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行大禮參拜。

「是。」

妖元道。

剛才的防禦聖陣有著極為強大的防禦力,但是同時,真正存在的目的卻是為了吸收混沌族帝皇的聖力,而後,將之傳送到魔帝身邊。因為是兩世,魔帝還需要洗禮,需要數尊帝皇的力量來激活帝體。

魔帝偏頭望著他,滄桑的眸劃過一抹淡淡精芒:「你快踏入聖天境了。」

「承您昔年的情。」

妖元尊敬道。

上古之前,妖元曾經挑戰過魔帝一次,強行在魔帝的威壓下支撐了一段時間,雖然這段時間很短,但是卻足夠驚人了。那一次,魔帝沒有殺他,而是對他非常讚賞,稱他是古族聖天下第一人。

要知道,上古之前,四大古族彼此不睦,說是仇敵也不為過,並非如同現在這般是盟友,在昔年那等情況下,妖元這樣的人物對於魔族而言絕對很危險,但是那個時候,魔帝沒有殺他,反而給予了最高的評價。

如果這是妖皇這般說,那或許並沒有什麼意思,因為他本就是妖族,但是,這樣的話從相當於敵人的魔帝口傳出,那其的意義就不一樣了。簡而言之,對於妖元而言,那是一種認可,也是一種激勵。

「修道路,只能靠自己。」

魔帝搖頭。

他這話的意思很簡單,妖元變得更加強大,那與他無關,靠的是自己。

「魔帝!你當吾等是擺設嗎?!」

混沌族的幾尊帝皇臉色森然。

他們最先與魔帝開口,但是這個年男人卻是根本就不在意他們,自顧自的與妖元說起話來,他們可是聖天帝皇啊,魔帝這樣的行為讓他們很沒有顏面。

魔帝偏過頭來,但是依舊沒有去看混沌族的五尊帝皇,而是掃向天虛老人的方向,這一眼,他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少年,腦海頓時響起了一串銀鈴的聲音,頓時讓他有些痛苦起來,伸手按住了半邊臉頰。

「你……也在這裡……」


他對著姜小凡道。

「是啊。」

姜小凡點頭。

望著魔帝,他的眼神有些複雜。

旁邊,天虛老人聳了聳肩,道:「這一世作為人類的記憶還在腦海,或則有值得他珍惜的人或事,這對他來說是一種大負擔,當然,沒有這些負擔,他也很難走到這一步,至少不會這麼快就走到這一步。」

「哼!」

魔帝冷哼了一聲,整片星空都顫了一下。



他聽到了天虛老人的話,淡漠道:「別說的你好像什麼都知道似的。」

「那是自然,我老人家無所不能。」

天虛老人道。

魔帝又哼了一聲,這才將目光望向混沌族的幾尊帝皇。

「鏗!」

劍嘯驚魂,魔威滔天,一道璀璨劍罡貫穿大天地,徑直逼迫向混沌世界第三尊者,快的有些驚人,快的有些恐怖。

「你!」

混沌第三尊者臉色大變,快速閃避。

他沒有想到魔帝說出手就出手,連個招呼都不打。這等狀況下,縱然他修為強大,但是也根本沒有能力完全避開,直接被斬斷了一條手臂,帝血狂飆。

姜小凡看著這一幕,心不由得震動。

魔帝的動作很簡單,那就是揮劍,殺人,就是這麼簡單的動作,充分顯示了這個男人的強勢和霸道。雖然他沒有能夠一劍斬掉混沌第三尊者,但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畢竟對方也是一尊強大的聖天帝皇。

「鏗!」


刺耳的劍嘯再次響了起來,星空當場就碎開了。

這是帝皇之威,魔帝動手,依舊沒有半點言語,手天魔劍一翻一轉,一道絕世的天魔劍氣頓時席捲長空而去,斬碎了永恆,斬碎了虛無,斬碎了一切。混沌第三尊者剛剛才被斬斷右手,此刻突然又面臨著這樣一劍,眼睛都直了。

「該死!」

沒有半點猶豫,這人直接撐起了帝皇領域。

「砰!」

帝皇領域撐起,然而饒是如此,這個混沌第三尊者依舊被震飛了出去數百丈遠,將一道星空門戶震的粉碎,可想而知,魔帝的這一劍有多麼的霸道。

「你們,活的太久了……」

終於,魔帝開口了。

他的話很簡單,直接提著天魔劍朝著前方走去。面對著混沌族五尊聖天帝皇,他整個人如入無人之境般,強勢無匹,蓋世絕倫,滔天魔芒浩蕩在每一個角落。

「只有一人而已,斬了他!」

混沌第五尊者道。

此刻,妖元等人已經退了下去,出現在了天虛老人身後。他們在這裡布置下了絕世大陣,看似在阻攔混沌帝皇等人,但是實際上卻藉助對方的攻擊偷走了他們的聖力,傳送到了未知的角落裡,幫助魔帝洗滌帝軀。

如今,他們的事做完,退了下來。

「他只有一個人啊……」秦羅有些擔憂,用胳膊肘捅了捅天虛老人,道:「我說老前輩,您這不上去幫幫忙啥的?」

「他一個人足夠了。」

天虛老人道。

旁邊,姜小凡沒有開口,一瞬不瞬的盯著前方。

魔帝跨步向前,手天魔劍魔芒繚繞,黑漆漆一片,似乎要吞噬天地間的一切。在其對面,混沌族五大帝皇各自展出了聖兵,恐怖威壓席捲星宇。

「今日斬你!」

混沌第五尊者喝道。

五大聖天帝皇一起動手,聖光交織,殺芒一道道,宛若要滅世一般。


ps:第1182章,就是星空遇天虛這一章犯了個錯誤,秦羅應該是聽「閃電鳥」提起去修羅祖星的事,而不是聽「青青」提起。恩,最近真的是快累瘋了,望見諒,今天的四更也不知道能不能完成,渾身痛。 龍妍再次拿出銅羅盤, 在塔下和葉峯, 洛迪一行, 一條街一條街, 一座破屋一座破屋的找, 終於在城中一間高出普通房屋的石頭建築引起了大家的懷疑,這個石頭建築太讓人感覺到奇怪了,看上去就像個石門,但又像個神廟,那門口就像一個巨獸張着的大嘴,正要吃人的樣子。葉峯和洛迪在這個巨獸嘴巴走了兩圈,決定挖土進去看看。

很快就挖開了一條通道,葉峯叫大家戴上防毒面具,然後拿出手電,握着槍就帶着一行十三人小心翼翼的走了進去。

“哇!真的是個宮殿哦!”龍妍和娜塔莎走入去,驚呼了起來。

宮殿十分宏大,有上百根巨形石柱,裏面空曠廣闊,但黑暗得讓人懼怕。“哇!有個人眼!”卡特里娜和肖雪正用手電照到一個神壇上,衆人趕快也用手電照過去,才發現那祭壇上供奉着一隻玉製眼球,玉石中還有天然形成的紅絲,藍色的瞳孔,層次分明,幾可亂真。

衆人小心翼翼的走上去,看着這個玉製眼球,大家忍不住叫了起來:“太神了!寶貝呀!”

葉峯忍不住咂了咂舌,乖乖,這寶貝一定價值連城哦!即便只看上一看,摸上一摸,也不虛此行呀!這次A計劃探險比賽居然能誤打誤撞找到海盜王國的皇宮,遇到這等神器,若不是親眼所見,那想到世上居然有這麼的好寶貝?

洛迪按捺不住就爬了上去,去掏那個玉石眼球,可是弄了幾次,都沒有拿到。那眼球就像生在祭臺上一般,紋絲不動。

葉峯心中一沉,也一躍跳上祭壇上,叫:“洛先生!這寶貝不跟你呢!看來,該是我的吧!”雖然說得輕描淡寫,但是卻是殺氣濃郁。

“都別爭!”洛迪畢竟是個人物,知道大家的心情。如果真動刀動槍,看來都是兩敗俱傷,自取滅亡。“想辦法拿出來,回到紐約平分,如何?”洛迪擡頭問。

“這樣差不多!”葉峯點頭說。

但任由葉峯和洛迪怎麼弄,那玉眼球就是不動。

龍妍在一旁看得心急,也跳上祭壇,說:“我試下,我就不信,弄不到這寶貝!”葉峯和洛迪只有讓開,任由她摘。

龍妍從揹包中拿出銅墨斗,拉出條墨線,從玉眼球下面拉過,終於咔的一聲,玉石眼球晃動一下,就滾離了祭臺,葉峯見狀,一把抓住了玉眼球。“哇!終於拿到了!”大家不約而同的歡呼起來。

“給我!”李佳佳卻說着就撲上去搶。

葉峯身體一閃,李佳佳便撲了個空。看來,這丫終於露出本來面目了吧?哼,我偏不給你,你咬我呀!葉峯揚了揚手中的玉眼球:“誰也別想搶,我先保管着,回到紐約後再說!”

“黑蝶!給我搶回來!”李佳佳衝那個光頭女人叫。

突然,那光頭女人逼身一閃,就從葉峯手上拿到了玉眼球。好快的手法呀,簡直是鬼手,葉峯用手電照了照她,呆住了。

黑蝶把玉眼球遞給李佳佳,李佳佳拿着玉眼球,向葉峯說:“想跟我搶,門都沒有!”

此時,洛迪走過來罵:“搶什麼搶!說好平分的嘛!來,給我看下,是什麼寶貝?”李佳佳只好不情願的把玉眼球遞了出去。

“我讓你搶!”肖雪卻伸腳一跳,洛迪猝不及防,退了一步,那玉石眼球卻掉在地上了,咔的一聲,變成了碎片。

“哇!”大家都驚叫了起來。肖雪也呆住了,結巴着說:“怎麼會。。。。。。這麼易碎呀。。。。。”

葉峯趕快和卡特里娜,龍妍蹲下身去撿那些碎片。洛迪看着葉峯這樣可惜那玉眼球,不禁聳了聳肩,接着提起左腳向葉峯屁股跳去,葉峯被跳得身子一仰,差點就仰丫丫了,卡特里娜一手扶住他,擡頭罵洛迪:“洛迪先生!你胡鬧什麼?”

葉峯掙扎着要站起來,無間間一擡頭,卻看見微弱的光線中,神殿的頂部上有一隻盤子般大的眼睛,閃動着奇異的光芒,正盯着衆人看。

(這又是個大玉石眼睛麼?還是什麼詭異的東西?請投我一票,我加更哦! 混沌族五尊帝皇一起動手,那等陣勢可謂是駭人聽聞,五人分立五個不同的方位,夾擊魔帝,震的這整片星空都在顫抖。

「鏗!」

魔帝面無表情,偏頭避開一道殺光,手中天魔劍旋斬而出。

「噗!」

混沌第六尊者咳血橫飛,臉色頓時蒼白了起來。

姜小凡遠遠的望著這場戰鬥,心中可謂是驚訝不已,深深為魔帝的強大而折服。面對著五尊混沌帝皇,一把天魔劍交錯縱橫,幾可謂立於不敗之地。

「好強!」

他忍不住道。

旁邊,天虛老人開口,道:「上古一戰,他受的傷很重,加之修為一直停滯不前,那個時候,這傢伙生生毀掉自己的一身修為,將之融入靈魂之光內,流淌在時空中,而後於人間降生,可謂是九死一生……他在進行一種大蛻變。」

不得不說,這麼做很瘋狂。

但是,魔帝就這麼做了,而且,他成功了。一世為魔,一世為人,他在不久前覺醒,靈魂內的前世記憶緩緩浮現,而後天魔劍歸於身邊,他離開了紫微星。

「轟!」

滾滾神芒浩蕩,通天徹地。

這片星空交界處布滿了裂痕,原本橫躺在星空上的殘缺星辰直接被震碎,變成了一縷縷沙塵,紛紛揚揚的飄灑,而後消失在天地之間。

「鐺!」

「鐺!」

「鐺!」

六宗聖兵碰撞,顫音驚天。

面對著混沌世界五大帝皇的夾擊,魔帝顯得很從容,左手背負,右手中的天魔劍時不時斬出一道碎裂星河的無上劍罡,逼的對手連連閃避,又有人受傷。

「十方歸元!」

突然,一道冷喝響起。

混沌第三尊者發狠,眸子中殺意涌動,喝出了這麼四個字。

「不要動!」

天虛老人臉色一變,大袖一卷,將姜小凡和秦羅等人拉到自己的守護光幕中,而妖元等三人則是直接撐起了聖兵。幾乎下一刻,這片星空交界處完全被混沌光淹沒,以肉眼可以看見,周邊的一切事物都在消失。

「這是!」

秦羅眼睛都瞪直了,汗水止不住的流。

「法則。」

姜小凡沉聲道。

此刻,隨著混沌第三尊者的四個字落下,這片星空交界處,原本存在的一切星辰碎片徹底消失,甚至連光線都不見了,他們之前立身的所在完全變成了虛無地帶,是那種沒有任何波動的虛無。

如果他們還立在那裡,剛才絕對已經死了。

「那個人能擋下嗎?」

秦羅心驚。

天虛老人絲毫也不在意,右腿微微一震,一抹青芒蕩漾開來,四周原本消失的事物眨眼間再現,與最開始的時候沒有半點區別,堪稱是神跡。

「不錯嘛老頭兒。」

姜小凡挪揄。

他實在有些摸不清這個老頭到底有多強大了,單憑剛剛那一手,他覺得這個老頭起碼也該有聖天第七重天的修為,可以說是一個超級狠渣子。遠處,混沌第三尊者顯然也看到了這一幕,臉色當即有些難看起來。

「這個老不死的,不簡單。」

它沉聲道。

下一刻,一道烏黑的劍罡從他耳邊斬過,一縷血水順著臉頰流下。




發佈回覆