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方的煙塵逐漸的散盡了,露出了一片巨大的廢墟。

四道靈魂在廢墟上空飄蕩著,不停的顫抖。

四大強者,化身魔刀中也不是白斬天的對手,終極一擊被打的只剩下了魂魄。

白斬天伸手一抓,四大強者的靈魂盡入他的手中,雙眼中神光暴漲,瞬間看了個透徹。

「天路!」白斬天神色凝重,自語道。

下一刻,他飛身而下,快速的沖入了地下,進入了廢墟中,找到了那座被埋藏了的殘破的墳墓。

豪門寶貝:媽咪不負責 一座墳墓葬下了九大神級強者,不可思議,但的確是真的,殊不知,在這座墳墓之下,潛藏著一條通往另外世界的道路。

那就是所謂的天路!

轟!

白斬天一拳轟出,殘破的墳墓被轟開了,出現了一條長長的通道。

白斬天沒有絲毫猶豫,飛身而下,進入了通道中。

通道漆黑不見五指,沒有邊際,沒有盡頭,如那黑暗中的曠野一般,除了腳下還實在之外全都是空的,是黑暗的。

白斬天腳下生輝,一步跨出就是百丈遠,出現在通道的遠方。

足足過了一盞茶時間,前方終於出現了一點亮光,那是一座茅屋中散發出來的光輝。

白斬天進入了茅屋中,四顧,只有簡單的傢具,還有一本書。

白斬天隨手拿起了書看了一下,這是一本魔道修鍊功法,名為魔道盛典!

他很快得出結論,這就是慕容恪修鍊的功法,也是因為如此,慕容恪才能夠活幾百歲,能夠達到神級。

這裡沒有任何價值,白斬天摧毀了茅屋,繼續前行,很快,又一座茅屋出現了,同樣的擺設,同樣有一本魔道盛典。

很顯然,這又是另一位天路守護者的居所,他們守護天路,修鍊魔道盛典。

白斬天繼續前行,一直找到了第九位天路守護者的居所,在這裡他依然沒有任何發現,不過,這裡的魔氣似乎更加的濃郁了。

白斬天知道,他快要接近目的地了。

前方依然黑暗,寂靜無聲,讓人忍不住產生懼意。

白斬天快如閃電,在黑暗中如同幽靈一般化作了一道模糊的影跡奔向遠方。

嘭!

突然間,他似乎碰觸到了什麼東西,然後被他撞破,眼前突然間一亮。

這是一間屋子,同樣很簡單,與先前發現的就大守護者的居所一般,只是多了一顆散發著柔和光芒的珠子而已。

「什麼人?還不給本座現身!」白斬天對著空曠的屋子冷喝道。

進了屋子他就感覺到一股生命的氣息,這間屋子或者在這間屋子的周圍一定有活著的生靈存在,而且實力不低,比那九大守護者還要強大。

「難道這也是一位守護者嗎?」白斬天忍不住想道。

在九大守護者的靈魂里,白斬天並沒有知道多少有用的信息,似乎,他們幾人的靈魂都被人下了禁制,只要有人想探索天路,禁制就會啟動,毀滅他們的記憶。

能夠給神話級的強者種下禁制,可見那種下禁制的人一定很強大。

這條所謂的天路已經有九大守護者守護了,如果居住在這裡的這位也是天路守護者的話,那未免也有些太可怕了,一條天路都要十人甚至十人以上的神話級強者守護,那天路背後的世界豈不是太可怕了?

「咳咳咳!」

一陣咳嗽聲傳來,空曠的屋子中逐漸顯化出來了一位佝僂著身子,頭髮鬍子都全白了的老頭來。

「年輕人,你來了啊,我等你很久了,請坐吧!」老人無視白斬天震驚的目光,平靜的說道。

一張蒲團落在了白斬天的腳下,意思不言而喻! 空曠的天路,其實只是一片黑暗又荒無人煙的曠野,沒有邊際,沒有盡頭,誰也不知道究竟是通往哪裡的。

天路盡頭的世界,也不可見,沒有人知道那到底是什麼地方,沒有人見過,也沒有人真正的了解。

外人不知,就連九大天路守護者也不知。他們的靈魂記憶被人抹去了一部分,腦中只有天路的殘餘信息還存在,也就是這麼一點殘餘的信息在無時無刻提醒著他們就是天路守護者!

白斬天斬殺了九大天路守護者,通過他們的靈魂記憶了解到了關於天路的一些秘密,追蹤到此,卻碰見了這麼一個奇怪的老頭。

這很神奇,這個老頭似乎早就聽說過他,似乎早就已經算準了他會來這裡,所以在這裡等著他。

「老人家,您是誰啊?您似乎認識我?」 暖婚蜜愛:BOSS大人難伺候 白斬天忍不住問道。

老人身材佝僂,頭髮鬍子都白了,身上繚繞著一些死氣,完全就是一副行將就木的樣子,與普通人沒有什麼兩樣,身上甚至連一點力量波動都沒有。

不過白斬天卻不認為這個老頭只是普通人,必定不簡單,能夠讓他都看不出深淺,要麼有秘法在身,要麼就是修為超越了他太多。

白斬天已是人道至尊,上天入地無所不能,在這末法時代更是天下無敵。比他還強的人有嗎?

見識過白斬天實力的人可能會說沒有,但白斬天自己卻是知道,比他還強的人一定有,因為人道至尊畢竟不是修士路真正的盡頭,人道至尊之上還有更高的境界。

眼前這個老頭,很有可能就是那種人。

「我老人家可沒有見過你,不過知道你要來。」老人自己也弄出一個蒲團,坐了下來,隨手一揮,一張石桌呈現,石桌上有一個茶壺和兩個茶杯。

老人揭開茶壺的蓋子,手中多了一個瓶子,一汪清泉從瓶子里流出,倒入了茶壺裡,然後他又扔了幾片黑不溜秋的茶葉進去。

「極品靈泉水?萬年雪山黑茶?」白斬天驚呼。

泉水清香,讓人聞著就彷彿久病之人在飲神奇甘露一般,渾身的毛孔都舒張開來,有一種身心都要飛起來的感覺。

那黑不溜秋的茶葉,看著不好看,但一出現就冰寒無比,周圍的空氣頓時就凝結成為了冰霜,放入了靈泉中更是讓靈泉都被凍結了。

「年輕人果然好眼力,不錯,就是極品靈泉水和萬年雪山黑茶!」老人詫異的看了白斬天一眼,說道。

「老人家過獎了。」白斬天不敢怠慢,禮貌的說道。

極品靈泉水和萬年雪山黑茶,白斬天當然知道,曾經喝過不止一次。只可惜,這極品靈泉水倒是好弄,萬年雪山黑茶可就真的是罕見之物了。

就算在當年的世界,萬年雪山黑茶都是不多,更何況如今這末法時代,根本就不可能長出這樣的東西來。

如此珍貴的東西這老頭都能拿出來,可見老頭的來歷必定不簡單,很有可能還是當年那個世界倖存下來的強者。

最不濟,也是在曾經消逝的歲月中崛起過,最後又沉眠,活到現世的人物。

「呵呵,年輕人不必自謙,這年代,認識這些東西的人可不多了,這麼些年來,你是第一個。」老人說道。

「老人家這裡還有別人來過?」白斬天問道。

他知道,老人說的一定不是那九大天路守護者,如果是他們九人,直接言明就是。

老人沒有說話,一指點出,茶壺下面升起了一團火光,茶壺逐漸變紅,冒出了熱氣,傳出了茶香。

「離火?」白斬天說道。

離火,又名南明離火,是世上的十大本源之火之一,威力無窮,妙用無雙,可焚天下萬物,用來煮茶倒是大材小用了一些。

這讓白斬天對老人的理解又加深的幾分。

一個能夠使出南明離火的人會不是強者嗎?

「呵呵,不是真正的南明離火,不足為道。」老人笑著說道。

「老人家過謙了!」白斬天同樣笑道。

他當然也看出來了這並不是真正的南明離火,不過已經初具雛形,有了南明離火的一絲威力,練到極致,必定可以進化為真正的南明離火。

茶香四溢,飄出了屋外,這片黑暗的世界似乎都充滿了無盡的茶香。

老人倒出了茶水,漆黑如墨,茶香濃郁,遞給了白斬天。

「多謝。」白斬天不敢怠慢,雙手接過。

這是他復甦以來遇到的最強的一人,強大到連他都看不透的地步,不得不小心翼翼。

沒有人說話,兩人都在靜靜的品茶,露出陶醉的表情。

茅屋外漆黑如墨,寂靜無聲,一片死寂的狀態。

白斬天微笑,他不著急,靜靜的品嘗著萬年難得一見的靈茶。他知道,老人既然現身了,必定有話要說,等著就是。

這一沉默,不知過了多久,一個時辰,又或是一天,甚至更久!

茶不會冷,茶香也不會斷,靈茶是要慢慢的品嘗的,不但要慢慢的品嘗其中的味道,還要煉化其中的靈氣。

這個過程會很長,當然,對白斬天又或者是老人來說,想要縮短這個過程都很簡單,只是,他們誰都沒有那麼做,就這麼靜靜的等待著。

時間,在靜靜的流逝,窗外依然黑暗!

終於,一壺茶飲盡了,兩個人同時睜開了眼睛,相視一笑。

「年輕人,你很有耐心,不錯,不愧為預言中的轉世魔尊。」老人滿意的點點頭,說道。

「轉世魔尊?」白斬天聞言一愣,有些愕然,他會是轉世魔尊?這不是笑話嗎?

他是人族,斬天教的少教主,怎麼可能是什麼轉世魔尊呢?

「老人家,你不會是搞錯了吧?我怎麼可能是轉世魔尊呢?」白斬天說道。

「不會錯的,魔道盛典怎麼可能記錯呢?只有轉世魔尊才能找到這裡,只有轉世魔尊才有你這麼強大的本事。」老人搖搖頭,說道。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白斬天說道。

什麼狗屁魔尊,人就是人,人如果足夠強,魔又如何?魔尊又如何?同樣可以踩在腳下! 白斬天根本就不相信自己是什麼魔尊轉世,老人說的話他根本就不相信。

不過,他倒是對老人口中所說的魔道盛典感興趣起來。

九大天路守護者修鍊的不就是魔道盛典嗎?

白斬天曾經翻閱過,只是一部魔道修鍊功法而已,雖然等級還算不錯,但也還入不了他白斬天的法眼。

難道這部看似普通的魔道盛典還有什麼隱密不成?

「魔尊不要著急,聽老頭子我慢慢道來。」老人慢條斯理,一副悠哉悠哉的樣子,一點也不著急。

「老人家,我想你搞錯了,我不是魔尊。」白斬天眉頭一皺,很討厭魔尊這個詞。

他是人,不是魔,更不是什麼魔尊。

這是銘刻在骨子裡的思想,無論如何都不能改變。

「不,你就是魔尊,轉世了的魔尊,魔道盛典不會記錯的。」老人再度搖搖頭,很認真的說道。

他似乎已經認定了白斬天就是他口中的轉世魔尊,態度開始轉變起來,有些恭敬。

「老人家你是魔?」白斬天眉頭一皺,問道。

隨即他就釋然了,在這沒有盡頭的神秘天路上,九大天路守護者都是魔。這老頭與他們同在一個地方出現,是魔又有什麼奇怪呢?

「我是魔,可也不是魔。」老人說道:「我是預言者。」

「預言者?算命的?」白斬天奇怪的問道。

這世上,有些人天賦神通,可以提前看到未來的一些還未發生的事情,這種人被稱為預言者。

當然,預言者是很少的,因為他們提前看到了還沒發生的事,這不合宇宙規則,所以預言者註定不能善終。

至於算命的和預言者差不多,只是比起真正的預言者來說,算命的那點本事就微不足道了,稍微有點實力的修士都可以做到。

就像白斬天自己,也曾經去龍城仙人橋上給人算過命。

「都算是吧。」老人點頭。

「哦。」白斬天有些驚奇,他沒有想到在這裡還能碰見一個傳說中可以看透未來的預言者。

不過白斬天可以肯定,自己絕對不會是什麼轉世魔尊,這個所謂的預言者絕對是弄錯了。

「魔道盛典究竟是什麼東西?為什麼你說我是轉世魔尊?」白斬天好奇的問道。

老人凝視了白斬天一番,露出虔誠之色,說道:「魔道盛典乃是魔界至寶,記載了所有有關魔界的一切,當然,最重要的是記載了關於魔尊的一切。」

「可是據我所知,魔道盛典只不過是一本很平常的魔道修鍊功法而已,根本沒有你說的那些。」白斬天問道。

他看過九大天路守護者修鍊的魔道盛典,只是修鍊功法,沒有記載其餘的事情。

老人搖搖頭,說道:「你指的是那九個人修鍊的那魔道盛典吧?那並不是真正的魔道盛典,就如你所說的那般只是一本普通的修鍊功法而已。」

隨即老人又解釋道:「他們只不過是這些歲月以來被選中守護天路的人而已,並不是真正的魔,怎麼可能有資格接觸魔道盛典。」

「你的意思是他們修鍊的魔道盛典都是假的?」白斬天似乎明白了什麼。

「是的。」老人點頭。

「我還是很好奇,你是憑什麼認為我就是轉世魔尊的呢?魔道盛典到底記載了些什麼?」白斬天問道。

「就憑我是預言者,就憑魔道盛典清楚的記載了今日轉世魔尊會降臨天路,而你是今日唯一來到這個地方的人,如果你不是轉世魔尊,怎麼可能打敗九大天路守護者?」老人肯定的說道。

「難道除了轉世魔尊之外,別人就不能打敗九大天路守護者嗎?」白斬天不由反駁道。

「以往的時代或許有,但如今的時代,卻沒有了。」老人感嘆。

「這倒也是。」白斬天認同的點點頭。

九大神話級高手已經不弱了,像自己這樣的年齡,如果換作靈氣充沛的時代,能夠憑一己之力打敗他們幾人的人可能有許多,但在如今這樣的末法時代,則很難出現一個。

就連白斬天自己,如果是出生在如今這樣的末法時代,那也是沒有辦法在二十多歲打敗九大神話級高手的。

老人的話也有些道理,既然能叫做魔尊,想必也非等閑之輩,轉世之後有這樣的本領倒也不算有多稀奇。

只是,自己絕對不是什麼轉世魔尊。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