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為什麼,對著跟紀家有來往的人家說起實習單位,葉回總有種腰板格外挺直的感覺。

許是因為她已經肉丸疼的足夠優秀,根本不需要藉助紀凡的幫助。

周伯眼角的笑容更深,「嗯,我們葉子成績好能力強,學校是會給特殊照顧。」

他說話間一轉頭就看到埋頭吃水果的陸可心。

這年頭大家閨秀並不算稀奇,但氣質像陸可心這麼溫婉,不是故意造作出來的就沒幾個。

他眼神落到她身上就有些挪不開。

「葉子,這都是你的家人?」

葉回心中一動,不動聲色的介紹到:「這是陸伯父的長女陸可心,我們從小一起長大。」

抬起的手臂又朝旁邊指了指,將剩下三人一一介紹了一遍。

周伯對他們笑的溫和,只視線一轉就又落回陸可心身上。

「可心大學已經畢業了吧?現在在哪裡上班啊?」

「可心現在在軍醫大學讀研究生,還有兩年才能畢業。

「她讀軍校,畢業什麼的到時候也是要服從分配的。

「不過她的導師是錢老,就是畢業了也要繼續跟錢老學。

「等她把錢老的一身本事學下來,我們就有家庭醫生了。」

葉回這話像是尋常的介紹打趣,但周伯在伯來居里迎來送往,這麼多年下來心思敏捷又通透。

聽她說完就明白了她的意思,這是讓他不要打陸可心的主意。

周伯好笑的瞪了葉回一眼,她越是這麼說,他就越是想要打陸可心的主意。

這姑娘看著就溫婉大氣,配他家瑾華倒是剛剛好。

「嗯,學醫好,等可心學成了,我們正好都老了,到時候家裡有個醫生,那就再好不過了。」

陸可心:「……」

葉回:「……」

你咋這麼敢說!

葉回無語的看了眼周瑾華,就見對方也在盯著陸可心看,目光中帶著幾分打量。

「行了,我知道你們年輕人不願意跟我們這種老頭子聊天,你們繼續玩吧,有什麼需要的千萬別跟周伯客氣,在這吃完晚飯再回去,瑾華有車,到時候讓他送你們。」

周伯一口氣把什麼都安排好了。

葉回只能呵呵笑著目送他離開。

「葉子,咱們也早點回去吧。」

周瑾華的目光讓陸可心心生膈應,這人之前跟葉回說話時還一副懷念從前的模樣。

這會又這樣盯著她看,果然是個大豬蹄子,完全不是什麼好東西。

葉回忍著笑嗯了一聲,「時間是不早了,等一下伯母回來發現家裡沒人做飯肯定會傷心的。」

她轉頭又看向周瑾華。

「周大哥,明天我就不去送你了,提前祝你一路順風。」 回去的路上,陸可心看著葉回不停的欲言又止。

葉回看她那模樣都覺得累得慌。

可天寒地凍的,她半點沒有頂著呼嘯的北風跟她談心的想法。

他們到家時,曹艷華已經回來了,正對著冷鍋冷灶發獃。

見著幾人手中提的飯盒,這才咧嘴笑了起來。

「就知道你們幾個最有良心,一定不會讓我們吃白米飯。」

曹艷華開心的接過飯盒去熱菜,菜香從廚房傳來,明明中午剛吃過,聞著香味,葉回就覺得自己又餓了。

她脫了大衣也沒給陸可心機會,直接鑽到了衛生間。

過完年日子一晃就很快過去,身上的肉都還沒長出兩圈,他們就開學了。

五個人各自收拾著背包,三月一號一早齊齊出門,家裡突然空下來,曹艷華中午回來還有些不習慣。

陸家搬到京都,葉回終於也可以像韓小雅她們那樣,開學的當天背著書包到學校。

只是這是最後一個學期,實習兩個月,再寫上兩個月畢業論文,他們就徹底的跟學校說再見了。

「葉回同學,你應該聽說過學院里每年都有幾個保研的名額。

「你的成績一直很優秀,學院想舉薦你繼續讀研究生,你看你有沒有這個想法。」

張文清的辦公室里,葉回看著手中的申請表,心和臉都是懵的。

讀研究生?

這個她真的沒想過。

國關這種專業還需要讀研究生嗎?

在她看來這就是教你如何忽悠人的專業。

學上一點理論,接下來就是賣力的實踐如何忽悠。

所以,這種學完應該更注重實戰能力才對。

可是讀研究生似乎也很有吸引力的樣子。

她還沒想好畢業以後到底做什麼,如果不想進外事部也不想進其他部門,讀研似乎是一個好借口。

徐春海之前好像提過一句,再有三年高萬國就要卸任了。

到時候新領導上台,不論新領導是誰,肯定都不會像高萬國那樣把她當騾子使。

而且國際局勢一天一變,科技發展也日新月異。

她在新領導的心種不論是作用還是能力肯定也要大打折扣,到時候她就能是自由身了。

想到這些,她心動的更厲害。

「張老師,這個消息有些突然,我還要跟家人商量一下。」

「應該的,應該的,你回去跟家人好好商量。

「咱們的截止日期是月中,也就是你們實習前就要把保研的人員確定下來。

「所以你最晚下周就要給我反饋結果。」

張文清對葉回一向很寬容。

不提葉回上頭有人,她年年專業第一,這種成績以後肯定也是前途無量。

她一個小小的輔導員,當然是要明智的選擇交好。

葉回拎著輕飄飄的申請表回到宿舍,其他人去吃午飯都還沒回來。

她撐著下巴糾結著要不要讀研究生。

做學生雖好,但還是有些不自由,她其實已經讀夠了。

但之前剛剛找過高萬國,在他那裡刷了臉,她現在一定又被對方惦記上了。

她短時間內肯定沒什麼自由可言。

到底應該選魚還是選熊掌?

葉回揪著頭髮好半天都沒辦法做出決定。

陸可心自然是希望她可以繼續求學,學海無涯,讓書籍淹沒你吧!

曹艷華是沒什麼文化的中年婦女,對這些也不是很懂。

單位里誰家的孩子能讀個大學似乎都已經很厲害的樣子。

至於研究生……同事們知道她有個學醫讀研究生的女兒,都用羨慕的眼神看著她。

所以繼續讀研究生似乎也挺不錯吧。

曹艷華拿不定主意,就讓她自己決定。

至於紀凡那裡……他一心等著葉回畢業就結婚,讀什麼研究生!

但這種話他半句都不敢說,只能暗搓搓的別有用心的說國關專業的研究生學了意義不大。

在青北再泡三年就是浪費時間浪費生命,吧啦吧啦。

煩的葉回一巴掌拍在他背上,讓他徹底老實了。

「你們這個專業讀研究生真沒什麼作用。

「你現在外語很不錯,專業分數也出奇的高,欠缺的就是工作經驗。

「你不是說學校會將你的實習單位分在外事部。

「你到時只要表現好不出錯,畢業就能直接分過去。

「現在進外事部和三年後進外事部,其實差別不大。

「但你多了三年的工作經驗,以後晉陞評級都更容易。」

紀凡不死心的繼續吧啦吧啦,葉回無語的看著他。

這人到底能不能正確的直接的表達自己的想法!

他這樣……她真的很嫌棄。

「我就是不想去外事部,所以才想去讀研避一避。」

「為什麼要避?」

紀凡不解。

葉回猶豫了一下,不算婉轉的說道:「你有沒有想過高萬國年紀已經不小了?」

紀凡:「……」

這姑娘可真敢說啊!

「首長年紀不算大,而且身子硬朗,你想的事不會發生。」

不會發生?

葉回皺眉,徐春海是不會騙她的。

「他身體是不錯,但有想法的人應該要等不及了吧。」

「不會,太過細節的事我不能告訴你,但除非首長想退下來。」

不然她口中的事就不會發生。

葉回定定的看著紀凡,他說的太過肯定,讓她絲毫不懷疑他要強調的想法。

葉回皺眉,徐春海之前說高萬國會退下來似乎是有前置條件的。

當初王雨晴的醜事鬧的太大,王家出事牽連了高萬國和王蘭英,所以他才不得不退下來。

現在王家剛被高萬國敲打過,短時間內都會老實下來。

至於王雨晴那裡,她是不是還會跟前世里一樣,現在很多事都已經變了也不好說。

葉回突然就有些惆悵,她好像搬石頭砸自己的腳了。

「不要讀研究生好不好?我年紀……已經不小了。」

紀凡突然上前將人拉進懷裡,頭埋在葉回的頸窩,小聲的撒著嬌。

葉回雖然表現的軟硬不吃,但認真來分,她對他這樣放低姿態小聲撒嬌……還是很受用的……吧。

他現在也顧不得什麼男子漢氣概,他就只知道不讓葉回改變想法,他就還得等三年!

福利,不對,幸福是自己創造的。

所以他湊在葉回的耳邊,小聲的嘟噥著自己有多可憐。

葉回:「……」

真是夠了,她一點也不想要一個臉都不要的男朋友! 如果王家把爪子全都收回來,蜷縮起來做一隻安分的大貓。

那高萬國就真有可能繼續做他的首長。

畢竟他的威望擺在那裡,雖然在葉回看來這人真的一言難盡。

但不能否認,他這個首長做的盡職盡責,殫精竭慮,處處都在為國為民考慮。

他要是不會退下來,那她也就沒有讀研來躲避的必要。

在陸可心恨鐵不成鋼的目光中,她還是將申請表還了回去。

張文清對葉回的選擇並不詫異,畢竟就像紀凡說的那樣,現在進外事部和三年後進外事部本質上沒什麼區別。

韓小雅她們倒是半點不羨慕葉回能拿到保研的名額。

這大學四年她們還不知道是怎麼熬過來的。

要不是有葉回每個學期都給她們划範圍,做錦鯉,她們肯定是不死也要脫層皮。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