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此刻沒有人敢掉以輕心,畢竟這還只是外圍,前面,還有更為強大的靈獸。

「該死,原來那日救走天然的,是這不知死活的東西!」蕭寒爆發氣勢,自然也暴露了自己,那正在右軍抵抗靈獸的蚩莽也是注意到了,面色頓時陰沉下來,那日他來可以擒住天然,可是卻被蕭寒給救走了,這筆賬,他自然沒有忘。

「莽皇子,現在還不是算賬的時候。」蚩莽身旁的那位地至尊大圓滿強者提醒道,此刻遭遇如此可怕的獸潮,自然不能夠內訌。

「嘭!」

蚩莽點頭,當即一掌揮出將一頭撲殺而來的靈獸拍成一團血霧,他們右軍這邊同樣遭遇了靈獸的瘋狂衝擊。

由於中軍聚集著最強大的戰力,加之又前軍蕭寒的牽制,更是給了中軍強者準備強大攻擊的時間,一部部強大的神術瘋狂轟出,絢麗的靈光點亮這方昏暗的天地。

戰團中也是不斷有人陣亡,不過戰團依舊順利地在向前推進。

所有人都殺紅了眼,谷中靈獸彷彿無窮無盡,而且隨著往谷中推進,靈獸的等級也是越來越高了,有的甚至達到了地至尊大圓滿級別,讓得戰團中隕落的人也愈發多了。

谷中天穹之上,一場血腥殺伐持續著,人血,獸血,傾灑封魔谷。

地面上,血流成河。 「那是什麼!」

「不會是神仙下凡了吧!」

「估計是!這升龍台乃是連接上界之路,天哪,我們要看到一個活神仙了!」

圍觀的眾多武者並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但是留守在此處的武者們,卻很清楚發生了什麼事情。

的確是有人從上界回來了,而且回來的這個人,很有可能是第一個進入升龍台的那個先天生靈。

這座升龍台被搬到天啟城后,幾大宗門都做過實驗,派人通過升龍台的考驗爬上第六層,利用龍行玉佩啟動傳送陣進行傳送,但是無一例外全都失敗了。

在升龍台的白光升起之後,原本應該飛升上界的武者都被拋出了升龍台。

那位先天生靈好端端的被傳送上界,後面的人卻一個都上不去,問題肯定出在那位先天生靈身上。

為了搞清楚問題的原因,也有幾位符文師進入升龍台的頂層,最終他們推測問題應該出現在傳送的符文之上。

中域中的符文師,當然不可能認識這些神紋,即使他們明知道,肯定是傳送符文出了問題,可是問題出在哪裡,他們根本看不懂,自然也無從下手。

因為這件事情,鬼王薛家的那位少主,連同薛家的「鬼王」都被請到了天啟城了解情況。

薛家少主詳細的回憶了那位先天生靈的容貌,年齡,實力等等……

中域的先天生靈數量實在太多太多,單靠容貌和修為揣測這位先天生靈的身份猶如大海撈針,所以那先天生靈到底是誰?直到現在都還是一個謎團。

這也是為何各大宗門,都要派人守在升龍台的原因,畢竟那位先天生靈事關升龍台的運轉,他的身份,非常重要!

雲殿派遣的人,乃是精英堂中最強的一位弟子之一,踏入照神至極的李布衣。

在看到白光之後,李布衣身形一動,踩著一雙樸素的草鞋一躍而起,搶先一步站在了升龍台的門口。

這位先天生靈很重要,他甚至是打開升龍台的鑰匙!若是沒有這個少年,恐怕升龍台本身就失去了意義,一座無法飛升的升龍台,只能當做一處修鍊秘境。

雖然這升龍台也算是一座頂級的修鍊秘境,可作用就是大打折扣了,甚至不值得幾大宗門如此去拼爭。

李布衣搶佔先機,堵在了升龍台的門口,其他及大宗門的弟子們也不甘示弱,這些弟子基本都是照神至極的實力,乃是宗門內最優秀的一群弟子,他們同樣也了解這位先天生靈的重要性,勢必要將這先天生靈帶回自己的宗門!

所以他們一個個你擠我,我擠你,幾乎將升龍台的這扇門給堵死了!

望著升龍台的大門,即使是這群照神至極的武者們也有一些緊張,雖然從升龍台上降臨的人,很有可能是那位先天生靈,但也有可能是上界的強者!

那些上界強者,擁有深不可測的實力,舉手投足之間就能推山倒海,根本就不是他們可以抗衡的。

若是降下仙人來,尚且還好,若是其他一些殘暴嗜殺的生物,那就更慘了,他們很可能頃刻之間就被滅殺……

即使有這些可能性,他們還是義無反顧堅守在升龍台門前,那個先天生靈太重要了,倘若能夠將這先天生靈帶回去,絕對是為自己的宗門立了大功,得到的賞賜難以想象。

緊張,煎熬,慎重……

各種表情在李布衣這些的人的臉上,不斷地變幻著。

「有腳步聲!」不知道誰說了一句。

眾人側耳傾聽,果然聽到升龍台中傳來一陣沉穩的腳步聲,這些武者耳目聰明,聽力何其強大?

「是人類的腳步聲,」有人補充了一句。

隨著那腳步聲越來越近,這些武者們也緊張到了極致,即使是一向風輕雲淡的李布衣,也是皺著眉頭,雙目之中透露著無比的慎重。

「啪嗒!」

升龍台的門被打開了。

看著門後站著的那位武者,這些照神至極的武者們臉上頓時流露出詫異之色。

怎麼會是一位照神境的武者?

他們此前對這人的身份揣測過無數次,從這升龍台下來的可能是一位先天生靈的武者,可能是仙人,可能是真龍一族的強者,甚至有可能是某些不知名的強大邪物。

但眼前出現的這人,似乎是一位普通的人類武者,只有照神境,也就是照神境三重的修為而已……

怎麼回事?

眾人微微錯愕之際,李布衣的雙目之中則充滿了震驚!

他乾枯的嘴唇囁嚅了一下,吐了了兩個字,「羅征……」

怎麼回事羅征?他不是先天生靈嗎?對了!難道那先天生靈就是羅征?但是這才三個月啊!從先天生靈跳躍了整整一個大境界,羅征就進入照神境了?

李布衣是十分沉穩之人,就算是雲殿的幾位長輩,也不止一次稱讚過李布衣的心性!稱讚李布衣的武道之心極為穩固,只要穩紮穩打,未來肯定能夠取得不可限量的成就。

但是此刻在疑惑,不解,震驚,不可思議這些這些紛亂的情緒衝擊之下,李布衣腦袋裡面也是一片漿糊!

李布衣迷糊了,其他的幾位武者也迷糊,不過他們不認識羅征,很快就回過神來,管他是誰,不過是一位照神境的弟子,先抓了再說!

玄陰館的屠堅白最先出手,他一伸手,全身的骨骼彷彿放鞭炮一般,不斷地爆裂震響,五根手指也詭異的伸展開來,彷彿魔鬼的爪子一般,朝著羅征當頭抓下去!

「幹什麼?」羅征剛剛推開門,就有一幫照神至極的武者發起進攻,羅征臉色也陰沉下來。

「幹什麼?不想死就乖乖跟我走一趟!」 心有不甘 屠堅白冷笑一聲,照神境三重的實力而已,對他還說還不是手到擒來?

「住手!」這時候李布衣終於反應過來,穿著草鞋的腳在地上一跺,一記平淡無奇的太祖長拳直奔屠堅白而去。

太祖長拳看起來平淡無奇,這一門長拳,絕大多數武者都修鍊過。

就像羅征的基礎劍法一樣,許多劍客入門的時候,就要修鍊基礎劍法,而太祖長拳同樣也是如此,大部分武者修鍊的基礎拳法,就是太祖長拳!

不過太祖長拳雖然是大路貨,但也要看是誰用,李布衣浸淫這套平淡無奇的拳法幾十年,也練出了幾分「極簡之道」的意思!

「嘭!」

就這一拳,便是將玄陰館的屠堅白給逼退!

「李布衣,你找死!」屠堅白怒道,明明是他第一個出手,卻被李布衣給逼退,這讓他如何不怒?

李布衣雖然阻止了屠堅白,卻無法阻止其他人。

「嘿嘿,小子,我看你還是跟我走一趟吧!」血木崖的姜雲飛大笑一聲,雙手彷彿一把剪刀一般,也朝著羅征抓過去。

「糟糕!」李布衣心中往下一沉,一個屠堅白就很難纏了,他怎麼可能擋住其他幾位武者?

姜雲飛雙手之中的褐色真元犀利至極,上攻羅征的面門,下攻羅征的雙腿,上面的招式是虛招,下面的招數竟然是想把羅征的雙腿活生生的剪斷!他想先斷掉羅征的雙腿,這樣帶走羅征會省事不少!

羅征看到李布衣阻擋了其中一人,他本準備開口說話,沒想到眼前這傢伙根本不給自己機會,居然不問青紅皂白就想廢掉自己的雙腿!

這讓羅征如何不怒?

「找死!」

羅征手捏成拳,身形彷彿鬼魅一般,朝著後方微微飄動了一下,他整個人看上去就像是一張被風吹拂的幕布,就這樣輕輕的飄動了一下,竟然就避開了姜雲飛的攻勢。

隨即羅征這一拳頭,彷彿閃電一般打出,姜雲飛根本就沒有反應的餘地,胸口就狠狠地挨了羅征一拳。

「噗!」

照神至極的姜雲飛就被羅征輕飄飄的一拳打飛出去,飛出去好遠,好遠,一路撞碎遠處的欄杆,又撞擊那些參觀升龍台的眾多武者之中,再撞碎了好幾棟房屋之後才停了下來。

原本爭先恐後,想要抓住羅征的那些武者們還保持著進攻前的架勢,但這時候他們如同殭屍一般,僵在原地一動不動。

(還有兩章,回來晚了) 終於,經過一番血腥廝殺之後,眾人抵達了封魔谷深處,也即將衝出這方獸潮區域。

不過此刻,所有人的心都是猛地提了起來,這時,只見那昏暗天穹之上,突然出現了兩頭體型龐大無比的黑色大鵬鳥,黑色羽翼遮天蔽日,一對猩紅雙目中充滿著暴戾之色,一股駭人的氣息從兩頭大鵬鳥身體上散發出來。

那是接近天至尊的氣息,兩頭准天至尊級別的靈獸。

咚咚…

不僅如此,此刻下方大地上一陣顫動,只見一頭巨大的魔猿從獸潮深處踏步而來,每一步落下,地面便會瘋狂震動。

而這頭魔猿,同樣是准天至尊實力。

三頭被魔化的靈獸,而且都是准天至尊層次。

三頭靈獸一出現,天空和地面上的靈獸紛紛猶如潮水般退去,在那恐怖的威壓之下,它們感到了恐懼。

此刻,原本血腥的廝殺停止了。

三頭靈獸血腥的眸子死死鎖定了眾人,一股殺意席捲而出,讓人眾人心頭忍不住顫抖起來,三頭准天至尊實力的靈獸,怎麼打?這封魔谷中的靈獸實力,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嘩!

然而,正在這時,戰團上空陡然爆發出了一道璀璨無比的金光,金色光束直衝九霄,而後化作漫天金光將所有人都籠罩進去了,而且那籠罩在戰團之外的金光,竟然化作了一方金色的能量罡罩。

那金色罡罩,看起來防禦力驚人。

原來,是那戰團中央的軒轅戰天出手了,此刻,軒轅戰天手持一塊金色靈鏡,周身金光流轉,散發著無上聖威。

那是一件高階聖物,人皇鏡!

人皇鏡爆發的璀璨金光將戰團護在其中,看著這強大的防禦罡罩,戰團中的眾人也是暗暗送了一氣,看向軒轅戰天的目光也是愈發崇拜起來。

而那前方的蕭寒,此刻嘴角卻是不覺掀起一抹冷笑,手上也開始有了小動作,一滴無色無形的液體神不知鬼不覺地鎖定了軒轅戰天。

「龜孫子,在坑大仙面前班門弄爺,你還太嫩了。」蕭寒心中冷笑。

咻!

然而,還不待眾人鬆口氣,只見軒轅戰天陡然化作一道流光朝著戰團之外暴射而去。

轉眼,軒轅戰天便出現在了戰團的後方,也掠到了金色罡罩之外。

軒轅戰天低頭看了眼手中的人皇鏡,隨即將人皇鏡拋上戰團上空。

嗡!

下一刻,人皇鏡懸浮在金色罡罩之上,金光傾灑而下,無上聖威不斷加持著金色罡罩,罡罩愈發強不可摧。

「有一件聖物與你們陪葬,你們死的也值了。」軒轅戰天站在戰團後方,負手而立,淡漠的掃視著眾人。

聞言,所有人如遭晴天霹靂!

軒轅戰天說,聖物跟他們陪葬?

看著人皇鏡的無上聖威將他們死死籠罩,這一刻,即便是個傻子都明白了。

他們,被軒轅戰天給坑了!

人皇鏡聖威金光籠罩他們,他們出不去,這是畫地為牢,將他們徹底封鎖在這裡了。

而外面,三頭准天至尊級別的魔化靈獸正在逼近!

軒轅戰天這一手,無疑是把他們往死路上逼啊!

剛才,軒轅戰天祭出強大的聖物,眾人還以為軒轅戰天會跟他們一同並肩作戰,然而此刻,他們方才明白,他們,太過天真了!

軒轅戰天,壓根兒就想過他們的死活,畫地為牢困住他們,讓他們只能淪為三頭准天至尊靈獸的獵物!

三頭准天至尊狂暴靈獸的攻擊,這防禦罡罩又能抵擋多久?

此刻,聖威罡罩之前有靈獸逼近,後有這將他們坑死的軒轅戰天。

這一刻,絕望與暴怒的情緒充斥在眾人心頭。

「軒轅戰天,你個卑鄙小人!」

「你他娘的無恥!」

「軒轅戰天我日你姥姥,真是太他娘狠毒了!」

「……」

一時間,不忍心面對另一方向的三頭准天至尊的眾人,便將仇恨怨毒的目光全都投向了軒轅戰天,紛紛出聲破口大罵,有人也在瘋狂攻擊金色罡罩,不過這可是一件高階聖物,沒有觸摸天至尊門檻的強者,如何能夠打得破?

攻擊,只是徒勞,即便是幾位地至尊大圓滿強者。

而破口大罵,也是徒勞。

「強者之路,自古一將功成萬骨枯,若我軒轅戰天日後揚名大千世界,你們會為今日的犧牲感到榮耀。」軒轅戰天負手而立,面色平淡說道。

「放你娘的狗屁!」有強者當即破口大罵。

軒轅戰天不再理會,只是站在那裡靜待看著三頭准天至尊靈獸的到來,待得三頭靈獸攻擊罡罩,他便可以毫無阻攔地進入深處。

「吼吼……」

很快,兩頭黑色大鵬鳥,一頭巨大魔猿,來到了金色罡罩之前,一股浩瀚的恐怖威壓降臨,這三頭靈獸都被魔化了,而且都是准天至尊級別,即便是真正的初階天至尊遇見,怕也得暫避鋒芒。

金色罡罩中,望著那兩頭大鵬鳥投射下來的巨大陰影,以及極端恐怖的威壓,眾人感到絕望,這金色罡罩怕是經不住這三頭准天至尊的幾巴掌就得四分五裂了吧?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