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求啦,都明白我求啥吧?嘿嘿!再堅持幾章,就看到爽的了,看我這分卷名,大大們也能猜到是怎麼回事吧?哈哈,但我保證你們猜不到裡面的內容,嘿嘿! 不行,不能跟著這些喪屍,跟著他們,連個肉渣子都吃不上!鄭漺尋思著,暗暗盤算以後該怎麼辦。

首先,當然是活下去,吃飽肚子!鄭漺不是那種有膽子自殺的人,要不,早在檢查站,他就該上去自動吃花生米了,他不想死,他寧願痛苦地掙扎,毫不猶豫地去吃人!雖然到現在一口都沒咬上,但鄭漺已經不敢想像,他要是對面人類的話,還會不會去遲疑和困惑。

媽的,老子一定撲上去咬個痛快! 九日焚天 還管什麼人類喪屍?老子好餓!這才是鄭漺的真實想法。

而現在,跟著大部隊的喪屍走,雖然群體作戰,靠著人多,可以用緩慢的步子追到跑的飛快的人類,但也要面對,走了半天忙活半天,連個肉絲都看不到的事實。 新郎換人做 與其這樣,不如單獨作戰,就算機會小點,也總比看著肉吃不著好些。

先回醫院,打開那些急救包,喝點血,恢復些力氣,才好去抓人吃!鄭漺想著,與其它喪屍相反,向著醫院走去。

真TaMa好喝!一包包血漿被鄭漺用那能咬穿鋼管的牙齒咬開,鮮紅的血液流出,慢慢地流進鄭漺的喉嚨,流進那因為飢餓而抽搐的胃部。

冷冷的血漿,讓鄭漺打著舒服的冷戰,喘著粗氣坐下,那每分鐘高達二百多下的心跳聲,好像也減慢了一點點。

二十來包血漿,被吃進了肚裡,鄭漺抱著滾圓的肚子,滿意地躺著。

手指稍稍有點能動了,但還是拿不起手術刀,但明顯力氣有些長進,鄭漺躺在地上,細細思索。

由於喪屍的食量很大,又行動緩慢,所以要咬死一個活蹦亂跳,能叫會跑的人,也不是特別容易。所以造成小部份個子較大,天生力氣較大的喪屍能多分到些食物,而瘦小體弱的,只能分些殘羹冷滓,吃些邊角廢料,因而強者愈強,弱者愈弱。

鄭漺這幾天已經發現好幾個,明顯不是普通喪屍的大個子喪屍,他們的身體龐大,力量能舉起一把木頭椅子(別看只是把椅子,鄭漺連手術刀都拿不起來呢。),腳步也和成年男子散步時差不多快,看來是吃飽了肚子,才有力氣!而沒吃東西的喪屍,就和之前的鄭漺一樣,連個三歲的小孩都打不過!

這醫院的血庫,一直都沒有喪屍前來搔擾,主要是因為血漿都被完完整整地包在塑料包里,沒有氣味泄漏而出,而低智商的喪屍,根本就想不到這裡還有不用拚命跑,就能喝到的血!

那麼,哪裡還有喪屍不知道,卻不用花什麼力氣,便能吃到的肉呢?想到吃肉,鄭漺覺得自己又餓了,看來血還是灌不飽啊!拚命想了想,靈機一動,為何不去大型的超市看看?他們那邊應該有些白條肉,被包在盒子里!應該不會被喪屍找到吧!

彷彿看到那白花花,肥油油的肉,鄭漺不知道哪來的力氣,撐著牆站起來,便想趕緊去超市看看。

這是一家大型的連鎖超市,數千平方米的面積,各類商品稀稀拉拉地呆在貨架上,當然,一地都是亂七八糟的物品,這都是人類撤離時,哄搶造成的。

鄭漺被腳下不明物體一滑,狼狽不堪地臉部著地,差點昏死過去,當心裡怒吼的他翻過身,轉過頭來,卻血紅的眼睛,眼前一亮!

那不就是塊肉嗎?血紅血紅的精肉,雪白雪白的肥肉,足足有二斤多重!鄭漺興奮的撲過去,就這麼躺在地上,也不撕開包裝,張著血盆大口便吃了起來。

嗯,沒味道,如同嚼蠟!鄭漺皺著眉頭,不過心裡非常清楚,再怎麼沒味道,也要吃下去,只有吃下去,才有力氣,才能。。。。。。吃人!?

一口氣咽下那塊生肉,鄭漺靠在收銀台邊,慢慢地站起來,向超市的生食區走去。

一路上那些什麼烤鮮牛肉,牛肉粒,牛肉醬,麵包餅乾水果鄭漺都想辦法嘗了嘗,可一到嘴裡就吐個不停,看來不能靠這些熟食了,還得吃生的!老子現在成原始人了,鄭漺心裡一邊罵著,一邊無可奈何地走到生食區。

這家超市已經被洗劫了過了,看來著急逃走的人類,還是會想到以後的吃飯問題,由於這座幾千平米的大超市,也看不到幾塊肉。

突然,鄭漺發現還有十幾斤的白條豬肉,就這麼充滿YouHuo地躺在案板上,上面一群蒼蠅飛舞!

看來是這肉早已變質,所以那些瘋搶一切的人,才沒有把它帶走吧。

不吃也不行啊,如果可以流淚,鄭漺一定流上一桶眼淚,如果可以說話,鄭漺一定抱著那塊變質的肉,說上二個小時的話。

吃,吃,吃!!!鄭漺紅著眼,一口一口地把那十幾斤的變質肉,全吃進肚子里,舒服地躺在地上,睡著了。

不知多久,鄭漺慢慢醒來,無意識地動了動,卻發現自己的力氣大了不少!

原來不能彎曲的手指,明顯可以彎起來了,而且,手腕也可以轉動,頭部也不會只能歪著靠在肩膀上了!鄭漺欣喜無比,雖然這簡單的動作,就算五六個月大的孩子都能做到,但是,足可以,讓摔一跤都爬不起的鄭漺感到好受多了。

慢慢地爬起來,感覺著四肢的力量,鄭漺恨不得可以仰天長嘯!

走起路來,不再是那麼一步三搖晃了,鄭漺試著快步走了起來,當然,毫無例外,過於興奮的鄭漺很快便控制不了平衡,摔倒在地,帶倒了一大排貨架。

幾個聽到聲響的喪屍,慢慢走了進來,看到地上掙扎著,半天才坐起來的鄭漺,失望地轉過頭,流著口水走了。

終於沒有飢餓感了,鄭漺張牙舞爪地衝出了超市,裡面已經找不到什麼肉了,雖然鄭漺不餓,但他知道,在趁著自己還有力氣,儘快地,去咬死一切帶肉的生物,包括,曾經是他們其中一員的物體---人!

大唐仙魔傳 這座城市已經荒蕪一片,無數人被拋棄在這裡,當鄭漺那天離開檢查站時,不久便有大批喪屍來襲,聚集著幾十萬人的廣場,頓時成了修羅地獄,受驚的人們衝擊防護欄,撞開防護牆,跑出去一片人。而檢查處m國陸軍開槍警告無效的情況下,對準人群進行無差別射擊,換句很有名的話,就是寧可錯殺一千,不可放走一個!

飛盧b.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

VIP充值:微信掃碼、支付寶、網銀充值、手機充值卡、遊戲點卡、簡訊充值、免費賺VIP點、更多>>

客戶端:飛盧(安卓版),簽到賺VIP點、飛盧(蘋果版)、本書手機版(飛盧手機網)

淘好書:都市之全民玄幻時代、精靈時代之神奇寶貝降、娛樂之我的影子會盜寶、海賊王之最強霸氣系統、幸運神主播

淘新書:玄幻之無盡武魂、末日之我的妹妹是喪屍、神級養成系統、都市之全能天王、玄幻之神文時代

【註冊飛盧網會員享受閱讀的樂趣,免除彈窗的苦惱,與朋友分享的快樂!註冊會員】

慶國慶迎中秋看書天天樂,充100贈500點!

立即搶充(活動時間:10月1號到10月8號) 其實這三天以來,林朋早就有六點的信仰之力了,但是他沒有選擇使用。現在的信仰之力非常的少,他不能保證用了之後,自己再次變成人之後會不會再變感染,那個時候會不會繼續保留意識?反正現在他還是有意識,只要不影響他收割真靈,那他就沒有必要去改變,而且似乎現在這種狀態也不是一種正常喪屍的狀態,他想看看到底是什麼回事。最關鍵的是,他不知道米歇爾與婭妮可不知道什麼時候也會被殺掉,到時候就沒有信仰之力來源了。現在他已經是把地二人當成信仰之力來源地,只要他們二人還在,就會源源不斷的給他送上,如果他們再發展一些信徒,那就更好了。

因此,林朋轉身便去了醫院,拿出了那把手術刀,如果哪一天與那大塊頭不期而遇,一語不地便大打出手。林朋有自信,能夠很快地把那大塊頭腐爛不堪的腦袋。給切西瓜一樣切下來。

不過,讓林朋沒想的到是,沒等那他去找那大塊頭的麻煩,那大塊頭,反而先找上門來了!

這天,林朋正在睡覺,突然覺得門外,有著急促的腳步聲!喪屍行動緩慢,是絕對走不出這種聲音的!一定是人類!想到新鮮美味的肉,林朋興奮的直流口水,起身便想去查看一番。

剛走到門口,林朋又突然想到,這人類跑的如此急促,如此慌張,一定是被喪屍追著!於是又轉了回來,拿起桌上,那把磨的鋒利無比的手術刀,慢慢地透過房門上的貓眼,向外望去。

只見一個短散亂,點點汗水從飛舞的絲上灑落下來,一張絕美的東方面孔出現在眼前。

大約1米65左右的身高,兩條雪.白.的長.腿.極長,盈盈不.堪.一.握.的細.腰,兩個.呼之.欲出.的驚淘.駭浪,讓林朋一陣口乾舌燥。

可是,這東方女孩,現在卻淚流滿面,再也爬不動樓梯了,癱坐在地上,氣喘吁吁,粉嫩的小手,捂著胸口,聽到樓下傳來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嘶吼聲,更是俏臉蒼白如紙。

東方女孩?難道是中國人?林朋心裡一驚,在這M國,雖然華人眾多,但這還真是第一次遇上有著一張東方面孔地人類。

要不要出去救她?還是吃了她?想到吃,林朋開始呼吸急促,眼睛又通紅起來。

如果她真是中國人,那便放過她吧!如果不是,倒時個再看要不要吃她!林朋回頭看了看,房間里還有大半截白條豬,還足夠吃上一星期左右,剛剛飽餐一頓地林朋現在絲毫沒有飢餓感。

大塊頭喪屍慢慢地走上來了,他速度象小孩散步,不緊不慢地,彷彿他知道,往樓上跑,只是一條死路而已。

看到女孩呆坐在地,大塊頭喪屍不禁興奮無比,粘稠地唾液滴噠滴噠地流下來,兩隻粗壯地胳膊也揮舞起來。

女孩嚇地連站起來地力氣都沒有了,只顧著流著淚在地上,蹭著後退。

看到大塊頭喪屍,林朋便決定幫那女孩一把,不為別地,林朋就是看那大塊頭不高興,也罷,反正老子早晚也要跟這傢伙來上一架地!

當林朋拿著刀,衝出來的時候,那東方女孩無意識的叫喊聲,卻又差點讓林朋退了回去。

那女孩驚恐地用日.語.低聲叫著

原來是個日本婊子!早知道就不出來了,林朋拿著刀,很無奈地站在大塊頭喪屍面前。

也許是感覺到林朋的敵意,那大塊頭喪屍戒備了起來,他遲疑地看著林朋手中閃亮的手術刀,瞪著血紅的眼睛,大聲地嘶吼起來。

那個日本女孩本以為是個人類前來救她,結果現,衝出來的也是個眼睛血紅,流著口水的喪屍,很乾脆的,直接摔倒在地,嚇暈了過去。

看到日本女孩倒在林朋腳下,覺得到嘴的肉不能飛走的大塊頭喪屍,很不高興地揮舞著手臂,示意林朋讓開,這是他的禁臠!

看著那大塊頭無視自已的手勢,林朋大怒!深吸一口氣,手術刀寒光一閃,便向那喪屍喉管扎去。

大塊頭喪屍反應不慢,抬左手一擋,便把林朋這全力一刺擋下,鋒利的刀刃輕易地破開了皮膚和肌肉,將一條足足有一斤多重的肉塊給削了下來。

低頭看了看那流著黑色血液的,碩大的傷口,大塊頭喪屍惱羞成怒,右手揮起,便將林朋打倒在地,再露出了滿嘴的鋼牙,撲到林朋身上,便想咬死林朋!

林朋的力氣根本不能和這大塊頭喪屍抗衡,手術刀閃電般在他嘴邊一劃,便卸掉了他半邊嘴,然後拚盡全力,手術刀向下,便將這大塊頭喪屍從嘴到胸,給完完全全地破開,大股的黑血和內臟噴薄而去,將林朋噴了一頭一臉。

大塊頭喪屍一聲不吭,很爽快地就斃命當場,林朋無意中現,那大塊頭喪屍的腦子裡,有一顆血塊似的腫瘤,妖異地閃著紅光,也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林朋切下那腫瘤,三下兩下便咽下肚去。

把這死沉死沉的大塊頭給扔到一邊,林朋注意了一下,沒有其它喪屍跟上來,可能是這大塊頭威脅其它喪屍,想把這漂亮的日本女孩單獨享用,因此不讓他們上來吧。

把這嚇昏過去的日本女孩拖進房間,林朋開始兩難的決擇,是吃掉她,還是?

***************

女孩悠悠醒轉,一睜開眼,便是林朋那嚇死的人血紅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她,不禁嚇的馬上「哇哇」直叫,連爬帶滾地跑到牆角,縮成一團,頭都不敢抬。

哭了半晌,也沒見有那可怕的喪屍撲上來,咬穿自已的脖子,不敢抬頭的女孩,偷偷看了林朋一眼,卻現那個和自已一樣,有著東方面孔的喪屍,躺在沙上閉著眼,睡著了!

睜著紅腫的眼睛,女孩哆哆嗦嗦地爬起來,偷偷摸摸地在大門上摸索,想打開門逃走。

可用力擰了半天,那大門怎麼也打不開,女孩急的滿臉是汗。突然,身後傳來粗重的呼吸聲,轉過頭一看,便又出連林朋都有點毛骨悚然的尖叫聲。

林朋真是又好氣又好笑,其實他早就打定主意,想把這個女孩當做圈養的玩具,讓自己寂寞的心也有個人類陪伴!

拚命地縮在牆角,滿臉都是痛苦畏懼之色,兩條修長雪白的小腿讓林朋眼神直,突然,頭部一陣劇烈的疼痛,令林朋摔倒在沙上,出一陣讓人魂飛魄散的慘嚎。

心裡,就像是有一團烈火在燒,四肢百骸,和過了電一樣,無助地抽搐著,強烈的就像被凌遲處死一樣的痛苦席捲而來,林朋不禁篩糠一般抖動著,眼睛中血紅一片,濃的看不到任何物體!

我,我這是怎麼了?林朋心裡一片混亂,現在處於這種不安全的情況之下,而周邊還有一個人類女孩存在,如果這個女孩一恨,趁著林朋不能動彈之際,隨便拿起個什麼硬物,便能讓林朋腦漿迸裂!

想到這,那無邊的痛苦反而被怕死的驚慌心理給壓過去了,林朋掙扎著爬起來,血紅的眼裡只能稍稍看到那女孩的一點點輪廓,張開大嘴,露出鋼牙,林朋便想先制人,將這該死的日本婊子,先咬死再說!

在那日本女孩無助的呻吟中,林朋剛剛抓住那女孩的腳,便痛暈了過去。

天黑了?醒過來的林朋看著窗外,無數的繁星在天空閃爍。這片寧靜的星空下,又有多少人在今夜,死去呢?

林朋突然覺得說不出的怪異!為什麼我好像爬起來,不再像以前那麼費力?奇怪!

當眼前血紅色,變的淡了很多,當那把手術刀,被輕而易舉地拿在手裡,當握緊的拳頭,能夠有力度地砸在水泥牆面上,林朋猛然有些覺悟,是那個大塊頭喪屍腦子裡的紅色腫瘤!是那個東西,讓林朋進化了!

看了看手臂上的膨脹的有些詭異的肌肉,從原來的灰白色,轉變有有了些淡淡的血色,林朋連忙照了照鏡子,鏡子里的他,依然一看就是喪屍,黑色的頭凌亂不堪地散亂著,皮膚灰白中帶點血色,血管青筋爆起,眼睛血紅血紅,一張嘴便是滿口的尖銳牙齒。

大腿處的傷口,依然是灰白色的,深的像嬰兒小嘴般的傷口從來就沒有癒合的跡象,傷口處的爛肉就那麼在大腿上掛著。好在傷在大腿內側,穿上褲子之後,根本看不出來。

而身體由於沒有被喪屍抓傷或咬傷,因此和正常的人類一樣,只不過明眼的人類很容易就現林朋不正常!血紅的眼睛,灰白的皮膚,爆起的血管就不用提了,連走起路來是那種緩慢的不像個成年人,倒是像個斷了腿的老人在拚命趕路的那種怪異。

回想起原來人類時,回國度假時,曾玩過的一款遊戲,那裡面便是人類與喪屍之戰,而喪屍在殺了一定數量的人類時,便可以進化升級為更高級的喪屍!

想到這,林朋不禁有些明白了,一定是那個喪屍的腦丹,讓林朋進化了一級!所以,力量才會越來越強!又仔細想了想,便用遊戲中的等級制度,給自己這種明顯強過普通喪屍的等級,稱為:母體。

林朋興奮地在房間里走來走去,充沛的體力讓他根本不知道累,也不知轉了多少圈,才現那日本女孩孤獨地縮在牆角,睡著了。

嗯,吃了她吧!也許吃的更多,便可以更加進化!林朋想到,既然自己能夠現進化的路徑,那麼一定會有其它的喪屍,一樣現這種途徑!為了更好的在喪屍的世界生存下去,必須將自己的力量增強!

那女孩睡的很香,可能是很久都沒有睡過了,清秀的臉上,有著淡淡的黑眼圈,嘴角是那麼可愛地翹著,高聳的胸部雪白一片,隨著呼吸上下起伏著。現在是夏季,女孩穿的不多,只是穿了件淡藍色的連衣裙,透過那簡單的衣著,林朋都可以看見,那可愛的粉色罩杯!

有一種莫名其妙地感覺湧上心頭,林朋閉起滿口鋼牙地大嘴,直愣愣地看著那女孩漂亮修長頸項。一種腫脹感讓林朋覺得很沒面子。成了喪屍還想著女人!我切了你,小.弟.弟!林朋心裡暗罵著,卻不由自主地伸出手,撫.摸那漂亮地、粉色地,連毛孔都看不到地可愛臉龐。

哦,光明神!如果自己還是人類,遇到這種清純可人地美女。怎麼還可能有放過地道理!可,可現在我是喪屍了!林朋灰心喪氣地想到。如果我和這可愛地小美女做一些事,那麼,她會不會給我懷上個喪屍寶寶?

想到那女孩一臉燦爛地迎上來,把一個小寶寶抱到林朋面前,結果那小寶寶是個張著滿口鋼牙地小喪屍,林朋不禁也有點膽戰心寒地感覺。

似乎是感覺到在被人撫.摸,日本小美女醒了,大大地眼睛緩緩地睜開,便是林朋那張喪屍地臉!

喉嚨里爆出一陣咯咯聲,驚恐無比地小美女用著日語唧唧歪歪地說了一大通。沒有高音喇叭似地喊叫,也沒有讓玻璃震碎地尖叫。

林朋很滿意。如果這日本小美女用了以上兩種叫聲,他一定咬穿她地脖子,毫不留情!

不過,面前的她,只是默默地流著淚,小聲地用日語說著什麼,一定是讓自己放過她,不要咬死她吧?林朋恨恨的想,靠,為什麼死到臨頭,還說日語?

對著日本小美女「嘶」地一下張開了嘴,滿嘴的鋼牙,那殘留在牙縫中的肉絲,血紅的舌頭都讓日本小美女更加的驚慌失措,爆出更多的日本話。

林朋無語,轉頭一想,這人類遇到危險,嚇的只會說母語也是正常的,他只是對日本小美女搖搖頭,示意自己聽不懂。

這日本小美女的智商一定很高,在現面前這可怕的喪屍,並沒有打算馬上吃掉自己的意思,漸漸的也平靜下來,小小的腦瓜轉了轉,又低聲說出一串英語:「請,請問,您能聽懂我的話嗎?」 這還差不多,別在我面前唧唧歪歪地說日語了,老子會咬死你的!林朋很滿意地說:「嘶!」看到日本小美女又嚇的一臉雪白,林朋連忙點了點頭。

還好我進化了一級,要不光這點頭,便要了老子老命了!林朋回想起自己不久前,還要藉助肩膀才能讓頭部安穩,不禁心裡又是一陣好笑。

坐回到沙上,林朋皺著眉頭,看著縮在牆角的日本小美女。那女孩也算聰明,慢慢地爬起來,用顫抖的聲音,緩緩問道:「喪,喪屍先生,我,我叫井上蘭蘭,我是日本留學生,來美國才不到二年,我,我很怕,你能不能答應我,不要吃我?」

林朋想了想,又看到邊上還有大半截白條豬,心想這一時半會也不會餓,就先不吃你吧,把你圈養起來,寂莫的時候,還有個人陪著說話!哈哈!

現林朋緩緩點頭,井上蘭蘭蒼白的臉上終於有了點血色,也許是害怕這可怕的喪屍突然改變主意,井上蘭蘭不停地和林朋說著話,讓好久沒有聽到人類語言的林朋,感到內心中一片平靜。

「喪,喪屍先生,很高興,很高興見到你,如果,如果不是你,我就被那個大塊頭喪屍給,給吃掉了。」

「喪屍,喪屍先生,我今年19歲,讀的是醫學專業,成績很好,在學校里,我通常都是呆在宿舍里看書,很少出去玩!」

「喪,喪屍先生,我其實是個窮孩子,為了來美國讀書,我的爸媽花光了所有的錢,可是還沒讀到兩年,就遇上了這些該死的喪!哦,不不不,我不是說您,我是說外面那些,您是個好喪屍,真的很好。

「喪,喪屍先生,雖然我不知道您為什麼不吃我,但為了報答您,我原意為您做任何事,我很勤快的,我會幫您洗碗,做飯,打掃衛生,哦對了,我還學過按摩,要不要,我現在給您試一試?」

林朋心裡別提多爽了,抬起頭,看著語無倫次,縮在牆角站著,不知如何是好的井上蘭蘭,緩緩地點頭。

「這麼說您答應了?好的,好的,我馬上給你按摩,不過,請您耐心,別,別吃我!」井上蘭蘭欣喜若狂。

看到林朋再一次點頭,井上蘭蘭哆哆嗦嗦地靠近,為了掩飾內心中的恐慌,她還是不停地說著話:「喪屍先生,您真是個好人,不不,好喪屍,我能為您服務,真是我的榮幸啊!我一定為您好好的服務,讓您舒服,讓您快樂。」

我靠,這是什麼話!是不是因為害怕失去生命,竟然說出這種一語雙關,語帶挑逗的話!哇哈哈,林朋很開心地聽著井上蘭蘭的話,調整了一個姿式,躺在沙上。

輕柔的粉拳輕輕地砸在身上,林朋幸福的就像一個闊少,享受著私人秘書的貼身服務,要是這他媽在夏維夷漂亮、金黃的沙灘上,該有多好啊!林朋眯著眼睛,盯著因為按摩,而不斷靠近的,雪白圓潤,堅挺漂亮的胸部。

「喪屍先生,這樣按摩舒服嗎?要不要再用點力?」井上蘭蘭汗流夾背,一顆晶瑩的汗珠,都流到了鼻尖上,可是害怕這好喪屍先生生氣,井上蘭蘭一直不敢伸手擦汗,只能任憑那汗珠,在鼻尖悠悠晃晃。

林朋眯著眼睛,突然伸出手去,把井上蘭蘭鼻尖上那顆汗水拭去。而反應較慢的井上蘭蘭,錯諤之下,差點又縮回那個牆角去。

看著那血紅的眼睛,井上蘭蘭似乎看到一絲溫柔,鼓起勇氣的她,接著給林朋按摩著,不過這嘴裡的話,卻是越來越多,越來越順溜了。

「喪屍先生,能麻煩你把腿架到我的腿上嗎,我要給您按摩腿了!」井上蘭蘭嬌羞地說道,臉上似乎出現紅暈!

原來是被按的很爽的林朋喪屍同學,不由自主地就頂起一個大帳蓬,讓還是小女孩的井上蘭蘭,害羞不已!

我靠,真他媽丟臉!林朋紅著臉,聽話地調整了姿勢,讓那條慘白的沒有一絲血色的大腿,架到井上蘭蘭嬌嫩而又修長的腿上。

「嬰嚀」一聲。可能是架地力量太大了。讓沒有準備地井上蘭蘭差點摔倒。她努力地穩定住。認認真真地給林朋按摩起腿來。

「喪屍先生。您地大腿還是很有力量地。呵呵。剛才我都差點摔倒了。不過沒事。我會很努力地給您按摩地。要不要。每天都讓我給您按摩一下?這樣您可以延年益壽。長命百歲地!」

發佈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