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僅僅是人,但凡那黑色蔓延的地方,桌椅,廊柱,金銀玉飾,盆景兵刃……完全灼滅一空,根本躲無可躲。 第一百六十章人生都是賭

「停——!停下——!」龍姚這時才發出了一聲驚呼,這太可怕了。她現在終於知道月瑤為什麼會受了那麼大的打擊。她現在又何嘗不是一樣。

「停下!軒轅墨離,你怎會如此歹毒之術……」

龍姚臉色煞白,口中雖然說得義正言辭,可是她能感覺到自己是連手腳都在顫抖著,如果不是自持身份,她恨不能現在就同她其他瑤台宮的屬下一樣,躲到遠離這魔鬼的地方去。

墨離邪肆地抬頭望了那龍姚一眼。勾起一抹無比騷包又囂張的笑來:「尊貴的龍宮主殿下。我說過了,你會後悔的……」

「你——!你到底想要怎樣?」

龍姚再強大,畢竟還是瑤台宮的宮主。她雖說能夠保證自己在黑域之下全身而退。可她的宮人不行。她絕對有理由相信,這個站在她面前的瘋狂男人,會用他這可怕的能力毀了瑤台宮,讓這裡從此消失,寸草不生……

墨離的手其實已經在顫抖了,可這個時候,他和龍姚之間,拼的就是一個狠字,誰慫了,誰就輸了。

他若無其事將黑域慢慢收了回來,可卻並沒有全部撤掉。現在的他看上去似乎有些慵懶而邪魅,帶著伺機而弒的狡黠和兇狠,他的笑容比風還要輕,卻讓人絕對不敢輕視。

偏生那令人驚艷的眉眼之間隱帶著石破天驚般的冷銳和狠戾。讓明明年紀不大的墨離就像是一隻渾身燃燒著地域黑火的邪魔,一個真正的死之王者,令人有匍匐膜拜的衝動。

他冷冷望著對面臉色變得蒼白的女人。聲音里全是毫無溫度的刀鋒:「何必做戲?難道你不知這世間有一種靈根叫做黑暗靈根嗎?給她治療屍毒。」

龍姚眉頭蹙了蹙,很快眸中閃過一道異樣的光芒:「這個……」

她突然自唇邊浮起了一絲微笑:「墨王說話,這自然是沒有問題。只不過,你是知道的,我治這個是有條件的。」

「不行。」墨離的眸光森冷,配上他那周身黑色騰起的火焰,讓龍姚的眉頭驟然蹙起:「軒轅墨離,你有你的堅持,我也有我的原則。你可別忘了,這世上能治療屍毒的人只有我和月瑤,你可不要打錯了主意……」

「威脅孤?」墨離邪邪笑了起來,身上的黑霧又有了騰起之勢,令龍姚不禁面色大變。

「墨王……」一聲清脆如銅鈴般的聲音打斷了劍拔弩張的氣氛。

芷月沖著墨離眨了眨眼睛。突然沖著龍姚甜甜地笑了起來,她施施然收了八卦鏡,沖著龍姚笑道:「龍宮主,晚輩初次上得山門,有幸見到宮主真容,實很仰慕。只是芷月有些疑惑,這屍毒不過區區邪物,如何宮主會說只有您兩位宮主能夠治得?小女子卻是不信的。」

龍姚一向自傲,要說在墨離那黑域的面前,她一時措手不及,確實還沒有想到對付她的辦法。可是,面對的是這個屢次壞瑤台宮好事的小娃娃,她可是沒有絲毫壓力的。

她猛地一拍桌案精神力猛然直刺向芷月:「你是什麼東西,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嗎?」

芷月只感到一股磅礴如巨浪般的壓力向著自己的識海刺來。這還是她第一次直面如此高級別的精神威壓。

她也想知道自己的極限是怎樣?在這麼久的修鍊千幻神術之後,能不能抵得住這樣巨大的精神威壓。不過,從心理上,她卻並沒有多少擔心。

因為之前在九層塔的時候,她曾經和郁紫藤的識海有過一次短暫的交鋒,雖說那一次她只是輕輕觸碰,讓那個女人有過那麼一瞬間的愣神而已。可就是那一下,讓她對自己的精神力有了一點兒初步的認識。

她現在吃虧就是實力不夠,等級不高,如果假日時日,她一定可以憑藉千幻神術,將這些老牌的高手全都挑落馬下。對於這一點,她很有信心。

身體比思想更快做出了反應。不等她念起千幻神術的法訣,那精神力修鍊之力便自動迅速地被調動了起來。

正如純凈體質的本質所帶來的好處。在天長日久的參研和修習之後,這種自發得修鍊和參悟對於芷月這樣的純靈體來說,已經成為了習慣。

只是,到底芷月的等級太低,與龍姚的差距過大了。那女人又是刻意為之。這樣大幅度的強壓下來,芷月還是吐出了一口鮮血,身體也有些搖搖欲墜。

好在芷月本身對精神力的抗壓能力就超過常人很多,雖說吐了血,但還能好端端站在那裡,已經算是極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知道雙方的等級擺在那裡,龍姚既然出手,打的便是一擊必中的主意,到時候女娃的精神力幾乎全廢,墨離還得求著瑤台宮救治,還不是任由她們的拿捏。

「可是……見鬼了!」

龍姚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今天的意外出現得太多,讓她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才當了幾天宮主,實力便嚴重下降的感覺。

「堂堂一宮之主,以大欺小,不嫌丟人嗎?」墨離突然一招手,將芷月護在了自己的身邊,黑域再度拉起,卻是將芷月圈在了黑域之內,沒有損及一分一毫。

「我能自救。」突然,芷月悄悄湊近了墨離的耳邊說了句悄悄話。

這句話卻讓墨離與龍姚都睜大了眼睛。

龍姚完全是一臉得譏嘲和冷笑。而墨離轉頭望向芷月的眼神雖有些疑惑,但很快就點了點頭。

龍姚又不淡定了,她都有些懷疑這個墨離是不是之前自己認識的那個狂傲逆天的小子了,怎麼那個蠢丫頭說什麼,他都信……

「墨王,你不會愚蠢地認為這個臭丫頭真有能力解了自己的屍毒吧?別讓我在小看了你眼光的同時,還小看了你的智慧。」

龍姚索性大搖大擺坐回了她的寶座之上。精神力強有什麼稀罕,這丫頭身上一定戴著什麼能抵禦精神力攻擊的好物件。誰讓那臭小子被她迷暈了呢。可是那屍毒……除了求她來解,看他墨離還能去求誰? 第一百六十章人生都是賭

「停——!停下——!」龍姚這時才發出了一聲驚呼,這太可怕了。她現在終於知道月瑤為什麼會受了那麼大的打擊。她現在又何嘗不是一樣。

「停下!軒轅墨離,你怎會如此歹毒之術……」

龍姚臉色煞白,口中雖然說得義正言辭,可是她能感覺到自己是連手腳都在顫抖著,如果不是自持身份,她恨不能現在就同她其他瑤台宮的屬下一樣,躲到遠離這魔鬼的地方去。

墨離邪肆地抬頭望了那龍姚一眼。勾起一抹無比騷包又囂張的笑來:「尊貴的龍宮主殿下。我說過了,你會後悔的……」

「你——!你到底想要怎樣?」

龍姚再強大,畢竟還是瑤台宮的宮主。她雖說能夠保證自己在黑域之下全身而退。可她的宮人不行。她絕對有理由相信,這個站在她面前的瘋狂男人,會用他這可怕的能力毀了瑤台宮,讓這裡從此消失,寸草不生……

墨離的手其實已經在顫抖了,可這個時候,他和龍姚之間,拼的就是一個狠字,誰慫了,誰就輸了。

他若無其事將黑域慢慢收了回來,可卻並沒有全部撤掉。現在的他看上去似乎有些慵懶而邪魅,帶著伺機而弒的狡黠和兇狠,他的笑容比風還要輕,卻讓人絕對不敢輕視。

偏生那令人驚艷的眉眼之間隱帶著石破天驚般的冷銳和狠戾。讓明明年紀不大的墨離就像是一隻渾身燃燒著地域黑火的邪魔,一個真正的死之王者,令人有匍匐膜拜的衝動。

他冷冷望著對面臉色變得蒼白的女人。聲音里全是毫無溫度的刀鋒:「何必做戲?難道你不知這世間有一種靈根叫做黑暗靈根嗎?給她治療屍毒。」

龍姚眉頭蹙了蹙,很快眸中閃過一道異樣的光芒:「這個……」

她突然自唇邊浮起了一絲微笑:「墨王說話,這自然是沒有問題。只不過,你是知道的,我治這個是有條件的。」

「不行。」墨離的眸光森冷,配上他那周身黑色騰起的火焰,讓龍姚的眉頭驟然蹙起:「軒轅墨離,你有你的堅持,我也有我的原則。你可別忘了,這世上能治療屍毒的人只有我和月瑤,你可不要打錯了主意……」

「威脅孤?」墨離邪邪笑了起來,身上的黑霧又有了騰起之勢,令龍姚不禁面色大變。

「墨王……」一聲清脆如銅鈴般的聲音打斷了劍拔弩張的氣氛。

芷月沖著墨離眨了眨眼睛。突然沖著龍姚甜甜地笑了起來,她施施然收了八卦鏡,沖著龍姚笑道:「龍宮主,晚輩初次上得山門,有幸見到宮主真容,實很仰慕。只是芷月有些疑惑,這屍毒不過區區邪物,如何宮主會說只有您兩位宮主能夠治得?小女子卻是不信的。」

龍姚一向自傲,要說在墨離那黑域的面前,她一時措手不及,確實還沒有想到對付她的辦法。可是,面對的是這個屢次壞瑤台宮好事的小娃娃,她可是沒有絲毫壓力的。

她猛地一拍桌案精神力猛然直刺向芷月:「你是什麼東西,這裡有你說話的份兒嗎?」

芷月只感到一股磅礴如巨浪般的壓力向著自己的識海刺來。這還是她第一次直面如此高級別的精神威壓。

她也想知道自己的極限是怎樣?在這麼久的修鍊千幻神術之後,能不能抵得住這樣巨大的精神威壓。不過,從心理上,她卻並沒有多少擔心。

因為之前在九層塔的時候,她曾經和郁紫藤的識海有過一次短暫的交鋒,雖說那一次她只是輕輕觸碰,讓那個女人有過那麼一瞬間的愣神而已。可就是那一下,讓她對自己的精神力有了一點兒初步的認識。

她現在吃虧就是實力不夠,等級不高,如果假日時日,她一定可以憑藉千幻神術,將這些老牌的高手全都挑落馬下。對於這一點,她很有信心。

身體比思想更快做出了反應。不等她念起千幻神術的法訣,那精神力修鍊之力便自動迅速地被調動了起來。

正如純凈體質的本質所帶來的好處。在天長日久的參研和修習之後,這種自發得修鍊和參悟對於芷月這樣的純靈體來說,已經成為了習慣。

只是,到底芷月的等級太低,與龍姚的差距過大了。那女人又是刻意為之。這樣大幅度的強壓下來,芷月還是吐出了一口鮮血,身體也有些搖搖欲墜。

好在芷月本身對精神力的抗壓能力就超過常人很多,雖說吐了血,但還能好端端站在那裡,已經算是極了不起的事情了。

要知道雙方的等級擺在那裡,龍姚既然出手,打的便是一擊必中的主意,到時候女娃的精神力幾乎全廢,墨離還得求著瑤台宮救治,還不是任由她們的拿捏。

「可是……見鬼了!」

龍姚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今天的意外出現得太多,讓她都有些懷疑,自己是不是才當了幾天宮主,實力便嚴重下降的感覺。

「堂堂一宮之主,以大欺小,不嫌丟人嗎?」墨離突然一招手,將芷月護在了自己的身邊,黑域再度拉起,卻是將芷月圈在了黑域之內,沒有損及一分一毫。

「我能自救。」突然,芷月悄悄湊近了墨離的耳邊說了句悄悄話。

這句話卻讓墨離與龍姚都睜大了眼睛。

龍姚完全是一臉得譏嘲和冷笑。而墨離轉頭望向芷月的眼神雖有些疑惑,但很快就點了點頭。

龍姚又不淡定了,她都有些懷疑這個墨離是不是之前自己認識的那個狂傲逆天的小子了,怎麼那個蠢丫頭說什麼,他都信……

「墨王,你不會愚蠢地認為這個臭丫頭真有能力解了自己的屍毒吧?別讓我在小看了你眼光的同時,還小看了你的智慧。」

龍姚索性大搖大擺坐回了她的寶座之上。精神力強有什麼稀罕,這丫頭身上一定戴著什麼能抵禦精神力攻擊的好物件。誰讓那臭小子被她迷暈了呢。可是那屍毒……除了求她來解,看他墨離還能去求誰? 第一百六十一章賭她能自救

龍姚心情大定,知道這死丫頭中了屍毒之後,她的心是徹底放了下來,連帶著看向墨離眼神都變得輕蔑起來。

都說美色誤人,英雄難過美人關,真是誠不欺我。

現在再看向站在墨離身邊的女人,龍姚倒是能很客觀的評價一下了。嗯,也怪不得墨離會栽在這個女娃的手裡。比起月凌雲來,這個女娃的美顯得更加清靈,純凈。從前看著月凌雲,會讓人覺得月中仙子,蓮之精靈就該是那個樣子。可一旦見到了這個叫北冥芷月的女人,就會覺得月凌雲的美多了許多世俗之氣,眼中的算計和複雜太多,破壞了她的如仙如玉。兩相一比較,就給人一種明珠魚目之感。這樣的認知讓龍姚十分不喜,但又不得不嘆一句,這確實是個真美人兒啊!這個墨離栽在這樣的一個女孩兒手裡,也算不得冤了。

轉念一想,龍姚又不禁興奮起來。這墨離擁有萬中無一的黑域之力又怎麼樣?那賤人中了屍毒,她不出手,不出三日,再美的美人兒都會變成一具不折不扣的傀儡殭屍。墨離即便是再不舍,難道還能留著一個怪物,一個毒源嗎?

墨離將視線從芷月清澈而黑白分明,好似會說話般的眼睛移開,沖著滿臉嘲諷與譏誚的龍姚冷然一笑:「龍宮主,你不信月兒,孤卻是信的。不如我們打個賭吧。你敢不敢?」

龍姚根本不屑一顧。望著墨離甚至有些幸災樂禍:「我卻不知,你軒轅墨離,還是位情種。不惜打一個必敗之賭。你可是要想清楚了,別待會兒又說我以大欺小。到時候,我可是勝之不武啊!」

對於龍姚那副陰陽怪氣的腔調,墨離根本不予理睬。如果說之前的他還在為了芷月的毒感到焦急和擔心。在看到芷月的反應之後,卻讓他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他想起了之前的自己,芷月不就是用金蓮天火避免了一場浩劫的嗎?既然那屍毒只有這瑤台宮的兩名宮主可解,那除了那奇異的天火,根本就不作他想。所以說,他的小丫頭是真的可以解了那屍毒的了……

「說罷,賭什麼?」

「好!既然你一心求死,我若是不成全你,倒顯得本宮主小氣了。」龍姚嘴角一撇,突然變了一副慵懶邪魅的臉色,一指芷月:「如果你輸了,便留下她來就好。在我瑤台宮世代為奴,聽我的吩咐。」

墨離只覺得這女人就是個瘋子。之前他還真是小看了瑤台宮這幫蠢人的不要臉程度了。這擺明要通過芷月控制自己的意思……

「你不會是不敢吧。」龍姚見墨離蹙了眉頭,便更加囂張起來。

「行,沒問題。」芷月勾起了唇角冷冷哼了一下,瞪了台上那不可一世的女人一眼,毫不退縮道:「那如果你輸了呢?」

「這種事情,你認為可能發生嗎?」龍姚勝券在握,絲毫不掩飾自己的囂張。

「你輸了,孤要《混沌功法》。」墨離的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意。只是出口的話語卻讓龍姚面色大變。

「什麼《混沌功法》?你以為你是誰?……」說著,她突然轉頭望向了那女孩兒,有些不敢置信,又有些臉色難看。

「那麼好的一部功法,放在你們瑤台宮,豈不是暴殄天物。」

墨離的樣子越發慵懶,望向龍姚那像是鷹鷲一般的狠戾目光正轉向芷月,突然笑道:

「別說你們瑤台宮異寶無數,孤還真就一樣也看不上,倒是這《混沌功法》來頭太大,我倒想見識一番。你莫不是以為這世上哪兒有那麼容易就找得到擁有如此逆天靈根之人吧?你們瑤台宮不是尋了這麼數百年,可有找到?」

龍姚挑了挑眉,撇了撇嘴角,邪邪瞥了一眼那始終安安靜靜站在那裡的女孩兒:「見識倒也不是不可以。好吧,贏了便給你們這一觀之機。」

芷月秀眉微不可見地挑了挑。剛想要說話,卻聽墨離道:「一天時間為限,孤帶她在九層塔等你。」

望著龍姚重新皺起的眉頭,墨離笑了笑道:「這是交易。你不會以為孤不知道你們兩位宮主就是靠那金蓮天火治那屍毒的吧。難道你要反悔?」

說完,他輕蔑的冷哼一聲,還撣了撣身上不存在的灰塵,望著龍姚陰晴不定的眼神,再不說話,轉身拉著芷月一直向著殿外走去。

龍姚蠕動了下嘴唇,最終還是沒有說話,眼睛盯著北冥芷月,神識掃過,這才心頭大定。

那屍毒中了這麼久了,若不是被高手封禁,這女人早就該昏迷不醒了。如今那屍毒只不過蔓延至小臂,如果這女人不自己作死亂搞,她當可救得。一天時間,看這兩個不知死活的玩意到時候怎麼來求她。

對於這個送上門來,能夠威脅到那個狂妄無知小子的玩意兒,可不能就這麼死了。至於解毒?哼!她還真不認為,就憑著那個乳臭未乾的毛丫頭能做得了什麼。

至於《混沌功法》,那就更是痴人說夢,想都別想了。

墨離與芷月二人則壓根就沒打算理會那老女人的反應,走得很快。不一會兒就繞到了通向瑤宮九層塔之路。

芷月倒是很開心,她自己都還沒說,墨離卻知道她需要去那供奉著金蓮天火的地方。還為她找到了觀看《混沌功法》的機會。這個可當得是這次來瑤台宮的意外之喜了。

對於墨離對自己的情意,芷月是甜絲絲的,感動於心。而對於自己身上的屍毒,她卻是壓根就沒放在心上。

知道了金蓮天火是解毒的關鍵,她就知道自己甚至不用去九層塔就能解了屍毒,可是,她就是想利用這一次的機會,去看一看上一次自己團的那個大火球,看看能不能想辦法煉化了它,讓自己丹田上面的那小火苗能長大一點。這好不容易來一趟,怎麼也得弄點收穫不是。

而墨離雖然是知道芷月控制金蓮天火的能力,但他是見識過那可怕屍毒的破壞能力的人,這個時候巴不得腳下生風,儘快讓芷月早點嘗試著解了毒。也好讓他放心。

只是,天不遂人願,還真是怕什麼來什麼。兩人正在想著儘快趕到九層塔時,卻齊刷刷站住了腳,墨離更是一臉寒霜浮上了面頰。

果然,自前方一片幽靜密林之中不多時便走出了一個渾身白衣,面容有些蒼白的美人兒。 第一百六十一章賭她能自救

龍姚心情大定,知道這死丫頭中了屍毒之後,她的心是徹底放了下來,連帶著看向墨離眼神都變得輕蔑起來。

都說美色誤人,英雄難過美人關,真是誠不欺我。

現在再看向站在墨離身邊的女人,龍姚倒是能很客觀的評價一下了。嗯,也怪不得墨離會栽在這個女娃的手裡。比起月凌雲來,這個女娃的美顯得更加清靈,純凈。從前看著月凌雲,會讓人覺得月中仙子,蓮之精靈就該是那個樣子。可一旦見到了這個叫北冥芷月的女人,就會覺得月凌雲的美多了許多世俗之氣,眼中的算計和複雜太多,破壞了她的如仙如玉。兩相一比較,就給人一種明珠魚目之感。這樣的認知讓龍姚十分不喜,但又不得不嘆一句,這確實是個真美人兒啊!這個墨離栽在這樣的一個女孩兒手裡,也算不得冤了。

轉念一想,龍姚又不禁興奮起來。這墨離擁有萬中無一的黑域之力又怎麼樣?那賤人中了屍毒,她不出手,不出三日,再美的美人兒都會變成一具不折不扣的傀儡殭屍。墨離即便是再不舍,難道還能留著一個怪物,一個毒源嗎?

墨離將視線從芷月清澈而黑白分明,好似會說話般的眼睛移開,沖著滿臉嘲諷與譏誚的龍姚冷然一笑:「龍宮主,你不信月兒,孤卻是信的。不如我們打個賭吧。你敢不敢?」

龍姚根本不屑一顧。望著墨離甚至有些幸災樂禍:「我卻不知,你軒轅墨離,還是位情種。不惜打一個必敗之賭。你可是要想清楚了,別待會兒又說我以大欺小。到時候,我可是勝之不武啊!」

對於龍姚那副陰陽怪氣的腔調,墨離根本不予理睬。如果說之前的他還在為了芷月的毒感到焦急和擔心。在看到芷月的反應之後,卻讓他突然想到了一種可能性。

他想起了之前的自己,芷月不就是用金蓮天火避免了一場浩劫的嗎?既然那屍毒只有這瑤台宮的兩名宮主可解,那除了那奇異的天火,根本就不作他想。所以說,他的小丫頭是真的可以解了那屍毒的了……

「說罷,賭什麼?」

「好!既然你一心求死,我若是不成全你,倒顯得本宮主小氣了。」龍姚嘴角一撇,突然變了一副慵懶邪魅的臉色,一指芷月:「如果你輸了,便留下她來就好。在我瑤台宮世代為奴,聽我的吩咐。」

墨離只覺得這女人就是個瘋子。之前他還真是小看了瑤台宮這幫蠢人的不要臉程度了。這擺明要通過芷月控制自己的意思……

「你不會是不敢吧。」龍姚見墨離蹙了眉頭,便更加囂張起來。

「行,沒問題。」芷月勾起了唇角冷冷哼了一下,瞪了台上那不可一世的女人一眼,毫不退縮道:「那如果你輸了呢?」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