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話說回來,自己跟她們目前還沒有什麼關係吧?甄可人要說生氣還情有可原,畢竟自己怎麼說也與她發生過了實質性的關係,但林淺雪那氣呼呼的臉色又是為何?

方逸天一時間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便苦笑了聲,看了看時間,說道:「哇,都快下午三點了,午飯還沒吃了,剛才賽車費神費力的,這會兒還真是餓了!對了,可人,家裡面有沒有什麼吃的啊?」

一說到肚子餓,兩個美女頓時也產生了強烈的共鳴,此前一直光顧著欣喜激動而忽略了腹中空空如也的飢餓感,這會兒被方逸天提起之後那飢餓的感覺立即死灰復燃,瞬間洶湧起來。

「我家裡面有菜,我們是自己做呢還是出去外面吃?」甄可人問道。

「要不我們自己做吧,出去吃也麻煩,今天不是要慶祝的嗎?自己做好了。」林淺雪提議說道。

「好啊,那我們自己做吧!那我們誰去做菜?」甄可人說著睜眼看向了林淺雪,林淺雪也睜眼看著她,而後兩人似乎是心領神會般的一齊將眼神盯在了方逸天的臉上。

方逸天頓時有種不好的預感,苦笑了聲,他說道:「別這麼的看著我,小心我把這當成是你們的某種暗示眼神!」

「去!」林淺雪輕啐了聲,臉色微微一紅,而後便是淺淺迷人的一笑,說道,「方逸天,你來做飯菜哈,我深信你的廚藝肯定是跟賽車一樣的絕頂高超!」

「對對,方逸天,你可不能辜負了我跟小雪對你的期待哦,我去冰箱給你把菜都拿出來,你就放開手腳,盡情的施展你的精湛廚藝吧!」甄可人狡黠的笑著,飛快的跑過去將冰箱中的菜拿了出來。

「喂,喂,我說你們這是先斬後奏?誰說我要炒菜了?」方逸天板起了臉,瞪著甄可人,說道。

「這菜當然得要你來炒,從民主上呢我們三人中我跟小雪都贊同有你來炒,二對一,你反對都不行!從情理上呢,我跟小雪是女孩子,揮刀切菜什麼的玩意割傷了手指頭,你也忍心看著啊?所以說,你來炒菜絕對是合情合理的!」甄可人笑嘻嘻的說著,推著方逸天走進了廚房中。

方逸天心中一陣無奈,所謂自己動手豐衣足食,他要是不炒菜出去外面吃還真是身無分文。

甄可人從冰箱拿出來的菜多種多樣,有冰凍著的鮮魚鮮肉,也有各種蔬菜,方逸天看著一陣頭大,回頭一看,甄可人這小妮子早就溜出了廚房。

他娘的,老子不發威當老子病貓啊!方逸天心想著便拎起了菜刀,走出廚房,對著在沙發上坐著的甄可人與林淺雪吼道:「你們也別干坐著,過來一個幫我洗菜,快點!」

方逸天拎著菜刀,又是一陣大吼,只把這兩個美人兒嚇得小心肝直跳,甄可人第一時間反應過來,對著林淺雪說道:「小雪,這個光榮的任務交給你了!」

「喲,你真是好意思哦,怎麼說我也是客人,要洗菜也是你去洗才對啊!」林淺雪反駁說道。

甄可人一怔,瞪了林淺雪一眼,看著她無動於衷的樣子,只好敗下陣來,心想不就是洗菜嗎,一會兒便搞定,便站起身走進了廚房。

常言說看一個人家是否有錢是否有品位只需看廚房便可知道,甄可人家裡的廚房都是超一流的設計,堪稱是豪華奢侈,而又精美大方,乾淨之極。

方逸天揮刀切肉,轉眼看了眼裝調料的盒子,皺了皺眉,說道:「你家裡都沒鹽了,怎麼炒菜啊?」

「沒鹽了?」甄可人跑過來一看,的確是沒鹽了,便說道,「我記得家裡有鹽的,就是不知道我媽放哪兒了,算了,不找了,去買一袋吧!」

甄可人便走出去,對著林淺雪說道:「小雪,家裡沒鹽了,你下樓去買一袋吧,走出小區,對面就是一家超市,你去過的。」

「行吧,我這就去!」林淺雪正心想著自己坐著等吃,啥也不幹,正覺得不好意思呢,聽到這個吩咐之後便立即起身,走了出去。

甄可人走回廚房,將一把青菜弄好之後便拿去洗。

橙色四葉草 方逸天肉切到一半,轉頭看了甄可人一眼,頓時忍不住再回頭看了這個冷傲美女一眼,她身上穿著的還是那條超短的熱裙,此刻她站著微微弓著身,她那對修長光滑的玉腿展露無遺,豐盈翹臀微微朝上挺著,那姿勢很是惹人遐想!

方逸天看著一陣熱血上涌,而後一個邪惡的念頭泛上心頭! 「簡直嚇死我了!你這兩天怎麼一點音信都沒有,到底是出了什麼事兒呀?」陸季延進衛生院裡邊就把顧可彧攬在自己的懷中,死死地抱著更是在她臉上落下了輕盈的吻。

這衛生院裡邊雖然沒有多少人,但是這中年婦女始終擔心著顧可彧的身體狀況,一直在旁邊陪從著。

顧可彧現在也有些不好意思,用手推了推陸季延轉過頭對著他說道:「這是救了我的大媽,如果不是他們一家人發現了我,我現在恐怕真的……」

這件事情完全是有預謀的,如果那天不是那個大叔突然出現把自己救了出來,說不定她現在恐怕就在那口深井裡邊兒變得腐爛了。

陸季延非常正經的對著那個中年婦女一家道了謝,並且承諾今後會給他們重謝,隨後他就留下了自己的聯繫方式,抱著顧可彧上了車轉到了一家大醫院。

這家大醫院就是顧可彧之前因為道具事件受傷住的那一家,她好像和醫院之間冥冥之中就有什麼糾纏的,就算是一段時間逃離了這裡,過不了多久又會重新回來。

「可彧,你今後就不要去劇組了吧。」陸季延把顧可彧抱在床上,用手捏好她身旁的被子之後,有些欲言又止的說道。

顧可彧的手腳立馬就變得僵硬起來,看著他有些為難的說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可彧,你這兩天接二連三的出意外,我真的每次都擔心的不得了。」陸季延說完之後深呼吸了一口氣,拉著顧可彧的手繼續講道。

「我知道你非常喜歡拍戲,但是你也為我考慮一下好不好,我真的不想每天這麼擔驚受怕了,我只要一想到你隨時可能出意外,我就根本做不好任何事情。」

愛算計:席少的捕心計劃 「你先冷靜一下聽我說,如果是其他事情我可以馬上就答應你,但是唯獨拍戲這件事情,我不可能同意。」顧可彧想了一下,還是遵從自己心中的想法,拒絕了陸季延。

「你應該清楚我做什麼事情都喜歡全力以赴,拍戲這件事情是我從小到大唯一一件主動選擇的事情,我實在想不到除了做好它之外,我還可以在其他什麼地方發揮自己的價值。

我現在雖然一直在學校裡邊學習,但是今後只是有可能會轉型到幕後工作,會去做一個導演,只不過現在我還沒有這方面的規劃,我只想當好一個演員。」

顧可彧把自己心中想說的大概的向陸季延講了一遍,只不過還有一個比較難以啟齒的原因她沒有講出來,江映寒現在簽約到了自己的工作室旗下,顧可彧就必須對他負責到底。

他現在只不過是剛剛回國復出,到娛樂圈裡的流量甚至沒有恢復到當時的一半,回國之後接的第一部戲就是《千山雪》,如果自己這個時候半路退出了,只會給他的演藝生涯帶來沉重的打擊。

更何況江映寒當初離開娛樂圈同自己也脫不了干係,顧可彧認為多多少少她自己也會有一半的責任。

不管是為了自己今後的演繹生涯,還是為了工作室的發展壯大,顧可彧現在都不可能半路退出。

在她的一再堅持之下,陸季延最後還是心軟了,沒有繼續規勸顧可彧,只不過十分擔心她的人身安全,除了必要的事事需要處理之外,更是寸步不離的守在醫院裡邊。

除了陸季延每天到醫院裡邊看望之外,小唐也被賦予了這個神聖的任務,工作室的事情勉強交給了其他助理去做,他每天更是到點就到顧可彧病房裡面打卡。

今天下午工作室裡邊突然發生的意外情況,小唐作為主力軍必須回去處理,本來剛開始他還不願意離開的,但是恰好唐黎佳和陸季庭兩個人來到病房裡邊探望顧可彧,看著又有人在之後小唐才快步離開了。

陸季庭和唐黎佳站在一起,完全就是一對佳偶天成的璧人,顧可彧想著之前自己還做了他們兩個之間的紅娘,一直不斷彌補拉扯著這段關係,現在看著他們兜兜轉轉又走到了一起,心中就是有了一種大圓滿的感覺。

「陸季延這個負心渣男!竟然能夠做出這種事情來!」唐黎佳面色陰冷的對著顧可彧說到,講完之後她突然醒過神來,用力的捂住了自己的嘴。

「你剛剛這個話是什麼意思?」顧可彧皺著眉頭,有些不解的問著她。

並且在心中升騰起了一種太良好的預感。

唐黎佳估計知道自己剛剛多嘴了,臉上也多了幾分懊惱的神色,她低垂著眉眼半天沒有開口,又是抬起頭來看了旁邊的陸季庭一眼最後才轉過頭來對著顧可彧。

她的表情裡邊帶著幾分決絕,又多了一些嚴肅,咽了一口唾沫之後唐黎佳才啟唇說道:「我說之前希望你能夠做好心理准,備這件事情可能對你的打擊非常大,但是我同時實在受不了你什麼都不清楚。」

「你想說什麼就說吧,我做好心理準備了。」顧可彧深呼吸一口氣之後,冷靜的對著唐黎佳說道,不但唐黎佳臉上帶了幾分忐忑,就連她旁邊一向鎮定的陸季庭臉上也多了幾分於心不忍。

「陸季延過不了多久就要和林一一訂婚了。」

雖然顧可彧之前已經做好了萬全的思想準備,但是這句話又像是一個晴天霹靂一樣,讓她整個人都有些遭受不住了,更是腦子裡邊瞬間變得空白,只有這一句話不斷循環播放著。

陸季延之前不是同自己說這一切全都是演戲而已嗎?怎麼現在又變成真的了!是不是因為陸遠瞻逼迫他了!那過不了多久他們就會走進婚姻殿堂,自己究竟又算什麼呢?

「你不要太難過了,陸季延的心中只有你一個人,他這麼做不過是為了滿足我爸心中的願望而已。」陸季庭緊緊握著唐黎佳的時候,對著顧可彧解釋說道。

「他們什麼時候訂婚?」顧可彧現在什麼話都聽不進去了,擺了擺手對著唐黎佳茫然的問道。

「下個月八號。」唐黎佳有些為難,又有些猶豫的說道。 根據權威的研究表明,在廚房裡干那事兒,不僅刺激而且極有情調,要打分的話也是五顆星級別的。

方逸天還真是沒在廚房裡試過那檔事,心想讓老子給你們炒菜怎麼說也得付出點代價吧,正好現在小雪出去了,嘿嘿……

嘴角邊泛起一絲猥瑣的笑意之後方逸天便洗了洗手,擦乾手之後便悄然的走到了甄可人的身後。

甄可人穿著的熱裙極短,因此,方逸天一低眼,隱約看到了她身上穿著的T-back,真是太他娘的具有誘惑力了!

方逸天走了過去,從背後冷不防的抱住了甄可人,容不得她一絲的反抗!

甄可人立即一陣轎呼,回頭一看,接觸到的卻是方逸天那炙熱的目光,她芳心頓時一亂,連忙說道:「方逸天,你要幹什麼,不要啊,小雪在呢!」

「小雪已經下樓買鹽去了,可人,要我炒菜你怎麼說也要付出點代價!」方逸天笑著,更加用力的擁緊了甄可人。

「方逸天,你、你不要在這裡啊……」甄可人口中發出了若有若無的嬌吟聲,喘著氣說著,竟是有點力不從心的感覺。

方逸天可不顧這些,雙手直接將甄可人抱起,讓她坐在大理石鋪成的檯面上,就此擁吻。

甄可人嬌喘著,嬌軀一陣酥軟無力,嚶嚀了聲,意亂情迷之下忍不住的伸手緊緊抱住了方逸天。

纏綿之後,是該進入主題的時候了!

而甄可人似乎也做好了準備,這一刻,無疑是動蕩人心的!

「叮鈴鈴……」

偏偏這個時候,耳邊傳來了一陣刺耳的門鈴聲。

「啊……小、小雪回來了!」甄可人猛地睜開了雙眼,嬌羞欲滴的說著,眼中閃過一絲的恐慌之色。

方逸天也是怔了怔,什麼時候回來不好偏偏這個時候回來,這個小雪還真是不懂事,日後得要好好的調教調教!

甄可人飛快的從大理石檯面上走下來,將身上那凌亂的衣服整理好,而後便是嬌嗔埋怨的瞪了方逸天一眼,便趕緊跑去給林淺雪開門去了。

方逸天輕嘆了聲,還差一步就實現了在廚房裡享受那種五星級別的美妙刺激,偏偏是只差一步啊,早知道一開始就直奔主題,一了百了了!

林淺雪拿著一袋精鹽走了進來,美眸看了看,不由詫聲問道:「咦,方逸天,你的肉怎麼還沒切好啊?還有,可人,你的菜都還沒洗好啊?」

「小雪,這你就不懂了,所謂慢工出細活,你以為像民工食堂那樣,隨隨便便的啊?」方逸天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說道。

林淺雪一怔,也沒往心裡去,雖說她看著甄可人那潮紅的臉色覺得有些異樣,她將鹽放好之後說道:「我不管,反正我只等著吃就行!」

林淺雪便走了出去,廚房裡又剩下甄可人與方逸天,甄可人羞紅著臉,趕緊洗著菜,一顆芳心卻是忍不住的劇烈跳動著,剛才那番偷情委實是過於刺激了,讓她都有點情不自禁。

「可人,我們繼續?」方逸天笑了笑,輕聲問道。

「繼續你個頭!你這個壞蛋!」甄可人沒好氣的哼了聲,如果林淺雪不在,那麼她的回答就不是這樣了。

方逸天淡淡笑了笑,他剛才也不過是句玩笑話,看著嬌羞欲滴的甄可人,他只覺得心頭一片暢爽愜意,不得不說,這個美人兒在那事上的欲拒還迎的媚態還真是他娘的扣人心弦,欲罷不能!

方逸天估摸著改天一定要拜訪拜訪甄可人的家,非得要在廚房裡了償夙願不可!

「可人,剛才你可真是真情流露啊,可惜小雪她們提前回來了。我想你心中也是有所遺憾的吧?」方逸天嘿嘿一笑,輕聲說道。

被方逸天這麼一提,甄可人眼眸中再度呈現出了一絲迷離之意,一張臉頓時紅得幾欲要滴出水來,芳心劇烈的跳動著,沒好氣的瞪了方逸天一眼,氣呼呼的輕聲說道:「還不都是你害的,人家本來好端端的在洗菜切菜,你非要過來搗亂,簡直是個壞蛋!」

方逸天淡然一笑,說道:「這種壞豈非也是你喜歡的?不過我壞得還是很有原則的……下一次找個好機會,我們再續前緣,完成未了的革命事業。」

想到此處,方逸天眼前一片豁然開朗,感覺那春光明媚的春天一次次的降臨在了自己的身上。

甄可人瞧方逸天那副臉色,便知道他心中肯定是在想著什麼齷齪的事,嬌嗔了聲,將菜都洗好之後便堆給了方逸天,逃似的跑出了廚房。

方逸天收斂心神,看著面前的各種菜系,心想就讓你們兩個美女嘗嘗我的手藝吧! 甄可人與林淺雪看著方逸天端上來的一盤盤香飄四溢的菜的時候,也不知是肚子餓還是那菜過於誘人,一個個都禁不住的暗暗流氣了口水。

「吃吧,我們三個人,因此我就抄了三個菜一個湯,應該夠了。這道是酸菜魚,這道是鹽煎肉,這道是清炒青菜,這道是雞肉湯。」方逸天拍了拍手,說道。

「我先嘗嘗!」甄可人迫不及待的拿起筷子,先是夾起一片酸菜魚來吃,吃了之後卻是愣得半天說不上話。

「可人,味道怎麼樣?」林淺雪看著甄可人那副臉色,有點猶豫不決,不知道她是因為過於好吃而發愣還是過於難吃而發獃。

「哎……」甄可人輕嘆了聲,繼續說道,「方逸天,你這讓我們廣大婦女還有何臉面啊,你一個大男人,廚藝都這麼好,不當女人浪費了!」

方逸天聽得出甄可人這是在誇讚他,頓時全身一陣輕飄飄,做男人的優越感油然而生。

林淺雪聞言后也夾起一塊魚片吃了起來,邊吃邊嘖嘖稱讚,說道:「哇,方逸天,看不出來啊,你的手藝這麼好!我決定了,以後你不僅是我的保鏢,我還額外僱用你當我家的廚師!」

方逸天聞言后嚼在口中的一塊雞肉險些吐出來,一臉的詫異之色,說道:「我要當你家廚師,吳媽怎麼辦?」

「吳媽一個人太累了,你可以幫幫她啊,再說了,吳媽還要掃地拖地之類的呢。」林淺雪說道。

「喂,小雪,你也太不厚道了,我剛還想說趁我爸媽出差把方逸天請到我家裡來當廚師呢,你怎麼就搶先說了啊!」甄可人白了林淺雪一眼,沒好氣的說道。

我¥%#¥¥※※……

方逸天一陣無語,感情他都成這兩個美女爭奪的商品了,不過來甄可人家裡當廚師貌似不錯,順帶著可以好好的研究研究甄可人的身體構造,多美妙啊!

方逸天想著想著,口中便是一陣不懷好意的笑意。

吃完飯之後林淺雪要回林家別墅,剛才林果兒都打電話過來詢問她去了哪裡。

甄可人一個人在家中也覺得無聊冷清,便也要去林淺雪的家裡,於是三個人便又走了出去。

方逸天依然是開著他那輛賓士車,甄可人則是開著從慕容軒手中贏來的那輛法拉利F458載著林淺雪朝著林家別墅飛馳而去,她還準備著跟蕭姨她們好好的敘說一遍當時比賽的情況呢。

總裁假正經 回到了林家別墅后三人走下車,林果兒這個小蘿莉跑了出來,看得出這個小蘿莉似乎是有著將自己還未發育成熟的身體充分展露出來的傾向,因此一身超短褲低胸T恤的打扮,顯得很蘿莉也很野性!

很好很強大的蘿莉誘惑!

她那雙修長的玉腿假以時日都可以成長成媲美於甄可人那對美腿的存在,很好很強大!

「哇,可人姐姐,你這輛車好漂亮!」林果兒看著那輛法拉利F458,小嘴張著,情不自禁的說道。

「呵呵,果兒,這輛車可不是我的哦,是方逸天比賽贏的!」甄可人笑著說道。

「啊?你說什麼?大叔……比賽贏的?什麼意思啊?」林果兒一陣犯懵,禁不住問道。

「進去了跟你說哈,今天的比賽可精彩呢!」甄可人拉著林果兒的小手朝著別墅裡面走了進去。

方逸天暗暗笑了笑,想起剛開始接觸甄可人的時候,這個冷傲美女無一處不跟他作對,還瞅準時機的打擊著他,而現在卻是反過來,對他竟是贊口不絕,彷彿把他說得越厲害她就越有面子一樣!

女人啊女人,還真不是那麼容易琢磨的!

走進了別墅裡面后卻是看到蕭姨正好走了下來,她顯然是剛洗完澡,一頭秀髮微微濕潤,身上穿著的一件淺藍色的絲質睡衣,睡衣好幾處都微微沾上水珠,緊貼在了她的身軀上,近乎完美的勾勒出了她那成熟身段!

對於男人來說,最難以抵擋的莫過於熟女的誘惑,更可況蕭姨還是極品熟女中的極品,一張宛如桃花的美艷俏臉,一雙流轉著的桃花眼,顧盼之間自然而然地流露出濃郁的成熟風韻,而且還風情萬種,奪人魂魄於無形!

方逸天看著心頭竟是難耐不住的一陣亢奮,回想起來,這段時間蕭姨一直忙著,他已經有些日子沒跟蕭姨好好進行身心的溝通溝通了。

蕭姨看到方逸天他們后也是一怔,她今天帶林果兒出去遊玩,回來之後看到方逸天他們不在家便上去洗澡,洗完澡之後便直接穿上件睡裙走了下來,不曾想走下來后卻是看到方逸天他們回來了。

瞧得方逸天那近乎赤裸裸的目光,蕭姨身上禁不住湧起一股異樣之極的溫熱暖流,一張桃花妍臉上卻是禁不住微微一燙,抹上了一絲的緋紅,更是平添了不少的嫵媚之色。

看上去蕭姨那一抹緋紅之色像是洗澡過後殘餘的嫣紅,因此大家也沒什麼在意,暗地裡蕭姨卻是翻湧起了一股旺盛強烈的感覺來,前些天她一直忙著,事情都忙完停下來之後身心疲勞的同時也感到一陣的空虛。

看到方逸天之後她知道自己為什麼會空虛了,將近一個星期清心寡欲讓她隱隱有些難耐。

看到蕭姨走下來之後甄可人便開始了她那滔滔不絕的口述,將方逸天跟慕容軒賽場的整個過程繪聲繪色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特別是說道方逸天憑著高超的車技速度不減的一記甩尾漂移超越慕容軒的車子時候,更是興奮不已,激動異常!

一旁的林果兒聽得目光嚮往不已,她情不自禁的拉著方逸天的手臂,說道:「大叔,真是人不可貌相啊,沒想到你飆車這麼厲害,還贏了一輛法拉利!天吶,你就是我心目中的車神,是我的偶像!大叔,你載著我玩一次漂移,讓我享受一下那種感覺好不好?」

方逸天笑了笑,拍了拍林果兒的腦袋,說道:「你別聽可人在那裡瞎說,我哪有這麼厲害。」

「就是這麼厲害,賽道上有監控設備,也錄製下了整個比賽過程,改天我去把錄製下來的視頻給你們看。」甄可人說道。

「他就是故作謙虛,指不定現在他心裏面有多高興呢!」林淺雪說道。

方逸天苦笑了聲,自己還故作謙虛了?他轉眼看向蕭姨,卻是看到蕭姨展顏一笑,說道:「不管怎麼說,方逸天你贏了輛豪華跑車,這是事實,說明你還是很有本事的!」

說這話的時候,方逸天分明是捕捉到了蕭姨看向他是眼角中閃過的那一絲風情萬種的嫵媚之意,隱約是在誘惑挑逗著他。

這著實讓方逸天心口一跳,看著一襲淺藍色睡裙勾勒出來的成熟得溢出蜜汁的蕭姨,方逸天就禁不住的蠢蠢欲動起來,那麼,今晚跟蕭姨一去看看星空? 顧可彧用手捧著自己的胸口深呼吸了好幾口氣,她想盡量的讓自己不那麼失態,但是這一切也都是起不了任何作用的。

這股陣痛比自己當時被刀子刺進肉里的疼痛還來得明顯,更是連呼吸都快停頓住了,唐黎佳看著顧可彧這幅難受的樣子,坐在床邊就著急的安慰著她。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