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然,他從來都不佩帶飾物的二哥,什麼時候喜歡在手腕上戴根紅繩了!

「燕安南……」

多多睜開眼,便看見燕安南靠在自己的床邊,眼睛下面一片淡淡的烏青,下巴上還有星星點點的鬍渣。

「你醒了?有沒有哪裡覺得不舒服?」

燕安南猛地起身,然後端起一旁的一杯水,將多多扶了起來。

「先喝點水。」

多多接過杯子,溫度剛好,既不燙口,也不會覺得凉。

這水,應該是燕安南看了很久,不然溫度也不會這麼剛好。

燕安南摸了摸多多的額頭,又探了一下多多的脈搏:「應該沒什麼事情了!你現在有沒有好過一些?」

多多原本有些蒼白的小臉微微泛紅,燕安南這個時候,為什麼讓她覺得,這麼的溫暖?不像是那個別人眼中的冷冷的冰塊。

難不成是萬星斗城裡的太陽,將他融化了么?

「我沒什麼了,你這是怎麼了?」

多多伸手摸向燕安南的下巴,剛觸到那有些刺手的下巴,就像是觸電一般,立馬要縮回來。卻被燕安南一手握住,兩人之間頓時有些尷尬。

「你先休息,我出去給你準備些吃的。」

有些僵硬的將多多的手放回了薄被裡,轉身出了門。

就在轉過頭的那一瞬間,燕安南的臉突然漲紅,像是被煮熟了的大蝦似的。

多多靠在床頭,臉上有些疲憊。

昏迷之前的那些事情,像是碎片一般出現在自己的腦海里,時不時的閃現一遍。

她只知道,自己不能讓南傲風在這裡露出身份,這樣的話,聖地的秘密就守不住了。自己的身份,也會被燕安南他們知道。


然後就覺得,丹田處升起了一股力量,她正好也就在那個時候沖了出去。

一點也不清楚自己是在做什麼,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控制著她,又像是她沒有控制住某樣東西。

耳邊只有一聲接著一聲的一個女人,在喊著自己的名字。

「多多,南多多……」

多多越想頭越疼,最後有些忍不住的,抱住了自己的腦袋。



「吱嘎」一聲,像是門被打開了。

多多深深吸了一口氣,自己現在這個樣子不能被燕安南看到,不然還不知道他會擔心成什麼樣子。

「你就回來了?」

多多抬起頭,卻看見一身白衣滾金邊的夜若銘在自己的床邊,眼睛通紅,嘴唇上也起了干皮。

「你們……成親了?」

多多還有些奇怪,為什麼這夜若銘變成了這幅模樣。直到夜若銘問了出聲,多多這才明白。

她雖然不知道什麼是愛,什麼是情。

但是夜若銘對自己的那個感情,多多還是知道的。

一開始在邵陽關的時候還不清楚,後來離開梓州的時候,夜若銘和夜汐一路跟著,她就隱約察覺到了。

尤其是在夜汐嘲諷她和南傲風的時候,她也感覺到夜若銘的尷尬。

只是,夜若銘實在不是她心中的那個人。既然他已經知道了,那自己現在跟他說清楚的話,也會好些。

「沒錯。我們成親了,在梓州的時候。」

多多坐在床上,手裡還端著那杯燕安南倒給自己的茶,水溫還熱,從掌心一直蔓延到自己的心間。

「是不是他逼你了?我知道,他是鎮南王,這龍騰誰不知道鎮南王的威名?是不是,你是不是被逼的?」

夜若銘抓著多多的肩膀,多多不小心,將茶杯跌落,灑了一床的水,連多多的衣服都濕了。

多多有些不耐,伸手拉開夜若銘抓在自己肩膀上的手,眉頭微皺:「夜若銘,我沒有被逼。我和燕安南成親,這是我們自己的事情。我知道你對我的心意,可是我真的無法做出回應。夜若銘,你是夜家堡的二少爺,我不過是驅魔師,而且現在還嫁了人。你不應該把時間浪費在我身上,你應該去做那些你應該做的事情!」

對於夜若銘,多多還是有些內疚的,畢竟夜若銘對自己是真的很好。

現在說出這樣的話,多多心裡也不好受。只是,要是不說,夜若銘只會越陷越深。

夜若銘搖搖頭,心情十分沮喪,一張讓江湖俠女深深迷戀的俊顏皺起,尤其是那雙漂亮的眼睛,滿是血絲:「我不信,你是騙我的!我不信!」

------題外話------

不知道怎麼說,可能是因為快回學校了,有些適應不過來。這幾天可能只有兩更了,等我迎新完畢,我就把之前說好的三更,沒有發的,都補上來。

心裡有點煩吧。所以這幾章其實都沒有寫好。今天好不容易恢復了一下心情,結果封面又被人說侵權了。

好吧,我現在去找過一個封面。二更可能還是要晚上了!

明天要回學校,大家也有人要返校,或者開學了!

要軍訓的親,注意防晒防暑。學校遠的,注意保護自己的財產還有個人安全。

我或許還沒有修鍊成功吧,所以還是會覺得難過。我相信,總有一天,我也會變強大。

到那個時候,我可以強大到不將那些放在心上,可以不用你們的悉心安慰,還可以反過來保護你們! 就在夜若銘說著不相信的時候,燕安南也回來了,手裡拿著一盤子饅頭,還冒著熱氣。

「你不信,那又如何?我們夫妻的事情,輪不到你這個外人插手!」

燕安南冷冷的走進來,將饅頭放在了多多的床頭,又瞥到了多多身上和被子上的那灘水漬,怎麼也都想到了,這是夜若銘弄得。

多多只是身體虛弱,但是還不至於到端不住一杯水的地步。

燕安南皺眉,將自己放在一邊的外袍搭在了多多的身上。

多多這才注意到,自己只穿了一身中衣,那水打濕了自己胸口的衣服,雖然沒有多大的面積的,但是胸前卻隱隱露出自己肚兜的帶子的顏色。

還好是那夜若銘有些激動,也沒有注意到這些。

「夜二公子,你該說的話也說了,該聽的也都聽了,現在能夠出去了嗎?」

燕安南語氣不善,本來他就不喜歡夜家堡的這兩兄妹。比起夜若華,這兩人不知道差了多少。

至於那夜汐,他根本就沒有正眼看過她,她是為什麼喜歡上自己的,燕安南也十分不解。

夜若銘臉上表情一僵,下意識的看了看多多,想要從多多的臉上看出一絲絲的不舍,或者不情願。

但是,什麼都沒有。

他只看到多多嬌羞的臉,像是新婚的妻子在等著丈夫一般,小腦袋低低的垂在胸前。

「我明白了。」

夜若銘低聲,又像是嘲笑了自己幾聲,轉身離開。

背影蕭條,步子也微微踉蹌,像是失去了全世界一般。

待夜若銘走後,多多抬起頭,臉上有幾分不忍:「我會不會說的太直了?」

夜若銘現在這個樣子,她並不想如此。

如果能有更好的辦法,她絕對不會這樣和夜若銘說。

「他早晚要知道,早一點,晚一點,沒區別。」


燕安南拿著盤子的手一頓,然後又將盤子放在了多多的面前,自己一直端著那個盤子。另一支手上,拿著一杯重新倒過了的水,也放在了多多的面前。

多多縮縮鼻子,這饅頭好像是之前他們在路上買的乾糧啊。

「現在,萬星斗城如何了?」

多多拿過一個饅頭,放在嘴邊就咬了一口,嘟囔著嘴,還是有些不放心萬星斗城。

「殭屍已經都沒有了,倒是那些妖怪受了些傷。風泊一起去將那些被夏楓抓住的萬星斗城城主府的老將救出來了,到時候,處理好萬星斗城的事情,我們就出去。」

燕安南看著多多,也不管自己現在因為鬍子拉碴,是不是有些不雅觀,反正多多沒事就行。

明明相處沒有多久,可是多多身上就是有一種渾然天成的吸引力。

像是他心口缺失的那塊,尋找多年,終於找到了一般。

多多喝了一口水,將饅頭咽了下去:「我哥呢?」

也不知道南傲風是該哭還是該怒,多多這個時候才後知後覺的想起來,自己要是昏迷了,守在自己身邊的,不該是南傲風嗎?

他會這麼好心幫燕安南?

燕安南將東西放在一邊,動作十分熟練,一點也不像是一個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王爺。

「你哥說有些事情,先回去了……還讓我好好照顧你。」

多多心中也有些清楚,南傲風這回去,是為了殭屍的事情。

這四代殭屍雖然不是什麼厲害角色,但是絕對不可能在南傲風和南星辰不知道的情況下,衝破封印,逃出聖地的。

若是說還有漏網之魚的三代殭屍,這也不太可能。

當年的事情,多多雖然不清楚,但是老娘說了,她和老爹仔細盤查過,所有四代包括四代以上的殭屍,都已經去了聖地,不可能有遺漏下來的。

「好吧。我現在也好多了,燕安南,我們出去走走吧!我可能是睡太久了,屁股好疼啊!」

多多說著,還揉了揉屁股,絲毫沒有想到,自己身邊還站著一個男人。

燕安南有些尷尬,還有些慍怒,小聲呵斥道:「你都不知道身邊有男人在嗎?還是,你都沒有想到過,自己是個女子?」

多多一愣,自己原來一直都在霧堰山,平時身邊就爹和南傲風兩個男人。其他的都是些小妖。下山這麼久了,她還是沒有習慣山下這麼多的規矩。

「我……」

多多語塞,一下子不知道說些什麼。按照道理來說,她確實是不該在一個男人面前這麼肆無忌憚的。

但是,燕安南不是已經和她拜過天地了嗎?這個,應該沒事吧?

「我們都已經拜過天地了,我這樣怎麼了?再說了,你都看到了,你還不知道走出去嗎?」

多多悻悻鼻子,強詞奪理這話,從她嘴裡說出來,好像也沒什麼不妥之處。

準備起身穿衣服,然後又看了燕安南一眼:「你還不出去?」

眼睛一翻,看的燕安南無奈的嘆了口氣,轉身走到了門口,還貼心的關上了房門,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萬星斗城沒有夏楓的控制,整個城內的氣氛好了許多。再加上這裡的小妖,哪個沒有見到多多當日暴走時的恐怖模樣,一個個看見多多就腿打哆嗦。

多多走在大街上,都覺得自己像是變成了什麼猛獸一般,渾身不自在。

「我那天……很嚇人嗎?」

多多湊近燕安南身邊,小聲的問道,一雙眼睛四處望著,那些小妖盯著她的模樣,比起之前那個馬精盯著要吃她的肉還要讓人受不了。

燕安南沉思了一會兒,搖搖頭:「還行吧。」

多多那天確實不恐怖,只是讓他有些心慌。

兩人正說著,迎面走來一個紅衣男子,身邊跟著一個大夏天還在身上披了一件狐裘的男人。

「多多,這是老城主的兒子,胡力。」

------題外話------

明天~殭屍爹登場~但是,只是一丟丟哦~哈哈哈~


霸氣風已經被你們承包了~我都搶不過來了! 這萬星斗城的城主一家都是狐狸精,這兒子的取名也叫胡力,多多聽了,不由得一笑。

「怎麼了?」

老城主已經被夏楓殺了,那老城主的女兒也死在了破碎的轎攆中。現在城主府里活著的人,都是之前被夏楓軟禁的那些老臣。

夏楓已死,他們現在應該做的便是如何重振萬星斗城,現在怎麼來找她了?

胡力與那天在轎攆上的女子有幾分相像,但是比那女子多了一些陽剛之氣,在狐狸精中,相貌也算得上是上等。胡力看了燕風泊一眼,然後撲通一下跪在了多多的面前:「恩公,這次萬星斗城的危機,胡力感激不盡!只是,胡力有一事相求!」

多多有些不解,看了燕風泊一眼,他卻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你有什麼事情?」

多多看著胡力,那雙眼睛,不像一般的狐狸精一樣充滿媚意,倒是多了幾分清澈,多多看著很是喜歡。

「我想讓萬星斗城重現人世!」

胡力咬咬牙,這女子是鎮南王的妻子,還是阮家的人,只要她同意了的話,萬星斗城便可以在這世上安然的存在,不會總是受到那些所謂的驅魔人的騷擾。

「什麼意思?」

多多不解,這萬星斗城重現人間,裡面都是些吃人的妖怪,這樣還了得?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