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大部分人都明白,妖祖只是藏在一個角落不願意出來罷了。

如果真接到這樣的任務,他們真的會當場崩潰,這樣一個躲了幾千萬年的老妖怪,真的可以找到?

「這種層次的戰鬥沒什麼好看的,走!老子請你們喝酒!」

「不必了,我們先回營地。」


看著兩人並肩離開,圖方臉上寫滿了錯愕,請他們喝酒都不去?這世道是不是變了?

「喂!天都那傢伙在門口守著,不會放你們進營地的。」

「那我們就在門口等著!」

圖方無奈的搖搖頭,感慨道:「老子是不是對他們太好了?居然敢拒絕老子?」

自嘲的一笑,左手拎著一隻酒壺消失在黑暗中。

營地外,看著去而復返的兩人,天都神君有些錯愕:「你們怎麼回來了?」

風凌霄沒有說話,而是直接將焚天之怒拋了出去,讓天都神君越發驚訝了,這不是還沒用嗎?怎麼就還回來了?


兩人一言不發,走到天都神君身邊盤膝坐下,不一會兒,風子他們也回來了,同樣沉默著坐了下來,讓天都神君越發看不懂了,這是腦袋被驢踢了?放著享受不要,跑到這裡忍受風吹日晒?

他們在儘可能的積蓄力量,因為他們知道,過不久,他們很可能會再面臨一次考核,難度會比前一次的更大。

時間一點點過去,不管是白天黑夜,還是日晒雨淋,他們都和天都神君一樣,如同一塊磐石守在營地門口,巍然不動。

一支接著一支的隊伍回歸,看到了瘋狗小隊之後,很乾脆的跟他們一樣在這裡等候著,因為他們以為這是魔頭吩咐的。

讓他們飽受折磨,這才是魔頭的作風嘛,突然就舒服了,他們還不習慣呢。

整整兩個月,八支隊伍陸續歸來,和所有人預想的一樣,沒有出現損傷,神魔營地也重新開放,四十人整齊的站在校場中央,經歷著和他們初來營地時一樣的陣仗。

不過這一次,大半的人面色都極其難看,因為瘋狗小隊是第一支回到神魔營地的隊伍,代表著他們要接受懲罰。

目光掃視著眾人,天都神君點點頭,滿意道:「很好,你們都活著回來了,我為你們驕傲!」

「現在也是檢驗你們成果的時候了,瘋狗小隊!出列!」


五人往前踏了一步,昂首挺胸,目不斜視,不悲不喜。

「把你們的任務目標都拿出來!」

聽到天都神君的話,風凌霄默不作聲,從空間符文里捧出一隻玉盒遞給天都神君,隨後伸手一撈,一具百丈的金龍屍體被他扔了出來,頓時驚呆了所有人,吳家小隊滿臉的驚恐,他們真的做到了。

這就是他們的任務?所有人驚恐的吞了口唾沫,跟瘋狗小隊相比,他們的才叫做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天都神君露出了滿意的笑容,拿出了一塊玉板,吼道:「圖方!去檢查任務完成度!」

打開玉盒,圖方大喊道:「一考第四環,斬殺逆神者赤霞,帶回逆神者赤霞的頭顱,圓滿完成!」

聞言,天都神君在玉板上書記著些什麼,讓其他人好奇不已,他是在寫什麼?

「一考第五環,找到密室,帶回密室中所有戰利品。」圖方將金龍屍體收了起來,陰著臉大喊:「主要任務目標消失,任務失敗!」

咔一聲,天都神君手裡的玉板碎開,所有人嘩然,古怪的看著前方如標槍般插在地上的五人,連五爪金龍都宰了,主要目標還會消失?他們接到的究竟是什麼任務?

五人綳著臉不說一句話,他們早就商量好了,絕對不把幼龍交出去,大不了再來一次一考。

吳一看著他們,突然大笑起來,指著風凌霄道:「你們輸了!」

其餘幾支小隊也是幸災樂禍的看著他們,就算第一個回到營地又如何?任務失敗,那就是輸了!輸了,那就要剁手!

看到吳一等人冷嘲熱諷,雷弘忍不住喊道:「誰說他們輸了?你們第二個回到營地了嗎?」

現場頓時寂靜的鴉雀無聲,剛剛還興奮的吳一傻眼了,第二個回到營地的,不是他們,是雷鳴小隊,也就是說,他們仍然要剁手。

不過一想到瘋狗小隊一考失敗,吳一心情一陣大好,天知道一考失敗會有什麼懲罰?

將手裡的玉板碎塊捏成粉末,天都神君怒吼道:「圖方!這就是你教出來的人?」

圖方面色鐵青,指著他們破口大罵:「一群飯桶!蛀蟲!你們是吃屎長大的嗎?一群廢物!你們簡直就是神魔營地的恥辱!是永恆神族的恥辱!帝國的臉都被你們這群廢物給丟光了…」

惡毒的謾罵聲響徹整個營地,吳一等人差點大笑出聲,他們從進神魔營地起,從來沒有這麼爽過,哈哈哈!這群廢物!

五人面色鐵青,默默承受著狂風暴雨般的咒罵,突然,風凌霄衣領動了動,一顆小腦袋從裡面拱了出來,親昵的在他脖頸上蹭了蹭。

「快回去!」風凌霄面色一變,這小東西怎麼這個時候睡醒了?連忙把幼龍的腦袋塞了回去。

「風十三!告訴我!那是什麼!」 「告訴我那是什麼!」

面對著質問,和圖方壓迫性的眼神,風凌霄面色一變,回道:「報告教習,什麼都沒有。」

吳一等人很想捧腹大笑,一個個憋出內傷,雖然看得不清楚,不過他們的確看到了一點影子,風凌霄衣服里藏了東西,而他居然說什麼都沒有,這不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嗎?

居然敢當著所有教習的面說謊,後果很嚴重,有好戲看了。吳一等人一個個抱著看戲的心,雷弘等人卻是焦急不已,不斷給風凌霄傳音,可惜,全都是石沉大海。

果然,圖方不依不饒的逼問道:「給你最後一個機會,告訴我那是什麼!把他交出來!」

天都神君和七位教習站在不遠處,冷冷的注視著瘋狗小隊。

神魔營地開放以來,頭一次遇見這樣的刺頭,居然敢庇護任務目標,這樣的風氣不嚴厲整治,以後還不反了天了?

五人額頭上滲出汗水,可是他們的心仍舊沒有動搖,夢落花,絕對不可以交出去!把夢落花交出去,他只有死路一條!

風凌霄毫不避諱的正視著圖方的眼睛,不卑不亢的的道:「我說了,什麼都沒有!」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知道,他要完了,雷弘心裡嘆息著,在神魔營地和教習對著干,不明智啊!

對周圍憐憫和戲謔的目光視若無睹,風凌霄依舊挺直腰杆子,在圖方面前毫無示弱。

雙方對視了一會兒,圖方怒極反笑,後退一步,指著風凌霄道:「真以為我治不了你了是吧?」

「你不服是吧?好啊!按照神魔營地的規矩,只要你打贏我,你可以不必受到懲罰,要是你輸了,我保證,你會死得很慘。」圖方對著他招招手,怒吼道:「來啊!來干我啊!」

看著煞氣四溢的圖方,所有人都明白,他這是動了真怒,準備先打掉風凌霄的銳氣,再把他狠狠的折磨一頓。

如果可以,吳一等人真的很想熱烈的鼓掌,然後拍手叫好,這位教習實在是太可愛了,使勁整!不要留情!最好把瘋狗小隊全部整死!

「來啊!來干我啊!」

圖方憤怒的咆哮回蕩在上空,天都神君負手而立,面色平靜,壓根沒有阻止的意思,無規矩不成方圓,敢破壞規矩,那就要受到最嚴厲的處罰!以後再犯,那就重罰!只要不死就繼續罰!

沒有打破規矩的實力,就必須受罰!

風凌雲綳著臉一步踏出,其餘人也是如此,風凌霄伸出手將他攔住,冷聲道:「我來吧。」

「呵呵,還挺講義氣。」圖方不屑的笑了:「一群飯桶,就算是一起上又如何?老子只用一隻手就可以把你們打趴下!」

風凌雲等人震怒,雙目通紅的盯著他,鼻孔噴出粗氣,一個個蠢蠢欲動,好啊!你不是要我們一起上嗎?看看是誰把誰打趴下!


「不必一起上,我一個人足夠了!」風凌霄平靜的說著,一揮手道:「退後!」

聞言,圖方愣了一會兒,吳一等人也是目瞪口呆,五個人一起上,這的確是一個機會,風凌霄居然扔掉了這個機會,簡直傻到了極點!

原本他們還擔心瘋狗小隊會翻盤,沒想到又來了一個大反轉,讓他們心裡笑開了花,看來瘋狗小隊是免不了受罰了。

風凌雲遲疑了一會兒,無奈的嘆息一聲道:「那你小心。」

所有人自發的後退,方圓十丈,就只剩下風凌霄和圖方兩人。

「狂妄的小子!」圖方冷笑一聲,甩了甩拳頭道:「老子今天就教教你怎麼做人,不管是任何時候,你都會記得今天,逞強好勝,只會讓你變得更可憐。」

「我從來不認為我可憐,我也不需要任何人的憐憫。」風凌霄冷著臉扯掉了自己的長衫,拋給了後面的風凌雲,露出一件黑色的無袖汗衫,勾勒出完美的線條。

幼龍從長衫里鑽了出來,揚起頭看著風凌霄,隨後惱怒的瞪著圖方,就算是過於稚嫩,他仍舊能夠分出誰是敵人。

看到幼龍的同時,所有人齊齊倒吸一口涼氣,他們這才明白,瘋狗小隊的主要任務目標是什麼,而圖方又是為什麼如此憤怒。

瘋狗小隊居然敢私自庇護任務目標!看來之前他們心裡的懲罰還是太輕了,應該更重些!這樣的刺頭不好好收拾,豈不是無法無天了?

「你不是想收拾我嗎?」風凌霄扭著脖頸,發出咔咔的脆響,平靜道:「怎麼還不動手?」

狂妄自大!目中無人!吳一等人給風凌霄的定義又多了幾條,顯然,圖方是把先手的機會讓給他,沒想到風凌霄居然自大到不要,他們倒要看看,待會兒風凌霄輸了還敢不敢如此狂妄。

「看來,是我忽略了教你們如何做人,才會讓你變得如此狂妄,不過現在教也不遲!」圖方一個箭步衝出,怒吼道:「看拳!」

一記直拳迎面而來,沒有任何花哨,卻是天神以下無人可擋的一記重拳,因為其中蘊含的力量法則,已經突破了亞神極限。

「狂妄,是需要本錢的。」注視著這一記重拳,風凌霄輕笑著,往左斜踏一步,錯開圖方的拳頭,同時右臂抬起,掃向圖方的喉嚨。

砰一聲,兩人頓在原地,圖方死死抵住風凌霄的手臂,巍然不動,沒有後退半步,風凌霄也是如此,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吳一張大了嘴巴,一副傻了的模樣:「天神級的山之力?」

「老大!好樣的!」風凌雲四人大聲歡呼,同樣是天神級的山之力,雙方強硬的碰撞,自然是誰也奈何不了誰,誰說風凌霄一個人對陣圖方是狂妄了?正如他自己所說,狂妄,是需要本錢的,他有這個資本!

「哼!別高興的太早了,這只是剛開始罷了。」狄一陰陽怪氣的說道,看著風凌霄的目光極其複雜,充斥著怨毒和嫉妒。

他們同一時間進神魔營地,憑什麼風凌霄可以領悟天神級的山之力?而他們卻連這個層次的門檻都沒觸摸到?如果不是圖方偏袒瘋狗小隊,打死他們都不信。

聽到狄一的嘲諷,風凌雲四人沒有說話,而是繼續給風凌霄加油打氣,或許,這只是一個開始,可風凌霄卻和圖方打成了平手,這是一個讓人無法想象的開始! 「小子,別得意的太早了,你還差的遠呢!」

話音落下,圖方右臂橫掃,似要將前方一切阻礙從中掃斷,隱隱有蠻牛氣勢傳出。

看到圖方動手,吳一等人興奮了,第二種力量法則,蠻之力,和山之力一樣,都是天神層次的力量法則。

僅僅只有山之力,可以和風凌霄打成平手,如果是兩種法則齊出呢?虐他還不是跟玩似的?

風二四人心裡一沉,看來,是他們想的太美好了,圖方精通五種力量法則,風凌霄怎麼可能打得贏他?

「小子,居然逼得我使用第二種法則,你也足以自傲了。」圖方大吼道:「看招!」

風凌霄抬起手臂,將頭部護住,只聽砰一聲巨響,風凌霄沒有後退半步,龐大的力量卻推著他往後滑出了一丈,雙腳都陷進了泥土裡。

「還不錯。」天都神君不由得點點頭,大喊道:「知道他為什麼可以領悟天神層次的山之力,而你們不能嗎?」

聞言,所有人豎起耳朵來聽著,莫非真有什麼秘密?說來也怪,他們這夥人,不管擅長什麼力量,第一個領悟的,必定是山之力,這太奇怪了,莫非也有什麼隱秘?

將手臂放下來,風凌霄的胸口劇烈起伏著,額頭滲出汗水,手臂垂下,輕微的顫抖著。

「山之力,在其他神靈看來,是雞肋的力量,可是在我們永恆神族看來,這是我們的根本!是我們的意志!」天都神君大聲道:「因為有山之力,我們永恆神族的族人不管在任何強敵面前都不會後退半步!」

「或許,有人會以為我們給他一些特殊的待遇,甚至是給他開小灶,所以他才會超過你們這麼多!」

「那麼我現在告訴你們,你們的想法,是正確的!他有著你們都沒有的待遇!」

校場安靜了下來,靜得只剩下天都神君的聲音,所有人心裡憤憤不平,媽的,終於承認了?你們就是偏袒瘋狗小隊,否則差距怎麼會越來越大?

風凌霄平復了一下呼吸,淡淡的看了天都神君一眼,你丫的怎麼不去死?

「你們一定認為,是我們在偏袒他,心裡很嫉妒吧?」

「報告總教習!我們沒有!」

「誰敢說謊,現在就給老子滾!」天都神君的目光掃視著所有人,冷聲道:「現在告訴我,你們有沒有?」

「報告總教習!有!」

幾十人齊聲大吼,敢說沒有的,就不到十人。

「很好!」天都神君指著這些人的鼻子破口大罵:「那老子告訴你們,特殊的待遇究竟是什麼!他背負著你們幾倍重力的時候你們都幹什麼去了?」

「那時候你們在慶幸,感覺自己很幸運,幸災樂禍,落井下石!現在你們告訴我你們嫉妒他!認為這不公平!難道你們就沒有半點羞恥之心?你們知道這兩個字怎麼寫嗎?」

瘋狗小隊強橫的秘訣浮出水面,原本心生嫉妒的人愧疚的低下頭,正如天都神君所說,一直以來他們都認為自己是幸運的,想不到卻被瘋狗小隊甩在了後邊。

風凌雲四人昂首挺胸,身姿挺拔的站在場中,不悲不喜,他們的實力,是用痛苦和鮮血換來的,不值得炫耀。

眼看著自己想要的效果已經達到了,天都神君冷著臉繼續道:「如果我沒有記錯,你們之間有一個賭約吧?」

「那麼我在這個賭約上再加一條。」天都神君指著風凌霄道:「我們就賭他能不能贏!」

「賭輸的人,失去左手千年!重力加倍,敢不敢賭?」

賭?失去左手千年,實力會大打折扣,千年之內,輸的人將會被釘在恥辱柱上無法掙脫。

不賭,他們將會遺憾終身。

「報告總教習!我們敢賭!」所有人齊聲大吼。

「很好。」天都神君負手而立,看了風凌霄一眼,冷聲道:「你們可以繼續了。」

風凌霄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因為天都神君幾句話,現在的情況已經完全不同了,所有人的榮辱都背負在他一個人身上,讓他的心有些沉重。

「來啊!」圖方沖他招招手:「來干我啊!」

風子怒吼道:「**啊!」

現場寂靜了片刻,爆發出滔天的怒吼聲。

「上啊!」

「打他啊!」

一個個吼得臉紅脖子粗,雙目赤紅,根本就是一群病入膏肓的賭徒,看到這一幕,天都神君和七位教習燦爛的笑開了。

「天都,麻煩你了,明天我們請你喝酒。」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