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料。數百年後,此寶第一次露面,竟然是在敵人的手,並且將他釋放的強大威能生生化解。

戎凱旋看了眼手靈杖。他一臉的驚訝之色,道:「於前輩,原來此寶是你們於家之物啊。哎,可惜……」他裝模作樣的道:「我已經將它煉化,成為我的靈寶了。」

于格佑的臉上煞氣凜然,他緩緩的道:「沒關係,我會讓你十倍、百倍的償還於我。」

戎凱旋嘿嘿一笑,道:「我們戎家可不像你們於家,家族藏寶無數,隨隨便便都能夠送出一件靈寶。別說十件百件了,就算是三五件也沒有啊。」

于格佑頓時為之氣結,他怒哼一聲,道:「小輩找死。」


人在扁舟之上,于格佑的出手卻是毫不遲疑,他輕輕的揮舞著手臂,又是一個巨大的紅色氣團在他的面前凝聚起來。

戎凱旋的臉上泛起了一絲苦笑。

他當初拿到驅風杖之時,這件靈寶內的力量幾乎已經完全消耗殆盡了。雖然經過了一個多月的滋養,但卻遠未曾恢復到巔峰狀態。

適才那一擊,他已經將驅風杖內的力量釋放許多,若是再持強硬抗,那麼數下之後,此寶就不能使用了。

反觀于格佑,他晉陞老祖之後,能夠調動的天地靈力之強,堪稱匪夷所思,將靈寶內的力量消磨乾淨,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

「轟……」

巨大的紅色氣團終於轟擊在守山大陣之上了。

老祖級強者凝聚了自身精氣神的全力轟擊果然是非同小可,那強大的力量如同泰山壓頂般的轟擊而來,將籠罩了整個城市的防護罩打的是波瀾起伏,搖搖欲墜。

然而,讓於家老祖感到失望和吃驚的是,就在他以為城牆防護罩即將破裂的時候,一股奇異的力量瀰漫而出,生生的將他的宏偉大力引向城內深處。

院子,五大宗師面色凝重,他們五人團團而坐,間則是一大一小兩座陣圖的模型,正是那已然融為一體的大小守山大陣。

此刻,澎湃的力量瀰漫而下,從大守山陣圖落到了小型守山大陣之上,流轉一圈之後,再度返回,來回數次,頓時將那股澎湃偉力消弭的乾乾淨淨。

城外高空處,於家老祖詫異的看著城牆上的防護罩。

這個罩子的顏色時而鮮艷,時而蒼白,就好像變色龍一般讓人難以捉摸。不過。數次顏色變化之後,那本來波動的防護罩再一次變得堅挺了起來。

于格佑雖然是老祖級強者,但他畢竟是剛剛晉陞,眼力閱歷都無法與品寶老祖等這等真正強者比肩。所以,他竟然猜不透這個防護罩為何會變得如此古怪。

眼神一凝,他冷然道:「哼,這個龜殼不錯啊。不過。我倒是要看看,你們究竟能夠撐得住多久。」他揚起了拳頭,一股股巨大的紅色氣團不斷在他的面前凝聚,並且一顆顆的砸了下來。似乎只要他願意,就能夠從虛空凝聚出無窮無盡的天地偉力。

「轟,轟。轟……」

大小守山大陣之間的力量交換速度越來越快,五位宗師的臉色也是逐漸變得凝重和遲疑起來。

他們並不是直接面對於家老祖,僅僅是躲在角落裡艹控陣圖,抵禦老祖攻擊罷了。可是,出乎他們意料的是,這一刻竟然有著擋不住的感覺了。

猿王爆吼一聲,怒道:「笨蛋。你不是說只要有五位宗師,就能夠抵禦新晉老祖的攻擊么?」

王靜雅的臉色蒼白而再無一絲血色,她的額頭上冷汗涔涔,苦笑道:「我算錯了。」

「什麼錯了。」曾亮急迫的叫道。

王靜雅抿著嘴,道:「大小守山大陣確實可以抵禦於家老祖的攻擊。但是,這座城市太大了,比我們王家鎮子大了數十倍之多,守山大陣籠罩的範圍越廣。威力越差,所以……」

眾人的臉色都是變得頗為難看了。

猿王輕嘆一聲,道:「自由城如此,這裡也是如此,守不住了。」

其實,若以守山大陣的威能而論,這個大小合一的守山大陣雖然不錯。但又如何能夠與自由城的守山大陣相比。

不過,自由城的地域之大,又要遠勝東華郡城了。所以,自由城上空的防護罩雖然強大。但是在稀釋分薄之後,卻也輕易的被蝶影老祖在暗腐蝕了。

而如今,於家老祖雖然遠不如蝶影,但這大小守山大陣卻也同樣不如自由城的防護大陣。

若是這大小守山大陣僅僅維護內城,於家老祖在短期內確實是無可奈何。可是籠罩範圍一旦擴大,那就無法長時間的承受如此巨大的衝擊了。

幾個宗師互望一眼,他們的眼眸之就僅有一個念頭。


怎麼辦……

但可惜的是,無論是化身人類的猿王,還是機智過人的王曉曉,在這一刻都有著一種無可奈何的感覺。

曾亮心掙扎著,猶豫是否要離開此地。他清楚的知道,一旦於家老祖破開防護罩進入城內,那麼這裡的五個人只怕一個也逃不掉。

只是,他剛剛心有異動,就感覺到身周傳來四道凌冽殺機。這殺機雖然並沒有對準自己,但卻也是瀰漫虛空。他不由地苦笑連連,再也不敢心生異意了。

猿王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你放心吧,戎凱旋還有底牌未曾拿出來呢。嘿嘿,只要他拿出這張底牌,對付眼前這個新晉老祖,那就是綽綽有餘了。」

曾亮苦笑著點頭,但心卻是半點不信。

如果戎凱旋還有後手,為何不一併拿了出來,難道真的要等於家老祖破城后再垂死掙扎?

然而,就在此時,院子的眾人突兀的感應到了一股奇特的,本來並不應該存在的氣息從大小守山大陣瀰漫了出來。

王靜雅的臉色微變,她高呼道:「不好,有人的氣息進入陣圖,他想要取代你們,艹控守山大陣啊。」

眾人心大驚,一個個迅快的開始凝聚力量。可是,他們臉上的表情瞬間就變得相當怪異了。

猿王眨著大眼睛,莫名其妙的道:「這,是戎凱旋的氣息啊。」

眾人面面相覷,不知道戎凱旋在搞什麼鬼。

而就在此時,那天空卻是陡然一聲雷響,一道虹光陡然綻放開來,變化出耀眼光輝。 光芒炸開,露出了戎凱旋的身形。.此刻,他竟然和於家老祖一樣,都是懸空漂浮於城頭之上。

不過,於家老祖腳下踩著一隻扁舟靈寶,而戎凱旋屁股下坐著的卻是一朵巨大的蓮花台。兩個擁有浮空能力的隔著巨大防護罩遙遙相望,目光都有著一絲凌厲之色。

這一刻,場面極其詭異的安靜,就連一直催發全力攻擊防護罩的於家老祖都是停了下來,他看著戎凱旋所坐的蓮花台,眼眸竟然有著一絲妒忌之色。

下方,無數人驚呼了起來。

當於家老祖開始攻擊城市防護罩的時候,絕大多數的普通人已經是逃回了家,在狹小的空間求神拜佛,希望這一場戰鬥早點結束,希望戰鬥不會波及到他們的身上。

也有人在埋怨著戎凱旋,這座城市在寧國名下之時,根本就沒有人敢前來挑釁,哪怕是各大郡望家族,也不敢在這座城市之內放肆。

可是,一旦東華郡城屬於了戎家,頓時招惹到這位極其恐怖的存在。

他們並不會考慮是非曲直,只是因為自己的利益受到了影響而將全部的不滿傾瀉在戎家的身上。當然,在面對那位僅憑一己之力,就讓整個城市龜縮不出的超級強者之時,他們卻是連埋怨的勇氣都沒有。

除此之外,還有著許多膽大包天之輩,他們偷偷的觀望著城外那位如同魔神般恐怖的老人,這位老人所擁有的力量讓他們恐懼和敬仰。特別是他能夠懸浮於空,更是震撼人心。

不過,在這一刻,他們卻看到了。

戎凱旋,這位新的城主竟然也是飄到了半空之,並且與那位恐怖的老者面對面的站在了一起。

一時間,所有人都被深深的震撼了,凡是看到這一幕的人。終身都不會忘記這一刻所看到的一切。

曾亮膛目結舌,他的嘴唇微微哆嗦,道:「飛,家主……也能飛啊。」

猿王鄙夷的看了他一眼,道:「戎凱旋能夠驅使靈寶,你竟然會不知道?」獸潮之戰早已哄傳天下,戎凱旋的名望更是如曰天。普通人或許對此並不關心。但曾亮這等人物,卻斷無不知之理。

曾亮苦笑一聲,道:「我知道,但卻是第一次見到啊。」

他的聲音充滿了感慨,知道是一回事,但親眼見到之後所受到的震撼就是另一回事了。

百聞不如一見。正是此刻。

于格佑收住了手,他看著戎凱旋,緩緩的道:「戎凱旋,你果然能夠驅使靈寶,真是令老夫驚訝啊。」

戎凱旋抱拳一禮,道:「前輩,在下確實有過不恭的念頭。受到責罰也是難免。不過……」他低下頭,指著腳下這座城市,道:「這滿城百姓都是無辜,請前輩放過他們吧。」

于格佑冷笑一聲,道:「些許螻蟻的姓命,你竟然還會放在心上。」自他晉陞老祖之後,心態就發生了巨大的變化,這滿城生命此前他還會有所忌憚。但如今卻已經是毫不在意。

如果因為自己的攻擊而讓城內百姓受到傷害,那也只是他們運氣不好,命註定。

戎凱旋的聲音朗朗傳出,道:「前輩,這是您與我的私人恩怨,與他們無關。」

此刻,城內外異常安靜。似乎都在等待著這兩位能夠懸空強者的決定。

所以,他們的聲音傳盪下去,幾乎小半個城市都能夠清晰聽聞。在聽到於家老祖滿不在乎的時候,所有人都是面帶憤憤之色。並且泛起絕望之意。但戎凱旋的話,卻讓他們心生感激。

於家老祖放聲大笑,道:「既然與他們無關,那你就放開守山大陣,讓老夫進來。」

戎凱旋朗聲道:「若是前輩願意以於家列祖列宗的名義立誓,一旦進入城內,就不動城一草一木,不傷城內一人,晚輩自然遵命。」

於家老祖一怔,他此刻雖然超凡脫俗,但卻依舊不敢將歷代祖先的名譽毀於一旦。而且,他進城之後,不僅僅要殺戎凱旋一人,還要劫持那位擁有預言術的小女孩,並且殺光知情者。

所以,這個條件他絕對無法接受。

怒哼一聲,於家老祖高聲道:「無知小輩,老夫豈會受你束搏。既然你以為老夫無法奈何於你,那老夫就將這座城市打穿,看你還要如何猖獗。」

他高高的舉起了手,巨大的紅色氣團再度凝聚起來。


戎凱旋雙目微微發亮,朗聲道:「前輩既然不肯立誓,那晚輩為了滿城百姓姓命,只好與您抗爭到底了。」

於家老祖臉色一白,他心狂怒。這一次自己前來,只是為了對付戎家而已。但戎凱旋卻將他與滿城百姓綁在了一起,這等冠冕堂皇的無恥口號,也唯有這個小輩才能夠無所忌憚的吼出來。

只是,這個世界畢竟是武力的世界,如果沒有壓倒一切的力量,哪怕口號喊得再響,也是毫無用處。就讓他們感受一下自己的絕對實力吧。

巨大的紅色氣團又一次凝聚了起來,那令整個防護罩為之顫抖的力量隨時都會從天而降。

戎凱旋的雙目精芒閃動,他低頭,那目光彷彿是穿透了一切,直落在最心的那處院落之內。

王靜雅的臉色微變,她一咬牙,道:「各位,遵照戎家主的命令,他若是想要調用守山大陣的力量,你們無需抵制。」

「好。」隨著五位宗師強者的應聲,天空籠罩了整座城市的防護罩似乎發生了一些微妙的變化。

戎凱旋抬頭,他高舉手驅風杖,一縷細微的風釋放出來,慢悠悠的來到了防護罩之上。

這處防護罩所針對的,乃是由外而內的攻擊手段。若是從內部攻擊出來的力量,在經過防護罩的時候並不會受到它的消弱。


這就是陣圖的妙用,奇妙萬方,無法形容。

不過,這一縷風別說是對付於家老祖這等的強者了,哪怕是一個普通人,只怕也不會將它放在眼吧。

就在眾人心生疑惑,不知道戎凱旋在搞什麼鬼的時候,這一縷細風終於飄到了防護罩之上。

頓時,細風依附在防護罩之上開始劇烈的旋轉了起來。大量的防護罩能量被這一縷細風所吸納,它就像是一個最貪吃的孩子般,盡情的吸收著來自於防護罩之上的能量。

幾乎就是一轉眼間,這一縷被細風所吸納的防護罩上頓時泛起了肉眼可見的巨大漩渦,一座小型的龍捲風就此誕生了出來。

戎凱旋的雙目熠熠生輝,他的精氣神高度集。

這一縷細風雖然微弱,但是在吸納了防護罩的天地靈力后,卻是變得無以倫比的龐大,哪怕是風洞第八、層的罡風都再也無法與之比擬了。

東華郡城的守山大陣,乃是皇室敖家傾力打造而成,再添加了一座小型守山大陣,大小連環,其威能源源不絕,更勝從前。若是從單純的能量強度而言,這一座大陣所釋放的力量絕對超過了於家老祖,而且還是十倍、百倍的超越。

但可惜的是,守山大陣畢竟是一個死物,無法如同一個人類般的自由艹控能量。所以,它在面對老祖級強者之時,根本就無法攻擊,僅僅能夠維持防護之力罷了。而且,因為需要守護的地盤太大,在單位體積內若是承受了超過極限的力量攻擊,防護罩也會因此而破滅。

不過這一刻,情形卻發生了巨大的改變。

戎凱旋的精神意念全部釋放,感應著虛空的所有變化,他所艹控的細風更是精準的把握到了防護罩內部的能量轉換,從而源源不絕的從汲取力量。

也唯有出竅之能,才能夠讓他做到這般地步。

於家老祖的臉色終於變了,他輕喝一聲,手腕揚起,紅色氣團激射而出,朝著防護罩沖了過去。

雖然此物無法直接將防護罩打碎,但若是數量足夠的話,卻能夠將防護罩的能量不斷消弱,並且最終轟破。

可是,就在紅色氣團即將到來之時,戎凱旋也是手腕輕揚,那已經吸納了足夠多能量的罡風亦是脫離了防護罩,朝著紅色氣團悍然迎擊而去。

兩者在瞬間相遇,那早已膨脹了千萬倍的細風竟然是裹住了紅色氣團,以無以倫比的速度沖向了天空。

它的速度快到了極點,就在眾人反應過來之前,便已升到了那肉眼幾乎難以瞥見的地步。

隨後,一道劇烈的光芒從那裡爆發了出來,這亮度擴散開來,將整個城市都籠罩其。

所有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是眯起了眼睛,那些普通人更是熱淚盈眶,被這股光芒刺激的模糊了眼睛。縱然是曾亮這等宗師級強者,亦是感到了深深的震撼。

猿王的拳頭緊緊的握住了,它雖然是巔峰宗師,距離老祖僅有一步之差。但老祖就是老祖,哪怕是剛剛晉陞的最無能的老祖,也不是此刻的它能夠抵禦。

它那玩世不恭的心態逐漸收斂,眼神也變得堅定了起來。

戎凱旋傲然而立,他高舉驅風杖,眼充滿了驕傲之色。在那蓮花台周圍,一絲絲散亂的電流開始瀰漫,逐漸形成一片電網,將他和蓮花台全部籠罩在內。

城內無數觀戰之人膛目結舌,但僅僅是片刻之後,那震耳欲聾的歡呼聲頓時如同雷霆般的響了起來,直至轟動全城……

ps:明曰三更。 于格佑的臉龐上泛起了一絲驚容,他訝然看著戎凱旋,明顯是未曾想到這小傢伙還有著這樣的神奇手段。

不過,他也僅僅是略感驚訝罷了,冷哼一聲,他繼續在身邊凝聚紅色氣團,並且將之一一釋放出來。戎凱旋的臉色凝重,他手腕輕輕揮舞,將一縷縷微風釋放,依附在防護大陣之上,一旦吸納了足夠的力量之後,就衝出去將那些可怖的紅色氣團盡數吹散。

而與此同時,蓮花台上的那些電網則是慢慢增加,逐漸的將他整個人連同蓮花台都包裹了進去。

曾亮在下方怔怔的看著,他喃喃的道:「這個,就是家主的底牌了么?」

猿王冷然的看了他一眼,道:「不是。」

曾亮的嘴角微微抽搐,心中也不知道有何感慨。

如此驚人的靈寶之威,竟然還不是家主底牌,那麼家主的手中究竟隱藏著多少未知的力量啊。在最初他選擇加入戎家之時,僅僅是看好戎凱旋的潛力,但卻並沒有真正的將此刻的戎凱旋當做一位可以匹敵的人物。

但是,在見識到了戎凱旋這一刻的表現之後,他心中早就掀起了天翻地覆般的轉變。如果此刻讓他與戎凱旋公平放對,他已經沒有任何把握能夠贏得了這個神秘莫測的先天家主了。

他的臉上泛起了一絲苦笑,原先還以為投靠戎家是直降身份,總是有著一絲倨傲的感覺。但從此以後,他再也不會有著類似的想法了。

戎凱旋根本就無需藉助他人之手,單憑他本人的力量,就已經足以戰勝宗師級強者了。

「轟……」

巨大的轟鳴聲將曾亮的思緒拉了回來,他抬頭之時,頓時看到高空處那閃亮的能量爆發。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