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秋曼晴是否清白還在,這都算是他哥哥的醜聞了,而這個醜聞,是因莫東而起。

林成殺意已若實質,道:「動手,殺了他。」

當即,就有強靈宗的弟子要出手,展開的修為都是蛻凡中期境界。

「讓我來。」

秋明幾乎是跨步先他們面向莫東,一抹猙獰布滿了整張臉,他想要讓莫東身敗名裂,卻沒有想到反而是弄巧成拙,節外生枝,使他們秋家自身遭遇了麻煩。

他現在唯一可做的就是殺了莫東以證明他妹妹的清白名聲,也正好讓莫東身敗名裂。

「想要抹黑我們秋家,臨死拉個墊背的,你做夢,現在我就殺了你為父報仇。」秋明獰聲一句,蛻凡五重的修為散開,掌中散開著靈力。

「只是就要看你有沒有這個能耐。」

莫東忽然向前踏出一步,在這句話剛落下的時候再次向前一步,這一步落下他身上的氣息無比凌厲。

這股凌厲的氣勢,立刻將秋明心神一懾,也讓眾人驚異起來。

「你的修為……」秋明驚駭。

「你說我不過區區真武境界……」

莫東踏出一步,他神色冷然,身上氣勢又漲了幾分,迫的秋明不有自主的向後退了一步。

「你說我姦淫婦女……」

再邁一步。

「你說我隨便殺人……」

莫東身上的氣勢達到巔峰,衣服竟然無風自動,連靈動層次的人都從莫東身上感到了一絲危險。

此時,秋明臉色蒼白的又向後退了幾步,他看著莫東的目光充滿了不可置信。

鮮妻嫁到:老公,別來無恙 想不到被強靈宗、青木門拒絕的莫東怎麼可能突破真武境界。

「你們說我無恥,說我人渣……」

莫東凌厲的眼眸掃了青木門和強靈宗的弟子,他的眼眸如泛著劍光,這兩宗弟子有修為比莫東高的人內心也不由有退怯,更別提修為不如他的人。

「秋明,今天我們兩家的恩怨就到此結束吧。;」

莫東忽然盯向秋明,目中殺機一閃,抬手橫擊而去,要將秋明格殺。

而秋明早因為莫東的修為而驚了心神,再因莫東的氣勢破了膽氣。

莫東以真武八重境界擊殺他父親,他爺爺半步靈士,雖然有祖劍在手,但要秋明正面面對的時候,他的心裡就底氣不足。

再說,莫東已經不是雲水城的莫家少爺,他殺過人、斬過妖獸,殺氣不是說出來的。

秋明哪裡還有剛才的膽氣。

「不要。」秋明驚恐的向後跑,其實以他的修為多少是能與莫東一戰的。

「給我住手。」

就在這個時候一聲怒斥,一道靈力波動阻攔了莫東的攻擊,是強靈宗的一個靈動境界的弟子。

「殺了他。」林成道。

這個強靈宗弟子轉手,就向莫東一掌拍來。 「優爺君您真是貴人多忘事啊,還記得上個月十號在棗莊的事么?」他說著臉色沉了幾分。

「棗莊?」提起棗莊她想起來了,就是那個被她裝神弄鬼嚇跑的鬼子啊,當時他帶著一隊人馬去棗莊搶掠正巧碰上了她,於是他們集體假扮成白衣長長獠牙的遊魂野鬼。

因他們先用假人帶頭他們的槍打不死假人,於是害怕了還真以為是鬼的嚇得屁滾尿流跑了。

「哈哈哈….」蘇心優想起都忍不住大笑,喪心病狂的到處搶掠殺戮,還怕區區幾隻野鬼?

土匪們也是想了起來跟著蘇心優大聲的笑話他們,並帶著嘲諷的話語。

那件事對於藤野君來說簡直是恥辱,她的嘲笑惹怒了藤野君「給我殺!」

頓時四面機關槍對著倉庫中央掃射,早有準備的他們在藤野君下開殺令時甩動手裡最原始的攀爬方法飛勾繩索,他們人不是很多,而且反應能力有點差。

十幾個人一下飛了上去還亂槍掃射不少人把自己的人給掃了下去。

藤野君看到自己的手下這蠢真的是直罵人。

上次扮鬼嚇他們並沒有要他們的命,這回還敢來尋仇,真是太好笑了。

蘇心優以最快的速度到藤野君身後用槍指著他的腦袋。

他怕死的喊停那些亂槍掃射的鬼子。

裡面槍聲一響,外面的人自然就沖了進來,蕭陋後面還叫了些兄弟過來,他們的人全寨總共也就一千號人,除去女人和小孩子只有七百多號人。

全部叫來,倉庫里的那兩百多號鬼子根本不是他們的對手。

於是發揮了他們的強項:搶。

先是搶了那些鬼子的機關槍,再把人全綁在倉庫裡頭。

「太君,這下好玩嗎?想不想嘗一下穿炸彈衣的感覺?」蘇心優說著親自己給他纏上他們安在胖駝他們三人身上的定時炸彈。

她對於各種槍支炸藥無疑是最熟悉的,因為做為一個殺手,幾乎是全能的。

剛才還拽得一批的小鬼子現在被嚇尿了,腿都軟了下來。「好漢饒命…」

這剛求饒呢就被蘇心優拿了塊從地上撿來的布塞進嘴裡。

調好時間拍拍他的臉說「太君,給你調了三十分鐘,這三十分鐘還沒解開這三個定時炸彈的話你們就等著粉身碎骨吧啊!」

「唔唔唔….」嘴巴被堵住了想要說話卻說不出來只能對著蘇心優瞪眼睛。

「哈哈哈」蘇心優仰天大笑並喊到「兄弟們,拿著戰利品走!」

眾土匪開心的挑選了自己喜愛的槍支背著就走。

有位胖子還從藤野君身上搶了一塊金燦燦的懷錶。

藤野君只能幹瞪眼的看著他們就這樣把他死守的軍火庫一搶而空,雖然很多都運走了,可剩下的連毛都被颳得一絲不留。

若不是嘴巴被堵住了,他真的要吐血,在這之前他還信誓旦旦的向上頭保證,這次絕對能幹掉飛龍幫。

這下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現在還性命不保。

身上的炸彈半個小時之後就全爆炸!

*

以蘇心優為首,一隊人馬走了大概半個小時之後,軍火庫嘭的一聲發出巨響,然後倉庫內像點了不少的鞭炮一樣噼哩啪啦的響個不停。

飛龍幫以馬代步,出行全靠馬,所以他們也是當地有名的馬匪。

蕭陋不得不佩服這位他欽點的大當家,果真的是運氣太好了。

「大哥,這回雖然搶的東西不多,可這一仗打得漂亮!」

蘇心優卻不以為然不屑的說「那些個傻X鬼都怕還想來對付我?」

蕭陋對她是越來越欣賞了,豪爽的大笑道「哈哈哈,你這女人的膽是鐵做的吧?真的是天不怕地不怕。」

「老子想當年為了去刺殺一個黑幫大佬,從幾千隻槍口中逃生都沒死,更何況是這兩百號鬼子,還有,沒事出動那麼多兄弟你也太小題大做了吧?」有時候還真懷念在新時代的時候,那時候電子科技發達,現在這年代,最發達的東西就電報,再者就是相機,那種拍一張照片會爆燈的老相機。

「黑幫大佬?」蕭陋並沒有聽過黑幫大佬是啥一臉懵的望著她。

「駕~」蘇心優並沒有解釋,而是笑笑踢馬兒快跑。

一群馬兒浩浩蕩蕩的走遠之後,並未發現在他們不遠處有人用望眼鏡望著他們的一舉一動。

心中猛獸 「司令,看來這飛龍幫不簡單啊,一個女人帶著十幾個人就能把兩百號人搞定!」薛副官也在用望眼鏡望著剛所發生的事。

何弘翰把望眼鏡給一旁的小跟班,嘴角浮起一抹笑。

「薛副官,猜猜這個女人是不是蘇小姐?」

薛副官想了會說「我猜,不是!蘇夫人說過她的女兒柔情似水,是個柔弱的姑娘,剛才那位姑娘怎麼說也是厲害人物,長得是挺標緻的,可惜整天跟一群男人混在一起,看樣子不是個好貨!」

儘管薛副官不看好蘇心優,何弘翰卻是十分的欣賞她的膽識「是不是好貨不試過怎麼知道呢?」

從上頭的眼神看出,他對那位女馬匪很是感興趣,上頭向來不近女色,難得他對女人感興趣,薛副官也不好潑他冷水「司令,希望你能啃得下這口紅辣椒!」

能號令一個匪幫的女人,不用想肯定是辣得很,也不是那麼好啃的女人!

「哈哈哈,三日之內,飛龍幫必會收編在我何家軍中!」

他來梧桐城沒多久,也就半個月他把很多山頭的土匪都收編成為了正式軍正在訓練,相信這飛龍幫也是勢在必得的事。

…..

回到飛龍寨,這次搶的東西不多,也就空著馬車回家去,女人們看到當家的回來了高興得上前去看有沒有什麼好東西帶回來,看到他們兩手空空的回來,不高興了都各自己散去。

這些女人都是剛開始不願上山的,後來上了山就不願意下山了,有些還把自己家姐妹給拉上山來,因為啊,山下戰亂不說,地主家也是吃人不吐骨頭的,還不如在山上每天做做飯洗洗衣服還要來得舒服安逸呢。

看到這群女人,她想起山下家裡的女人,當然最重要的是聽說那位將軍住蘇家……

「蕭陋,我來多久了?」

「二年零三個月,大當家的,是想家了?」蕭陋一下說出了她的心事。

「嗯,都二年了啊,該是回家看看那位我上山時哭得要死要活的女人了。」 第一百二十四章青木門也有話說

轟。

強靈宗弟子下手沒有一點留情,靈力在掌中幻化,其中似有刀芒吞吐,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一隻鐵拳從側邊擊了過來與這刀掌相碰。

「找死,敢摻合我強靈宗的事情,死。」強靈宗弟子掃了那人一眼,正是和莫東在一起的那三個人中的一個人。

強靈宗弟子神色輕蔑,要當場將此人格殺震懾全場,然而馬上他的表情就僵硬了。

一口鮮紅的血液自強靈宗弟子口中噴出,強靈宗弟子抱著血淋淋的手臂慘叫退後。

「你明明還不到靈動境界的修為,怎麼會,怎麼會?」強靈宗弟子驚叫著。

出手之人正是張遠。

他聽到強靈宗的話后冷冷一笑,說了一句讓強靈宗弟子震怒的話。

「強靈宗的弟子不怎麼樣嗎,和廢物一樣。」

強靈宗弟子一個個目中噴火,林成、林峰和莫東的事情只是與他們有關而已,而張遠的話卻是質疑他們強靈宗的強大,蔑視他們的實力。

「你放肆,今天不將你格殺,我名字倒著寫。」

「一定要把你碎屍萬段,震懾天下。」

「給我去死。」

強靈宗一位靈動弟子直接出手了,身上流溢著靈力光彩,顯示著他在靈動境界也不是弱者。

然而,幾十招后,這名氣勢洶洶的強靈宗弟子倒退出去,口中吐血。

「廢物。」 重生之千金復仇 張遠吐出兩個字。

那種輕蔑讓強靈宗弟子抓狂,不過兩個靈動境界竟然連敗在張遠手中,強靈宗的弟子臉上都是無光。

最為主要的是,張遠修為還沒有突破到靈動境界,而以蛻凡巔峰境界可以擊敗靈動境界,說明張遠比之宗門的一些精銳也不差。

「狂妄。」

強靈宗一位高手出場,他臉色沉著,氣勢更是沉穩的像塊石頭,一股令人壓抑的氣息卻散開了。

張遠目露凝重,但臉上狂意不減,「說我狂妄,就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

「師兄殺了他。」

「一定不能放過他。」

強靈宗的弟子喊著,今天如果不能將張遠鎮殺,過不了多久,北望境就會傳著,他們強靈宗靈動境界連一個身份普通的蛻凡境界都打不過。

一些人搖頭,覺得張遠的確張狂,就算僥倖擊敗強靈宗的弟子,可是畢竟那可是強靈宗。

竟然叫囂強靈宗的弟子是廢物,這下不僅他要死,恐怕他的家人都有難了。

他們又看向莫東,果然是什麼樣的人認識什麼樣的人。

之前莫東可比張遠還厲害,將強靈宗和青木門都罵了遍。

「殺了他。」林成向莫東一指,他依然沒有去親自動手,或許莫東還是不值得他動手。

秋明臉色陰沉,他知道自己出醜了,所以對莫東的恨意更甚,如今看到林成差人動手,心裡是羞愧又有一股驕傲。

他抬頭獰笑看著莫東,這副模樣好似在說,我現在也是上等人了,不需要親自動手,反正不管如何,莫東終究要落在他手上。

「小子,在我強靈宗面前擺譜,比我們強靈宗的弟子還狂,真不知道你有什麼資格可狂的,不知死活。」

一個強靈宗弟子走出來,他有靈動境界的修為,向莫東走去,不過很快他腳步停下。

「你們要攔我。」

在莫東身前出現得了兩人,一男一女,正是方天和蒙倩倩。

二人根本沒有回答這位強靈宗弟子的話,這讓他覺得人格遭到了踐踏,不過他並沒有輕舉妄動。

因為他見識過張遠的實力,而眼前這兩人實力肯定不比張遠差。

「你們兩個想要與我林成做對。」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