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即便是如此,那三棵樹上的極品大紅袍也還是專供某些人享用的。

雲逸似懂非懂的點點頭,看著面前這暗紅色的茶湯,問道:「那這大紅袍,恐怕也不是一般市場上賣的了?」

「我這大紅袍,是武夷山最靠近三棵大紅袍位置上的茶樹產的茶葉,在所有的大紅袍之中,除了那三棵樹之外,就屬這種大紅袍的品質最好!」陳老帶著幾分自得道,幸虧他在京城是名醫,要不然還弄不到這麼好的大紅袍。

「既然是這麼好的茶,那我一定要多喝點!」聽到陳老這樣說,雲逸連忙端起面前的茶湯一飲而盡。

「你這小子,哪有像你這樣喝茶的,你那叫做牛飲!」看著雲逸喝茶的樣子,陳老有些心疼的道,要知道這種好茶在市場上得好幾萬一斤,而且是有價無市的好東西喝這種茶的人都是用小杯子慢慢的品嘗。

「這茶真是不錯,果然比我喝的八十塊錢一斤的普洱和青雲山村的野茶要好得多!」沒有在意陳老的批評,雲逸抹了抹嘴巴道,雖然他不懂茶,可是也能覺得出這種茶葉的與眾不同來。

「你小子,用野茶樹和便宜的普洱和這極品大紅袍相比,這是….」陳老苦笑著,輕輕搖頭道。

「陳老,你這種茶葉有多少?」看著陳老擺在桌子上的茶葉盒子,雲逸忽然心中一動,問道。 「怎麼,你問這個幹什麼?」聽到雲逸這樣問,陳老臉上頓時一抽,有些緊張的道。

他這樣表現,倒不是為人小氣不捨得給雲逸茶葉喝,而是處於一個愛茶之人的心理,對於雲逸扎樣糟蹋好東西的行為很是戒懼。

「我父親挺喜歡喝茶葉的,不過喝過最好的不過是幾百塊錢一斤的,陳老您的茶葉這樣好,我想弄點給我父親喝!」雲逸認真的看著陳老,對於自己的父親雲逸很是敬重,因為父親教會了雲逸很多做人的道理。

「唔,原來是給你父親喝啊!」陳老微微點頭,心中鬆了一口氣,很隨意的對雲逸道:「這個沒問題,我老友給我弄了半斤這種茶葉,現在還剩下不到三兩,給你父親一兩怎麼樣?」

總共只有三兩,一下子陳老就捨得給雲逸一兩,可見陳老對雲逸的重視,要知道陳志明當初看著自己父親的茶葉眼饞,陳老也只不過是給了自己兒子半兩而已。

從這件事也看得出,陳老真是老於為人處世,懂得要得到就愛必須得付出的原則。

雲逸小心翼翼的將陳老給的茶葉放到了一個密封的包里后,就和陳老擺開了楚河漢界,而後廝殺起來。

到了中午的時候,雲逸和往常一樣留陳老在家裡吃中午飯,為了表示對陳老的感謝,雲逸在做了野雞、山蘑菇、木耳等幾樣菜之後,為了助興還特意將自己一直珍藏在空間里的猴兒酒拿出來半斤。

「陳老,您能看的出來這是什麼酒嗎?」講手裡的罈子放在桌子上,雲逸笑呵呵的看著陳老道。

「這酒聞著挺香的,色澤也不錯,看樣子應該是屬於果酒之類的,而且果酒的種類還比較雜!」陳老微微點著頭,看著這猴兒酒的色澤和透明度.粘稠度,以及聞著味道來研究。

只是研究了很久之後,陳老也沒有搞明白這究竟是什麼酒。

「這酒很好,只不過老朽確實沒有見過這種酒!」陳老輕輕搖頭道,算是在雲逸面前認輸了。

「呵呵,這是猴兒酒!」雲逸帶著幾分自得的神情道,眼中的得意之情表露無疑。

「猴兒酒!」陳老詫異的看著這酒,輕輕端起一杯品嘗了幾口后,才閉著眼睛砸吧著嘴,嘆道:「怪不得我沒認出來呢,原來這就是大名鼎鼎的猴兒酒!」

猴兒酒聽說過的人很多,可是見過的卻很少很少,至於喝過的更十三四能用鳳毛麟角一詞來形容了,可見猴兒酒的珍貴性。

因為第一次喝到了傳說中的猴兒酒,陳老很是興奮二斤猴兒酒倒是有一大半被陳老喝了,雲逸和悟空一人一猴喝的加起來,也不過是半斤多點。

吃完了飯,由於喝了不少的猴兒酒,陳老微微有幾分醉意,下午不能在下棋了,所以便準備回家去睡覺。

「陳老,您先等一下!「雲逸連忙叫住了準備走的陳老,轉身回到堂屋,在屋裡磨蹭了兩分鐘,從空間里的大酒罈子里倒出了約莫二斤多的猴兒酒

,用一個小罈子提了出來,笑呵呵的對陳老道:

「陳老,這猴兒酒是上次帶著悟空上山的時候,在山上找到的,一共找了不過二十斤,這幾次喝的加上送人,就只剩下七八斤了,所以只能給您老這麼多了!」

看著雲逸手裡的罈子,陳老很是激動的道:「行了小子,只要有點兒就行了,這猴兒酒少很正常,要是遍地都是那就沒人稀罕了。」

送走了喜笑顏開的陳老,雲逸心中微微有些不好意思,他空間里的猴兒酒差不多還有七八十斤,比他剛才說的數量足足是十倍之多。

吃完午飯,桌子上的碗筷自然還是任勞任怨的悟空收拾,而雲逸則是悠哉的躺在棗樹下的藤椅上午睡。

涼風習習,躺椅晃晃悠悠,一邊的小桌子上還擺著茶壺和水杯,渴了讓悟空倒杯水,雲逸的午覺真是好不自在。

小桌子上壺裡泡著青雲山村這裡很常見的野茶樹葉子,雖然比不上買的茶葉味道清香,味道有些苦,可是喝起來也絕對不錯。

當雲逸再次感覺到一片清涼的時候,便從睡夢中醒來,他知道這時候又是太陽運行到西側峰的位置,是下午四點多的樣子。

在小院子里轉悠了兩圈之後,覺得沒有什麼事情的雲逸便出了小院,在村裡街道上逛游著,而悟空則是和往常一樣,肩膀上背著氣槍,爬到雲逸肩膀上坐著。

下午四點鐘以後的青雲山村,即便是在炎炎夏日都非常涼爽,尤其是在這塊進入深秋的季節,村裡的氣溫更是涼爽舒適。

山村街道上,兩邊一顆顆數十幾百年樹齡的大樹遮擋住一片陽光,已經發黃的樹葉日漸稀疏,點點陽光透過樹蔭讓街道上斑斑點點的。

一陣秋風吹過,一片片樹葉隨著風飄然而逝,順著風在街道上打著卷飄著,讓這街道上一片秋意蕭索,平添了幾分詩意美感。

路過鄰居家李柱子家的時候,雲逸看到他家裡的廁所已經和自己家裡一樣,改成了水沖式不見臟污的形式,還有院子里清掃的乾乾淨淨,晾晒衣服的繩子上搭著新買來的被子。

這一切,顯示出李柱子家這一次對於接待遊客,做了足夠充分的準備。

「雲兄弟,這是要到那裡去啊?」正巧,雲逸從李柱子家籬笆小院路過的時候,張翠花正好從屋裡出來收被子,看到了路過的雲逸便熱情的招呼著。

「呵呵,隨便在大街上逛逛,看看村裡人準備接待遊客的工作做得怎麼樣了!」雲逸笑呵呵的點頭道,準備繼續向前走。

「雲兄弟,你先不忙走!」見雲逸想走,張翠花連忙叫住雲逸。

「有什麼事翠花嫂子,要是有什麼需要幫忙的,我會考慮的!」雲逸笑呵呵的道,對於張翠花一家他很是有好感。

記得當初來青雲山沒多久的時候,自己有時候懶得做飯,就想隨便吃個雞蛋煎餅;可是自己沒養雞,又不少意思到大丫家裡去開口,便厚著臉皮準備在張翠花家裡買點兒,誰知道張翠花當即就點了三十個雞蛋給他,而且死活不肯收錢。

雲逸這邊想著自己剛來青雲山的事情,張翠花反身進了堂屋,而後手裡提著一個籃子從屋裡出來遞給雲逸,臉上帶著大氣的笑容道:「大兄弟,這是我家養的雞下的蛋,自己家裡吃不了也懶得拿出去賣,你拿著回家吃!」


「別,翠花嫂子,這雞蛋還是留著給石頭吃吧,他上著學,每天吃幾個雞蛋正好讓腦子變得更聰明!」雲逸連忙推辭道,不想在免費拿張翠花家雞蛋的他,知道張翠花家的兒子李石頭在上小學三年級,便用這個由頭推脫道。

「嗨,我們家石頭這孩子少不了雞蛋吃,家裡喂著的七八隻老母雞,一天三四個雞蛋呢!」張翠花堅定的將籃子塞到雲逸手裡,讓與她推脫的雲逸微微有點兒尷尬,為了與張翠花不在糾纏只好接過了籃子。

看著張翠花真誠的面孔,雲逸想說什麼又沒說的出來,只好面上帶著笑意接過了籃子,而後和張翠花告罪一聲就繼續沿著街道向前走去。

看看四下無人,雲逸隨手將籃子放進了空間里,而後不由感嘆:還是這大山裡的鄉親淳樸實在,自己只不過是稍微讓他們賺了微不足道的一點小錢,就對自己感恩戴德,這種品格…..

在村裡轉了一圈,對於村裡人準備接待遊客做的工作算是滿意,雲逸便帶著愉悅的心情回到了小院。

只不過,雲逸出去的時候是兩手空空,回來的時候卻是在空間裡帶回來許多東西,像是山上採摘后晒乾的蘑菇、木耳,或者是村民養的雞下的雞蛋等等東西,都是碰見在家裡忙著收拾的村民硬塞到雲逸手裡的。

「看來,我幫助青雲山村的村民富裕起來,還真是對了…」看著放在西屋裡的這些東西,雲逸心中感慨的道。

…………………………………………………………………………………………………..

ps:再次凌亂的求下推薦票,上架了以後小莫會努力更新的………. 自雲逸在村裡轉了一圈后,對村民的準備工作放心之後,隨後幾天雲逸每天都是在家裡,和陳老下下棋,在院子里晒晒棗子,再加上有悟空這個活寶在一旁插科打諢,日子過得叫一個開心逍遙。

一眨眼,四天就過去了,周六的這天早上,正是雲逸和李風約好的遊客進山的日子。

本來雲逸不準備去迎接遊客,只讓苗天福和苗老炮等人去接,不過最後考慮到這一次的遊客基本上都是黔西南這一帶的普通市民,爬上的能力太差;而他們這一次旅遊后的口碑對於以後青雲山村的發展又非常重要的原因,他才不得不再次早早的起床,跟著幾人一起到山口迎接。

幾人從早上六點多就出發,在中午十一點的時候就接到了這次進山的遊客。

「呵呵,謝謝了李兄,下次要是有時間到青雲山玩,兄弟你還是住在我家,我請你喝猴兒酒!」雲逸帶著幾分感激的神情對李風道,這次兩百多人進青雲山村,對於村裡的人獲利將是非常豐厚的,而且還能引開一個好頭。

「呵呵,雲逸你客氣什麼,青雲山村這麼好的美景,這麼淳樸的山民,若是將這些介紹給這些城市裡『孤獨的孩子『,豈不是美事一樁!」李風笑呵呵的道,在聽到雲逸許諾的猴兒酒之後,禁不住一陣咂嘴,對於那天品嘗了一小口的猴兒酒很是渴望。

因為李風的工作忙的實在是分不開身,雲逸只能和戀戀不捨的李風告別,帶著遊客進了山。



果然,雲逸一直擔心的這些遊客體力不行的問題,在走了沒多大一會兒山路之後就顯現了出來,很多遊客都走走停停,在路上休息好久,還口渴的要命。

好在,雲逸準備工作很足,讓跟隨前來接遊客的村民切開了帶來的幾個西瓜,讓這些口渴的遊客吃了西瓜,一邊休息一邊慢慢的往山村方向走。

隊伍里因為有了這些體力不好的人,而拖累的所有遊客都走的很慢;過了沒一會兒,很多體力不錯的遊客就開始抱怨這些體力差的遊客。

「真是的,體力不好來山村幹什麼,不光自己受罪,還拖累大家的行程!」

「就是,來之前人家樓主都說了體力不好的人不能來,這些人還硬裝,現在拖累了大家了吧…」

「………………………..」

一聲聲的抱怨,讓這些體力不好的遊客臉上很不好看,可是又不說什麼,因為人家早就三令五申說過了,誰讓自己貪圖山村裡的美景和便宜的山貨呢……..

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太貪心,還有這山路太難走了。

聽著這些遊客的抱怨,在看看這些體力不好的遊客,雲逸心理清楚這些體力差的遊客絕對不能慢待,因為這些遊客都是城市裡久坐辦公室的白領一族,像是大公司里的高收入的白領,還有小老闆、小企業主之類的。


這些人的收入在城市裡算的上是中上層,而且人脈廣,是雲逸最為看重的人。

「天福叔,你和老炮叔帶著那些體力好的遊客先走,將他們先帶到村子里安頓下來,我帶著幾個村民在後面領著這些體力不好的遊客,你在村子里讓接待的村民燒好熱水什麼的!」

看著那些抱怨的年輕遊客,雲逸嘆了一口氣道,他要親自留在後面安撫好這些未來的金主。

「嗯,你在後面要多擔待一下!」苗天福點點頭道,雲逸早就和他分析過城市裡來旅遊的人群。知道這些人是主力。

前面苗天福和苗老炮等人帶著那批體力好的人很快走遠了,雲逸留在後面安慰著這些體力不太好的人,一邊慢悠悠的趕著路,一邊欣賞著沿途的風光,倒是讓這些做慣了辦公室的白領們驚喜不已。

一直到了下午六點多,天快黑的時候,雲逸才拖著精疲力竭的身體,帶著這些人進了村子,讓苗天福安排到了村民家中去,他自己則是趕緊回到了小院。

晚飯過後,雲逸在小樹林里散完步后正準備上床休息,苗天福又來了。

「雲小兄弟,這次兩百多個遊客,又能給村裡帶來七八萬以上的收入,青雲山村的父老,欠你的太多了!」坐在棗樹下藤椅上,苗天福感慨的道。

「呵呵,天福叔你說這話就見外了,都是一家人鄉里鄉親的,這些小事情提他幹啥!」雲逸笑呵呵的看著苗天福道,渾然不將自己的功勞掛在嘴邊。

「對於雲逸你來說這是小事,可是對於青雲山村的父老,這幾千塊就是大事啊!」苗天福感慨的看著雲逸,知道這些遊客的事情對於雲逸而言真的不是什麼大事,聽村民說雲逸隨便賣的野雞都有五萬多塊錢,更何況有沒有遊客都與雲逸沒有什麼關係。

聽著苗天福的話,雲逸沉默了,這遊客帶給青雲山村幾千塊錢的收入,真的不是小事,像大丫沒有上學,就是因為初中的費用加上寄宿的生活費,就讓大丫家裡沒有結餘,若是有了這幾千塊,肯定會寬鬆許多。

很多明眼的村民都看得出,要是雲逸讓青雲山村成為旅遊寶地,一年幾萬塊都和玩兒似的,更不用說在雲逸的提議下分的山林地,若是按著雲逸所說的侍弄好了,又是一年好幾萬。

所以,青雲山村的村民對雲逸的態度好也不足為怪,誰能不感謝這個為山村帶來致富機遇的好人呢。

送走了苗天福,雲逸躺在床上思緒萬千…..

次日清晨七點多鐘,一批身體素質好的遊客已經整理好了背包和需要攜帶的東西,在苗老炮的帶領下準備上山。

這批遊客有七十多人,大都是年紀在二十來歲的青年人,雖然昨天背著包進山挺累的,不過休息了一晚上就恢復了精神。

「雲小兄弟,這次你不跟著上山嗎?」村外打穀場上,苗老炮看著和一個個年輕遊客打招呼的雲逸,問道。

「這次來的遊客多,這批體力好的老炮叔您就帶著上山去玩吧,我在村裡陪著剩下體力不好的這些!」雲逸笑呵呵的,向苗老炮解釋了這次自己不進山的原因。

這次就算是沒有那些體力不好的遊客,雲逸也不打算上山陪著了,反正陪遊客又不是自己的職業,賺了錢自己也不要,都是為了讓村民賺錢的,自己勢必要將這些問題都交給村民才行。

自己來山村主要的目的是過悠閑的生活,而不是努力賺錢。

兩人又談了一點事情,雲逸向苗老炮提醒了這些年輕人需要注意的問題后,就微笑著目送他們上了山。

苗老炮帶著體力好的年輕人上山兩個小時候,剩下的體力不好和年紀稍微大點的遊客到了九點多鐘,才算是起床了,在村民家裡吃過了村民特意準備的豐盛早餐后,按著雲逸的要求,這剩下的一百三十多個遊客都在青雲山村的打穀場哪裡集.合。

考慮到這些遊客的歲數偏大,體力不好的原因,雲逸準備帶著這些遊客在村裡先遊玩一天,參觀下青雲山村相對古樸、懷舊的村落。

看著這些一個個背著小包,帶著太陽帽,還有不少挺著小肚子的中年大叔,雲逸笑呵呵的對站在身邊一臉微笑的苗天福道:「天福叔,等下你帶著這些遊客,一起在村裡轉悠轉悠吧,向這些遊客解釋下村裡的歷史。」

聽到雲逸的話,苗天福縱然作為一個小『官僚』,經常在公開場合向村人講話,可也是忍不住有點兒緊張,他微微皺著眉看著雲逸道:「雲兄弟,這講什麼歷史的,我不會啊!」

「呵呵,這個很簡單的,等下你就講下村裡的大樹是什麼時候栽的,有多少年歷史了,還有村裡的這些房子的歷史,房子是怎樣蓋起來的等等…」雲逸笑呵呵的道,將自己對山村分析過後的優勢,向苗天福講了幾下。

「好了,各位大哥大姐,咱們昨天進山挺累的,今天就先不上山看打獵逮兔子之類的,現在村裡轉悠下,參觀參觀青雲山村的籬笆小院,和這街道上數百年歷史的大樹如何?」看著下面一個個微微帶著好奇目光看著自己的遊客,雲逸站在一座稻草堆上大聲道。

ps:感謝『專業修魔者』兄弟的打賞支持…….求推薦支持….. 本來這些遊客還擔心會組織他們馬上就上山,他們睡了一夜還沒有休息過來;現在聽到雲逸的話后,一個個心理不僅鬆了口氣,在村裡參觀遊玩,總要比上山輕鬆許多了吧。

一行一百多人,在雲逸、苗天福以及數個熟知村中歷史的老人帶領下,在村裡沿著街道參觀著。

毫無疑問,青雲山村的街道原本就很有一種古樸的味道,無論是村中街道上鋪著的青石板路,那一道道的痕迹,無一不是在說明這些石板的歷史痕迹。

還有街道兩邊一顆顆幾人和合抱粗的大樹,那巨大的樹榦和偶爾有幾顆壞死的被村民鋸掉了的大樹年輪,都是在訴說著大樹的歷史。

看著這一塊塊古樸痕迹的青石板,還有一顆顆大樹,這些三四十歲的遊客不僅為這青雲山村的歷史而驚嘆。

當然了,更讓這些遊客感興趣的是一戶戶村民家的竹子籬笆小院,還有那茅草屋。

昨晚因為太累,加上天色已晚沒來的及看,而今天早上起床后吃了早飯就被交到了打穀場,自然也是沒有時間參觀,而此時卻是合了他們的心意。

竹子籬笆的院子很美,籬笆上花兒在這秋天風裡繼續盛開著,小院里一群群母雞在院子里覓食,看見的大黃狗則是好奇的看著這一群遊客,眼睛里滿是警惕的神色。

看著這樣雞鳴狗叫的景色,還有在論壇上就廣為流傳的那些青石板和大樹、籬笆的照片,顯然這些遊客很是喜歡,他們一個個都讓別人幫忙,在竹子籬笆小院子前合著影。


「這位小哥,來幫我拍一下!」雲逸正饒有興趣的看著這群拍照的遊客,忽然一個微胖的中年人笑呵呵的看著自己,手裡還拿著一個數碼相機。

「哦,好…好吧!」雲逸有些無奈的接過相機,隨口應道。

「好了,這樣就可以了!」那個微胖的遊客跑到籬笆前,擺了一個vs的手勢道。

「卡擦!」一聲,雲逸適時的按下了快門,將胖子一臉微笑的表情拍攝了下來,

「呵呵,小哥你以前用過相機,拍照的技術不錯嘛!:」這個微胖的中年人道,他原本以為雲逸就是這山村裡沒見過世面的少年,生怕雲逸拍的照片不好看。

「呵呵,以前也玩過數碼相機!」看著這個胖子的神色,雲逸就猜到這人誤以為穿著一身農家衣服的雲逸,就是沒見過世面的山村少年,也沒有解釋什麼,笑笑就繼續在前面領著路。

在村子里轉了幾圈,基本上將雲逸自認為景色不錯的地方都看了個遍,還讓村裡的幾個老者向這些遊客講解了青雲山村的歷史,讓這些遊客對於青雲山村的老祖宗竟然能找到這個好的一個地方,都感嘆不已。

「咦,這個小院子好熟悉啊,好像那論壇上照片拍照的最多的小院,就是這個吧!」

當雲逸帶著眾位遊客準備從自己小院前穿過的適合,這些遊客裡面很多眼尖的人認出了雲逸的小院,就是論壇上好像最漂亮的一個。

「是啊,沒錯,看門口這顆大槐樹,上面還架著超功率的無線路由器,可不就是那個據說從大城市來這裡定居的年輕人,他小院里聽說還喂著一隻猴子,還有一隻聰明的大白熊犬!」

很多遊客紛紛說著,將從論壇上看到的李風發的帖子內容複述了出來。

看著這些情緒高漲的遊客,雲逸只得主動上前推開小院門,邀請這些遊客都進來參觀一下。

「這小院真是美,不愧是用和咱們一樣的眼光布置的環境!」不少遊客感嘆著,無論是雲逸前院布置的竹子籬笆圍牆,還有靠牆的一小片菜地,棗樹下擺放的躺椅和桌子,還有青花茶壺,加上後院里幽靜的布置,更是讓這些遊客驚嘆不已。

「要是自己能在這村子里建一座小院,那該多好啊!」很多遊客都在心裡感嘆著,夢想在這小山村裡能有這樣的一座小院。

隨著感慨,這些遊客看著雲逸的目光也變了,不再認為雲逸只是一個普通的山村少年。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