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此刻這門不朽雷炮,因為提供的力量實在太少,根本就無法發揮出其最大的威力來。

但是眼前這一炮,也足夠對面那頭怪獸好受了。

撲通!

下一刻,那頭怪物徹底的倒在地上,那巨大猙獰的傷口中,不斷的滲透出一道道粘稠的血液。

它的身上,再也沒有了聲息。

片刻之後,那傷口中流出來的粘稠的血液,也漸漸的固化,化作了一塊塊橫羅舟材料的碎片。

「終於搞定了……」

藍奇等人長長的鬆了一口氣。

不過藍奇看著那艘已經被摧毀的橫羅舟,眼中閃過一絲落寞。

這艘橫羅舟,是他最後的財產了,那黃金級橫羅舟也是他回到家鄉,重新崛起的唯一保障。

「也許……跟在他的身邊,我還有那麼一些機會。」

驀地,藍奇看向了林笑。

不過林笑的神色,卻略微的有著那麼一絲古怪。

「就這樣解決了?」

林笑的眉頭微微的皺起。

「那可是不朽雷炮!以神源催動,不說是一頭區區的怪物,就算是登天境武者,也能夠在那一瞬,被轟擊成渣滓!神靈也能被一炮轟死。」

藍奇來到林笑面前,臉上流露出一抹如釋重負的笑容。

「那門雷炮只是以中品神源催動,而你的水平也無法發揮出其萬一的威力來。」

林笑毫不客氣的說道。

藍奇摸了摸鼻子,神色訕訕。

林笑說的沒錯。

不說是不朽雷炮,就算是這艘紫晶級橫羅舟,也是他第一次操控。

雖說紫晶級橫羅舟,操控起來比黃金級的要輕鬆許多,但卻需要更為強大的技巧。

而現在的藍奇,顯然沒有擁有操控紫晶級橫羅舟的技巧,更不要說是操控不朽雷炮了。

雖然只是簡簡單單的一炮,但其中卻是涉及到了諸多領域,甚至那一瞬間,藍奇需要以魂力對不朽雷炮中的力量,引導成九千八百種變化。

但是他也只來得及做出三種變化而已。

不朽雷炮的力量,在與雷霆之間的疊加。

三種變化,便是三重疊加,也只相當於發揮了差不多相當於萬分之三的力量而已。

這還不算,這門雷炮僅僅是以半快中品神源催動的。

現在的不朽雷炮,發揮出全盛時的十萬分之一的威力,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但無論如何,那東西,確實是死……」

但還未等藍奇的話說完,異變陡然發生!

那散落在地上的黃金級橫羅舟,驟然間化作一道道金光,瞬間撲上了這艘紫晶級橫羅舟。

藍奇根本就來不及反應。

甚至剛剛那一剎那,由於消耗了絕大多數的力量,藍奇連橫羅舟的紫晶壁障都沒有打開。

轟轟轟——

那一塊塊的碎渣,不斷的融入到紫晶級橫羅舟的表層之上,並且不斷的鑽入其中。

一道淺藍色的光芒,在橫羅舟的表面上浮現出來。

這是橫羅舟要進階的徵兆。

橫羅舟的下一個等級是藍星級。

此刻,這艘橫羅舟之上,正散發出一股如浩瀚星空一般璀璨的藍。

這是橫羅舟要進階的徵兆。

但是在場眾人的臉上,卻是變得鐵青一片。

所有人都感受到一股浩瀚無際的生命氣息,從四面八方涌聚而來。

撲通!

撲通!

撲通!

猛然間,一聲聲蒼勁有力的心跳之聲,傳入眾人的口中。

「快看那橫羅池!」

紅鸞的口中,陡然間發出一個尖叫聲。

她無比驚恐的指向了那座橫羅池。

此刻,這座橫羅池,竟然如同生靈心臟一般,開始跳動起來。

在它的四周,形成了一道道湛藍色,好似血管一般的紋路,將這座橫羅池包裹起來。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褚青天和藍奇兩人,臉色都變得無比驚恐。

橫羅舟竟然發生這樣的變故,此刻這兩人,都有一種措手不及的感覺。

「嘿嘿嘿嘿嘿嘿嘿……」

一聲聲詭異的笑聲,驀然間從橫羅池中傳遞出來。

一雙赤紅色的眼睛,十分突兀的浮現在那心臟紋路的上方。

似乎有一張大嘴,在發出一聲聲森然的笑聲。

一張詭異的人臉,出現在在橫羅池所形成的那顆心臟之上。

詭異的目光,正不斷的掃視著眾人。

「我還正想研究研究這玩意究竟是怎麼回事,現在他竟然自己就送上門來了?」

林笑的嘴角閃過一抹微笑。

「給我鎮壓!」

轟隆!!!

一個巨大的震動聲傳來。

一座青銅門戶,從天而降,直直的壓在這艘正在發生著詭變的橫羅舟的軀體之上。

在這裡,輪迴之門似乎能夠發揮出比外界更為強橫的力量。

「輪迴……之門!」

突然間,橫羅池上的那張臉,流露出了驚恐的神色。

轟隆!

輪迴之門上,散發出一股龐大的吞吸之力,瞬間將整座橫羅舟,吞入原始世界。

林笑,褚青天,藍奇和紅鸞四人,則是落在了地上。

「剛剛……那是怎麼回事?」

紅鸞的神色,依舊惶恐。

「沒事,我去去就來,你們留在這裡別動。」

說話間,林笑的身軀,便消失在原地。 「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原始世界中,林笑居高臨下,看著下方那艘不斷掙扎著的橫羅舟。

眼看著,這艘橫羅舟就要化作與之前那黃金級橫羅舟一樣的怪物。

不過此刻,輪迴之門死死的鎮壓在這艘橫羅舟的本體之上,似乎連它身上那股莫名其妙的生命精華,也被輪迴之門鎮壓,讓它沒有立刻發生蛻變。

「小黑也許知道吧。」

林笑想了想,他輕輕的打了一個響指,小黑的身形,莫名其妙的出現在他的身邊。

「主人。」

小黑並沒有感到多少意外。

小黑本就是原始世界的生靈,只要林笑身處原始世界,他隨時都能讓小黑回到這裡。

小黑那修長的身軀出現在這裡的剎那間,界王境的實力,便回到了她的身上。

這讓小黑充滿了安全感。

「看看下面那東西是什麼玩意,一艘橫羅舟,為什麼會變成生靈。」

林笑指了指下面的橫羅舟:「而且,這東西叫出了輪迴之門的名字,輪迴之門似乎也拿它沒辦法。」

小黑的臉色一變。

「叫出『那』的名字,『那』卻拿它無能力……」

小黑的眼中,充斥著一股不可思議的神色。

要知道,輪迴之門一震之下,將無數生靈從一個極高的境界打落下來,哪怕是永生生靈,手扛不住這輪迴之門的一擊。

似乎是感覺到了小黑的到來,輪迴之門微微的一震,緩緩的消散在虛空當中。

「吼!!」

失去了輪迴之門的鎮壓,那艘橫羅舟再度散發出一股股兇悍的氣息。

嗡!

但就在這個時候,小黑出手。

她一指點出,瞬息之間,便將那橫羅舟鎮壓的無法動彈。

隨後,她那白皙如玉的素手在虛空中輕輕的一抓,便從橫羅舟的體內,抓出了一滴殷紅的血液。

這滴血液,大約拳頭大小,閃爍著淡淡的金色光暈,猶在她的手中掙扎。

但是小黑的實力,卻是實打實的界王境。

這滴血液,就算是有著無窮的潛力,甚至可以干擾法則的運轉,但是在小黑的手中,它依舊沒有任何還手之力。

「這……莫非是某種生靈的血液?」

小黑看著手中的這滴血液,微微的怔了一下。

「這應該是某種強大生靈的血液吧。」

林笑也摸著自己的下巴:「這生靈生前的實力,應該是能夠與輪迴之門相提並論的東西,可惜它死的太久了。」

一滴神帝的血液,哪怕是死去一百萬年的神帝的血液,也足以擊殺一位界王,或者將一個界王壓的喘不過氣來。

但是這滴血液之上,雖然散發著玄奧的法則波動,能夠干擾輪迴之門,但是在絕對是實力面前,還是被老老實實的鎮壓住了。

正如林笑所說的,它死的太久了。

雖然上面也許還附著著一絲殘魂,但是這滴血液的力量,早已經近乎完全消散了。

輪迴之門可以鎮壓血肉之軀,但是對這種類似於神魂一樣的東西,卻很難發揮其應有的威力。

林笑相信,若是現在他可以動用那七彩光輪,怕是這滴血液中的殘魂,將在瞬間灰飛煙滅。

只可惜,那七彩光輪似乎只願意留在林笑的識海中,在他的識海中發揮出一些力量。

無論林笑怎樣努力,都無法將它像輪迴之門那樣從體內取出來。

嗡——

在那滴血液被剝離出橫羅舟的剎那間,那艘橫羅舟便停止了躁動。

身上一些生靈的特性,也緩緩的消散,化作了一艘正常的橫羅舟。

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