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劉震撼每次修鍊都小心翼翼的,從來不讓其他人看見。

而且他找來的死人,都是花錢向那些死人的家屬購買的,屬於合法範疇,所以這麼多年了,也沒人現他的秘密。

如今鹿一凡卻一語道破天機,怎能讓劉震撼不震驚!

「哼,你在胡說些什麼,我聽不懂!」劉震撼表面上鎮定的冷笑道。

「哈,這邪功修鍊起來雖度快,但是副作用也是極大的,想必劉叔叔應該比我更清楚吧?」鹿一凡依然眼望著大海,背對著劉震撼淡淡道。

但是這話聽起來卻讓劉震撼感覺毛骨悚然。

就好像自己身上的一切都被鹿一凡所洞悉了一樣。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劉震撼說道,但是言語間,已經沒有那麼中氣十足了。

「哼,不明白我在說什麼?我來問你,這些年,你的脾氣是不是越來越暴躁,每當月圓之夜,便通體生寒,唯有飲活物之血,方能止住?」

聽到鹿一凡的話,劉震撼徹底沉默了。

「怎麼?不說話了?好!我再問你。你近幾年是不是殺氣越來越重,動不動就會出現殺心?

你的身體是不是生出了白毛?

你的血液是不是開始變得像油脂一樣?

你是不是已經很久沒有性(和諧)欲了?」

一句句話問的劉震撼根本無從反駁。

因為鹿一凡所說的每一句都是真的!

他是怎麼知道的?

鹿一凡此刻緩緩的扭過身軀,淡淡的說了一句話:「你因為吸收大量的屍氣,如今身體已經開始屍化。

若是再繼續下去,不出一個月,你必定成為沒有靈智的活死人!」

鮮妻抗議:餓狼請節制 「你放屁!」劉震撼滿頭大汗的怒吼道,「黃口小兒,滿嘴胡言!信不信我殺了你!」

總裁老公超給力 「信不信由你。這裡有一枚太上百創丹,能暫時止住你肉身屍化,不過要是徹底治好,還需要我下功夫為你治療一番。」鹿一凡說著,拋給了劉振一枚丹藥。

劉震撼接住那枚丹藥后,看也沒看直接扔在地上冷冷道:「胡說八道!」

言罷,他奪門而去,顯得十分憤怒。

「這次我是看在菲菲的面子上才想救你的。下一次,若你還要我救你,我要你跪下求我!」

鹿一凡冷哼一聲,也開了門,下樓了。

約莫過了一分鐘后。

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突然從樓外飛躍到了天台上。

劉震撼焦急的在地上尋找著那枚剛剛被他扔掉的丹藥。

當他找到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道:「那小子究竟是何方神聖啊!居然對我修鍊的功法知道的一清二楚!

罷了,我就再等上一個月,若是他說的是真的,那這枚丹藥就是我最後的希望了。」

回到大廳后,原本等著看笑話的吳悅海驚奇的現,鹿一凡非但沒有一丁點事情,連劉震撼也不見了。

再也沒有理由呆在這裡的吳悅海只能憤恨的離開。

臨走前,他盯著正和劉菲菲親親我我的鹿一凡,暗恨道:「等著吧,老子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

……

生日宴會尚未結束,劉震撼就一頭扎進了自己的軍車裡回去了。

上了車后,知道今天生的一切的司機問道:「少將,那小子怎麼說?」

「那小子……有點兒邪門。」劉震撼心中久久難以平復的說道。

「怎麼?他不同意離開菲菲?」司機再次問道。

「不是這件事……算了,不管他了。反正我已經警告過他了,相信他也不敢對菲菲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來。」說著,劉震撼略一沉思道:「下星期便是江東第一武道大會開始的時間了吧?」

「是的,少將。據說這次江東四大家族耗費重金請了無數高手來,尤其是葉家,更是請到了化境大圓滿的高手。現在每天都畢恭畢敬的把他當大爺一樣伺候。

還揚言,要統一整個江東!」司機說道。

「化境大圓滿高手?」劉震撼眼前一亮。

雖然同為化境高手,但化境大圓滿和化境初期仍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這種境界的高手已經有了通天徹地的本領!

說不定,他能治好自己身體上的問題呢?

「好,下星期咱們也去看一看江東第一武道大會。若葉家真的請到了那等高手,就說明葉家有了和我劉家比肩的資格。

說不定我們兩家可以聯姻,壯大兩家的實力。」劉震撼眼睛微眯著說道。

但是不知為何,他在說這話時,手不由得摸向了鹿一凡送給他的那枚丹藥。

(本章完)

記住手機版網址:m. 回到學校的鹿一凡,還沒走到宿舍,鹿一凡就看到肥牛焦急的在東張希望。

「肥牛,你幹嘛呢?」鹿一凡好奇的問道。

「哎喲,親哥哎!你幹嘛去了?不知道今天就是軍訓的第一天嗎?來咱們江大的軍訓的軍官可都是江海省軍區派來的特種兵!

一個個壯的跟老牛一樣!而且個頂個的嚴格的要命!

我因為太胖,跑兩步就脫水,這才僥倖逃過了一截。

不過你可就慘了,上午的軍訓沒參加,被教官點名批評了。

現在教官很生氣,估計你去了少不了挨訓。說不定還會被體罰。」

「這麼誇張嗎?不是說大學軍訓就是走個過場嗎?」鹿一凡驚愕道。

「鹿一凡!你總算是來了!上午幹嘛去了,居然逃避軍訓!」就在這時,河雯從遠處踏著高跟鞋,飛快的跑過來了。

她這一跑不要緊,鹿一凡內心直呼受不了。

就看見她的兩個胸晃動的像是有兩個水袋戴在胸前一樣。

那波濤洶湧的樣子,甚是壯觀!

「哦哦,不好意思河老師,我上午去給劉菲菲慶祝生日了。」鹿一凡摸著頭哈哈一笑道。

「給劉菲菲慶祝生日?那你怎麼不說給古歌慶祝結婚紀念日呢?」河雯一聽,就覺得鹿一凡在吹牛逼。

他一個學生,怎麼可能認識劉菲菲!

對於鹿一凡,河雯覺得他本質不壞,就是為人色了一點,還愛吹牛。

但是學習成績那是有目共睹的。

她身為班主任,不能放任鹿一凡再這麼墮落下去。

身為一個老師,必須將這種愛逃課的壞學生拉回來!

「古歌結婚了?我怎麼不知道?」鹿一凡驚愕道。

「別吹牛了行嗎?說正經的,為什麼不來軍訓?」河雯再次問道。

「我真的是……哎算了,我是去給一個朋友慶祝生日了,行了吧。」鹿一凡也不再提劉菲菲了,反正河雯也不信。

「因為給朋友慶祝生日,你就能逃課?你這行為也太惡劣了吧!你要知道,軍訓也是大學的必修課,是有學分的!

要是得不到這個學分,你是無法畢業的,會成為肄業生的!

你知道這後果有多嚴重嗎?

肄業生沒法考公務員,事業單位,不能入黨,連國企都不要!

甚至是稍微好點的大企業都不會要肄業生,你知道嗎?」河雯吧嗒吧嗒的嘴跟機關槍似的。

「知道了,知道了!」

鹿一凡也不想跟這個女人繼續糾纏下去了,敷衍的說了兩句,趕緊往操場上跑去了。

望著鹿一凡遠去的身影,河雯不禁嘆氣道:「這孩子,怎麼就不能靜下心好好聽我說兩句呢?」

殊不知,她的嘴就跟小鋼炮似的,誰聽了不煩啊!

……

……

江大的操場十分巨大,足以容納整個大一全部新生同時進行軍訓。

此時此刻,整個操場上都是一個又一個的方陣。

此時學生們一個個都被曬的跟烤乳豬似的,穿著綠色的軍裝,頂著個大太陽,神色肅穆的站立著。

「報告教官,我來晚了!」鹿一凡滿不在乎的走上前去說道。

蜜愛獨寵:冷少的腹黑甜妻 軍官名叫蘇逸塵,年齡也不大,和這群大學生差不多。

不過因為他在軍中表現優秀,年紀輕輕的就被提拔成了團長。

這次軍訓,他也算是領頭的教官之一。

蘇逸塵瞥了鹿一凡一眼,冷笑了下,沒有理會他。

而是對著這群學生開口道:「你們是不是以為軍訓就是走個過場,就像小孩子過家家?」

「不是!」學生們大聲道。

「很好!這樣就對了!我告訴你們,只要參加了軍訓,站在這個軍訓的操場上,此時此刻你們就是真正的軍人!

大聲告訴我,軍人的天職是什麼?」蘇逸塵大聲吼道。

「是服從!」學生們也憋足了勁吼道。

「很好!那麼告訴我,怕苦怕累,逃避了軍訓,那又算什麼?」蘇逸塵嚴肅的問道。

這下學生們回答不出來了。

他們互相看看,又看看鹿一凡,沒有人敢說話。

不過白鳳九此時卻幸災樂禍道:「報告長官,是不是算逃兵?」

「很好,你說的不錯!逃避軍訓,就是逃兵!若是放在戰爭年代,那是要槍斃的!」

白鳳九聞言,朝著鹿一凡吐了吐舌頭,戲謔的笑了笑。

鹿一凡翻了個白眼,對於白鳳九這種幼稚的行為很無語。

蘇逸塵扭過頭來,看著鹿一凡問道:「你是鹿一凡?」

「是!」

「大聲告訴我,你叫什麼?」

「鹿一凡!!」

「再大聲一點,你是啞巴嗎?!」

知道教官是要整自己,鹿一凡看著蘇逸塵微微一笑道:「確定要我再大聲一點嗎?」

「廢話!給老子大聲點!」蘇逸塵震怒道。

鹿一凡運轉體內真元,胸中真氣鼓盪,腹部猛一收縮,朝著教官蘇逸塵如同獅子吼一般的大聲吼道:「鹿一凡!!!!!」

嗡嗡嗡!!

蘇逸塵只感覺自己的耳膜都要被震破了,腦子嗡嗡作響,一個沒忍住,直接坐在了地上。

鹿一凡的這一手,是類似於海豚一樣的超聲波,只能讓特定的人聽到。

學生一看,不禁捂著嘴巴指著教官低聲笑了出來。

他們可聽不到鹿一凡如同獅子吼一般的叫聲。

他們還以為教官是被鹿一凡給嚇到了呢!

蘇逸塵從地上爬起來,隨手一摸,卻發現自己居然耳邊流血了。

但是怎麼檢查,他也沒發現自己身體哪裡不對了。

不過看到學生們都在嘲笑自己,蘇逸塵有些惱羞成怒,不禁把怨氣都發泄在了鹿一凡身上:「說!上午為什麼沒來軍訓?」

「報告教官,我有事要辦!」鹿一凡道。

「有事要辦?有什麼事能比軍訓重要?你知不知道,在戰爭年代……」

「教官,現在是和平年代,不是戰爭年代。」鹿一凡一句話把蘇逸塵給噎的半死。

其實他很不爽這個教官,不過因為對方是奉命來軍訓的,鹿一凡才給他面子,沒有打他。

要知道哪怕是面對江海省軍區的少將,劉菲菲的父親,軍神劉震撼,鹿一凡也敢說對方是螻蟻。

區區教官,他又何曾會放在眼裡?

(終於更完了!肩膀酸疼酸疼的!我得洗澡上床看會兒電影了。)

(本章完) 鹿一凡的話顯然讓教官很生氣,他指著地上怒極反笑道:「犟嘴是吧?200個俯卧撐!現在!做!!」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