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像他這等強使人物,不可能被一掌擊殺大地猛烈的搖動一聲沉悶的嘯音自底下傳出。

轟!

大地崩裂,無數地土石逆空而上,一個龐大的身影自地面站了起來,爆發出漫天地燦燦金光,比之無頭魔軀矮不了多少。

這是一個擁有黃色皮膚的巨人,渾身上下的肌肉如同蛟龍一般,纏繞在身,他同樣高有數千丈,身上閃爍著光燦燦的金芒,稱得上千丈蓋世神軀。

「是當初在佛土出現的那個老小子。」

雖然此刻這人已經模樣大變,但是遊方還是第一時間從氣息上察覺出,此人就是當初他在佛土吞噬靈脈時,突然出現打斷他的那人。

遊方一步邁出,直接出現在辰南身前,一揮手,便將禁錮辰南的那股力量消去。

「師尊,您終於來了,請您幫我父親……」

沒有錯,遊方正是感應到了辰南的求救,這才跨界而來。

與此同時,遠空傳來一聲蒼老的笑聲:「哈哈……老小子你不臉紅嗎打不過人家就說打不過,幹嗎要耍這等心機。」

一個身行句婁,滿臉皺紋堆積的老人,不知道何時出現在了辰南的身後,竟然是魔陵園的守墓老人。

五祖雙眼頓時射出了兩道金光,他看了看遊方,又看了看守墓老人,冷聲道:「是你們,你們想怎麼樣?」

守墓老人向著遠空笑咪咪地道:「看你不順眼,今天想管還閑事。」

「辰家五祖,原來是你。」遊方面無表情,平淡道。

明顯感覺到了守墓老人和遊方的強勢,無頭魔軀,也就是辰戰也暫時停止了攻擊,魔軀立身於一旁。

五祖千丈神軀高聳入雲,雙目中爆射出兩道神光,如兩道閃電一般撕裂了虛空,他冷冷的盯著守墓老人和遊方,道:「這是辰家中事,還輪不到你們兩個外人多管閑事!」

守墓老人大笑,佝僂的身軀不斷顫動,那看似衰弱的軀體,仿似隨時會折斷一般,實在讓人驚心。

「小兔崽子真是越來越狂妄了,忘記從前我打你屁股的事情了吧?怎麼,現在翅膀硬了,覺得打得過我了,就對我不尊敬了?」

「辰小子是本尊弟子,他的事,本尊自然管得,更何況,我們之間也有一些事要解決,廢話少說,先做過一場。」遊方一步邁出,直接出現在五祖上方,一掌對著五祖拍下。

五祖早有預料,同樣是一掌朝著遊方打去,只不過,相比較於遊方那平淡無奇的一掌,五祖千丈高的金色神軀,輕輕一動就透發無盡的威壓,一隻巨大地金色手掌,如山嶽般逆空而上。

腹黑雙胞胎:媽咪,抱! 遊方面露不屑,在仙劍位面,遊方有所顧忌,只能動用八階層次的力量,但是在這裡,他完全能夠盡情施展半步踏入十一階,也就是逆天境界的實力。

眼看著五祖那山嶽般的巨掌與遊方那小若蚊蠅的身體就要碰撞,但是就在這時,兩者之間的空間卻劇烈的扭曲起來,一道道巨大的空間大崩碎朝著四面八方擴散開去,霧蒙蒙的混沌中,一座座山峰,一條條江河不斷閃現,爆碎,匯聚出一道道令人驚悸的毀滅神光,最終化作一道通天動地的絕殺光柱,從遊方的手掌中透射而下,勢不可擋地將五祖的巨掌,手臂,身軀……

「啊……」

五祖發出慘烈的嘶吼,身體飛速逃遁遠方,沿途猩紅的血水如傾盆大雨般撒得到處都是。

遠處,光明神、戰神、暗黑大魔神、坤德、澹臺璇都震撼莫名,五祖的強大他們是有目共睹的,可是現在居然被人一招給粉碎了超過一半的身軀。

辰南的師尊……究竟恐怖到了什麼程度?!

「嗷嗚……哇哈哈……」紫金神龍狂笑,似乎沒有絲毫顧忌。

「大魔神在上,大魔神無敵……」龍寶寶也在空中興奮地大喊。

「我去。」守墓老人也被遊方的突然爆發嚇了一跳,不過到底是對遊方還算了解,所以很快就平復了心情,對辰南道:「走,你家師尊解決那老小子綽綽有餘,跟我去解開封印。」

五祖渾身金光大盛,僅剩的小半截殘軀瞬間在金光中骨肉再生,修為到了他們這種層次,簡單的攻伐手段根本無法造成有效的殺傷,聽到守墓老人的話,他立刻就要去阻止,然而,剛剛轉過身,心間就是一陣驚悸。

「歸塵!」

冰冷不帶半絲煙火的聲音在五祖的耳畔響起,饒是五祖活了無數年,修為深不可測,在這一刻依舊是難以抵住那種源自心靈的顫慄,彷彿出現在他身後的不是一個生靈,而是那高高在上,一念決定諸天生死的無上存在,而他自己卻只是一個渺小得無法計量其小的煙塵。

天地,在這一刻似乎陷入了一種詭異的停滯,眼見著那一襲白衣出現在毫無抵抗的五祖身後,眼見著那宛如天空雲絮不著半縷威力的手掌輕飄飄地朝著五祖的肩頭落下,一剎那,又似乎是隔了千年萬載。

遊方的掌下,空間疊疊破滅,似一個世界到了盡頭,萬物凝縮歸於混一,碾碎成無。

遙遠的空中,光明神、暗黑大魔神等人駭然,即便是他們,在這一刻也無法控制住自己的身體,無形之中被一股不可抵抗的力量拉扯著朝著戰場,或者準確一點說,朝著遊方掌下的破滅飛速靠近。

轟!

伴隨一陣驚天大響,天空中落下一道金色身影,閃電一般朝著遊方轟擊而來,與此同時,隨著此人的出現,遊方的掌勢也是微微一滯,一直沒有反應的五祖猛然衝出,瞬息出現在百丈開外。

「逆空亂斬!」逃出遊方掌控的五祖來不及后怕,直接就是自己的最強攻擊。

隨著「逆空亂斬」四字出口,遊方周圍的空間突然塌陷了,出現一個多層重疊的空間,可怕的未知空間能量,如鋒利的神刀一般,開始撕扯他的身軀,想要將他扭裂!

「不差。」遊方眸中有神光溢出,在他體表頓時升起一層層蒙蒙聖光,恍惚間如同開闢出無數層層疊疊的空間,五祖那恐怖的力量剎那間被引導分散,竟然沒有一分一毫落在他身上。

「死寂歸墟!」

從天而降的金色人影看到這一幕,二話不說,又是一記恐怖殺招。

絕對的黑暗瞬息將遊方籠罩,身處其中的遊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他周圍的空間,不僅在破碎,更是在擠壓,向著混沌過度!

方圓數百里的地表,以及其上地空間消失了,突然化成了混沌!

好不容易穩住身形的眾多神王強者,這一刻無不冷汗直流,第一時間就亡命地逃向遠方。

只差不到十里,他們就要跟那化為混沌的天地一般,消失世間。

這讓光明神等人驚駭到了極點,遊方和辰家兩位老祖的實力未免太過恐怖,到了這一刻,他們如何還不明白,先前迫使他們不斷靠近戰場的哪裡是什麼狗屁牽扯之力,分明是他們所在的空間不斷被遊方湮滅,他們是被定在空間之中,不斷朝著遊方掌下攜裹而去。

知道了這一點,光明神等人如何能夠不懼,要知道,若不是後來那金色人影出現,打斷了遊方的攻勢,他們這些人可不是辰家五祖那樣的存在,被卷到遊方掌下,絕然只有灰飛煙滅一個下場。 這一刻,光明神等人只恨爹媽沒有多給他們生一條腿,或者一對翅膀。

這種等級的大戰之下,他們引以為傲的神王級修為,連充當螻蟻的資格都沒有,任何一點餘威,都能夠將他們湮滅個百十來回,他們現在能做的,只有逃,逃得越遠越好。

砰!

面對兩大天階高手的最強法則,遊方憑藉從時空大神那裡借來的空間之力終於無法抵擋,那蒙蒙聖光徹底破碎,露出了他的身體。

非是時空大神的力量比不上辰家兩位老祖的聯手,而是借來的終究是借來的,遊方雖然領悟了一些,但是真正使用起來,還是無法真正發揮出其中的力量。

不過,這並不代表,遊方就無法對付辰家兩位老祖了。

「槍來!」

黑亮的長發逆空亂舞,遊方身軀一震,一直以來神聖不可侵犯的氣息陡然變得凌厲無匹,跌宕的烏黑之光源源不斷朝著遊方的探出的右手手掌匯聚,轉瞬便凝聚出一桿通體黝黑的長槍來。

戮神之槍,並非真實存在的神兵,而是藍氏六祖所創的戮神經中禁忌殺戮之法,與其他藍氏諸祖創造的功法不同,戮神經,單聽名字,就能感受到其中蘊含的無窮殺氣,戮神經存粹就是為了攻伐而創造出來的一部殺戮之法。

黝黑的槍桿足足有六尺有餘,而槍尖更是一道超過一尺的殺戮之光,宛如一道吞噬萬物的狹長裂縫一般,只是看一眼,便彷彿將人的靈魂也為之割裂成千百殘片。

這柄長槍剛剛出現,辰家四祖絞殺遊方的死寂歸墟便被瞬間抹滅,隨著遊方手中的長槍輕微一盪,一道道巨大的空間裂縫,剎那間布滿整個天空。

一瞬間,無論是辰家四祖五祖,還是極速逃遁的光明神等人,甚至是遠處正帶著辰南等人破除封印的守墓老人,在這一刻都第一時間產生了一種被天敵盯住的巨大驚悚之感。

一道殺戮神光自長槍中刺出,辰家四祖五祖都是臉色大變。

「逆空亂斬!」

「死寂歸墟!」

二人第一時間打出至強法則,然而,面對那恐怖的一槍,二人的法則竟似紙糊一般,在那禁忌的烏光中,瞬息湮滅。

「該死!」

「啊……」

兩聲驚怒的嘶吼聲幾乎同一時間響起,便看到,那禁忌呃烏光一前一後貫穿了辰家兩位老祖的布下的層層防護,在他們反應過來之前,便炸碎了二人的身體,而後朝著封印的祭壇轟擊而去。

守墓老人暗罵一聲,枯瘦的手掌對著虛空一轟,砸開一大片混沌,而後用袖袍掃出一陣烏蒙蒙的光芒,將辰南等人裹著,通過混沌,出現在數里之外。

轟!

祭壇整個崩塌了,一顆如山嶽般的巨大頭顱沖了出來,不過並不是血肉凝聚而成的,而是石化了的頭顱!

「厲害,足足八道封印,居然一擊就全部破開了。」守墓老人眼皮直跳,他剛才可是在這廢了不少時間,雖然沒有拿出全部的實力,但是像遊方這樣,一擊就破開八道封印,而且,還是被辰家老四和老五兩個天階阻止過後,這樣的實力,他自問不動用本體生死盤,還真做不到。

辰南雙眼一陣模糊,又是憤慨、又是激動!

「還等什麼,還不快去!」守墓老人的神色似乎有些凝重,猛力一甩,將辰南送到了那巨石頭像的頂端。

辰南毫不猶豫,割裂開手腕,任那鮮血灑落在巨石頭像上。

辰家老四和老五沒過多久便重組了軀體,遊方並沒有阻止他們,因為,這個時候,他和守墓老人一樣,已經發現了高天之上新出現的強者。

不約而同的,二人的目光全部朝著高天看去。

高天之上陰暗無比,不知道從何時起,烈陽已經消失不見了,並不是黑色的雲霧、也不是濃濃的魔雲遮攏的太陽,那只是單一的黑暗,彷彿天色本就如此。

在無盡的黑暗中,兩個足有小山般大小的眸子,冰冷無比,透發出森森寒意,閃爍著冷冽刺骨的光輝。

沒有臉孔,沒有頭顱,唯有兩點冷光!

即便下方的人運用天眼通,睜開天目,也根本無法看清黑色的天空被后,到底有著怎樣的神秘!

「吼……」

魔性辰戰的頭顱復甦了,石化的巨頭快速恢復活力,無盡的魔氣狂猛爆發而出,其氣勢實在讓人驚心動魄,堪稱魔中之魔!

遊方也不由多看了魔性辰戰一眼,不愧是這方世界的最強者之一,一個蛻變過程中的魔性之軀竟然擁有這等實力。

既然魔性辰戰已經解封,那麼接下來也就用不著他出手了,他之前也不過是教訓了辰家的兩個老傢伙一頓,畢竟他們兩個也是他那個便宜徒弟的長輩,後面與他那個便宜徒弟的關係也不錯,他還真不好下殺手,若非如此,就憑這兩個傢伙,還能活到現在?

反正氣也出了,現在有魔性辰戰出手,他就借坡下驢,一旁壓壓陣就行了。

而且,憑藉魔性辰戰的實力,收拾這兩個傢伙完全是綽綽有餘。

果不其然,隨著魔性辰戰重組身軀,一招萬古皆空,威風凜凜的四祖和五祖全部模樣大變。

一丈高的四祖消失不見了,原地只有一個半米多高的金色孩童,他無比恐懼的望著四周,用力甩動著自己的雙手,似乎不相信眼前的事實。

重啟全盛時代 高聳入雲的五祖也消失不見了,原地只有一個三歲左右的稚童,看起來粉雕玉琢的瓷娃娃一般。他似乎非常害怕與驚懼,大聲的喊叫道:「辰戰你……你對我們做了什麼?」

雖然他很憤怒,但是話語之音和一個孩童沒什麼兩樣,與先前神威蓋世的五祖天地之差!

即便強如守墓老人也已動容,自語道:「真是霸道阿!」

遊方也呵呵一笑,探手直接將變成娃娃的五祖拉到近前,揶揄道:「這是哪家的小娃娃?怎麼瞎亂跑呢,要是你家人發現你不見了,還不得急死,真是不乖。」

守墓老人聞言,也是伸手將四祖攝到近前,大笑起來,道:「哈哈……你們兩個老小子真是越活越年輕,真是幸福的人生啊,人生能有幾次可以回頭,但是你們可以重溫童年的快樂時光了。哇哈哈……」 對於遊方來說,目前最重要的並不是與多少強者戰鬥,而且,就目前來說,神墓世界唯一的敵人就是天道,可是現在卻遠遠還沒有到正面對抗天道的時機,所以在知曉接下來就是魔主主導將所有天階高手轉移到第三界后,遊方就沒了繼續留下來的心思。

說實話,因為有著一個有自己意志的天道的存在,神墓世界對於遊方來說,絕對是有著巨大的吸引力,但是這個天道卻太強,以至於目前的遊方根本無處下手。

如此一來,這個世界目前來說,對於遊方就沒有什麼吸引力了。

遊方已經打定主意,如果不出意外,他下次過來,就該是天道毀滅六界前夕。

天地初創和天地毀滅,這兩個時段對於遊方的修行都是再好不過的時段,遊方自然不會錯過。

不過,眼下,遊方還是對邪劍仙的養成更感興趣。

將五祖丟給辰南之後,遊方將自己通過太上忘情錄和至凈法創造出來的功法暗中傳給了辰南,感應到虛空中一道道強大的氣息正在飛速迫近,知道,其中就有他打過交道的一些熟人,沒有與他們見面的心思,遊方一指眉心,轉瞬就消失在化形虛影中,離開了這個世界。

重新回到仙劍世界,遊方直接出現在他離開的那個位置,幾乎在他現身的第一時間,他便感到了五股不弱的氣息幾乎同一時間籠罩了這片院子。

不必說,除了蜀山掌門和那幾位長老還會是誰。

遊方也第一時間順著這五股探知的力量感應到了那邊的情況,不由眉頭微皺:「怎麼回事?這時間流速比例怎麼一點規律都沒有?照理說,神墓世界等級高於仙劍世界,時間流速不說是仙劍世界的十倍,怎麼現在感覺變成等比例了?」

帶著心中的疑惑,遊方走出院子,便看到徐長卿在一群白衣弟子的擁護下,一個個都行色慌張地朝著一個地方奔去。

「白豆……」差點隨了景天那小子,遊方改口道:「徐兄!發生了什麼事?」

「是游兄弟啊,此事說來話長,你跟我們來便知道了。」徐長卿這才看到追上來的遊方,一邊解釋,腳步卻不停。

不就是清微幾個老頭子拉著景天割手放血嘛,還說來話長,看你那著急的模樣,你未免也太小看自家的師父們了吧,別說是割手了,就是來個割腕,剁手跺腳什麼的,都要不了他們的命。

心中這麼想,遊方表面上卻沒有表現出來,跟著眾人作出一個緊張的表情,一同朝著通天石所在的位置跑去。

沒多久,一行人便來到了通天石所在,蒼古長老看到徐長卿也在其中,眼中閃過一道關切,嘴上卻是用責問的語氣道:「你們來做什麼?」

刀子嘴豆腐心的老頭子。遊方暗暗撇嘴,不過,下一刻,一種蜀山弟子烏拉拉跪倒一片,場中就剩下他一個人站著,立刻就顯得格外礙眼,遊方只得不動聲色地朝邊緣移了移。

「小師傅,你總算回來了,他們這幾個臭老頭欺負我,他們割我手。」

自從遊方教導景天開始修鍊開始,景天尋常時候,依舊還是直呼遊方其名,但是,一旦有所求或者需要討好遊方時,便會稱呼遊方一聲小師傅。

景天看到遊方,立馬朝著遊方跑了過來,將他那血淋淋的手掌翻著給遊方看,一臉委屈,就像是被欺負了的小狗般。

遊方尚未回答,一眾跪著的蜀山弟子,聽到景天的說法,齊刷刷的朝著景天投來刀子一般的目光,倒是徐長卿知曉景天的性子,所以並沒有像他的師弟們一樣不滿,而是恭敬地對著清微等人道:「師父,弟子敢問何事?若師父有任何吩咐,儘管下令,弟子願意盡全力為師長們分憂。」

「弟子願意盡全力為師長們分憂。」

「你,身為蜀山大弟子,身上有傷不好好養傷,到處跑!」蒼古長老先是指著徐長卿一陣冷喝,接著又指著常胤,大罵:「還有你,不好好照顧大師兄,帶一幫弟子來騷擾我們……」

遊方在一旁聽著牙酸,對於清微等人有意瞞著門下弟子,他倒是能夠理解,畢竟他們是要選將邪氣送上天界的人選,最終更是肩負著凈化邪氣的使命,而凈化邪氣,便是等同於殺死清微他們五個老頭,這樣的事情,能夠不經過這些弟子的手,自然是最好的。

伸手將湊到近前不斷展示自己受傷的那隻手的景天撥到一邊,遊方上前幾步,對著清微施了稽了一個道禮,隨後道:「見過蜀山掌門,見過諸位長老。」

「游小兄弟過來了,早前游小兄弟急著返回師門,不知……」說到這裡,清微稍稍停頓了片刻,接著道:「當然,若是不方便說,游小兄弟也不必為難。」

「也沒多大的事,如今已經解決了,對了,離開時,師尊交代,擔心我學藝未精,護送之路可能無法確保安全,所以讓我請求蜀山掌門的協助,師尊還說,最好能都請到徐兄幫忙,因為徐兄有仙基在身,有徐兄相助,方可保此行萬無一失,當然,還有景天,他乃是天人轉世臨凡,此行主力定然是落在兩位身上。」

「這……此事關係重大,決不可外傳。」清微猶豫了一下,這件事中有一半是要處理那團邪氣,這等同於殺死他們五個人,讓自家弟子,尤其是最是尊師重道的徐長卿來做,可以想象,一旦真相曝光,徐長卿會遭受什麼樣的打擊,所以清微本能得不想讓門下弟子參與。

不過,眼下,他們五人都已經試過,他們都沒有得到天帝的許可,若是沒有選擇的情況下,他們自然別無他法,只能讓弟子們過來嘗試,但是現在,卻有一個遊方。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