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

該死的清王。

不管何時光緒都從來不會去考慮自己的問題,一切問題都是別人的過錯。他也從不去想,明明他現在已經是清王,本就應該去承擔肩負起一些責任。

他從不想這些。

光緒就是一個徹頭徹尾自私到極致,且性格乖張跋扈,狂妄自大的傢伙。

「拿來。」王座上的趙信又抬起手,眉眼低垂,「難道你再等著我親自去取么,如果我親自去取,你可沒什麼好結果。」

「師尊!」

光緒高呼一聲,指著趙信怒斥道。

「他就是趙信!」

聽到這番話的大羅金仙突然心頭長嘆了口氣。

蠢貨!

這時候喊出來,難道是指望著他幫忙么?

虛空之上不知道有多少大能再看著,他怎麼能亂出手。怕是哪怕他稍微動一個歹念,說不定他都有可能會被虛空上的大能們滅殺。

為何光緒會是道統?

他真的是么!

大羅金仙的腦海中也堆滿了對光緒的懷疑。

真的很難相信,接受了道統的儲王,能夠像光緒這般沒有任何擔當之心,碰到問題只知道去找其他人,自己從未曾想過獨子去面對。

這樣的人他配做王么?

「你是他師尊?」王座上的趙信單手托腮,看了一眼大羅金仙老者,眉眼中伴著淡淡的笑意,「為什麼要收他,您也是大羅金仙,在蓬萊之中也是有身份地位之人,以您的眼界怎麼能看中這種無知的小子?」

「是你殺了我徒兒!」

「不是。」

「你竟然說不是?」大羅金仙皺眉,光緒聽后卻是凝聲怒斥道,「師尊,你別信他的,就是他做的,現在的他只是不敢承認而已。為師兄報仇,殺了他!您現在抬抬手,他就必死無疑。」

「呵……」

王座上的趙信一臉的輕蔑,旋即看向大羅金仙。

「不是我做的,應該是我姐做的。我沒有實力殺金仙,我只是說了實話。我姐會殺他倒也不奇怪,他當時試圖殺我,若非我八大伯及時趕到,我雖然未必會死,估計也會受一些傷。」

「你八大伯是誰?」

「烏乎。」

趙信輕聲低語,大羅金仙聽到這名字后瞬間臉色就變得凝重。

「污老八?」

「是。」趙信輕聲低語道,「前輩想為您徒弟尋仇,我可以理解。你的徒弟可能確實也是因我而死。可是這件事解決的方式有許多,咱們可以慢慢談。償命不可能,我的命比您徒弟的命金貴的多。」

聽到這番話的大羅金仙神色瞬間一凝。

這話……

是說他徒弟的命賤么?

偏偏,他雖然心中惱火,卻是又無從反駁。

「前輩,話雖然不好聽,事兒確實是這樣的事兒。人活在世,都頌揚著人人平等,可是這世界上就是有著許多從來都不平等的事情。」趙信低語道,「您徒弟,死了也就死了,您想為他報仇是不可能的。您殺不了我,如果您對我動手,反而會給您自己引來麻煩。如果,您說您為了您徒弟的命,寧願放棄自己的生命,那您現在可以對我出手了,我就坐在這裡,動都不動。」

趙信的聲音很輕,卻是縈繞著濃重的威脅還有自信。

王山眾君王都默默的看著這一幕心悸不已。

這份從容。

這份魄力!

就算趙信剛剛的話中不難聽出威脅的意思,可是不管怎麼說大羅金仙就站在他身旁不足五米,想要取其性命就是一瞬間的事情。

他這是將自己的命都扔到了牌桌上。

「小子,你應該知道我如果想要殺你,其實你背後的人根本趕不來救你的。」大羅金仙輕聲低語,趙信笑吟吟道,「前輩啊,我不是光緒,我從來都不指望將著別人能來救我。我做的所有事,都沒有進行這方面的設想。」

「那你還敢說那種話。」

「是啊。」趙信低笑一聲,「我說了。」

大羅金仙垂眸看了趙信良久,他就一直看著王位上的趙信,感受著他的那份自信和氣魄,心中不禁驚嘆。

天人!

他不知道該如何去評價趙信,在他看來這應該是最適合的。

趙春秋和何歲穗的兒子么?

倒是沒丟了這二人的臉。

「好,老夫給你個面子。」大羅金仙聽后微微點頭道,「既然知道你是誰,那老夫也也就知道你姐姐是誰了,這件事兒我會去找你的父母談的。」

「請便。」

趙信笑著抬著,大羅金仙又看了趙信一眼後點了點頭。

「你倒是有個王相,若有機會到南島,可以來老朽的山門做客。若是早知道是你,老夫就不會來摻和這爛攤子。」

報仇?

他沒有辦法替福大海報仇了。

若是旁人也就算了,趙春秋和何歲穗的兒子,就算是他也動不得。福大海竟然想要殺了趙信,那他死了怪不得別人。

大羅金仙他很清醒。

福大海確實是他的得意門徒,可是他自己的性命更為重要。

修行到大羅金仙的境界不容易。

想要走到這一步,要面臨多少的艱難險阻,他不可能真就衝動的為了給徒弟報仇在這裡將趙信斬殺。

將自己的命都搭上!

去找何歲穗和趙春秋討個說法,也就是他能做的極限了。

到時候如果真的得到了一些補償,就將這些交給福大海的家人,他這個師尊也就算是做的仁至義盡。

趙信剛才有句話說的沒錯。、

人人都頌揚著平等,可是這世界卻是不平等的。

有些出生就擁有著雄厚背景的二代。他們的命就是要比其他人都金貴的多。別說是死了個金仙,就算是死了個大羅金仙又能如何?

何歲穗和趙春秋又不是做不到。

就算是真的碰到了亡命之徒,就是要跟趙信換命,那亡命之徒也未必會如願。這等仙二代怎麼可能沒有法寶傍身?

再者,誰知道這虛空之上有沒有趙春秋和何歲穗派來庇護趙信之人。

福大海剛要對趙信出手,污老八就瞬間出現,誰知道這回污老八是不是也會從某處冒出來。

如果他要是知道趙信是趙春秋和何歲穗的兒子。

這爛事兒他真的管都不會管。

管了,只是在自取其辱。

王座上的趙信笑吟吟的點頭,大羅金仙又朝著周圍看了一眼,最終目光停留在光緒的身上,眉眼中儘是掩藏的怒火。

白白浪費了他五年的時間!

可惜,卻培出個蠢貨。

朽木不可雕。

在光緒的身上體現的是淋漓盡致。

跟著他修行之時還未曾感覺出來,那時候沒有外人在。可是只要一跟人接觸,他的弊端就徹底的暴露無疑。

昨夜,他就感覺出來了。

好在他的愚蠢並沒有將火引到他的身上,五年的時間對他來說也就是彈指一瞬,他唯獨比較嘆惋的就是自己在一個不值得栽培的人身上浪費了那麼大的精力。

將他培養成了個仙人。

「師尊……」聽到大羅金仙話的光緒有些慌了神,大羅金仙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從今往後,你我不再是師徒。清王,你真應該學聰明一些,將璽印交給趙公子,對你來說不是一件壞事。」

這是大羅金仙給光緒最後善意的提醒。

五年師徒。

五年的朝夕相處。

要說沒有一點感情總歸是不太可能。

大羅金仙不可能為光緒去掃平眼前的障礙,他現在說對這些就是希望光緒能夠聽懂他的深意。

他沒有辦法跟趙信爭。

他,不配!

不管是身份背景,亦或是膽識氣魄,他跟趙信都是天差地別。他在趙信的眼裡只能是一個跳樑小丑,僅此而已。

「師尊,師尊!!!」

光緒凝聲大喊著,大羅金仙就直接從王山之上騰雲而去。

王山眾人皆驚。

他們都沒有想到,趙信的三言兩語就能夠讓堂堂一位大羅金仙,就這樣偃旗息鼓的從王山離去,不再理會光緒分毫,對自己徒弟的死也不再爭論。

這……

到底是什麼背景。

元國君王也眉頭輕鎖,他知道一個暗中庇護趙信的人,可是在他看到那位並沒有這麼大的能量。

趙信的身後還有更大的靠山。

「他倒是個聰明人。」虛空上高挑的女子眉眼低垂,看著那個騰雲而去的老者輕哼一聲。

「人家好像不是沖著咱倆走的。」蘿莉低語。

「重要麼?」高挑女子渾不在意的聳肩,「他沒有對小信出手就夠了,到底是忌憚於誰不管出手,這件事又能有什麼影響?」

「他好像還誤會了。」

踩在雲端上的小蘿莉低語一聲道。

「趙信好像還有別的姐姐。」

「你還不讓他有個親姐了?」高挑女子蹙眉道,「都來這麼久了,難道你還不知道小信的父母是誰么?」

「誰呀?」

「趙春秋和何歲穗,烏乎天天在小信那待著,你反應不過來。」

「他們倆是誰?」

讓高挑女子意外的是,小蘿莉竟是一臉的好奇,那眼神中分明就在說著幾個大字。

她,不知道!

「你……你竟然不知道趙春秋和何歲穗么,你什麼什麼年代的人啊?」高挑女子一臉驚訝,小蘿莉聽后聳肩道,「我為什麼一定要知道,你想知道我是什麼時候的人,我不告訴你。」

「愛說不說,反正趙春秋和何歲穗是蓬萊大前輩,三皇五帝都給面子,這樣說你應該就明白了吧。」

「嘶,趙信他爹娘這麼狠啊。」

「你以為……」

就在這對姐妹倆言語間,虛空中戴著面紗的女子也看著大羅金仙離去的背影,輕哼了一聲。

算他識趣!

要是真敢對他的合作夥伴動手,她第一個饒不了他。

虛空之上眾大能都默默關注著這一幕。

清國王山,趙信微微眯著眼。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