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會兒,一個木盒便被林家子弟呈了上來。

這個木盒經過他們檢查,並沒有什麼問題,倒是可以傳遞到長老面前。

林清自然也知道,修真界中不乏利用此處機會做手腳,yīn謀暗算敵人的手段,心中也暗暗戒備,不過以他的神識探查之後,沒有發覺任何異常,又不由得放下心來。

這個木盒沒有絲毫不妥,裡面裝的,也確實是一具頭顱。

「打開讓我看看。」林清面帶怒sè說道。

於情於理,他都需要確認一番,同時也是見這林壑最後一面。

但就在這時,林清突然面sè微變:「不好,這木盒有古怪。」

他的手運暗勁,往那手捧木盒的林家子弟身上拍去。

轟然一聲巨響,這名林家子弟口吐鮮血,飛了出去,人還在空中,便已經是命喪黃泉,沒有生息了。

旁邊幾名林家子弟面sè大變,連忙問道:「長老……」

「住口,有刺客!」林清面容肅穆,厲聲言道。

「刺客!」聽到林清的話,幾名林家子弟都吃了一驚。然而他們向那被殺死的子弟看去,卻只發現,屍體上除了被林清打出的一個掌印之外,什麼也沒有。

林清神sè凝重,並沒有因為那子弟的屍身沒有絲毫異狀而放鬆。


就在這時,掉落在地的林壑的頭顱,突然毫無徵兆地滾動了一下。


林清面sè大變。

轟隆!

林壑的頭顱猛地炸了開來,幾名林家子弟面sè頓時變得通紅,拚命地扼住了自己的脖子。

但沒過一會兒,他們便都眼珠鼓脹,口鼻大張,慘綠濃痰一般的腥血從七竅之中流出。

只是眨眼的功夫,這幾人便都沒有了生機。

眼見著這些子弟慘死,林清也是大駭,連忙運轉法力,封閉竅穴,將自身十萬八千毛孔全部封閉,整個人全身上下,也被一重凝實的罡氣所籠罩。

但即便如此,還是慢了一步,等到林清閉氣屏息,杜絕一切氣息之時,已然感到,一陣莫名的暈眩涌了上頭。

儘管沒有見到絲毫異狀,可林清卻知道,就在那頭顱炸開之內,已然有無形的毒瘴布滿整個大殿。

這是一種無sè無味的奇異毒瘴,他們被人暗算了!

「轟!」

大殿的一角突然跳出一道人影,手持利刃,沖了上來。

宛若一道雷光撕裂了天地,人影手中的利刃,轉瞬之間便架到了林清脖子上。林清只來得及看見一個黑巾蒙面之人,頭顱便高高飛起,噴泉般的鮮血飛灑出來。

只是一個照面,以他通玄境高手之能,竟然連還手之力都沒有,就被人割下了頭顱。

一陣略帶腥風的煙氣鼓起,林清的神魂脫體而出,不顧四周瀰漫的無形毒瘴,便要變化法相,擊殺來敵,但只化到半途,他便突然一震。

一柄布滿雷光,閃爍著雷罡的刺神錐,無聲地穿透了他的神魂。

「竟……竟然……還有!」

竟然還有另外一個刺客!

堂堂通玄境高手,便這般連敵人的身影都沒有看清楚,便徹底魂飛魄散,外面一群林家修士聽到動靜,連忙趕了過來,只見到兩名一身黑衣的修士跳上樑頂,正要離去。

「是他們殺了長老!」

「箭,快放箭!」

如雨的滅神箭shè出,但卻連黑衣人的衣襟都沒有擦著,只能眼睜睜地看著他們離去。

等到一陣大亂的修士們想起要解救林清以及追捕刺客之時,他們已然不見了蹤影。

「是死士……那兩人,恐怕是圓滿境死士……」

一名見識廣博的修士禁不住打了個寒戰。

圓滿境死士,便在他們林家,也是極為稀少的角sè,不到家族生死存亡之際,一般都不會動用,也只有擁有道境巨擘的豪門,才會隨意動用他們。

原因也非常簡單,圓滿境死士栽培不易,不是豪門的家族得到,便是整個家族的中流砥柱,可以作為雷霆手段的角sè,往往數十年乃至百年之內,都需要依賴他們的坐鎮。

而若是真正的豪門得到了,卻不會過分珍惜。

圓滿境死士在豪門手中,只是一柄可以幫助他們解決麻煩的快刀。

只要背後的道境巨擘還在,家族便永遠不會面臨生死存亡的挑戰,無論面對任何狀況,都足以從容應對。

這便是最大的區別。

「怎麼會有圓滿境死士來刺殺長老,安伯,你會不會看錯了?」一名年輕的林家子弟難以接受,不敢相信地問道。

「是啊,我們與參山紛爭,怎麼會扯出圓滿境死士,那尹浪也並沒有修鍊到圓滿境界……難道……難道……那個傳聞是真的?」

其他幾名林家子弟說著,突然想起了一件極其可怕的事情,面sè突然變得煞白。

他們此刻想到的,正是近rì來林清一直刻意打壓,不願讓大家議論和傳播的傳聞。

尹浪取得了青陽峰的支持,將要重新入主參山,他們已然不是再與尹浪這般的江湖草莽對陣,而是與青陽峰這般的新興豪門對陣!

「不要胡亂猜測了,現在也不是談這個的時候,尹浪暗殺了林清長老,肯定不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的,他們一定會乘機發起偷襲,還得多加防範才行。」

眾人沖入殿中已有片刻功夫,之前被兩名黑衣人吸引了注意,這個時候才發現,躺倒在地的幾名子弟,竟都是扼住自己脖子,七孔流血的詭異慘狀,這副模樣,一下便叫人聯想到四周布有劇毒。

「不好,這裡有古怪,快撤!」


儘管他們衝進來時沒有察覺到任何異狀,也還是毫不猶豫地往殿外撤去。

「大哥……我,我的法力正在被侵蝕!」

「我的也是……」

「果然有毒,大家小心一點,這毒很兇猛,全力護住心脈和識海,尤其是沒有修成虛境的,全力保住金丹,不可有失!」

眾人這時候才發現,自己沖入大殿的時機,實在是不妙,也不知道那些刺客用了何種的手段,布滿大殿的毒瘴竟然是無sè無味的,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消散,若是再等片刻,恐怕便已經徹底消失無蹤。

幸好劇毒畢竟正在消散,中了毒的修士雖然被侵蝕法力,一時之間,卻也沒有生命危險。

但在這裡,眾人很快便又再收到一個壞消息,自己這一方設立在山腰各地的營哨和據點,正在被一群人猛攻。

屋漏偏逢連夜雨,林清的身亡,給諸人帶來了極大的麻煩,蓋因林清生xìng暴躁而又多疑,並不喜歡賦予部屬太多的權力,等到他驟然喪命之時,身邊的修士,竟無一人可以調度所有的人。

而一些林家修士試圖指揮各自認識的子弟之時,也無奈地發現,各人或攻或守,或進或退,各有不同的想法。

到處都是一片混亂。

「沒有辦法了,撤吧。」

最後,所有人不約而同地想到了這個唯一可行的辦法。

尹浪正帶著一群jīng銳修士猛攻上山,守在山腰的數十修士,基本上沒有還手之力,草草抵擋了幾下,便被擊潰了。

修為低下的,立刻便被格殺在地,而修為高深的則紛紛向山頂逃遁,然後帶著更多的修士開始敗退。

留下的,則是滿地的屍體。

崩潰而逃的林家人及其附庸,連同伴的屍體都來不及收拾。

「大王,真是太好了,曹道友和李道友出手,果然不同凡響,現在林清已死,林家修士群龍無,我們正好趁此機會,一舉收復參山。」

尹浪這一方的探子,很快也收到了曹李兩名死士傳來的消息,得知他們成功刺殺了林清之後,皆是大喜。

事情進展的順利,當真是順利得超乎想像。

當然,在這過程之中,也有稍許運氣的存在,如果那林清不是麻痹大意,而是一早便預感危機,知道有人要來行刺他的話,也未必會如此輕易便叫人得手了。

「不錯,這是一個大好機會,我們走運了。」尹浪略帶興奮,說道。

尹浪也沒有想到,自己臨時的一個計策,竟然取得了遠超想像的戰果。

林清是通玄境高手,打起十二分jīng神防範,並不是那麼容易便能刺殺的,哪怕派出的是圓滿境修士也一樣。

又或者,林清臨死之前作出安排,兩名圓滿境修士雖然厲害,也要小心被成百上千修士圍攻。

這次能夠一舉得手,其實也有幾分運氣的原因,不過,尹浪也是個富有決斷之人,斷然不會輕易放過這麼一個大好的機會。

他也無心追究自己的運氣如何,一旦出現機會,便緊緊抓住了。

「二當家,你速速回去召集大夥,全線出擊。」


雖然也有貿然行事之嫌,但決斷卻是相當迅速。

「是。」二當家自然不會反對,火速便趕回去,準備由奇襲變作全力猛攻。

又過了半rì時間,尹浪帶著人一口氣殺上參山宮殿,林家的修士,已然開始帶著人撤離此地,他們毫不猶豫地便撲了上去,咬住撤離隊伍後方死死不放,又再擊殺了百十來人,取得了一場酣暢淋漓的大勝。

是役,林家修士全線潰退,再也無法對參山形成控制。

而這場戰鬥,更是迅速波及參山以及的其他側峰,洞窟,習慣了燒殺擄掠,來去如風的江湖草莽們,更是一口氣襲擊各處駐留的修士,把整個因羅界都翻了個底朝天。

===============

ps:輕輕地求下票。 第815章開宗準備

尹浪在因羅界根深蒂固,可謂是地頭蛇,又時常與其他部屬一起做無本的買賣,對自家地頭的安全尤為看重,一旦收復參山之後,便是迅速清剿各處敵人。78

他們的進攻猛烈之極,而林家卻正處於群龍無的混亂境地,面對這情況,根本沒有反抗之力,不僅僅是參山失守了,其他洞窟,山峰遭遇襲擊,附庸的修士也死傷慘重。

他們節節敗退,很快便到了戰無可戰的邊緣。

若是尹浪等人的決斷稍微遲疑一些,進攻慢來一陣,他們也完全可以從最初的慌亂之中回過神來,然後憑藉中層的修士召集抵抗,很快逆轉局面,但是大批修士交戰,如兩軍對壘,並不是誰的神通廣大,法力高深,便可以獲勝,即便是圓滿境界的修士,面對成百上千修士,利用諸般強橫的法器法器猛攻,也要飲恨。

能夠以一人之力對抗千軍,那是在上古蠻荒之時,修真尚不流行,也沒有滅神箭,雷罡法晶這一類可以傷害神魂的法器。

普通的修士之間,足以橫掃千軍的人物極為罕見,自然是善於調度的一方獲勝。

眼見著大勢已不可逆轉,林家終於不得不認輸,帶著滿腔的怨念與憤懣,徹底撤離了此地。

他們原本的計劃是先佔據著參山,尹浪久攻不下,必向青陽峰求援,而青陽峰若要扶持尹浪,也不可能不理會,必定會派出高手相助。

屆時,林家抓住青陽峰幫助尹浪的把柄,正好可以討價還價,把手頭的參山,作為逼迫青陽峰退出此地爭端的籌碼。

若退一步,則是利用已經掌控的參山,作為收買青陽峰的籌碼,為了得到此地,青陽峰甚至有可能撇開尹浪,直接與林家合作,林家既不是豪門,投靠豪門也無損聲威,卻反而傍得強援,能夠更進一步強盛起來。

只可惜,如此左右逢源的絕妙計劃,竟在尹浪一時試攻得手,迅速便宣告失敗了,尹浪的出擊遠比林家人想像還要快,甚至派出死士一舉刺殺了林家負責此事的領,一時間的慌亂潰敗,便徹底損失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的。

等到他們退出參山之後,倘若再攻,便是直接與青陽峰作對,這與手握籌碼,yù圖排斥尹浪,又是截然不同。

事後尹浪也從各方面了解到了這個情況,不由得也暗嘆了一聲好險。

倘若他沒有及時奪回參山,青陽峰撇開自己,與林家合作,也不是沒有可能!

若真如此,自己和參山眾人,便危在旦夕了。

他心裡非常清楚,儘管自己是純陽天尊的門徒,又得到了兩位公子親口許諾的扶持,但在家族大利面前,仍然有可能被無情拋棄,最多事後,給自己在仙門謀求一個長老的虛名,或者其他好處安撫一番。

這個世上,權柄與尊重,還是要靠自己雙手去奪取的,哪怕是昔rì的情分,也只不過是一個稍微好些的而已。

省悟到這一點之後,尹浪卻也無可奈何,他現在畢竟是草莽一個,還是純陽天尊之徒,也唯有緊緊依附在青陽峰下,派人收復各處失地。

半個月後,終於有前方的修士將消息傳了回來,確認了林家已經撤離yīn都。

「大王,好消息,林家之人終於撤離了。」

「太好了,尹道友,林家之人敗退,參山又重入你的手中。」聽到嘍啰呈報上來的消息,秦國丈真心實意地恭喜道。

尹浪面帶微笑,亦是滿意地點了點頭:「終於可以鬆一口氣了,林家之人不走,參山便不得安寧。」

秦國丈不忘提醒道:「話雖如此,還是要嚴加防範,免得敵人捲土重來。」

「我會注意防範的,佯退反攻之事,也不是沒有發生過。」尹浪歷練多年,自然懂得江湖險惡的道理,當即便對參山的二當家道,「二當家,你去告訴弟兄們,近rì時間,多多辛苦一陣,免得發生不測。」

二當家笑道:「我曉得了。」

秦國丈看了看四周,見參山的各位領都在熱烈議論剛剛得知的確切消息,興緻非常高漲,不由心中一動,建議道:「尹道友剛剛獲得一場大勝,正是聲威漸隆之時,不如趁此機會成立宗派如何?」

秦國丈覺得,現在便是一個極好的時機。尹浪有人手又有地盤,一旦確立宗派名號,yīn都各方都要給幾分面子,即便不必動用青陽峰名頭,也能把這個天邪宗創立起來。

青陽峰對這參山的扶持,是不便公之於眾的,畢竟青陽峰是名門大峰,正需要潔凈的名聲。

至於修真界中各種小道消息的流傳,便管不了那麼多了。

尹浪聞言微怔,隨即也意識到,現在也該是時候了。

他略為沉吟,道:「我也正有此意,不過,此事如何施行,還得商議出一個章程出來。」

秦國丈笑道:「這個無妨,我近rì研究此事,倒是有幾分主意,就是不知道,尹道友意下如何。」

尹浪道:「秦道友但講無妨。」

秦國丈道:「尹道友現在已經收復參山,第一要務,當是調查那些被林家人及其附庸奪取的山頭,田地,清查損失。」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