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禁,北冥晴兒有些好奇起來,這程無雙要如何解決那毒靈,經過九命神帝所敘述的那樣,天道之毒,可是隱藏在天道之中的奇異聖毒,令得神帝都頭疼的東西,實在難以相信程無雙能有什麼辦法,能進入強大無比的天道之內,驅除毒素。

「無雙小友若是能讓我體內的毒素清理掉,那麼算我九命神帝欠無雙小友一個人情。」

九命神帝臉上露出一個笑意,令得眾人臉色驚變。

他們明白神帝一個人情,那將是一場巨大的造化啊,不是每一個人,都能讓神帝欠下人情的。

並且他們發現,九命神帝,竟然連稱呼程無雙,都加上了小友二字,由此可見,這九命神帝應該算是將程無雙視為朋友了,能讓高高在上的神帝如此忘記身份,與一個無名小卒成為朋友,這簡直是一段奇談。

「一會治療不好天道之毒,有你尷尬的。」北冥正心中妒忌道。

他也是天才啊,聖子預備人選,怎麼九命神帝只對在場程無雙一人如此客氣,對其他人則是視而不見,當做空氣一般,頓時,又是一抹妒忌升起。

「九命大人客氣了,那麼我現在就為你清除毒靈吧。」

想到還要趕往北冥聖族,程無雙可不想浪費時間,在他腦海之中,早已浮現出了那門御火秘術,雖說是第一次施展,不過對於這類秘術,他還是有著十足的把握,斷然不會失敗。

「那好吧。」見到程無雙渾身散發的自信,九命神帝知道程無雙應該把握十足,便是不再廢話,彈指之間,一道可怕的神念卷天而起。

神念迅猛擴散,將整個場地包圍,最終化為一道結界。

「彈指成界,不愧是神帝級別的人物。」北冥聖族的長老們都是驚嘆。

「為了防止外界干擾,我先弄了個結界。」九命神帝解釋道。

程無雙點了一下頭,理解九命神帝的行為,想要清楚毒素,程無雙就必然會需要窺視神帝體內的天道,在這個過程中,九命神帝對於外界的感知及其微弱,若是存有別心的人出手偷襲,可能會影響除去毒靈的進程。

「那麼就開始了,九命大人,請先將神帝的天命獻出,我觀摩一下。」

程無雙臉色一正,此刻渾身意氣風發,雙手之間,已出現了一道黑白雙色的丹火,那等丹火一現,虛空之上,炙熱的溫度宛若波浪一般,向著四周捲去,帶著及其古老的氣息。

到達了真神境后,程無雙的創世神焰,也是獲得了不小的變化,如今的創世神焰,已透露出很濃郁的荒古氣息,帶著一絲神威,令得在場不少懂得丹道的人為之震驚。

「這道丹火有些不簡單。」第一眼見到程無雙的創世神焰,九命神帝就感覺到達一絲令得他都是心悸的力量,隱藏在丹火之中,只可惜那丹火並非是完全狀態,那股力量隱藏太深,若非自己承載了天命,還真難以看出。

旋即,九命神帝便是立刻施展神威,一道被神帝視為至寶的神界天道,便是出現在眾人眼前。

浩瀚的神威與道威,宛若是九個世界,從虛空砸下,令得在場包括程無雙在內的所有人,都有些喘息不過氣來。

眾人只見三道色澤不一樣的蒼穹,呈現出不同的力量,每一道力量,都隱藏在世界大道,這股大道,能鎮壓萬古,斬殺任何生靈,不過,這大道並不完整,僅僅只有那麼一絲力量。

「這便是神界的天道,九天之大道,每一重天,都存在一道,九命神帝的天道,居然擁有三色!」

月紗那張精美的臉頰上,露出一抹震驚的神色,神帝,是承載了天命的主神境強者,而這天命,便是神界的九天大道,每一重天,代表了一種顏色,一種世界的力量,若是能承載一絲一重天的力量,足以成為神帝。

擁有一絲三重天的力量,就已超越了大部分神帝,進入神帝之中的強者範疇。

「多麼可怕的天威!」北冥晴兒第一次見到所謂的神帝天命,便是被這股強大的世界之力,鎮壓得渾身上下,神力神念都停住運轉了,就連嬌身,都微微輕顫,顯得畏懼。

至於其他人,也都是這類現象。

「天隕三清!」

此刻,程無雙血統之力展開,立刻便是將天道產色的威壓驅除,手中的火焰頓時演繹三清!

他知道眼前的三重天,並非是真正的神界三重天的天道,僅僅是一絲力量形成的殘影而已。

而就在這殘影之中,卻是存在所謂的天道之毒!

「找到了你!」

程無雙目光閃爍出凌冽的光芒,便是將三道奇異的火焰,迅速的向著天道轟擊而去! 那三道奇異的火焰,展現出驚人的力量,眾人望去,只感覺整個天空,都是回蕩在一種劇烈的熾熱之中。

三道火焰,浮現不一樣的光芒,最上為白色,帶著一種及其可怕的純陽之力。中間為灰色,但是一種混沌之力,最下為黑色,帶著一種純陰之力。

天隕三清之術,便是將程無雙的丹火化為三種性質,每一種性質,都有著不一樣的能力。

這門秘術出自荒古時代,那時候的人族大能就已經能在時代之中撕裂天道,承載天命於體。

對於天道之中隱藏的毒素,也是深有研究。

曾經以為荒古時代的大能曾將描述過天道之毒,這類毒素乃世界的暗黑介質構成,其本質也是一種世界之力,不過這類世界之力擁有獨立的形態,宛若是生命一般。

天道之毒,在荒古時代又被成為本源生命,據說這是一切生命最為原始的形態。

不過這類原始生命,卻是能吞噬如今的一切生靈,若是將天道之毒留在體內,承載天命的神帝,終究會死於非命。

因此荒古時代大能便是藉助丹道之術,利用丹火煉化三清,開發了【天隕三清】這類奇異的御火之術!

這門秘術,可以將一道力量混雜的丹火化在短時間內轉化為天地之中最為精純的三清力量,純陰,純陽,混沌,這三股力量能組成三清符印,可以滅殺天道之毒內的世界之力。

只要天道之毒中的世界之力破碎,那麼毒素就自然瓦解。

此刻的眾人望著虛空之中轟去三重天的大道虛影之上,紛紛臉色聚變起來。

他們可以感知到那天道的可怕,若是程無雙這般狂猛的轟擊天道,毫無疑問,將會被天道的自我保護給抹殺。

「這小子簡直就在送死!」北冥正臉色驚變,天道之力,何等可怕,僅僅一絲威壓降臨,他就喘息不過氣來,這麼可怕的力量,程無雙用這小小的三道火焰轟擊,無疑是在惹怒一頭正在睡覺的獅子,一旦發怒,程無雙必死無疑。

「無雙小友……」

九命神帝也是眉頭露出一抹凝重,想不到程無雙所會的方法,居然是藉助火焰的力量,來轟擊天道。

九命神帝明白,這類方法,應該是荒古時代流行的天隕三清之術,這裡秘術擁有三種極致力量,可焚燒一切世界之力,那毒素的結構,便是世界之力構成。

可這毒素在天道之內,若是火焰強行轟擊天道在,則會激發天道的自我守護之力,這種力量,就算是他都無法掌控。

轟!

就在剎那的思索之間,九命神帝便是猛然發現,那些三道火焰,突然形成一種玄妙古老的印記,宛若淋浴在河流一般,很是順利的進入了他的承載的天道之內。

那足足三重天的大道,都沒有對著三道火焰印記做出任何反抗之力。

神念一出,九命神帝便是震驚發現,程無雙那三道火焰印記之中,存在一種玄妙的世界之力,那股力量,比起天道,都還要古老一些。

正是那股力量的存在,這讓才天道無法升起反抗之力,任由火焰印記進入其中。

嘩!嘩!

火焰印記宛若是小魚一般,在天道之中暢遊無阻,這一幕令得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

北冥正明白,天道何等強大,九命神帝這一絲天道,就令得他們這些後輩喘不過氣,這樣強悍的威壓,程無雙居然能夠動用丹火,還將丹火化為印記,打入天道之內,不被天道反抗。

這簡直就是一個奇迹。

月紗和程千魔也是雙目定格,漲了張小嘴,覺得程無雙這般手段,有些驚奇,不禁想起與程無雙走過修鍊之路,哪一次,都是帶著令人難以想象的震撼,這一次初步到達神界,程無雙依然展現出令得她們震驚的力量,這讓兩女頓時異彩連連,越看程無雙,越有點痴迷起來。

就連北冥晴兒,也是有一種驚異之色浮現在俏臉之上,她也是懂得煉丹之術,但是遠遠不如程無雙那般精通丹道,特備是程無雙施展出御火之術時,那等力量,恐怖到達了極致!

「原來丹火,也能爆發出如此威懾人心的力量。」北冥晴兒盯著那些宛若游水小魚一般的火焰印記,心有餘悸的說道。

這一刻,她對程無雙的評估,變得更加高了一些。

嗤嗤!

就在一道沉悶的聲音散發而出時,所有人臉色一變,目光齊刷刷向著天道的虛影望去,只見那虛影之中,忽然出現了一道宛若蝴蝶一般的生靈虛影。

「天道之毒!」

望著那道蝴蝶虛影,所有人瞪大了雙目,他們可以感知到,蝴蝶虛影特別害怕那火焰印記,想要逃跑。

可火焰印記好不容易尋找到達天道之毒,哪裡肯讓他逃跑,直接化為三道印記一起動手,將天道之毒鎮壓,不給它絲毫反抗的機會。

轟!

瞬間,天道之毒破碎,化為一道道精純的世界之力,被三道火焰印記吸收。

程無雙張開右掌,三道火焰印記落入掌心之中,將那股精純的世界之力收入體內,瞬間被星魂煉化。

頓時,程無雙的氣息,便是強大了一絲。

轟!

隨著沒有的天道之毒的干擾,九命神帝的天道之力也是在此刻爆發出絕倫威力,比起之前更加強盛了一分。

令得不少修為較弱的北冥聖族晚輩們,全部吐血跪地!

神帝的天道之威,在他們心中已是恐怖如斯,如同夢境的存在。

尤其是北冥正,不光吐血,感覺整個身體都要被天道之力給活活壓碎了一般,每一寸骨骼,都在疼痛。

他看向程無雙,見程無雙似乎一點事情都沒有,完全視天道之威不顧。

「這傢伙怎麼可能這麼強?」北冥正震驚得無語,再次吐出一口血。

呼!

九命神帝心中大喜,趕緊收回天道,龐大的威壓頓時消失,所有人在這一刻解脫,連忙大喘一口氣,渾身上下,輕鬆如同風一般。

「這一次多謝無雙小友了,我欠你一個大人情,如今我天命有所變化,我需要閉關,以後無雙小友有事,捏碎這塊玉符,無論神界那一片大地,那一重天域,我都能踏破空間而至,為無雙小友解難。」

九命神帝拿出一道神念凝聚而出的玉符,沒入了程無雙的眉心之中,整個人便是長嘯一聲,響徹天際,消失在原地。 望著九命神帝離開,眾人也都紛紛回過神來,剛才那天道的神威,真是可怕至極,若是九命神帝再慢一點收回天道,估計那等級別的大道威壓,足以捏碎所有人的肉身。

「這便是神帝的強大!」

不少人都小聲嘆息,神帝一道威壓,足以碾壓萬古,不少人有些不相信,今天見到了九命神帝體內的天之大道,這才覺得神帝的確能碾壓萬古。

九命神帝,只是撕裂了神界的天道,獲得了一絲三重天的天道之力,承載天命,化為神帝,若是遇到了那些八重天,乃至九重天的神帝,那等力量,真的足以碾壓萬古,橫掃八荒,戰九天十地!

「既然九命神帝離開,我們也該解決一下眼前的事情了。」

程無雙此刻淡淡一笑,目光停留在了北冥正的身上,嘴角笑意收斂,露出一抹譏諷之色。

眾人詫異了瞬間,便是回過神來,他們忽然想起,之前在九命神帝沒有到來前,眼前這為叫做北冥正的人,挑釁程無雙,對聖女北冥晴兒的決策十分不滿,不同意程無雙得到聖子的資格。

因此,雙方約定交手一招。

若是程無雙敗,那麼就沒有得到聖子的資格。

無數長老此刻,都是忍不住嘆息一聲,有些可憐的望了一眼北冥正,覺得這傢伙真是自尋死路啊。

起初他們也是不太看好程無雙,覺得程無雙境界太低,沒有資格得到聖子這等特殊的稱號,在北冥聖族的宗家之中,聖子與聖女,地位超然,是可以享受無數上等的資源。

因此,幾乎所有年輕的族員,都夢想成為聖子或者聖女。

程無雙為九命神帝清楚天道之毒,這等奇異的手段,足以震爍當今神界,相信一旦消息傳開,應該有不少神帝會慕名前來請求程無雙為之驅毒。

從這一點出發,程無雙所能累計到達的人脈,簡直就是恐怖如斯的程度,就算修為不夠,莫說給程無雙聖子,就算給程無雙一個頂級長老的職位,都不足為過。

況且之前天道浮現,威壓震爍,所有人都被那道威壓震懾,不少人更是吐血起來,唯獨程無雙一點事情都沒有,顯得風輕雲淡,似乎什麼也沒發生,從這一細節,足以說明程無雙的厲害之處。

此刻。

北冥正聽得程無雙的話后,露出一臉無語的表情。

北冥正覺得,你都這麼厲害了,連天道的神威,都無法對你產生一絲一毫的傷害,你還和我過什麼招數啊,這不明顯欺負人?他離著那天道威壓那麼遠,都被震得吐血三升,而程無雙卻一點事情都沒有,兩者之間的差距,哪裡還需要進行過招。

「不比了不比了,你贏了,這有什麼好比的。」

北冥正連忙擺手,打死都不敢和程無雙比試過招,天知道他會不會被程無雙一巴掌打來,弄得神靈海都破碎起來,那時候就欲哭無淚了。

現在北冥正,連妒忌程無雙的一絲勇氣都沒有,有的全是畏懼,程無雙在他心中,簡直就是一尊怪物。

他見過不少驚艷的天才,但程無雙這一類的,絕對是萬古至今,第一次碰上。

「你們現在可否覺得我當聖子有問題?」

程無雙疑惑的看了一眼北冥正,然後將目光落在幾位長老幾乎諸多護法身上。

「沒有一點問題,您都不能成為聖子,那誰還敢當聖子?」

無數護法與長老,都是苦笑一聲,為他們之前鄙夷程無雙的舉動,感到深深的後悔與尷尬,同時暗嘆北冥晴兒的眼光真是毒辣,他們不應該質疑北冥晴兒的決策。

「既然大家都同意了,那麼我們就回北冥聖族吧。」

北冥晴兒這時候走出來,收斂內心的震撼,迅疾俏臉露出一抹平和的笑意,對著程無雙溫柔道。

「好吧。」

說完,程無雙便是來到程千魔與月紗的跟前,將二女攬入懷中,淡淡一笑。

這時候,北冥聖族諸多人才發現程千魔與月紗二女的存在,之前他們因為將所有視野都停留在程無雙身上,倒是忽略了二女。

現在看到兩女,紛紛臉色一驚,程千魔美麗妖艷,月紗冷艷高貴,兩個絕美的佳人,居然全部都是程無雙的女人,看得那些年輕的族員,各個目瞪口呆。

程千魔與月紗,比北冥晴兒,似乎都還要有幾分味道。

「真是羨慕啊!」眾多人覺得,他們這些年來真是活到狗身上去了,為什麼一個下界的小鬼,不光實力強大變態,就連女人都傾城絕代,還是兩個。

若是他們知道程無雙身邊還有一群人,估計眼睛都要嚇得掉一地。

「那我們啟程吧。」

北冥晴兒也是仔細打量了一下月紗和程千魔,作為程無雙的女人,她們自然也屬於北冥聖族的人,不過北冥晴兒卻是升起一抹妒忌,因為這兩女的太漂亮了,想不到程無雙的魅力如此不凡,能讓如此驚艷的女子這麼死心塌地的跟著她。

北冥晴兒拿出一道散發古老氣息的銘紋,旋即一道空間之力從銘紋之中出現,四周空間波動浮動,一道巨大的空間蟲洞,便是呈現在眾人眼前。

刷刷!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