑去玲瓏島修鍊,日後才可以幫到我,若是想我了,也有實力到大陸上去尋我的。」

楠兒本要拒絕,但聽到葉辰說日後可以幫到他,頓時不說話了,默默流著眼淚,好久之後才抽噎著道:「可是…可是楠兒捨不得少爺。」

這時,玉玲瓏將楠兒拉入懷中,撫摸著她的髮絲,柔聲道:「丫頭,你若是跟著姑姑到玲瓏島,日後修鍊有成,隨時都可以去找你的少爺,沒有人會攔著你的,日後的路還長,辰兒有他自己的路要走,難道你要做他的羈絆嗎?」

「不,楠兒不要做少爺的羈絆。」楠兒使勁搖頭,雖然已經不再抗拒跟著玉玲瓏去玲瓏島,但仍舊是捨不得日夜相處了七年的葉辰,大眼中淚水不斷,可憐兮兮的模樣讓葉辰等人都是一陣止不住的心酸。

楠兒不說話,鑽到葉辰的懷裡,一動也不動,玉玲瓏則為葉辰說起大陸的地域劃分,以及一些勢力。

葉辰方才知道,長生大陸為五地兩海域,東州,南嶺,中土,北疆,還有西大陸。東州極東便是東海海域,而另一片亂妖海域則隔斷東州,南嶺,中土,北疆與西大陸的版圖,硬生生將西大陸隔離在幾千萬里之外。 從談話中,葉辰知道『姑姑』玉玲瓏來自東海玲瓏島,玲瓏島乃是長生大陸頂尖勢力,不過玉玲瓏並沒有提及自己在玲瓏島的地位,葉辰也沒有問。

玉玲瓏告訴葉辰,東州有四大福地,兩大洞天,兩大學院,四大福地乃一線勢力,而兩大洞天兩大學院與玲瓏島齊名,乃大陸上頂尖勢力。

葉辰眼睛亮了起來,日後若想要獲得更多的修鍊資源,那麼加入一個勢力是必須的,本來他也想去玲瓏島,誰知這個想法剛說出來便被玉玲瓏取笑,葉辰甚至能看到她胸前的波濤在洶湧。

「咯咯…辰兒,玲瓏島只收女弟子,你還要去嗎?」玉玲瓏故意出言調笑。

葉辰額頭汗水滴落,沒好氣的盯了玉玲瓏一眼,不過他當然不會就此認輸,裝作無所謂的樣子,道:「去,怎麼不去,那麼多漂亮的師姐妹,話說,男女搭配,修鍊不累,這可是很有道理的一句話。」

玉玲瓏笑得更厲害了,她覺得這個小傢伙越來越有趣,不由得想逗逗他,「哪能讓你有這種艷福,你若是去玲瓏島,姑姑收你為親傳弟子,日後你日夜都跟在姑姑身邊,也見不到其他師姐妹,倒是能天天見到姑姑。」

葉辰渾身一冷,想到日日跟在一個能窺視他心中想法的人身邊,那自己還有什麼秘密可言,跟脫光了衣服站在她面前沒有什麼區別。不過臉上卻是無所謂的樣子,故意口花花,道:「那也不錯,姑姑這麼好看,比看其他師姐妹強多了,就是不知道我有沒有那個福分啊。」

「辰兒,你小子說的什麼話,有你這麼對玉姑姑說話的嗎?」葉問天喝道,不過眼中卻沒有一絲怒色。

「呵呵。」玉玲瓏笑笑,「那姑姑就在玲瓏島等著你,若是有一天你真的來了,姑姑一定會給你一個驚喜。」

「咳…」

葉問天咳嗽了一聲,不知道是故意的還是嗓子真的不舒服。葉辰則不相信玉玲瓏的話,她會給自己驚喜?是的,驚喜,就是不知道那個驚喜對於葉辰來說是好事還是壞事。

最後,玉玲瓏說自己這次出來有重要的事情要辦,少則兩月,多則半年,所以不能帶走楠兒,等她辦完事之後才能帶楠兒去玲瓏島。同時告訴葉辰,在修到第二個秘境以後一定要想辦法去日月學院,因為日月學院的『日月古經』是修行第二個秘境的最好功法。

要進入日月學院,必須先進入四大福地之一,而後在十年一度的選拔賽中脫穎而出,方才有機會被日月學院看中,否則就算跪死在日月學院門口也無法加入其中。

夜漸晚,四人散去,玉玲瓏暫住葉辰小院的一間客房內。

深夜,萬籟俱靜,星光點點,葉辰白天累了整天,晚上又被玉玲瓏的氣息所折磨,可謂精疲力竭,此時正呼呼大睡。連房中突然多了一個人也不知道。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