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刻,月狼想要起身逃跑,但是迎面而來的,則是蘇日安的大腳丫子。

全力一腳朝着這隻一階月狼的腦袋踩了下去,宛如踩了一直西瓜一般,月狼腦袋直接破碎,紅的白的飛濺開來。

幹掉這隻一階月狼,蘇日安眼眸中的猩紅褪去了些許,嘴角微微抽搐,渾身上下,傳來了讓他有種要瘋了的疼痛。

不過蘇日安知道,現在可不是喊痛的時候,孫筱珏那邊還在危機之中,雖然沒有了一階月狼,但是未入階的月狼實在是太多了,讓他們疲於應對。

蘇日安不管地上這隻月狼,朝着孫筱珏那邊飛奔了過去。

兩步來到他們附近,直接飛躍而起,一腳一個,將兩頭未入階的月狼踹爆,整個人站在了陳誠和林美之前。

「你們去另外兩邊,頂住就好,其他的,我來!」蘇日安低吼一聲,抓住兩隻撲來的月狼,直接拍在了一起。

蘇日安角宿的能力並沒有撤掉,此刻還維持着兩點五倍的增幅,這些未入階的月狼,宛如紙糊的一般,一下子就被蘇日安拍死,留下了兩具屍體。

蘇日安體力瘋狂的消耗,疼痛也在不斷的刺激着他的神經,但是蘇日安絲毫沒有任何的放鬆。

這麼長時間以來,一階月狼已經被李璽他們斬殺的差不多了,而未入階的月狼也已經傷亡過半,在過剩下的就是將這些月狼全部斬殺。

當然,戰勝這些月狼,李璽他們也付出了不小的代價,除了自身的消耗,每個人身上都帶着不少的傷勢。

大半個小時過後,當最後一隻月狼被斬殺完畢,所有人都累的虛脫,癱倒在地。

蘇日安渾身劇痛,不過這時候不是關心自己的時候,他轉身來到孫筱珏旁邊,看着臉色發白,嘴角帶血的孫筱珏,心痛無比。

孫筱珏的情況武志剛他們也是知道的,不過那個時候每個人面對的月狼讓他們也無法顧及到這裏,戰鬥一結束,就立刻過來了。

「小安,快給筱珏吞下。」武志剛掏出一個玻璃瓶,從裏面倒出一枚丹藥。

「這是什麼?」蘇日安接了過來問道。

「血靈丹,療傷用的,效果很好。」武志剛簡單的介紹了一下。

「謝謝。」蘇日安道了一聲謝,然後將血靈丹給孫筱珏餵了下去。

吞下血靈丹,很快孫筱珏的臉色就開始變得紅潤了起來,傷勢受到了很大的緩減。

見到孫筱珏好轉,蘇日安頓時鬆了口氣,放鬆下來的蘇日安,頓時感受到了身體無處不在的疼痛,這讓蘇日安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次的身上的情況,可是比第一次要嚴重一些,精神力掃過全身,蘇日安發現,自己身體裏面的骨頭大半都出現了裂痕,肌肉更是拉傷斷裂的不少。

「怎麼了?」見到蘇日安突然在那裏吸着涼氣,一旁的陳誠擔心的問道。

「沒事。」蘇日安搖了搖頭,不願多說,徒增大家的擔心。

「剛哥,你來看看小安吧,我有些擔心。」不過,雖然蘇日安說自己沒什麼事,但是陳誠不這麼想,直接將武志剛喊了過來。

聽完陳誠的要求,武志剛也不遲疑,一把抓起蘇日安的手,開始為蘇日安查看了起來。

「嘶~怎麼這麼嚴重?」發現蘇日安的情況,武志剛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凝重的看着蘇日安。

「用了不屬於自己的力量,身體有些承受不住。」蘇日安無奈的解釋道。

聞言,武志剛也不詢問蘇日安用了什麼力量,這些都是私人的秘密,打探就是大忌,掏出裝有血靈丹的藥瓶,倒給了蘇日安一顆血靈丹:「吞下去。」

蘇日安笑着接了過來,將血靈丹吞了下去。

很快,腹中一股暖流升起,開始在身體中流淌,將那裂開的骨骼和肌肉快速修復,身上的傷痛也逐漸減輕了很多。

「這葯可真不錯啊。」蘇日安由衷的讚歎了一聲。

「廢話,這葯十功勛一顆,我們沒有功勛,用學分兌換,足足一百學分一顆,這次出來為了以防萬一,就換了三十顆。」武志剛說道。

「這麼貴!」蘇日安一驚,這價格,換成聯邦錢幣一顆足足五十萬啊,他和孫筱珏就這麼吞下去了一百萬。

「還可以吧,這次就算每人吃一顆都不虧,這些月狼可是價值很高的。」武志剛笑道。

雖然戰鬥有些慘烈,每人都帶着傷勢,但是這被斬殺的一百多隻月狼,給他們帶來的價值,就完全不低於五百功勛了。

「別放鬆,趕快收拾一些,我們立刻更換休息地方,血腥味一旦散發出去,即使晚上,都會引來布林族甚至是蟲族。」稍作休息,李璽便拖着疲憊的身軀站了起來,對眾人說道。

很快範文浩他們就開始行動起來,將所有月狼的屍體都集中到了一起。

看着那堆放如小山一般的月狼,眾人心中不免也有些感嘆。

特別是李璽他們,對蘇日安他們的作用,更是感到了滿意。

蘇日安五人,足足拖住了近六十多頭未入階的月狼,蘇日安更是幹掉了一頭一階月狼,戰果極其斐然。

「開始吧,動作快一些,當然也要小心一些,這些可都是功勛。」李璽看着這一堆月狼的屍體,立刻走了上去,其他人緊隨而上。

靈獸,不論是什麼樣的,價值都是十分高的。

未入階的靈獸可能稍微差一些,價值最高的不過就是皮毛,而入階的靈獸,除了皮毛之外,身體上還有各種材料可以使用。

其中,價值最高的,就是每個一階以上的靈獸的體內都有一顆獸核,這是一頭靈獸的精華所在,由最為純粹的能量凝結而成。

當然,一階靈獸也不是肯定會出獸核的,一些剛剛晉級一階的靈獸,體內就沒有獸核,獸核是需要一定時間凝聚,一頭靈獸,在進入一階之後,大概需要十天到半個月時間凝聚獸核。

這些獸核,價值最低的,都有五功勛,所以雖然這次比較慘,各個帶傷,但是收穫卻非常的巨大。

其中光光從一階月狼體內挖出的獸核,都有三十七枚,還有一隻二階月狼的獸核,加起來價值足足有一百九十功勛,二階月狼的獸核,價值十五功勛。

除此之外,剩下的就是月狼的皮毛,能夠換取一定的功勛了。

一張較為完整的未入階月狼皮毛,價值一功勛,一階的則是兩功勛,二階的是三功勛。

而那些破碎的,每十公斤都能兌換一功勛,當然,這破碎也有說法,不能一些毛髮渣渣都去換,至少需要有一個手掌大小的皮毛算是破碎的。

月狼的皮毛很厚,重量也挺不錯的,所以就算是被打碎了不少,大家也沒有嫌棄,都紛紛收集了起來,挑出一些能夠兌換的收好。

因為在對戰一階月狼的時候,李璽他們下手也非常的有分寸,最後足足扒出來了四十張完整的一階月狼皮毛。

未入階的月狼,雖然數量超過了八十,但是因為數量太多,大家下手也沒有多少輕重了,稍微輕一點都會讓自己危險無比,所以最後收集上來的完整皮毛,不過就只有五十張。

至於破碎的皮毛,收集上來的足足有三千公斤。

這麼多東西,兌換成功勛,已經超過了三百,比他們任務所能夠獲得的都要多。

眾人速度很快,半個小時不到的時間,就將所有的材料收集完畢。

看着滿地收集好的材料,李璽反而皺起了眉頭。

「怎麼了?」武志剛問道。

「東西太多,恐怕空間戒指放不下了。」李璽沉聲說道。

這麼多東西,佔據的空間很大,特別是皮毛,已經完全超出了一個立方的空間,李璽他們手中的空間戒指無法收下。

李璽的話眾人都聽到了,剛璽小隊其他人都是一臉無奈。

東西不少,雖然眾人能夠背着上路,但是這分量在那裏,光光那九十張完整的皮毛,都超過了三千公斤的重量。

主要是如今這些皮毛都還沒有經過晾曬處理,內中含有大量的水分,加上月狼體型本來就大,一張完整的皮毛四五十公斤是非常正常的。

要背着那麼重的東西上路,不說皮毛上散發出來的血腥味會引出布林族和蟲族,就光光這重量,都能讓眾人舉步維艱。

「交給我吧。」蘇日安這時候站了出來,對着李璽說道。

「你?」李璽一愣。

「嗯。」蘇日安點了點頭:「我也有空間戒指。」

蘇日安抬手晃了晃,一枚銀色的戒指套在了蘇日安中指上。

李璽頓時響起,之前蘇日安在來到饕噬域的時候,問武婉婉要過空間戒指,本來以為只是母子兩之間的玩笑,卻沒想到是真的。

而且,看蘇日安的表情,蘇日安手中的這枚空間戒指恐怕空間不小,這讓李璽不由感嘆,有個有錢的老媽是真的好。 第1632章

辛寶娥是個極其聰明,又擅長偽裝的人。

秦舒相信,就算她想利用胡志坤對付自己,也不會表現得太明顯。

畢竟眼前這位從事刑偵工作二十多年,論機智敏銳,不是一般人能比的。辛寶娥也會忌憚,怕引火燒身。

借胡志坤和辛家多年深厚的交情來吹吹耳旁風,倒是有可能……

胡志坤聽到「辛寶娥」這個名字時,疑惑和反思的神情,也恰好印證了秦舒的猜想。

審訊室外。

元紹承在等待的時候,也被拉去做了個調查筆錄,他全程無比緊張。

詢問結束沒一會兒,還沒來得及鬆口氣,一名辦案人員來到他面前。

「元先生,元落黎小姐暫時需要留在警署接受審查,請您先回去吧。」

元紹承脫口而出:「這是怎麼回事?她又不是嫌疑人,為什麼要留在這裡?」

對方沒說話,只是臉上隱晦的表情,讓元紹承突然心裡咯噔了一下,有不好的預感。

難不成……

他低聲問道:「那、要調查多久啊?我們待會兒還趕著去公司一趟辦事情呢。」

辦案人員攤了攤手,「這個,要看胡警官那邊的進展。」

「今天五點之前能弄好嗎?」元紹承不甘心地又問。

對方無奈一笑,「說不準。」

這下,元紹承只得死心。皺起眉頭,朝審訊室那扇禁閉的門看了一眼。

他沉著臉從警署出來,用凝重的神情掩飾了心裡的焦灼不安。

要是元落黎真跟國醫院長老被毒殺一事有關,那讓她當元氏集團的繼承人,豈不是大錯特錯了?

一想到這點,元紹承心裡就有點慌。

他強行把這個想法按了回去,在心裡安慰自己:情況還沒弄清楚,還是別著急下定論,等警方的通知吧……

深吸了一口氣,勉強冷靜下來。這才拿出手機給公司那邊的秘書打電話,吩咐對方取消掉今天跟董事們約好的會面。

隨後,獨自上車離開。

不遠處的車子里,元欣容拿下眼睛上的望遠鏡,將車窗升起。

她唇角咧出一抹笑容,撥了個電話過去,語氣帶著幾分敬佩:「寶娥,你真厲害!居然讓警方把她給留住了,這樣一來,她就不能跟我爸去公司了。只要拖到明天,等她的冒牌身份一曝光……哼!她就再也沒機會當這個繼承人了!」

電話那頭的辛寶娥低笑了下,沒有多說什麼,提醒道:「那你早點回來,別暴露了行蹤,惹人懷疑。」

「好!」元欣容心情愉悅,清脆地應了一聲。

然後啟動車子,很快駛離了附近。

辛寶娥也緩緩放下了手機,唇角勾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到現在為止,她已經完成了燕老爺所有的要求。

為了明天的那一場大戲,待會兒她還得親自走一趟警署,在胡叔叔面前為那冒牌的元落黎「求個情」才行。

審訊室里。

沉默中,煙霧繚繞。

胡志坤難得會在審訊時犯煙癮,眼前的女人,是個例外。

不僅沒有從對方身上得到和案件有用的信息,反而還被她頻頻試探。之後甘凈按照晚晚所說的就計劃去了山上,晚晚則是去後院找沈白,想辦法騙他去山上。

這個沈白這幾日不知道為什麼竟然一直待在屋子裏不肯出來,晚晚去找他的時候,沈白門口的家丁說了。說他們家少爺暫時不見客,說是身體不舒服。

身體不舒服?好端端能什麼病?晚晚有些不相信,正巧沈餅才路過,戳破了此事才知道沈白自從晚晚上次帶着玫玫逼他道歉之後。

只要是晚晚來他就讓家丁自稱自己生病不見。看來這個沈白是因此記恨上自己了。

真是……

《紅娘不好當》第172章不許和她來往 覺得有趣,幾人頓時都笑了起來。

一個婦人忽然發現宮玉,趕緊止住笑聲,然後朝旁人努嘴示意宮玉就站在離她們不遠的地方。

那些人看見宮玉,一齊都閉住了嘴巴。

宮玉也是買來的,談論夏家隔壁鄰居買來的媳婦,那不是跟談論宮玉一樣嗎?

她們都聽說宮玉撿了一匹馬,此刻一看,那匹馬還真是高大雄偉。

馬匹都很貴,她們不覺嫉妒起宮玉來,撿了一匹馬就跟發了大財一樣。

唯一讓她們覺得安慰的是宮玉的臉長滿了膿包,再怎麼著都不會有她們自個家的閨女好看。

一個婦人尬笑道:「宮玉,你這是來幹嘛呢?」

「牽馬來喝水。」宮玉說著走過來。

那婦人的眼睛一直盯著那匹馬,「這馬可真好。」

宮玉不說話,牽著馬朝龍井口走去。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