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得不說,洛霸的實力的確很強。

「少在這裝蒜了!」

嘭!

地面爆炸,林寶寶一躍而起,腳下的地面已經被洛霸一拳轟的粉碎。

「卧槽,有點猛啊!」

這一拳,足有上萬斤了吧!

這傢伙,完全就是一個大力士嗎!

嘭!嘭!嘭!

洛霸的體型很大,可速度卻出奇的快,不斷的變幻腳步,洛霸猶如鬼魅一般。

「轟!」

地面再一次爆炸。

遠處的鐵拳宗弟子們,望著這一幕,臉上都是浮現出不屑地冷笑:「這小子這是瘋了,竟然和宗主正面戰鬥,難道他不知道,鐵拳宗武者最強的就是力量和速度嗎?」

「那小子已經堅持不住了,看樣子馬上就要敗了。」

議論的聲音,在廣場上回蕩。

「不跑了?」

林寶寶連續閃躲了七八次,這才停下腳步,抱著斷龍劍,呼呼大喘息著。

洛霸面不改色,譏諷地說道。

「是啊!因為,我老婆已經快要拿到寶物了。」忽然,林寶寶的喘息聲戛然而止,他氣息平穩,根本沒有過勞和虛弱的跡象。

合著他剛剛的那一幕,是在和他演戲。

「你這混蛋!」

眼看著上古寶物就要被奪,洛霸自然心裡發狠,狂吼著,將全身的靈氣都注入道雙拳之中。

而此刻。

林寶寶的氣息瞬間便了。

變得無比鋒銳,彷彿此時站在洛霸面前的,是一代絕世劍尊。

「不好意思,我還沒出全力!」

林寶寶道了一聲,隨之,這一劍刺出,宛如火光點亮夜空般,點亮了整個廣場。

「你……」

撲哧撲哧!

血霧噴出,洛霸的鐵拳瞬間被刺穿,整個人都倒飛而出,不屈地倒在地上。

見到這一幕,鐵拳宗的各位弟子,還在大笑,隨之面龐凝固,表情定格。

「宗主……宗主他輸了?」

「這怎麼可能?」

「好恐怖的傢伙!」

林寶寶一笑,其實他最開始就能擊敗洛霸,他只是在玩弄這個傢伙而已。

「嗖!」

可就當林寶寶放鬆警惕的時候,又有兩道黑影,瞬間掠過林寶寶的頭頂,林寶寶的眼眸驟然一變,驚呼出來:「老婆!小心!」

來的人,一人背後長著一對漆黑的雙翼。

另外一個人,手持一把斷劍。

「啊……我的寶物!」祝霜凝的神色瞬間改變,化身那冰霜女王,鋪天蓋地的冰霜靈氣向著前方鎮壓下去。

而這兩人,似乎根本不怕祝霜凝的攻擊,徑直衝來,奪走了祝霜凝面前的另外兩件寶物。

「合作愉快。」

兩道黑影落地,林寶寶森然地看著他們:「把寶物還給我們,是我們先發現的!」

聽聞此言,黑翼武者咯咯咯一笑,聲音充滿了磁性:「小弟弟,你可醒醒吧,在這個世界,只有強者才有資格擁有寶物,像你這種傢伙,別想得到寶物!」

「是嗎?」

林寶寶攥著斷龍間,時刻準備動手。

「這把劍,在我的手裡,更能發揮出它應有的威力。」

啪!

另外一人將手裡的斷劍一丟,緩緩轉過身來,那一刻,林寶寶的眼瞳隨之一震。

「柳蕭?」

「想不到你這個傢伙,竟然還記得我。」柳蕭手持上古寶劍,嘴角上揚。

之前,柳蕭就要搶林寶寶的斷龍劍,可,他的孤城劍被林寶寶一劍斬斷。

柳蕭一直記恨在心。

魔妃她總想混吃等死 之後,他遇見了黑峰,也就是他身邊這位背後長著雙翼的武者。

現在他們是合作關係。

「你沒想到,我也敢來這裡吧!」柳蕭笑道。

僅憑一把斷劍,進入這骷髏城堡的確不太妥當。

可劍狂,劍狂,他是一個狂人。

「是柳蕭!」祝霜凝落地,眼神帶著幾分凝重。

上一次戰鬥,柳蕭因為斷劍逃走,而現在,柳蕭手裡的,可是正宗的上古寶物!

「柳兄,你和這個小孩子有仇?」黑峰詢問道。

柳蕭點頭,道:「有仇,還是大仇。」

林寶寶大笑起來:「手下敗將,少廢話了!」

「要戰便戰,我林寶寶可不怕你!」林寶寶豪爽地喝道。

柳蕭攥動著手裡的上古寶劍,他能感受到上面傳出的濃郁的力量,那是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

「好,我就成全你!」柳蕭喝道,剛要出劍。

轟拉拉!

在廣場的四面八方,不少石門打開,數十名武者蜂擁而至。

「想不到,竟然有人這麼快就到了骷髏廣場!」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出,諸人皆是向此人望去,可林寶寶的臉色可一點都不好。

黑翼武者黑鋒。

劍狂,柳蕭。

大明域域主之子,明華!

這些都是凱恩帝國赫赫有名的武者,然而他們全都是林寶寶的對手。

「骷髏廣場!」

林寶寶皺了皺眉頭。

明華一笑。

他倒是也不隱瞞:「骷髏廣場,存放上等寶物的地方,只要通過了這裡的骷髏考驗,就能得到上古寶物。」

「骷髏考驗?」祝霜凝不由地問。

明華輕輕點頭,眼眸已經充斥著陰寒:「不錯,怎麼,祝小姐,你想試試嗎?」

眾人的突然湧入,也讓林寶寶和柳蕭的戰鬥暫時擱置下來。

眾人都是望向廣場前方,想要看看明華所說的骷髏考驗到底是個什麼東西。

就在此刻。

轟拉拉!

一陣機括之音傳來,一排古樸的蠟燭,從地底下的機關翻轉上來。

與此同時,蒼老而雄渾的聲音在廣場中響起:「武滅鬼燭!」

(本章完) 「武滅鬼燭!」

森然的聲響,在骷髏廣場上炸開。

幾乎是一瞬間,所有人都看向這廣場上的那一尊奇形怪狀的雕像,因為,那聲音就是從哪裡傳出來的。

「這是什麼?」

「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

「這雕像居然說話了!」

各大宗門的武者,全都駭然地盯著這四不像的雕塑,林寶寶和祝霜凝也抬頭望著,他們都不想錯過接下來要發生的事情。

「嗡……」

只見那雕像之上,緩緩漂浮出一道身影,那身影看起來虛幻無比,整個身體都透漏著一股銀色的光華,猶如一身銀色戰衣一般。

「那是……」

林寶寶雙眸一凝:「殘魂!」

「我是這骷髏王殿的守護者,雖然我已經死去千年,可即便是殘魂,我也要守護著骷髏王殿!」

那幽魂的聲音,蕩漾在每一個人的耳畔,諸人的神色都是微微一凝。

這是……

靈氣傳聲?

這得達到什麼境界,才能做到如此成度啊!

而且,眼前的,僅僅是一道殘魂而已。

實力竟然恐怖如此。

「你們很清楚,即便我只剩一縷殘魂,你們也不可能是我的對手。」

「所以,來到骷髏王殿,就給我按照骷髏王殿的規矩做事,表現的好,骷髏王會給你們傳承,若是不行,也不要舞弊,我就在這,你們的一舉一動,我都看得清清楚楚。」

「是嗎?不過是一縷殘魂吧!裝什麼大……」

然而,這名武者的聲音停頓,他驚恐地發現,自己竟然已經無法呼吸了!

「唔唔唔……」

「嘭!」

那名武者的話語說到一半,一頭栽倒了下去,再也沒有一點生機。

「這!」

諸人全都看著此人,此人不過是嘲諷了這道殘魂一句,而這道殘魂殺人的手段,竟然讓他們為所未聞,甚至連殘魂的靈氣都沒有感覺得到。

「這怎麼可能!」

「世界上,怎麼會有這麼強大的人啊!」

祝霜凝都不禁驚訝地說道。

而拿到殘魂冷吭一聲,道:「這算什麼,我主人在世的時候,只需一念就能讓天地變色,滅殺百萬,你們這些螻蟻,能光臨我主的王殿,已經萬幸!」

一念,讓天地變色,滅殺百萬?

林寶寶當時一臉懵逼,大喝道:「卧槽,那豈不是成神了?」

「神?」

殘魂彷彿沒有聽說過這個詞,不過,他也沒有多想,盯著眾人森然地說道:「骷髏試煉,第一項,用靈氣滅掉這些鬼燭,能夠滅掉十盞以上的,算是過關!」

十盞!

林寶寶伸出手指數了數,一共十八盞蠟燭,也就是說,想要通過第一關,必須要吹滅一半以上的蠟燭。

「這還不簡單!讓我來!」

說著,一名武者便是走了出來,此人體型健碩,身材高大,氣息平穩,是一名二星大武師。

「《碎星拳法》!」

嘭!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